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486章 财迷

第四百八十六章 财迷

这一顿茶喝了三个小时,不过当地男人大多都这么悠闲,齐天林这样的行为也不奇怪,几个小黑也很适应这样的悠闲生活,所以这才是齐天林不带着廓尔喀出来的原因,那些已经习惯了严苛军营生活跟西方有些生活理念的家伙太严肃了。

直到电话突然响起,一个从来没有接听过的号码,齐天林拿起来,随意的看着四周,想着会不会有枚制导导弹就这么顺着电话讯号打过来:“喂?”

“你是谁……”

“请转告他,来自北非使者的声音,我等待他的回音……”然后就挂了电话,静静的坐在那里。

这一次就只等了大约十多分钟,电话再次响起,传来的果然是奥尔马的声音:“是我……”就简简单单两个字,那种大家风范的气焰还是从手机里传过来。

齐天林就没有这样的气焰,拿着电话,穿着拖鞋起身,蹲在茶馆边的砂石土路边,一边伸手玩弄地上的沙石一边回应:“生意还好么?”

奥尔马似乎听见他的声音,也确认了一下,语速就轻快一些:“你打算从我这里也分一块?”

齐天林就笑:“没……这里还有些货款要返给你呢,待会儿把我银行账户跟姓名密码一起发短信给你,另外有事……”

奥尔马当然知道他冒险打电话有事:“长话短说。”

齐天林就真的短说:“我在巴基坦斯,来剿匪的,你有什么反对派,交给我当成绩吧。”

那边顿时就沉默了,齐天林也不催,足足有一分多钟,奥尔马却给了他一个完全意想不到的答案:“所有穆斯林都是我的弟兄,你可以凭你的本事去剿杀,但我不会出卖任何一个我的弟兄……”

齐天林如同被当头棒喝!

是啊,曾几何时,他也一直咬定这句话的:“可以被杀死,但不能被出卖!”

可以堂堂正正的在战斗中战死,但不能被阴险的出卖,这就是他痛恨老鹰这个叛徒的原因,现在自己也打算让奥尔马出卖他的人,似乎,自己已经开始变得跟老鹰他们一样对这些阴谋诡计熟视无睹了……

也许这就是自己转变的代价吧……

笑一笑回答:“嗯,我尊重你的决定,那么……记住一个新的卫星电话号码,方便联系,我不想遇见你……”既然是战场,那就硬桥硬马的打一场吧。

奥尔马也笑起来:“我也不想遇见你!”

之后的短信发出去,齐天林也得到了一个卫星电话号码,看来是奥尔马的新联系方式,就当做两人最后

的联系方式,算是一个隐含的提醒,相互都不用伤筋动骨的提醒。

那么所有的战斗在一个可控范围内了……

这就是齐天林对自己这单业务的定位,一场在自己可控范围的假意猎杀,奥尔马当然也不是迂腐到完全不懂得策略的地步,就好像上一次不动声色的把几个东突分子交给他一样,这场游戏当中,当然也会给他一个合适的交代,起码……齐天林刚才不是给了他一百五十万美元么,这多少也可以换几个人头吧?还把新一轮来自什么地方开始扫荡的讯息警告给了对方呢……

坐在仓库塑料椅子上的齐天林如是想……

所以三天以后,齐天林站在荒凉的山脊上,觉得自己还是稍微想得简单轻松了一点。

两百多个人,坐在房间里面看起来很多,装在破旧的厢式车里面也很多,但是真的全部撒到漫漫山野中,就什么都不是了!

也对,当年塔利班在山区把他包围在一座山头,都堪堪不下于几百人,中间都还是有那么多的空隙,面对荒凉无际的山野,人真的不算什么!

得,齐天林还是老老实实的把自己的人撒开安排好,既然已经是他完全负责指挥,就按照自己的规矩来,五个三十人的廓尔喀战队一字排开,中间间隔不超过五公里,平行推进,后面大约两公里,就是两个小黑战队照应着呈品字形,最后才是自己带着四五个人的指挥小队到处游走看着PMC们前进。

几辆厢式车不着痕迹的,反复运送了一天才把他们从基地那边的城镇那边搬到了山区来,然后车就被他们藏在了山路边的林中,然后就开始步行,剩下的所有任务都是步行!

这样的生活起码要持续一个月!

这是MI6给出的初期期限,合同约定,一个月时间必须拿出什么值得上新闻的战绩,除此之外没有任何要求,对齐天林的唯一要求就是他跟四五个分队长的头侧都戴上了HD运动摄像头,目的是为了最后能提供第一手的影像资料。

齐天林带着蒂雅跟两名廓尔喀和两名小黑组成的指挥小队不停穿梭,原本他是要把蒂雅先放在亚亚的管理的两支小黑队伍当中的,倔强的姑娘怎么都不干,就只好带着一起到处跑,最后把枪支弹药都背到齐天林身上,只带了一支手枪的少女居然坚持下来了!

这些年的训练也不是白费的……

作为指挥官,承担的责任就跟以前太不一样了,利用相互之间各队通信兵携带的大功率通讯器跟卫星电话,齐天林不停跟各个队长沟通安排,明说这是一种新的战斗尝试,廓尔喀

们不要把原来那些经验用到这边来……

远期任务是多剿杀或者抓捕几名塔利班头目……

近期任务是随便碰见什么武装分子打一仗……

机动计划是按照目前相互照顾的队形,不能错位,不能错离,算是演练这种保持队形的基本功……

行动区域跟防御区各个队长都要随时心中有数……

最有可能的接敌路径在哪边?

优先目标是什么样的……

预期效果是什么,毁伤标准精确到人,对方损失多少或者自己损失多少就可以收手……

哪支分队是主力,谁拥有开火优先权,分队里面分成的各个五到十人战术小队,谁又拥有开火优先权……

火力的优先级或者目标优先顺序是否能调整,如果可以,根据什么信号?

特殊火力在哪个位置,譬如烟雾弹、高爆曲射武器等等。

哪些是火力支援分队,对受援部队是否有限制条件,如果有,限制性的火力支援只能到什么程度……

建立好了相互之间的调遣控制措施没有?

分配了那些附加火力支援单位没?

是否在开火以后有跟标准作战规定要求不同的通信要求?

如果获得优势,对反击有什么安排……

有多少可支配时间?

弹药状况如何?

这些东西就好像试卷一样列在齐天林的面前,他手臂上戴着的一个折叠式军用平板电脑就好像个管家一样絮絮叨叨,他得按照这些科目一个个跟自己的下属沟通要求,把细节一个个铺排下去,走了几公里他觉得自己说的话比陪着四位姑娘所有时间说的话还多!

但这就是规范,用规范捏合起来的队伍,杜绝了指挥官的指挥天分高低差异,只要按照这些规范合理的实施下去,这支队伍就不会差到哪里去,如果遇见一个才华横溢的指挥官自然知道做什么有机补充,再加上下属跟战士训练得力的话,这就是一支战斗力很强的队伍了。

齐天林自认在指挥上面还是菜鸟,所以一板一眼的按照规范来,廓尔喀跟小黑们都显然习惯于服从他,所有的环节似乎都朝着比较好的方向在走。

齐天林最后还是把自己的行动放到一支侧翼的廓尔喀分队里面,本来这是个大忌,指挥官最好还是在中间部分,但几乎所有指战员都认为不用担心他的战斗力,所以这支廓尔喀还觉得颇有荣誉的加强了扫荡力度……

齐天林也就是打算贴近观察一下,这样的扫荡行进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好

立刻做出改进,这就是指挥官的职责,以前他只需要接受命令服从命令就好了,现在身为对所有人负责的指挥官,他就必须要对所有人的生命负责,他采用的办法就是从自己最熟悉的细节入手……

果然有问题……

行进线路上,还是有遇见小村庄的,也许散布开来,颇有些人数的武装分子,让这个村庄的村民逃到什么地方去了,刚才还炊烟袅袅的村子,呼啦啦的就跑了个干净。

然后齐天林就看见这帮廓尔喀中间很快的分离出来每个战术小队的工兵,熟练的开始在村庄内到处布雷!

台阶下面、门背后、土房拐角的地方、看起来废弃的瓦砾堆里,围墙或者栅栏下!

那些看起来毫不起眼的地方,到处都被这些家伙开始布雷准备……

村民们回家、做饭、或者小孩儿玩耍都会触动这些魔鬼……

一边暗自大骂着翻白眼,齐天林一边制止所有的小队:“我们是承包商!每颗地雷都是我们自掏腰包的!每一颗地雷都是从你自己的工资里面掏出来的,不是军队!我再重复一遍,我们不是军队!不是有用不完的地雷随便你到处埋!每个工兵自己做好消耗记录,每一枚地雷都按照一百二十美元的价格从你的工资里面扣!”

一刹那,所有的地雷都被挖出来收回包装里了!

廓尔喀都是财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