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475章 答应

第四百七十五章 答应

齐天林是真心疼……

不过他也没什么甜言蜜语,对蒂雅这种死心眼姑娘来说,说尽好话也没什么用,一巴掌打在还有些倔强想挪开的姑娘屁股上:“睡觉!不准胡思乱想!”

少女试了几下,没能逃脱怀抱,就自己绻起来低声抽泣……

齐天林又是一巴掌:“哭什么哭,多大回事!以前你被吓住了,还不是变成了哑巴,后来才能说话的,这些都是心理问题,可以治疗的。”

蒂雅如同溺水的人看见个救生圈,顶着泪眼仰头看他:“真的能治?”

齐天林轻描淡写:“多容易的事情……”

姑娘还是相信他,迟疑一下:“不许告诉她们……”

齐天林轻松气氛:“我跟她们的事什么时候给你说过?”

蒂雅有点被转移注意力:“我知道!玛若跟夫人都喜欢哼哼!”安妮一般不把疯狂的一面展示在家里。

齐天林抱住她,慢慢抚摸放松,带点笑意:“刚才你还不是在哼哼?”

姑娘完全没有自觉:“真的?我有些迷迷糊糊了……”

齐天林东拉西扯:“其实这种事情真不算少见,有不少人新婚的时候紧张,就会这样……没多大回事,慢慢来,我们还有大把的时光要在一起过。”

把自己的背躬起来靠在齐天林怀里的少女有些喃喃:“不能做好妻子,那我就没什么意义了……”

齐天林顺手就又打巴掌,还别说,都是光溜溜的,声音不小:“胡说八道!”

蒂雅完全沉浸在自怨自艾的情绪当中,在齐天林轻轻的抚摸中,刚才的行为还是有些疲惫,终于慢慢入睡了。

齐天林没睡着,怀里的姑娘睡着以后,才转身习惯性的倚到他怀里,脸上都还挂着泪痕。

这就是战争后遗症,无论外表多么坚强,经历过战争的人都会或多或少的遇见这样那样的问题,只要有战争,就会把这种情况带给每一个经历者。

当然齐天林也跳跃着联想到站在自己国家立场上的美国人,是根本看不见的,他们总认为美国人在维护全球的秩序,在解救一个又一个专制国家的民众,其实却给一个个国家带去战争,把利益带回美国……

只是这种两人之间私密的事情,还真是没法跟自己家里的姑娘讨主意,只有等回到欧洲,自己去找个医生询问一下。

不过从第二天开始,少女就一下子变得情绪有些阴郁,一直不怎么说话了,有些恹恹的跟在齐天林身后,也不拉他的衣服或者手

,就这么跟着登上飞机离开美国。

齐天林是真不擅长哄人,就这么一路上笑眯眯的看着自己这个小女朋友,不让她有机会干什么出格的事情就成,因为看上去这姑娘真有一种愤世骇俗报复社会的心态了。

其实美国还有两三处别墅,齐天林决定当做以后的旅游项目,看起来以后会是经常来美国,也算是知己知彼利于思考自己的前路。

飞机在魁北克落地以后,天气有点冷,齐天林熟门熟路的租了一辆车,把闷闷不乐的姑娘抱上车,就当是到滑雪胜地之类的冰天雪地去散散心,结果,蒂雅上车以后就一直把自己绻在宽大的副驾驶座位里,默不作声的看着外面越来越厚重的冰天雪地。

可几个小时以后,宽大的越野皮卡车经过那个偏僻的小镇,再沿着非主干道,到达导演那个家的时候,远远的,齐天林就有点惊呆了,那栋两三层的小楼已经不复存在了!

要不是他知道这栋房子,光是这么开车经过,真的会一掠而过,忽略路边的这已经被皑皑白雪盖住,没有多少痕迹的废墟!

飞快的观察一下周围,齐天林看看冰雪路面上不算很多的车辙印,强忍自己停车下去翻看废墟的冲动,坚持开车到前面几十公里最近的一个小镇才掉头。

这次就叫住一直在自己神游天际的少女:“不要胡思乱想了,做事!待会儿你来开车,然后开到前面的镇上找个停车场不要熄火,自己在车上等我电话通知,现在手机打开没?”

姑娘没精打采的摸出手机检查一下:“打开了……”尽量让自己进入工作状态:“还有什么需要我做的。”

齐天林伸手:“身为妻子或者女朋友,不是所有的意义都集中那些事情上面,你说过,你要做我一辈子的伙伴,振作点?给我抱抱!”

姑娘居然没有了以前那种立刻腻上来的动作,摇摇头:“起码的都做不到,我还是做一条你的猎狗好了……”还躲开了齐天林伸过来的手。

齐天林有点挠头,干脆不纠结,打开车门跳下车,翻到后面铺上一层雪的车斗里,敲敲车窗玻璃,蒂雅就把皮卡车启动,沿着唯一的道路方向前进。

这车斗里就跟刚才车厢里面温暖如春的空调环境两码事了,齐天林拉开一张白色的篷布盖在自己身上,只是从缝隙里面观察两边的环境,雪花直接撒到篷布上,纵然戴了手套,还是逐渐觉得体温在受到严寒威胁。

不过这样也好,齐天林这样的家伙都觉得受不了,也什么人能够一声不吭的趴在雪原中监视这里,齐天林不过是小心谨慎罢

了。

齐天林当时给马格西姆留下了自己跟苏珊的一部备用电话号码的,从来都没有接到过这个要隐居的枪匠什么联络讯息,难道这一年左右的时间,他就已经丢了命?

真有点匪夷所思。

在靠近那栋小楼的一个冰雪路边拐角,齐天林拉着篷布朝着一望无际的雪原这边就从车斗翻了下去,没有减速的皮卡车就自己开走了,只是蒂雅看着后视镜的表情越发嘟着嘴有些哀伤。

趴在雪地里观察了一会儿,确认真不太可能有人在这样的冰冷环境中漫无目的的潜伏监视,远处孤零零的废墟周围也没有什么可以住人的楼房,齐天林才叼住战刃,把白色篷布展开在自己背上,好像一只雪狐一样不留痕迹的掠过去。

真的是完全没有了,齐天林披着篷布,小心的按照小楼道路花园以及房屋的位置用战刃探了一下雪层的下面,失望的发现,这起码都是好久以前的事情了。

略微有些郁闷的齐天林还是不死心,依着自己的记忆,找到楼房大概的位置,就挖开了一个雪洞,小半个小时以后,才终于看到了一部分屋顶材料,没法掀开这些东西,只能就着这个角度拆除开挖,一直往下翻找,结果翻开了屋顶材料的碎片,就发现下面不是楼层地板而是几乎开始**的土地……

这……基本上就是高爆的结果,而不是楼房被雪层压塌或者房屋在外力下倒塌的结果,只能是炸药爆炸以后,几乎所有的房屋建材废墟都炸得四处飞溅,也怪不得这一带就算是盖上厚厚的雪层,也平平坦坦,就好像从来没有过一栋小楼,真的是被夷为平地了!

难道是马格西姆自己把地下室那些化肥炸药引爆了?把自己也炸得尸骨无存了?

齐天林是真懊恼得无以复加,早知道,当时就把这个不谙世事的超级枪匠直接带到欧洲去生活了,现在放到迷雾岛上,无论他自己隐居还是给公司做事都完美得很,装什么大尾巴狼?!

带着这样的情绪,他还是掩饰了自己开挖的痕迹,把雪洞填平,才悄悄挪回到路面上,顺着雪层泥泞的路边往几公里之外的小镇前进。

只是深一脚浅一脚的走着,刚丢失了一个算是伙伴的他,突然一激灵,蒂雅这熊孩子不会胡思乱想的也要离开吧。

对于这姑娘的心思,他其实是再明白不过,有点一根筋的拧巴,那时就敢一个人躲起来步行回家不愿去叔叔家,现在对她来说,不能跟丈夫行**,几乎有点断了她正常生活的梦想,结合一直不对劲的情绪,还真有可能做什么傻事。

越想齐天林

的心里就越发慌,慌到最后干脆扔了篷布,就直接在公路上面跑起来,还算好,顺着车辙反而没有路边那么难走,一边跑一边摸出手机给蒂雅打电话,结果铃声只响了一声,就听见那边清冷的声音:“有什么指示?”

齐天林陡然一下心里的大石头落了地,有点自嘲自己居然有点言情剧里面的情绪:“你没事就好……你在哪里?”眼睛已经能看见不远处的小镇,虽然都是白茫茫的一片,但是街道边的小屋跟各种招牌还是有点镇子的气象。

蒂雅简短明了:“贾森超市的门前……”然后居然就挂了电话!

这可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事情。

齐天林还真是不习惯……

也愈发觉得这件事有点严重了,看来真得治一治,那就赶紧回欧洲。

可见了面,蒂雅显然也觉得这样的关系自己也不习惯:“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没资格当你的妻子……”

齐天林不讳疾忌医:“走吧走吧,我们一起回家,找医生看看,治好了就没事。”

姑娘不太热衷:“陪我在这里再呆几天?就只有我跟你……我再试试。”

齐天林略一考虑就答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