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461章 手腕

第四百六十一章 手腕

玛若坐在餐桌边的表情很纠结:“那套别墅好歹也是我买的,为什么现在就要让给他们住?”

柳子越悠然:“总不能要我这个产妇换地方嘛,不过也就是临时来看看,别往心里去。”

玛若其实是真没往心里去:“我纠结的是我为什么没有勇气呆在那里不走!”

柳子越哈哈大笑:“所以这个时候,你还是要佩服你男朋友的心脏真不是一般的大。”

玛若撇着嘴:“我是真想跟国王夫妇在同一个屋檐下面生活几天,这样的事情拉出去我的同学朋友圈子里一说,那该多酷啊,可是一听说他们要到了,我就想跑。”柳子越也心有戚戚的使劲点头。

蒂雅才是真无所谓:“还不就是那样,老头老太太,我是觉得跟他们在一起麻烦,规矩多得很……”

这边俩姑娘就真好奇的跟她打听国王夫妇究竟有什么不同,毕竟蒂雅也算是跟他们一起生活过一段时间的。

这种聊天模式很奇怪,通常是英语夹杂华语,说是可以帮助玛若练习华语,也可以帮助蒂雅提高英语水平。

纪玉莲就基本听不懂,偶尔出来看看,虽然做了一辈子的党政干部,可她实在是没有面对这样几位姑娘当婆婆的心态,何况三位外国姑娘显然也不是很在乎她这个婆婆地位,让刘晓梨好好的嘲笑了几把。

齐天林则是本能的有点想躲避那种高层次的聚会,刚刚上床准备就寝的安妮把他骑在身下循循善诱:“去见识一下,你想想认识一个王子,你就这么顺利的踏进了MI5的门槛,层次再高一点,对你的好处会更多……”看齐天林想说什么,安妮思维敏捷:“我知道你不想利用的我的身份,可我的身份就在那摆着,不用才是傻子,我知道你的心思就行了,你就当我在利用我爹妈的身份吧……”她确实有自己的小计划。

齐天林笑着答应了,毕竟现在安妮身上的姿态可诱人得很,就当去演戏吧,眼前的良辰美景不要浪费了才是正题,两人之间有点小默契,只要安妮像这样骑在他的腰上,似乎就传达出一个讯号……

只是一番厮杀温存以后,骑士终究还是骑士,公主被牢牢的压在了身下,安妮舒畅展开自己的手臂抱住齐天林的脖子:“答应我……永远都做我的骑士?”声音呢喃得有点软绵绵,哪里还有平时的那种逼人贵气?

齐天林也舒爽,手指还有点不停歇的在安妮的肩头到肋间,腰腹一直滑到大腿上,光滑的肌肤在他的动作之下会有点敏感的细微变化,让他有点乐此不疲:“愿意

为您效劳……”

戏谑的一问一答,却充满了情感。

只是第二天开车在安妮的指引下来到聚会地点,他不由得有点浮想联翩,骑马呢……

华国国内现在已经开始有那么一个先富起来的阶层开始热衷于这种带有明显贵族烙印的运动,但是齐天林只有在这样真实的接触到顶级贵族的骑马活动,才明白这是个多昂贵的活动,也才明白为什么说古斯夫塔每年接受苏威典拨款数千万欧元,却真的有点穷的原因,国内不过是邯郸学步,差得还很远呢。

十几匹马被牵过来,每一匹都跟着三个人侍候,就这么十几匹马都不全是英兰格王室自己能拥有得起的,因为要招待苏威典国王,全部都是顶级马,一匹这样的顶级马,轻松PK掉恩佐、子越号、骑士号这样的小破烂东西,牵给齐天林的这匹埃及纯血阿拉伯马,甚至可以换回两架空客A320,陪伴的三个人一名是骑师,一名是按摩师,另一名就是马匹所有者派来的监护人!

因为这样的马匹,必须生活在无疫区!

什么叫无疫区?就是周边三十五平方公里内连一只老鼠都不能有!当年华国举办奥运会,就是因为堂堂一个首都都做不到这样的条件,只好把马术比赛的场地放在香港!

不用说马本身,光是这些马匹身上的那些配件,都足以让一般的百万富翁没法负担,顶级奢侈品,玛若到现在才敢开始抖抖索索购买,柳子越都只舍得买了一个钱包的爱马仕,也就是靠做齐天林屁股下面这种顶级马具起家的。

安妮给齐天林说起这些的时候,自然是一脸的轻巧淡雅,在她这个档次,越是高级到逆天的东西,越是这么轻描淡写的说,让齐天林很想把自己女朋友抱起来甩个大马趴。

英女王已经年纪大到没法骑马了,所以只是托人带了口信,没有亲自出席,带口信以及代替她接待国王陛下的是王储殿下以及两位王子,特别是其中已经结婚的大王子带着王子妃也一起出席这样层次的聚会,让齐天林这个实际上没有什么具体身份的家伙显得很有点格格不入。

不过他的心脏确实大,旁若无事的在骑师指导下骑到两架空客A320身上,轻轻的按照对方的指点走了几步,看起来没问题,就慢悠悠的跟在安妮那匹估计也差不多值两架波音飞机的马匹旁边,三三两两的马匹就这么在绿草如茵的湖边开始散步……

连服装都是燕尾服的骑装,安妮穿着蓬蓬裙侧身骑在马匹上,拿着一把小洋伞笑吟吟的看着齐天林:“还是有点享受吧?”

齐天林撇撇嘴,

摆弄一下有点紧的米色领结,早上安妮带他到一家看起来就历史悠久的老店现买的,顺便给他丈量了一些尺寸,齐天林也要开始步入定做服装的档次了,国王夫妇就居然在这边都备有自己的定做骑装……

古斯夫塔夫妇跟王储夫妇慢慢的在边踱边聊,两位王子跟王子妃就斜着过来靠近年轻人,已经跟齐天林很熟稔的两位王子笑着扬扬手中的马鞭:“最近看起来你们比较忙,没有怎么出席派对哦?”

安妮负责娴熟跟人家交流,齐天林试着驾驭空客A320,偶尔抬头笑笑,小王子跟他跟熟一些,并排在他旁边:“听说你最近接手了一大帮廓尔喀雇佣兵?”

齐天林点头:“说是敏感度低一些,过些日子我就带他们出去集训外加开始奔赴战场了。”

王子有点羡慕的看他:“真想跟你们一起去!我在阿汗富的时候,就是四名廓尔喀保镖一直跟随我,这个计划也是我跟他们提议的……”

齐天林恍然大悟:“难道带领他们也是你提议的?”

王子笑得轻松:“我们就熟悉你嘛,何况你也配得上这个身份,但是你千万要注意安全,不要把自己搞出什么问题,安妮会恨我们一辈子的!”

齐天林笑着点头:“原来还真是朝中有人好做官啊……我会好好做这件事的……”英兰格的利益现在正是他需要去维护的。

这些东西,都是他在初级指挥官培训中初窥门径,再有安妮这样熟谙政治学的人耳濡目染的结果。

英兰格才是这个地球上,把国与国之间的纵横术用得最熟练的国家,可以说现在地球上大多数的地缘纷争跟热点地区,都是他们一手造就的,从印巴孟分界线甚至靠近华国的麦克马洪线,到中东地区再到非洲,那些故意一条条模凌两可的分界线,都是他们故意遗留的历史问题,为的就是引发各种斗争,只有有斗争才有大英帝国可以操作的空间,说到这些手段,美国都是英兰格人教出来的高材生,现在的齐天林希望向自己的学长看齐!

在王公贵族面前,古斯夫塔对齐天林没有任何格外的表现或者亲近,但是正是这种什么都不表达,才说明齐天林似乎比那个已经结婚的大女婿更有资格跟这一家人在一起,而通过王子,了解到这个东方人的实际能力,连王储都忍不住把话题拉到这上面来:“安妮的男朋友现在可是MI5的高级战斗指挥官,真有点前几个世纪那种提枪上马为国征战的感觉啊……”那可以说是欧洲国家的黄金年代,贵族们除了在首都以及自己的庄园享受,就是在世界各地征战殖民地。

王储也五十多岁了,转头看看那边的一群年轻人,笑起来:“这样看起来,有个女儿带来一个能征善战的女婿,比自己的儿子更方便?”他的儿子再能干,也是王子,就跟安妮一样有很多的牵制,无法甩开膀子做事,最多也就只能做个安乐王,王子妃呢,纵然在女权主义极为强盛的欧洲,实际上也做不了什么事。

古斯夫塔想想自己的两个女儿,再想想对方的两个儿子,也笑了:“好像有点道理……”然后就有点皱眉:“但是他却在为你们的国家服务?”他是真不知道这一茬。

王储把来龙去脉解释了一下:“既然你们没有让他承担什么责任,在外面只是做点那些承包商工作,还是太浪费了,我们谈得来,自然就要委以重任。”

古斯夫塔哼哼两声,不再纠缠在这个话题上,心里却开始盘算起来,作为国王,他一直没有让齐天林参与任何苏威典的事务,那些安妮找的保安单子不过是些无伤大雅的小玩笑,因为他没有权利安排自己的亲人做跟国家有关的事情,要避嫌,但是现在呢?

国王也不是吃素的,这种勾心斗角的小手腕本来就是他们聊以**的消遣品。

是该做点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