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477章 打猎

第四百七十七章 打猎

终于心满意足的蒂雅被齐天林提溜着回了欧洲,小姑娘在巴黎一落地,就说要回岛上整理两人的装备,为了符合护照上的形象,在魁北克登机出境以前才染发变装的马格西姆也被她带走,齐天林对马格西姆一路上都好一番叮嘱,让他注意到岛上以后,也不要跟其他人产生过多交集,毕竟除了小黑,他也不是完全相信那些背景复杂的来自各方面的雇佣兵。

带了一点在湖边旅游区购买的礼物,齐天林就先去柳子越的电视传媒公司,摆出五好丈夫的模样接太太下班,收获员工的祝福声无数,柳子越就喜欢这个调调。

两人跟儿子还有两位母亲一起吃过饭,柳子越才关心小姑娘:“不是跟你形影不离么,小女朋友去哪了?”这趟出去因为是培训任务,所以经常打电话,又是就能听见小姑娘在齐天林身边的笑声,亲密度远比在家高。

齐天林早就习惯了这种家庭揶揄的形式:“接下来我们要去中亚呆得比较久,先回岛上去整理装备了。”他还是觉得关于少女那点事情不用拿出来说,何况两位当妈的也在桌边呢。

柳主播不问工作细节,只提醒:“你别让儿子长大不认得你是谁就好……”

抱着儿子的齐天林想起另外三位已经展开的军备竞赛:“嗯……不认识老子是谁,就打得他认识呗!”看来常年的战地生活,让他也变得比较简单粗暴。

刘晓梨也不帮女儿:“你小时候,你爹还不是长期不在家,没见你不认识你爹。”伸手要过外孙开始欢喜的逗弄。

柳子越撇嘴:“所以现在父女关系才没那么好!”她是有点怕柳成林。

齐天林却感激老丈人:“我要谢谢爸一直严格要求你……”要不是柳成林压着,他这个太太哪里等到他回来,也许早就有自己的生活了。

柳子越知道他的意思,嗔怪的伸脚在桌子底下踢他……

但过于温馨的家庭生活确实不是齐天林现在的主旋律,来不及去穆尼看玛若,第二天就直接去了伦敦,因为维拉迪先生已经迫不及待的去到了安妮的地盘,要求他尽快安排见面。

但贵族们就是这样,就算事情非常的重要紧张,还是斯条慢理在晚上举办了一个贵族内部的高层聚会,算是给齐天林即将开始的出征践个行。

毕竟圈子内都知道,这是英兰格希望发出自己的声音,这支PMC队伍也是肩负着英兰格利益的一支队伍,其他欧洲王室的一些贵族都有点静观其变的看着这件事态的发展。

因为齐天林的身份实在是

有点特殊,明面上的身份是英兰格最大的军事承包公司的一个不起眼的部门小主管,暗地里却是MI5挂名情报军官,这种明暗相济的做法很多情报人员都类似,连王室成员们很多都有这样的双重身份掩护,可他却又有苏威典王室深厚关系,还在腾挪之间有了一支自己的行动队伍,就让很多贵族有点羡慕了。

这就好像两三百年前,流行在欧洲的殖民地形式,歌舞升平的欧洲贵族圈子,都把获取暴利的希望放在这些征战四方的军队中,从那时候起,股权、债务、凭证、借债就流行在这些贵族中间,只要枪声一响黄金万两,相比之下,现代社会的什么IT业跟制造业,什么新兴行业都没有这种古老的暴利行业来得稳妥。

所以带着玩笑的口吻,英兰格的小王子问齐天林:“你这是要带着多方面的经济利益到前线去么?”

因为齐天林两口子身侧的维拉迪先生显然是今天聚会的主角之一,老实说,自从二战以后,德国贵族没过多久就恢复到欧洲贵族的圈子中来,毕竟到了二战后期,德国贵族就是反对纳粹政权的国内主要力量,但是在顶级贵族的圈子里,德国贵族还是比较少涉足的。

岛王先生比齐天林更适应这种氛围:“只能说是你们动作快眼光好,吸纳了保罗到你们的体系当中去,我可是听说古斯夫塔陛下已经将你们现在的合作形式呈交给了议会商议,考虑是否有必要在国内建立类似的PMC公司获取利益了……”

确实是,军事承包公司已经是比较得到各方公认的中间灰色缓冲地带,欧洲各国现在有点纷纷上马的意思,一方面可以削减国防预算上的军费敏感程度,另一方面可以更肆无忌惮的干一些官方军队不好意思干的事情,至于这些见不得光的费用,有太多名目可以支出了。

其实齐天林并不是唯一的可选项目,过硬的战术队伍,丰富的前线经验这些条件,在各国的中高级退役军官中都不难找到,但是干净可靠,值得信赖的背景,特别是能被权贵们信任的背景就比较难得了,因为军人,特别是成功的军人,很多都有政治背景,这恰恰是贵族们比较忌讳的,他们要跟政治保持一定的适当距离,而安妮那边看起来不知不觉急速膨胀的财力似乎都在印证,齐天林是多么合适做一个利益代表,谁才是最大的获益者,所以还真有不少人想分一杯羹。

齐天林直到跟维拉迪单独在雪茄室里面低声交谈,都没清楚这其中的门窍。

是维拉迪主动提到这件事的:“现在阿汗富的撤军是表面上势在必行的事情,国际舆论压力很大,所以以军

事承包商的名义进去才是各方获益的明智方法。”

齐天林自己都不明白这些贵族能够从阿汗富那片贫瘠的土地上得到什么,没听说阿汗富有多丰富的什么资源,罂粟跟山羊毛是他能够想象得到的唯一特产,当成作战的纪念品还可以,这里面贵族们能获什么利他是真想不到,不过他不会主动问:“如果不是英兰格这边的事情耽搁了,我确实应该在非洲一带跟您一起的。”毕竟他们签了合同,事情进展最近有点放缓。

维拉迪能理解,但有点迫切:“那边是国家层面的事情嘛,但马上,你就带一个小队,跟我一起到南非去一趟,如果顺利的话,十天之内就可以回来,我迫切的希望跟对方获取接下来的情报,早点找到那些我叔叔的遗物,必要的时候采用比较强硬的手段都要完成。”这就是暗示要是过去寻求那些黑暗雇佣兵的资料得不到答复,就只有动用武力,原本他都不亲身参与的,现在急得都要亲自出马了,当然也有可能是信不过。

其实关于那支廓尔喀跟小黑们混编的队伍发起计划,还有半个月的时间,有些成员都还滞留在迷雾岛上呢。

齐天林模凌两可:“明天一早,我跟宙斯盾的同事沟通一下,中午十二点以前给您一个准确的答复,如果是要跟对方什么人交流……我会抽调一个精干的行动小组的。”

这个时候维拉迪却突然提到了一个让齐天林心惊肉跳的东西:“我这边的人跟着你的调查组,在肯尼亚得到一个确切的消息,说那个所谓的部族圣物洞中,圣物也丢失了。”

齐天林简直怀疑他在试探自己,也幸好自己一直都是把战锤战刃藏匿使用,还是明知故问:“是什么圣物?很值钱么?”

维拉迪回答得似是而非:“听当地人说是一柄匕首,要是能找到也可以一起归还回去,再把我叔叔的尸骸迎接回来,我觉得是比较礼貌的方式。”

齐天林心中就笃定得很,这老狐狸也不老实,主要目的就是找战刃,腋下都忍不住轻轻滑动了一下,感知那把刀的存在,距离维拉迪不到一米的存在:“能这样解决到然是最好,但关键是要找到人。”

维拉迪点头:“所以软硬两方面的准备都要做,必须要得到答案!”眼光有一瞬间的狠辣,接着就补充:“参与人员的费用一定是优厚的。”

晚上回到住所,齐天林才给安妮提起这件事:“你的钻石不会被他怀疑吧?”

安妮轻笑:“我做这种事情可是把细得很,不能丢了苏威典王室的名头,说这批钻石都是镶嵌在一件装饰品上的,结果不小心把

东西摔坏了,只好一粒粒的把钻石拆下来,而且都是几粒几粒的送到不同的银行做抵押的,不会联系到我身上,每天在欧洲银行珠宝公司之间流转的钻石多如牛毛。”

齐天林才询问今天的疑惑,安妮的解答依旧简单:“战乱之前,自然是进入国家掠夺资产,占领期间都是持续掠夺跟探查国家资源,等战乱结束以后,就是重建,这又是一大块肥肉,当年伊克拉重建,参与的公司哪个不是赚得钵满盆满。”

齐天林想起当年巴格达一座立交桥几十百来万的维修费居然都可以被虚报成上千万:“看来贪污也不光是华国的专利?”

安妮鄙视:“人性都贪,只不过是欧美国家监管机制相对较好,犯罪成本比较高,你看看一旦去了那些国家,哪个不大捞特捞?”

齐天林第二天给莫森打了个电话,算算时间,干脆邀请这位自己的顶头上司,一块儿去南非捞外快,也算是帮他介绍认识一些头面人物,把自己的关系网营造得越复杂越好。

莫森喜出望外的一口就答应下来,说自己也有休假时间,带了四五个亲信同去。

齐天林却只带了两名廓尔喀人前往……

因为他对维拉迪真有点不信任,万一这个也许的第三帝国遗老遗少实际上已经从某个环节知道了战刃在自己身上,万一这是对自己的一个圈套呢,他可舍不得自己的亲兵还有小女朋友去冒险,打电话让岛上注意最近时间的防卫安全,就跟莫森一起带队出发了。

美其名曰到南非去打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