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476章 打破

第四百七十六章 打破

住进小镇旁巨大湖边的一间旅游酒店,不是上次跟玛若住的地方,齐天林本着事情基本结束了,就给太太打电话汇报情况,柳子越抱过儿子跟他咿咿喔喔的视频通话了一小会儿,说自己可能要回国一段时间,他这边也抽空回国待一待,齐天林知道母亲跟丈母娘在国外生活也真不习惯,答应了。

玛若随口说两句家事就是工作上的事情:“亚亚他们已经陆续带着人过去了,你跟你的小情人什么时候回来?那边可是在开始整装待发了。”

安妮却有另外的消息:“维拉迪先生那边已经找到了那支雇佣兵的踪迹,发了一份文件过来,我看了一下转到你的邮箱去了,他的意思是希望正面跟这家公司沟通一下,拿到这参与者的名单,当然他们是不会自己跟这种名声狼藉的雇佣兵打交道的,最好你的人来做这件事,他们有点催促的意思,估计是想继续他叔叔的探险……”电话里面就不用说得太明白。

齐天林倒是知道这个意思:“我心里有数,就这几天,过了我们就回去。”

实在是这几天齐天林试着让这姑娘的情绪逐渐好转,每当气氛稍微好点,蒂雅就锲而不舍的想再试试,最后总是失败告终,齐天林又得从头培养姑娘的情绪,这几乎成了每天都轮番上演的戏码。

但随着这样的时间推移跟开导,亲密的接触倒是让少女慢慢在改变自己开始那种有点决绝的死心眼,不再试图坚决改变两人之间的关系,开始把这件事当成一个纯学术课题来研究。

齐天林终于放宽心,沿着这片湖泊边缘,在国家公园跟几座小镇之间游览,希望这种热带姑娘从来没见过的冰雪世界能带来注意力的转移。

但是这天终于围着一百多平方公里的湖面转了一圈,回到开始起点的那个小镇,决定再休息一晚就离开了,颇有些恋恋不舍的蒂雅拖着齐天林上街走走,谁叫她这些日子就喜欢跟齐天林腻在酒店的**,啥都干了,又啥都没干成,这会儿才想着说要买点什么礼物回去给三位姑娘:“现在我觉得我都低人一等了……看见她们仨抬不起头,只能伺候她们一辈子,祝愿她们让家里人丁兴旺。”

齐天林也习惯了她这两天有种从女孩往女人的转变,虽然是个哀怨的女人,一边毫不顾忌的伸手打她的屁股一边不屑:“要是你找跟我回欧洲,估计都有医生治好了……”

蒂雅封建思想严重:“不能让医生看见我的身体……”

齐天林正要翻白眼,斜刺里突然就冲过一条身影扑过来,他的反应快,一把把蒂雅

挡在自己身后就要一脚踹过去,结果那条身影居然一下就抱住了他的腿,不松开了!

齐天林定睛一看,不是那个已经长回了金黄色头发,但是新留了一脸胡须的马格西姆还有谁?!

拉住暴跳着要扑上去厮杀的少女,齐天林无比惊讶的看着这个抱住自己大腿怎么都不松开的小个子:“你……你没死?”

马格西姆的金色头发乱糟糟的,胡须更是毫无修理的痕迹,但是看着齐天林的表情,都要哭了:“你……终于来了!”

齐天林拉起他,看看他是从一家买热狗的路边小店冲出来的,身上还穿着一件热狗店的围裙:“你……在卖热狗?”差点笑出声来。

马格西姆一脸的幽怨:“给人打工!”边说就边脱下自己的条纹围裙,气咻咻的扔回去:“终于可以不用干这劳什子事情了!”说话腔调倒是比以前那种宅男的样式流利了不少,热狗店就是在一辆大篷车上的,马格西姆估计也就是个帮工,那个肥胖的大娘叉着腰就开始大骂。

齐天林伸手牵住蒂雅,另一只手给大娘歉意的挥挥手:“需要交点违约金不?”

大娘哈哈大笑:“这王八蛋一天做事都不认真,原来是在等人!滚吧!”

马格西姆居然毫不示弱的骂还回去,齐天林也笑着拖走了他,直到三人坐在一家餐馆,齐天林才好奇的打量着一身都足够邋遢的马格西姆:“怎么回事?这就是你隐居的方式么?”

马格西姆娴熟的咒骂:“去特么的隐居!老子受够了……”

齐天林指指那栋被夷为平地的方向:“怎么回事?”

马格西姆挠头:“我也不可能天天都在家里闷着啊,不能弄枪真的很无聊,有时候我会去周围的这些镇上酒吧坐坐,结果在那边一个镇子上就跟人发生了纠葛,甚至被人悄悄跟踪过去要找我的麻烦,一发狠,我就把他们一起炸在了那栋小楼里!都半年前的事情了……”

齐天林有点瞠目这位的简单行事方法:“然后呢?你怎么不联系我?”

马格西姆才开始有点不好意思:“我只带了两支枪出来,结果忘了拿你的电话号码……”

齐天林才真的翻白眼:“于是你就这样在镇上偷偷摸摸的打工?”指指他的样子:“还恢复了你原来的模样?”马格西姆是有一份苏珊请人制作的身份证件的。

马格西姆点点头:“警察还是在找那个黑头发,我就恢复了本来的面目躲在镇上打工,总算你来了……我都不敢到外面去了,哪里都一样!”

齐天林想说差点错过,

拍拍他的肩膀:“现在有谁能正儿八经的隐居,始终是要生活在社会中的,还是跟着我走吧,我现在有个岛,你要在那上面隐居也可以,继续捣鼓枪械或者做别的都可以……”

马格西姆尝试了一年多的山野生活,总算是明白了道理,不犹豫:“就当是休假结束了,我还是回枪支中间过我的生活,你是不会害我的,对吧?”

齐天林点头:“那当然……你只要知道一直躲着美国政府就成……连你的活计都别透露出了你的踪迹……”心里还是高兴,有这样一个高级别的枪匠,对这些成天滚翻在枪林弹雨中的雇佣兵来说,真不亚于一处宝藏!

那就回酒店休息一晚第二天一早就走吧!真有点归心似箭的意思了。

可是第二天一早还真没走成,事情很简单,蒂雅这姑娘一大早的就把事儿给办了!

多轻松的,因为这些天俩人都是相拥而眠,蒂雅又每天都要试试,所以就啥都没穿,前几天因为太执着于这件事,每晚都要试试,最后都失望而眠,昨晚却因为马格西姆的事情,齐天林有点兴奋,拉着蒂雅跟马格西姆在外面拿了几瓶酒,喝了个高兴,才把小个子送进另一个房间,两口儿又喝了点酒才脱了衣服入睡,轻松自在的环境,让早上醒来的姑娘,发现自己背靠着缩在齐天林怀里,大清早的男人有点状态很正常,正顶着姑娘呢,动情之下还不想惊扰齐天林,就保持这个动作自己尝试了一下,谁知道一下就顺利入港了……

狂喜之下的少女,哪里有初为人妇的不适,赶紧翻身弄醒了其实已经偷偷醒来的齐天林,正儿八经的一试,又紧张得不行……

两口子好好的研究了一下,得出一个哭笑不得的结论,非得这么从后面背身操作,不然只要一掰开姑娘的腿,就紧张得浑身**!

都不计较了!后面就后面嘛,花样也是蛮多的……蒂雅这姑娘拖住齐天林就足足在房间折腾了一天!连午餐跟晚餐都是打电话送到房间来的。

当然还得打电话给马格西姆拖延一天,搞得小个子枪匠哀怨的以为这两人丢下他跑了。

这次功德圆满的姑娘坐在齐天林的怀里,精气神都完全不同了,乐淘淘的看着外面浩瀚烟淼的湖面:“感觉还不错……你满意么?”刚刚又结束了一场纠缠,少女总是忍不住想扭头看自己的男子,脖子都扭酸了,现在躺低点仰头看着齐天林,脸庞旁边都还有几缕浸湿的鬓发,一点都没劳累的感觉,这非洲姑娘的身体素质就是不一般。

齐天林有什么不满意?点燃一支烟靠在床头上:“早就跟你说了

没什么值得着急的,不过你回家以后,脸上不要这么愉悦好不好?”

蒂雅先伸手到床头拿过一个烟灰缸放在身侧,收回的双手又在自家男人的身上慢慢游走,食髓知味就显然有点贪多:“人家是真觉得舒坦嘛,你快点,抱我到浴室去再试试……”

齐天林一下被自己的烟给呛着:“你看看……这还有点痕迹,你才是第一次呢,这都试了好几次了,你什么时候又知道卫生间可以捣鼓这事了。”

蒂雅翻身抱住他贴在他的胸口嘿嘿笑:“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跟玛若是不是在卫生间做过?她城堡上卫生间的窗口就挨着我的阳台!我都看见了!”

齐天林窘得烟头都差点掉到**,居然有点脸红,蒂雅干脆一把摘下他的烟头在烟缸里面摁熄,趴他身上拿自己的头发梢挠他的耳朵玩儿:“抓紧嘛……看见夫人生了孩子,我也想……”

什么时候开始的,安妮跟玛若也在搞自己的造人计划,似乎那种本来就很不牢固的暂时平衡状态被齐天骄的出生给打破了,家里隐隐有种军备竞赛的格局在产生!

齐天林顿时觉得自己就是活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