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462章 孰高孰低

第四百六十二章 孰高孰低

皇阿玛夫妇最后对这次周末度假非常满意,觉得以后可以加强这种出来走走的方式,毕竟看望自己的女儿是个很正当的理由,国王也是人嘛,心情很好,以至于齐天林小两口恭送大驾到机场登机的时候,古斯夫塔主动拍拍齐天林的肩膀:“好好做事,但也别被英兰格人完全牵着鼻子走,还有更多的事情等着你去干……”

王后有点笑容的跟齐天林叮嘱:“照顾好安妮……别让你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坏了心情。”带点警告的意思。

安妮在回程的车上才解释原因:“就是说你不要把你那些风流韵事搞到人尽皆知,王室的脸面不好过。”

齐天林抬抬眉毛:“这种事情,我们又没有特意的掩盖,哪里遮挡得住,只要有心人一查,什么都是清楚的。”

安妮表情自然:“这件事呢,我反正就摆足一个受害者的角度,你说是归咎于你们那个国家一夫多妻的传统呢,还是归罪于你在阿拉伯世界呆得太久的缘故?总之就是你的花心导致了这样的局面,我怎么都立于不败之地的。”

齐天林无奈:“当初你可不是这么干的,这会儿过了河就开始抽桥板了……运用媒体,你也太熟练了。”

安妮得意:“接近本能了,没法……自己都控制不了。”

是有点这个趋势,临走前,她都把自己爹妈拿来用了一把,邀请国王夫妇去参观自己那个小俱乐部,暗地里通知了几家亲近的媒体过来偷拍,今天一早就有报刊开始爆料国王夫妇微服探访女儿,齐天林这个女婿戴着墨镜一路伴随,一家四口看上去表情轻松,气氛融洽得让人羡慕,国王平易近人的口碑再次上升,女婿的位置更加确认,俱乐部的名声再一次被热炒,人人都是赢家,国王早上看报纸都还关注自己的照片形象好不好呢。

回头看见玛若,也把安妮冷嘲热讽了一番,纪玉莲一点都没有想见亲家的意思,就这样抱着孙子过小日子就好了。

只是这回头看见柳子越带点炫耀性质的抱着大胖小子溜达,齐天林的夜间作业未免就多了点,两位欧洲姑娘都有点起了生小孩的心思。

还有个原因就是,齐天林马上就要出发了,所以难免有点眷恋。

蒂雅不眷恋,早早的就收拾好行李,一得到通知就招呼亚亚那边带上人跟着一块,所有人全部奔赴美国进行培训!

对她来说,就是跟齐天林的二人世界……

多好……

就在伦敦八卦媒体还在热炒苏威典国王到伦敦私家游的话题时候,国

王女婿已经带着一百五十人的廓尔喀队伍跟七十人左右的小黑队伍在美国北卡州一片沼泽森林地带,这里有家著名的美国军事承包商培训公司,占地超过七千亩,这样的场面,在英兰格还是不容易找到的。

齐天林对于来美国训练,没有一点抵触情绪,对他来说,更好的了解跟研究敌人,才是王道,只是在他出发前,MI6跟他进行了一次长谈。

带有告诫性质的长谈,也是唯一一次没有在宙斯盾公司本部而是在那个神秘的军情六处大楼的一间会客室里进行的,齐天林一坐下来就感叹,幸好有苏珊对他的培训。

这应该看起来就是对他的最后一次测试了,英兰格人偏爱的测谎验证,从看起来空荡荡的房间里面,一进去齐天林就感觉到几个不易察觉的摄像头跟一面肯定是单透墙的细节上,他明白摄像头连接的屏幕面前坐满了专业测谎专家,单透墙后面也坐满了行为学专家,力求从他的一举一动里面看出蛛丝马迹。

最早的测谎仪是通过连接在脉搏以及心跳等处的感应元件,通过不同的问题,真真假假的交替询问,感知被测者的心理波动,从而得出在某些关键问题上面是否撒谎的结论,还是有一定科学依据的。

但还是那个道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有了这种东西,特工们肯定就有相应的训练对付,随着行为学和犯罪心理学等等学科的发展,新的测谎方式又在改进,比如苏珊给齐天林灌输的欧洲国家最常用的46测谎模式跟最新的热成像测谎,让齐天林都能明白一个大概。

所谓的46测谎模式,就是把人的面部表情分解成46个不同的细节,当什么动作跟什么动作结合起来就表明什么含义,这种从成千上万人的验证中得到的结果就是抓住人在不经意间露出的一些小动作,泄露真实的心理动态……

这种瞬间的表情动作,往往自己都不能发现,所以也无法控制,比如眉心上挑并靠拢,哪怕就是零点几秒,就说明被测试者在做思想斗争。

这种文绉绉的方式是很多老牌特工单位喜欢用的方式,很多老特工几乎都是行为模式的专家。

热成像就是最近新流行的一种毫无技术含量的测谎手段了,一台热成像仪一直对着被测者的头部眉间。人脑只要开始运作,就会在眉间靠近鼻骨的地方反映热量,只要撒谎,脑海开始急速运转,那个地方的温度就会升高,就这么简单,当然提的问题都是甄选过的,都不会是需要真的思考才会回答的那种,只是简单的是或者不是这样的类型,这种办法简单粗暴得好像一支枪一样逼着人承认自

己是否在说谎。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这一文一武两种方式结合使用,准确率非常高,也几乎是无论是否受训的人面对时候没法掩盖的。

齐天林不知道具体是哪些测试手段,但是他一直都在准备应对这一天,在经过情报机关大门时候,出示了各种证件才让他带进来的战刃,是他唯一的倚仗,毕竟这些常年在一线的情报人员或者特工,随身携带各种杀人武器几乎是他们生存的必要条件,那样一把看起来毫不起眼的匕首还是被同意带进来了。

刀刃被用胶纸带到处贴得怪模怪样,就好像伪装降低敏感度一样,检验人员也没注意,但齐天林接过来就顺手放到自己腋下,其实插进了手臂上贴住,从走进这间屋的时候,他就已经是轻飘飘的了……

很偶然的在那次叙亚利任务中,萨奇发现拿着泛光战刃的他,有降低体温的作用,齐天林在被苏珊上过课以后,就打算用这种独一无二的方式来帮助自己。

无论对方采用什么测谎手段,磕了药的他,都不会以一个正常情况面对那些行为专家,以至于从一开始,那几个坐在他对面的测试人员都忍不住询问:“你是不是有服用精神类药物的习惯?”

齐天林当然是摇头否认:“没有……”

接下来的询问,从姓名、性取向、婚姻状况等等纷繁复杂的各种角度开始轮番接二连三的上……甚至连冀冬阳跟向左的具体情况都拿出来询问,当然关于柳子越以及玛若的事情也没有逃脱MI6的眼睛。

这种询问都是从各种已知的开始,为各种观察动作迹象的人做好一个基调,也为温度测试决定一个起点,可齐天林的温度从一开始就比一般人低,然后从来就没有高过!

至于动作行为模式,鉴于齐天林的精神似乎一直处于一种高度的亢奋状态,专家们最后除了得出这个著名的战斗人员也许就是传说中的冷血狂战分子,无法从他的那些相当多的攻击性小动作中判断他内容的真假,关键是齐天林的这些动作也不是他们常见的那些熟谙测谎手段的特工们应有的防备反应,这也得益于齐天林从一开始捣鼓自己那些事情就没有跟华国有什么过多的联系,实在是询问中也没有触及到那些埋藏在最深处的秘密,谁都无法凭空主动想到的秘密。

套用一句华国的成语来说就是挥洒自如,有点嗨!

因为这样的测试不一定就是测谎,也许也有对一个部队指挥官的心理测试,有些人在这样无穷无尽的接二连三的追问中会开始烦躁,情绪失控,最后可以判断这名指挥官是否能够胜任极端条

件下的决断力,所以齐天林看起来是无懈可击的,一直都这么兴奋好战!

他的身上确实洋溢着一股生机勃发的侵略性,这种他自己都没法控制的轻飘飘感觉,基于找人打斗一番或者奔走一番的感觉,被他不加掩饰的释放出来,一名经验丰富的老专家过了半晌挤出一句:“他不会是华国古代传说的那个孙猴子附身吧?”

嗯,随口说的往往是真相,齐天林是真被奥塔尔附身了,所以最后得到一名MI6官员相当满意的忠告:“防备这个培训机构的人对你所有任务的试探询问,因为这家公司的老板其实是CIA,你有维护英兰格情报部门内部机密的义务。”

看来各大情报机构对PMC的渗透已经到了一个心照不宣的地步,只有华国才在这个新兴的广大领域止步不前。

带着这样的告诫,齐天林站在了一片辽阔的森林边,这一片由三十多个不同规格的各种训练场构成的培训机构,是真的有点服气,人家对于战争机器的生产和维护,已经到了一个熟练工种的地步,当某些国家的军队花费大量时间进行政治思想教育,保证维护政权,确保军队成为政党基石的时候,美国军队花费大量的时间在训练上,关于军心,就用爱国和保护自己的家人来鼓动,这样的军队两厢比较,战斗力孰高孰低,一目了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