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485章 甜茶

第四百八十五章 甜茶

齐天林是跟自己的亲随小队搭乘军机在美国一个巴基坦斯空军基地降落的,像他这样的南非籍外国人,以及成百名尼尔泊籍、英籍廓尔喀,阿尔及利亚籍小黑还有苏威典籍的蒂雅以及没有籍贯的塔塔,根本就无法通过正常渠道在巴基坦斯入境!

这个从阿汗富战乱以来,一直就紧贴在那片战乱之国旁边的邻国,在它最坚定的盟友华国的支持下,居然能够在这片乱局当中勉强保持了一个相对安稳的国家态势。

所以除了华国人,这个国家的人用一切怀疑的眼光审视任何外国人,凡是到这片土地上来的外国人,都不是什么好鸟!

道理很简单,这个国家从八十年前建国起,就是英兰格人失去印度这个殖民地时候强行从印度分裂出来的一个国家,分出来也就罢了,居然是把印度隔在这个国家的两块土地之间,缩小了看,简直就跟现在的巴勒坦斯跟以列色的关系差不多,以列色把巴勒坦斯分成了加沙跟约旦河西岸两部分,当年的巴基坦斯也是这样……

做出这样决定的人,得多有大局观,才会下这样无耻的狠手,巴基坦斯说起来是个主权国家,从首都到另一个城市都只能飞越印度才能到达,要不就绕着从海上走,于是四十年前,分出去的那一块终于独立了,也就是现在的孟拉加国。

所以在巴基坦斯人看来,就是外国人把他们任意分割才会得到这样的结果,也所以塔利班和基地组织一直都可以借用巴基坦斯的一部分区域活动。

也所以传说中拉胡子是在巴基坦斯首都以北大约一百公里的一个城镇被美国特种兵杀死的,也就是说,整个巴基坦斯国内,其实都是可以让这些被通缉的阿汗富名人暗地里来往的,

因为这一带边境山区才是阿汗富整个国家民族最彪悍的根源……

所以MI6才会把这里选择作为那个所谓的沙克计划发起点。

在位于巴基坦斯北部一个军用机场构建的小型军事基地外,齐天林正坐在一间大型仓库里面,屁股下面是一张塑料折叠椅子,从他的经验看来,应该是华国江浙一带的产品,其实华国轻工业已经发达到了无孔不入的地步。

有闲暇观察这些细节,说明齐天林的情绪是比较轻松的,他双手交叉在胸前,两只大拇指正在不停的绕圈玩耍,目光平静的看着眼前……

眼前黑压压的一片坐在木条长凳上的,全部是他的部下……

这种感觉很奇妙,两百多名看上去就一脸戾气的武装战士,居然全部都是他的麾下,他自己是怎

么都想不到会有这样一天的。

八十三名小黑就不用说了,在亚亚的指挥跟教育之下,这支部队的忠诚度是毋庸置疑的,就算他们中间多了三名同样是黑皮肤的英兰格籍本国移民MI6情报人员,但始终有点格格不入,无法真正融入到这些非洲同胞当中去。

而一百五十名廓尔喀从在南非的行动看来,随意挑选的两名战士都能够体现出那么强烈的战斗力,齐天林非常满意,至于对他的忠诚,他不奢望,反正他做的事情也不完全违反英兰格利益,不会跟这些廓尔喀之间有什么太大的分歧。

所以这种接近大半个营的指挥权,还是让他有些意外,心理层面上的意外。

他的旁边,一名穿着T恤短裤的白人男子正在详细讲解整个地形计划,这是隶属于MI6的一名高级情报专员,正是他们组织了一个团队在这个美军基地驻扎下来,把零零散散到达的人不着痕迹的全部积聚起来,就在美军基地的咫尺之遥外面,当然,这个美军基地也就纯粹是个物资转运基地,派驻的情报人员或者武装人员还没英军的多。

“分成三十至五十人的小队,陆续进山,这里……这里都是补给点,目前得到的讯息是塔利班将在这边召开一次会议,会有一部分的阿汗富塔利班领导人过来开会……”

其实这个计划还是比较靠谱的,让这已经习惯于艰苦生活的战士成建制的甩进大山里面,利用空投或者补给点补给,就成天在山沟沟里面转悠,相比美国人十来个人的小队编制依靠空投战斗收回的模式,这样的形式更容易摸到敌情,也更容易在战斗中获得成绩。

因为阿汗富的反政府武装分子最擅长的就是游击战,转悠着在山区里面化整为零,大军来袭,他们就消失,小队十来个人以下落单,他们就围攻,这样的老鼠作战行为让人很头疼,找不到对方的主力所在,永远都只能零零碎碎的这里抓几个那里杀几个,不解决问题。

而美国大兵怎么说都是高科技武装起来的高级战士,集中打一场吃点苦没什么,要这些美国特种兵耗在山沟里面几个月,几乎不可能,所以这支少数民族裔的特殊部队,似乎找准了自己的一个特点。

当然这支部队没有一点军队的特征,且不说那些小黑本来就不是军人,所有的外表全部都是平民化打扮,标标准准的PMC模样,相对更容易引起跟反政府武装的战斗。

情报专员在大型航空山区地图上面把标注的一些地点位置给所有人讲解了一番,具体的战斗计划他们不插手,只是不停的给齐天林提供情报跟给养,具体

就看齐天林自己发挥了,因为本来就没有什么明确的目标。

沙克计划要的是影响力,就好像上次在巴勒坦斯,英兰格人需要的就是一个可以跻身于谈判桌的机会,齐天林所做的一切跟最终英兰格人得到的东西并没有什么直接关系。

这一次耗资数百万美元的沙克计划也寻求的是一个影响力,英兰格人希望发出的声音。

其实相比英兰格人派军队进来,这样的计划花钱真的很划算。

听着耳边絮絮叨叨的军情通报,看着眼前一脸严肃专心记录情报的廓尔喀和满不在乎嚼着口香糖,但基本也能不相互说话的小黑们,齐天林的脑海里面却翻滚着昨天晚上他的电话。

集结两天时间了,他才在亚亚带着好几名小黑散开放哨的情况下,带着蒂雅一起到旁边的镇上晃悠了一圈,因为这帮黑小子来就是秉承一家物资公司军事承包商的名义,所以他们在镇上也有个所谓的办公场所,让镇上的人看见这些配枪的黑人也不会太惊讶。

齐天林的目的就只是来打个电话……

一个联系奥独眼的电话,在美洲或者欧洲他都没有打这个电话,因为从那些地方跟这个巴基坦斯阿汗富一带的电话号码联络都显得太容易被注意到了,不管怎么说,全球的电讯其实都是在所有情报机构的监视之下的,怎么尽量降低敏感度是必须做的。

在一家屋檐下的茶馆,四五名小黑散坐开来,未经修饰的木头钉做的桌子,桌面用华国产的廉价黑色人造革包裹了一下,蒂雅去端上两杯咖啡色塑料杯的甜茶,专心的给里面加上各种调料端到齐天林这边来,就若无其事的伸手到自己的轻纱袍子里面抓住一支MP7的手柄,打量着周围,巴基坦斯的女性袍子介乎于阿拉伯袍子跟华国旗袍之间,她很喜欢,一来就让小黑妞上街帮她买了一套换上,灰蓝色的到大腿高度加上同色的灯笼刹裤,外加巴基坦斯妇女必备的花围巾,莫名的增加了一点成熟的味道……

齐天林就拿过一部在巴基坦斯首都购买的手机,这是先到的亚亚准备的,买了十多部,先拨打奥独眼自己那部卫星电话,还是关机,然后才开始拨打影子留给他的那些联系电话。

有一部很快被挂掉……

他不着急,扣下电话,慢吞吞的坐在桌子边喝茶,打量着这个看起来拥挤不堪繁华热闹,但到处都很简陋的城镇,那种现代文明跟原始生活气息交错在一起的感觉,就跟他们经历的无数个战地差不多。

正是因为这种文化价值观上的差异,才导致一个又一个地方激化成了战斗…

他的身上也跟当地男人一样穿着白色宽大衬衫加白色长裤,脚上也只趿了一双分趾海绵拖鞋,加上弄乱的黑发跟已经蓄起来的络腮胡,跟当地居民没有太大的差别,只是蒂雅这个姑娘居然敢跟着丈夫一起坐在外面喝茶,显得略微有些刺眼。

这样的小地方,女人最好还是不要抛头露面在外面的。

但是蒂雅可不在意这样的目光,她的注意力在一群刚刚放学经过的学生身上……

四个应该是刚上小学的小姑娘,穿着白色纱裤跟衬衫加黑色皮鞋,外面罩着跟她差不多的灰色侧开叉短裙,背着黑色书包欢笑着从茶馆前面经过。

在已经比较稳定的巴基坦斯,还是有不错的义务教育跟女童获得教育的权利,眼前笑颜如花的女童,似乎拨动了姑娘心中的哪点东西,好半晌,看齐天林还是坐在那里等电话,她才怯怯的突然开口:“生个女儿!我也要个这样乖巧的女儿!”

让满脑子转悠着塔利班最近是不是出了什么大事儿的齐天林一下就把嘴里的甜茶给喷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