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478章 艺术品

第四百七十八章 艺术品

如果说非洲是欧洲殖民者们近两三百年的冒险乐园,那么南非就是在非洲另一头的桥头堡,虽然现代已经废除了所谓的种族歧视,但是脑子里根深蒂固的那些思维还是没有改变,而非洲土著人的实际情况也还是没有本质上的改变。

其实作为现代PMC的概念,就是从南非开始的,最早就是武装承包商们在南非聚集承接业务,为石油,为钻石,为各种商业以及政治客户提供服务,所以迄今为止价廉物美的南非PMC一直都是国际雇佣兵市场上的民工。

别看这些南非雇佣兵的地位没有英美籍特种兵,欧洲专业军种退伍兵的名声来得大,他们胜在经验丰富啊,拉出来几乎个个都是在黑非洲干过不少事情的,在那片土地上暗地里龌龊的事情也太多了。

所以有些手上沾满太多黑心事的承包商,就不太进入国际PMC市场,专心在非洲大陆干一些黑暗雇佣兵的业务。

维拉迪确实有自己渠道,在齐天林找到了他叔叔的尸骸以后,根据明确的时间,他也查到了一些那些日子的资金走向,顺藤摸瓜的找到了位于南非的这家雇佣兵公司总部—金橄榄国际防务有限公司。

齐天林是坐在维拉迪先生的私人飞机上看着这份文件的,和他家的两架小型螺旋翼单发小飞机不同,岛王先生的湾流公务机是典型的喷气式商务机,按照齐天林的感觉,就是一架缩小版的波音747,准载十九人,整个机舱里面,就是豪华舒适的空中办公室。

驾驶舱后面就是四张厚重的豪华皮沙发,单独两两相对,再往后就是二对二的豪华秘书座位,再往后是两张靠着机舱壁的双人沙发,最后面经过卫生间跟随从室酒吧台才是豪华卧室,到处不是皮革就是高档实木跟云石,材料都怎么贵怎么来。

齐天林自然是跟维拉迪先生坐在豪华沙发里面商量具体事务,莫森坐在另一边跟岛王自己的安全事务顾问讨论人员组合问题,毕竟这一次实际上动用了三方人手,虽然人数不算多。

岛王看齐天林四处打量着豪华的机舱:“三千多万欧元,你们家要不是什么事情都追求低调,还不是可以买?”

齐天林报以带着惊讶的微笑:“安妮掌管财务,我只是个冲锋在前做事的。”

维拉迪熟知最近发生的新闻:“安妮动手收购英超球队就不止这个数,她还是聪明,知道钱该怎么用,她的身份反而不能用在享受的这些东西上。”

齐天林笑笑,回到手中的资料上来:“这家公司是从以前的EO分离出来的?”

沙漠鹰其实一直都是挂靠在那家号称全球最大的PMC公司下面的,这家母公司就在南非,说起来沙漠鹰跟这家金橄榄还属于同一个防务集团呢。

维拉迪点头:“很不好找,要不是你们发现了线索头子,这家公司的财务账户隐藏得很深,EO公司又被南非政府要求勒令解散了,所以兜了好大的圈子才找到。”

齐天林看看后面坐着的十来名休闲装打扮的战斗人员,这种私人高级商务机,携带武器也没有那么方便,全部打包放在货舱里面,所以从这个机舱里面看过去,还真好像就是一群到非洲旅游的高级玩家,拿手指敲敲文件:“我先单独陪您去找他们谈,莫森跟您的安保顾问一起外围准备?”

维拉迪胆子不小,表情很随意:“这些专业的事情就交给你们专业人士来做,我只要结果……我是很相信你的能力的。”举起一尊方杯,用里面荡漾的醇色酒浆给齐天林做个共饮的动作,贵族气质就是不同,怎么都好看。

齐天林没这么搞的水准,抓起杯子就碰一下,自己轻抿一口:“承蒙您的赏识……”

维拉迪嘿嘿嘿的笑:“别这么客气,我可不光是你的客户,仅仅因为安妮的原因,我们就能算得上是亲戚。”

齐天林做足了专业架子:“做事的时候还是恪守本分好一点,承包商就得有承包商的样子!”

这个架子一直就摆到了金橄榄防务公司的办公室,就他跟维拉迪先生一起,其实从这个细节就能看出岛王先生对战刃以及那个小笔记本的迫切心情,按说这种小事儿哪里轮得到他这样的亿万富翁亲身出马?什么事情都派人做才是正解,当然岛王先生的解释是他想念自己的叔叔,想亲手完成这件事。

尸骸都不着急弄回去……齐天林有点不以为然的暗自腹诽。

但是表情上的态度还是严谨,站在门脸儿很有点简陋的金橄榄公司门口,齐天林跟维拉迪对看一眼,就由齐天林上前推玻璃门。

这是一栋看起来很平常的小平房,就在约翰内斯堡郊外的一个社区,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商业区跟办公区,从外观来看后面也不至于有什么训练区域,也就是对外的架子。

接待前台的白人姑娘非常彬彬有礼,齐天林取出一张自己的名片,上面都是胡说八道的一家英兰格矿产公司:“我们需要一个有说服力的高层洽谈。”有点趾高气扬的态度,但是维拉迪不说话的态度似乎跟能显示高级客户的派头。

在狭窄的会客室没有等到一分钟,前台姑娘就邀请两位到后面的办公室:“我们的总经理麦克先

生期待跟二位交流。”

一个棕发白人男子,头发略微有点长,顺滑的掠到耳后,身上的白衬衫有点松松垮垮的迹象,说明他不胖,但肌肉群也不发达,这倒是那些常年在丛林或者战地上混迹的南非籍佣兵最常见的情况,和总是拥有强大后勤支援的英美欧洲籍PMC不同,越精干的身体在必要的时候,所消耗的体能也就越小,战斗中能够熬过去的时间也越长,这几乎是野外生存的不二法门。

对方也在打量齐天林,握握手坐下的时候,有个探询的表情:“保罗先生……看上去似乎是同行?”

齐天林点点头,指指维拉迪:“我属于我们矿产公司的专业安保顾问,这是我们的公司高层维拉迪先生,我们希望能有一个比较良好的合作。”维拉迪点点头也跟着坐下,脸上没什么表情。

麦克的表情很谨慎:“为什么选择我们?现在到处的PMC公司那么多。”

齐天林开门见山:“我们公司另一位高层在两三年以前曾经选择过贵公司,但是最后导致了不幸的后果,现在我们希望了解这一事件并作出一定的善后交流。”

对方表情一下就有点僵直,正要开口,维拉迪先说话:“不是要求你们作出什么赔偿,而是因为我们的一位董事丧命在其中,我们必须了解整个过程,以及事件的具体情况,当然我们也会为这次不幸事件提供相应的补偿。”脸上还是没什么表情。

麦克的表情突然就变得非常激烈:“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我刚到公司不久,你们是不受欢迎的……”说着站起身来,似乎还有个要驱赶两人的动作。

维拉迪一口打断:“不用兜圈子,麦克.卡内先生,您掌控这家公司已经十五年了,我说过,我们会有经济上的补偿,只是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麦克的反应非常强烈,一直摇头:“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请两位离开这里!”非常不客气的下了驱逐令。

维拉迪见对方完全没有配合的意思,站起身来,看了对方一眼就对齐天林点点头,两人一起出门。

齐天林和维拉迪都略微有些诧异,对方对这件事有点抵触,是肯定的,但是维拉迪都摆明了花钱买消息,对方还这样……

可是齐天林刚驾车离开,就从后视镜里面发现后面有人在跟踪,指给维拉迪看了以后,这位亿万富翁更加惊讶:“这里面还有什么猫腻?”

惊讶还在后面,这辆越野车是齐天林跟维拉迪在离开机场以后,随手租用尽可能高级的一辆奥迪Q7,就因为维拉迪迫切的想马上处理这件

事,其他人就携带武器到酒店待命,只有正面索要不成,才动用人手强行,齐天林可没兴趣当面自己去展示神功护体。

可是随着后面跟踪的车辆陡然从一部变成三部,齐天林就知道对方是要干点什么了,从自己的后腰拔出一支P226,这就是他下飞机以后,从武器袋里取用的唯一枪械,谁知道坐在后座的维拉迪也从他看起来相当高级的定制西装内袋里面掏出了一支手枪,要不是这德国贵族在掉头看后面,齐天林真的会以为他要把手枪抵在自己的额头边……

不过这支手枪的样子倒是让齐天林止住了自己的胡思乱想,居然是一把极为罕见的鲁格手枪,这种只能容纳八发子弹的老式手枪是二战时期德国军队党卫军官的制式手枪,非常精美,结构精巧,完美的诠释了德国精湛的工业技术,当年就是美国兵在二战最喜欢的战利品……

维拉迪这支还是遍身充满复杂雕刻花纹的版本,拿在手里,艺术品的成分更高于枪械本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