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460章 层面

第四百六十章 层面

英兰格足球流氓可以说是世界闻名,其实这些人在**之前就是一般温文尔雅,西装笔挺的中产阶级,和意利大还有别的国家极端球迷分子大多是生活底层,对生活不满的人借助足球发泄情绪不同,英兰格的足球流氓只要不喝酒,不看球,就是好人!

可是只要喝了酒,不管是赢球要庆祝,输球要发泄,总之就是要闹事……

酒吧的酒保简直就是驾轻就熟的一掀柜台上面的盖板,拨打了警局联动讯号,自己就躲在柜台下面了,这种事情都是保了险的,没必要为了降低保险公司的损失,搭上自己的性命。

这些五大三粗的英兰格佬闹起来可是很有蛮力的!

齐天林才不管这些,一般就是为了防止这些球迷搬动,底座是铸铁的一两百斤的桌子,被他拿在手里,跟个盾牌似的,左右舞动,抵挡投掷过来的酒杯跟冲过来的人,用后背轻轻把古斯夫塔挤到橱窗边的角落,玻璃窗户虽然危险,但是外面的街道上毕竟没有什么暴动人群,室内才是最危险的,在这个角落就只需要抵挡九十度的方向,而且抵挡只要十多分钟,警察就会赶到了……

齐天林不怎么担心,就凭手里的这件武器就基本可以把所有人阻挡在一米多外,唯一只是担心自己的老丈人收到惊吓,百忙之中一转头,却发现这老头儿居然端了一大杯啤酒,笑嘻嘻的靠在墙角,满脸兴奋的看着眼前的状态!

君王之人看来都非常人!

也许是被身边的保镖侍卫保护惯了,古斯夫塔似乎对齐天林的行为没有表达出任何的不适应,反而对眼前这种难得一见的纷乱场面有些新奇,可能出于对齐天林武力值的信任,又也许这样的事情不是发生在自己的国土上,他才算是彻底放下了国王的架子,有点惊讶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就好像他被那些损友带着出入夜总会,追捧脱衣舞娘,其实和眼前的事情都一样,对他来说都是新鲜而刺激的,在自己原本的生活中不可能享受到的……

所以他居然还举起酒杯,对外围的足球流氓们高声吆喝:“来一杯吧!尽情的享受这样的自由吧!”他的腔调可是专业培训过的,国王都是演讲的高手,煽动性是必须的,引来相当强烈的反响!

这老头儿平时真不知道憋成什么样了!

齐天林突然很想笑,就好像自己那个欧洲公主一样,说起来位高权重,有些地方比常人还不如,当然都是些微不足道的不如,无病呻吟罢了。

脑子里胡思乱想,手上却好像猪八戒拿着九齿钉耙一样,把各个方向涌

过来的人用桌面往外推,也有球迷试着想学鲁智深倒拔杨柳,结果一试之下才知道这桌子那么重!

可是已经逐渐失去理智的球迷在酒精的驱使跟国王的高呼之下,一计不成又生二计,有几个人冲到门边抓过不锈钢垃圾桶,就转到门外,狠狠的砸向巨大的橱窗玻璃!

街头还有不少的行人,看见他们这样的行为自然是大惊失色,再看看是从酒吧里面冲出来的人,头上脖子上围着代表球队的围巾,有些人还穿着球衣,自然就明白是足球流氓在闹事,赶紧绕道行走,临近的店铺赶紧拉闸关门,免得殃及池鱼!

齐天林自然也是关注到橱窗这边的,因为手中的桌面还在抵挡这边的球迷,实在是腾不出手,自己的后背亮出来挡在古斯夫塔的身侧,娴熟的这么一绷紧背部肌肉,就迎着砸开的玻璃橱窗迎上去……

其实面对大面积的玻璃爆裂是有技巧的,车窗或者建筑外墙很多都是采用钢化玻璃,碎掉以后是很多颗粒或者迸裂但不垮塌,这样就不会产生任何伤害,但是橱窗玻璃有些店家为了成本低廉,就是采用一般厚型玻璃,在砸碎之后,有可能上半部分的大块玻璃要是倒塌或者垂直落下来,就很吓人了,威力不亚于断头台的闸刀!

齐天林这种专业VIP保护人员自然明白个中关窍,而且这种一看就是经常维修的球迷酒吧,自然不会用成本昂贵的钢化玻璃,保持足够的距离,五十到六十厘米左右,太近会被垂直闸到,太远会被上部的锋利尖角划到,合适的距离让两种危险都被消融,只听一声巨响,一块巨大的玻璃就被砸开,倾倒在齐天林的背上,因为自身的重量又被压断,迸飞了无数的玻璃碎片……

就好像好莱坞电影里面很常见的那种玻璃碎裂的场景,但这可不是那种用糖脂片模拟的玻璃,这可是实打实的重量,古斯夫塔分明都看见齐天林被巨大的玻璃压得沉了一下,才弹起来,那一瞬间的重量可想而知!

一直跟个孩子似的欢笑着的老国王,终于有点收敛住了,也许是喝了好几杯啤酒,也许是难得的放松,让他刚才那一段时间真的很放肆,现在看来,还是要回归自己本来应该有的态度了……

齐天林看看外面有人想翻越橱窗冲进来,舒展了一下酸痛的背部,痛感还是有的,手中挥舞的桌面面积大了不少,顺便就把那些破碎以后还卡在橱窗上的玻璃都撞掉,外面的球迷欢呼感谢他帮忙扫清了道路,开始攀爬,却被齐天林举起杠铃似的桌子横着朝内一扔,酒吧内的球迷潮水般的被压退,他才伸手扶着古斯夫塔踩上橱窗边框,一拳打翻

扑上来的一个球迷,反过来一拳,把砸过来的球迷手中挥舞的垃圾桶打了一个深陷的拳印,引来周围一片倒吸凉气的惊叹声!

趁着对方被吓到的一瞬间,就拉着古斯塔夫翻过了橱窗,跳到了相对宽敞的街道上,听见已经隐约的警笛声,看看兀自还端着酒杯喝了一口的老丈人,干脆一躬身把古斯夫塔背在背上就开始拔腿狂奔!

要是待会儿堂堂一国之君被警察抓住,还是因为跟球迷在喝醉了打斗,明天的八卦报纸估计要脱销了!

只要是在开阔地带的奔跑,还真没谁能追的上齐天林,七拐八转就甩掉了杂乱的街道,站在一条人潮汹涌的商业街上,古斯夫塔看看自己手里的酒杯,觉得很不符合周围的场景,颇有点恋恋不舍的再喝了一杯,就把杯子连同剩下的半杯酒一起扔进了垃圾桶,抬头看着表情略微警惕的齐天林惋惜:“上一次玩得这么开心,都是十六个月前的事情了……”

齐天林转头看看自己的老丈人,表情也松弛下来笑:“您还不是有休假,有打猎放松什么的……”

古斯夫塔摇摇头,随意的指个方向,两人就顺着人潮慢慢走:“那都是做给人看的,所谓高雅华贵的生活,可人的内心都是有点邪恶因子的,总想做点什么坏事……其实我年轻的时候,也是有点小愤世嫉俗的……”好难得跟人开口说这些。

齐天林确实是个优秀的倾听者:“可是您的位置决定了您不能那么随心?”

古斯夫塔耸耸肩:“连重金属摇滚都不行……如果是个国家元首,比如普京,他现在就可以秀摇滚,秀爱好,但我是个没有实权的国王,只能按照这个古老符号的意思做出样子……”

齐天林理解的点头:“怪不得安妮这么喜欢这些随心所欲的生活……”

古斯夫塔转头看他,其实几杯啤酒喝下去,这位老国王的脸上根本没有醺意,也许他根本就是刻意让自己主动达到喝醉的状态:“所以这也是我不禁止她跟你来往的原因,不然就凭你那几个女人的破事,都绝不可能获得王室的同意!”

齐天林不否认:“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相比您我确实过得随心自在多了,当然您要是想过这样的生活,您休假的时候,我倒是可以陪您,尽可能冒险的事情都可以去做,我还是能保得您的安全……”

古斯夫塔笑起来:“怪不得安妮看起来心情不错,原来你就是这么纵容她随便做什么的?怪不得……”

齐天林有点挠头:“我就会耍枪弄棒,别的商业经济文化什么都不行,所以还是做好我自己熟悉的就行

了。”

古斯夫塔拉低点帽檐看看周围:“是啊……做自己熟悉的……我就只熟悉做一个国王……”带着一阵自嘲的笑声……

您这句话可真吓人……

回到家的古斯塔夫果然就恢复到国王的样子,就算是在自己的妻子跟女儿面前,也仅仅没有在公众时候那么严谨而已,只是一开门,王后跟安妮在昏黄的门廊灯前笑眯眯迎接的感觉,真的迥异于那些金碧辉煌的王宫,他的脸上还是忍不住挂上了笑容。

王后也在笑,这种感觉她自然也明白,伸手帮丈夫脱下外套,看女儿也在学着帮齐天林摘下外套,结果衣服一入手,母女俩几乎是同时发难:“干嘛去了!”湿漉漉的呢!

古斯夫塔居然打个响指,指指齐天林,示意他解释,自己悠哉游哉的去洗澡了,齐天林笑着分辩:“我们在酒吧遇见了周末看球的球迷,有点争执,不过很有趣……”

安妮是注意到了父亲跟男朋友之间的默契互动,满心欢喜的想加强:“晚上接到英兰格王室的邀请,明天我们一起去聚一下?”

层面是越来越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