叛徒

第459章 暴打

第四百五十九章 暴打

王后娘娘看着女儿收拾碗碟拿到厨房去洗,毕竟安妮也是有独立生活能力的人,动作还是不生疏,只是偶尔找不到什么东西,就要东翻西找,还得王后指点大概放在哪里,毕竟刚才做饭是她动的手,不过她们这样的家庭也不在意会不会做家务事,下厨也多半是个人兴趣而已:“觉得这样的生活幸福么?”

安妮摘掉自己的橡胶手套收工:“还行……他这人没那么腻腻歪歪的,也不咋呼,既没有那些商界巨子的复杂背景,当然也有足够的经济实力让我随便折腾。”她还是笑着承认自己那些事情大多都是瞎折腾。

王后也笑:“原来我们还担心他有什么华国的背景,会不会跟华国拉上什么联系,搞出政治因素,结果翻来覆去的调查,除了有个华国的太太,还真跟华国国内没有什么关联。”对那个华国的太太,她们说起来倒真的有点不在意。

安妮帮母亲倒上一杯茶:“这些事儿你们就不要操心了,别的不说,您想想,我跟玛丽比,你觉得谁更幸福自在一些?”

王后优雅的歪一下头,耸耸肩:“她是王储,不可能像你这样自由,不过保罗我倒是觉得有点像你的父亲,也是话不多,但花花肠子不少的那号……”

安妮一下就嘿嘿笑起来:“那还是不一样,自从我遇见了他,我可从来都没发现他有去过什么声色犬马的场所,你说父亲跟他一块坐在那样的酒吧,会不会觉得淡而无味?”

才不会呢,平易近人的古斯夫塔国王其实就是个好奇的大男孩,别看他都快六十岁了,从本质上来说,在王宫里面待了一辈子的结果就是,除了跟安妮一样天上地下万罗万象什么知识都学了点,对于政治或者人性看得那么透彻,在实际生活经历上面,还不如自己的女儿。

譬如这种跟一大帮刚下班或者吃过晚饭以后出来的平民一起喝酒看球赛直播的事,他就从来没有做过,略微仰头看着遍布头顶上的好几台小电视,翁婿俩很快就把注意力放到了画面上,情绪随着球场上的变化也开始热烈起来,偶尔开始有了言语上的交流:“不错……传球不错!”

“看看这传接……大刀阔斧!”

看球赛一认真,这啤酒就消耗得有点快,古斯夫塔也举手跟平民一样打响指:“这边再来两杯!”酒保端过来,古斯夫塔身上居然还有现金,摸出来付账。

国王陛下帮忙点的啤酒,可不是一般人能享受到的,齐天林笑呵呵的接过来说谢谢,继续边喝边看……

头顶上的比赛是一场著名的伦敦德比

,城东的球队拥趸基本都是劳苦大众,城北球队却是富豪贵族们喜好的球队,就好像眼前这家酒吧,地处高档社区附近,来这里看球的基本都是中产阶级以上的人,只是都脱去了上班时候的西装革履,现在颇有点随意的聚在一起,随着电视上的比赛进程不停呐喊。

齐天林无所谓支持哪一边,可是他看了半场球就发现,自己这个老丈人居然支持城东的球队,还狗胆包天的在酒吧里面举手欢呼!

有些足球酒吧是有明确烙印的,敌对球迷非请莫入,这家酒吧虽然没有那么极端,但是除了这个带着鸭舌帽的老头儿,基本上都是北伦敦球迷的聚集地,很有些不善的眼光往这边扫射过来,但是基本的素质还是有,没有人动手或者恶语相向,而且古斯夫塔戴着眼镜的模样看起来就好像是个文雅但又有点倔强的瘦老头儿,人家也不计较……

齐天林好笑,终于开口主动询问:“您……怎么会支持一直蓝领球队?”

古斯夫塔的回答很出人意料:“我支持的是安妮,她的东方莱顿不也是东伦敦球队么,何况这支队伍一贯粗犷横蛮的打法其实跟我们苏威典有点类似,北伦敦都是花拳绣腿,没看头!”

齐天林哈哈笑的又点了两杯啤酒敬自己的老丈人,古斯夫塔对他这种并不唯唯诺诺的态度倒是有点意外的上下打量一下,露出点笑容端过酒杯开始喝。

上半场其实还好,双方拉锯得厉害,但是就在时间快要结束的时候,东伦敦球队一个飞铲,恶狠狠的就把北伦敦球队的一名中场核心放翻在地,双脚跟绞肉机似的一裹,那个的确有点柔弱的中场选手就倒了下去,那一瞬间,几乎看见他的小腿都变了形,最后干脆被直接抬下场,虽然犯规队员立刻被红牌罚下,但是北伦敦的这名绝对主力核心队长,也再也没能上来,因为要完场,连人都没换,直接吹停中场休息了。

一片漫天的大骂声中,却有古斯夫塔拉长了声音叫好!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恶狠狠的看过来!

齐天林是真的想捂住这老头儿的嘴……

中场休息的时候,大量的球迷开始涌入酒吧,也许就是因为上半场的零比零还有那个犯规,让很多在家单独看球的球迷想寻找伙伴,纷纷开始上街找酒吧进场,这家本来就爆满的酒吧开始拥挤起来,这样的酒吧是没有座位的,小桌子很高,都是直接站在桌子边,双肘可以放到桌面上,所以能站下的人倒是很多,很快齐天林跟老丈人的桌子就不再是独享了,因为人太多,有人就开始主动拼桌,端着啤酒杯就站到这边来,举举酒杯就表达一下自

己是来看球赛,别介意……

古斯夫塔对对方球迷真没敌意,笑眯眯的举杯回应,表情比刚下飞机的时候生动多了。

可是显然这个带有明显地区特征的酒吧里面有个奸细的说法,很快就在新来的球迷中间传递开了,齐天林真的发现有不少人频频向这边指指点点,他本能的觉得不妥,低声跟国王提议:“有很多人注意到我们了,不知道是不是认出了您,我们要不离开?”

古斯夫塔正在兴头上:“没事儿,都是英兰格人,历史上都跟我们没什么矛盾的……看看球嘛,开始了开始了……再来两杯!”又打响指,这次酒保实在太忙,国王招手好一阵才来,他也不着急,依旧笑眯眯的看电视,兴致确实高……

齐天林考虑一下,把自己的站位换到古斯夫塔跟酒吧球迷之间来,让国王靠近玻璃橱窗,外面的灯光很亮,酒吧里面反而要暗一些,加上玻璃上贴满各种广告语跟招贴,除非预先知道,没人能分辩出那个喝得有点热烈,跟其他球迷没两样的金丝眼镜老头儿是苏威典现任国王!

事实证明,齐天林的小心是没错的,因为下半场的比赛一波三折,首先就是北伦敦球队一开场就换了个中场,说明那个队长肯定重伤了,然后没了中场核心的北伦敦球队一下就跟上半场判若两人,虽然多一个人,却打得畏手畏脚,东伦敦球队越发的嚣张,动作也越来越大,很有些恶狠狠欺负人的感觉,终于在又一次放翻对手以后,跳起来的北伦敦球员相当愤怒,伸手这么一推,那个东伦敦球员就好像被齐天林的战锤打中一样,夸张的踉跄两步,一个翻滚摔到地上!

裁判冲过来毫不犹豫的就给这名动手的北伦敦球员一张红牌罚下去!

酒吧里面一片怒吼声!

古斯夫塔正要欢呼,齐天林一把伸手就拉住了他:“别!您千万别……这都成了火药桶了!”

古斯夫塔哈哈大笑,表情终于完全放开来,举杯使劲的跟齐天林碰,完全不顾周围球迷喷火的眼神,得意之处居然还举手扭了几下,让齐天林都惊讶不已,这还是那个严肃沉默的国王么……

之后的比赛就乏善可陈了,高举高打粗野莽撞的东伦敦球队得势不饶人,连进两球,击败了北伦敦球队,下场的时候,记者显然拍到北伦敦队员在球员通道还被东伦敦球员推攘了几把,一个东伦敦球员声音好清晰的被高精度的摄像机麦头给捕捉到:“北伦敦的软蛋!”好轻蔑的口气!

就好像一团火星,把正沮丧不已,准备转身出门的球迷们点着了……

本来就是喝

了不少的啤酒,自控能力下降,又看见那个鸭舌帽老头一脸哈哈大笑的对着电视敬酒:“草他娘的软蛋!”

好几个啤酒杯就直接朝着这边砸过来了!

人都是有这种从众心理的,何况是在喝了酒跟支持的球队输球的双重情绪引导下,那种侧面带着玻璃把手的透明玻璃啤酒杯,空杯子都怕有小半斤重量,砸到头上可是立刻就要开瓤的!

齐天林可是一直严密关注这样的情绪,球赛都没有看,展开身体一下把古斯夫塔挡在自己身后,脚下一勾拉,就把一米多长的圆桌立柱抓在手里,桌面向前挡住了啤酒杯!

哐当几声巨响砸在桌面上,就好像吹响了进攻的号角,一大群醉醺醺的球迷顿时发了性子,也不考虑那张桌子加上下面的固定座足有上百斤,对方都这么轻松的挥舞起来,一股脑的要冲上来暴打国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