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487章 鱼儿

第四百八十七章 鱼儿

齐天林没有用人道主义或者人性的东西去教导自己这些已经早就沉溺在杀戮当中的战士,只是力争慢慢把他们调整成一台杀人机器,需要油料才能运行的杀人机器,而不是原来军队中那种核动力的,让这些杀人机器起码懂得理解,没钱就不做事,就不用杀人……

杀人都是要收钱的……这样的理念被齐天林反复灌输到自己的队伍中去。

这样的行进持续了接近十天,所有人都变成了灰头土脸的样子,慢慢身上那种武装人员的敏感度就越来越低,有些人甚至开始把在扫荡过的村庄中找到的男人衣服换上,那些廓尔喀们早就开始蓄胡须,原本廓尔喀的长相就比齐天林还接近这些本地人,于是那种跟环境以及当地人契合的程度越来越高。

开始出现一支支小队若无其事的晃悠着走进人家还在正常生活的村庄,肆无忌惮的穿村而过,除了嬉笑的儿童要来观看一下,成年人都熟视无睹了,当然小黑们就只能还是包裹全身远远的从山上经过,但是被蒂雅带领着把全身都用当地妇女的袍子跟围巾围起来的黑妞们,反而经常被当做尖兵在前面带路,就是塔塔这小王八蛋被亚亚带着,很不和谐!

到了夜间,已经散布在好几平方公里的七支分队,会按照固定的队形驻扎下来,无论那支队伍当时身处什么地方,固定的角度,固定的距离,这样一旦夜间遇袭,支援部队闭着眼睛都能找到,这样的夜间支援是每晚都轮流演练的……

只要开始驻扎,给养员就会开始通过通讯兵跟基地联系,英兰格空军驻扎在这边两架轻型运输机就会出来兜一圈,按照准确的坐标把食物、饮水、弹药按照这边报送的数量投放下来,精确到每个分队都有接收点,假如有伤员或者病损,可以呼叫直升机回收,但是这个费用就要另算了,齐天林把这事儿给廓尔喀通报了一下,这些家伙表示,宁愿断手断脚的躺在山上躲着等大家回撤把自己弄回去,都不愿额外拿钱被带走!

这种空投包都是很成熟的技术了,全是有机物质,可以烧毁掩埋,不留任何痕迹,初期还利用野营被褥什么的做减震,反而让进山的PMC们连背包都背得很少,齐天林舒服的靠在土丘上,手里端着一杯蒂雅刚端过来的甜茶,看着好几名廓尔喀正在合力抬着今天的分队给养过来,另外一些家伙正在烧火烧水,这样的补给方式,几乎都是用新鲜半成品做点小锅饭菜,每个人都只少量的携带了一点应急口粮,万不得已才会用。

蒂雅是要单独给齐天林做饭的,就钢盔那么大一个平底方形小

锅,就是她跟齐天林的杂烩饭,用防卫刃快速把食材切好,一股脑倒进去,加上压缩无水分的熟米粒,倒上开水在火上煮炒一下,味道真的不是那些速热食品可以比的。

廓尔喀和小黑们都有自己进食的习惯,相互不干扰,齐天林也在某个小黑分队呆过一晚,那边就自娱自乐得多,吃完饭还有歌舞节目解乏,齐天林就只能三令五申的要求哨兵必须到位,相比之下,齐天林眼前这些廓尔喀就要乏味得多,他们很多人连烟都不抽,要把挣到的每一分钱都带回家,这才是已经早就形成的传统,就那么快速的用折叠小桶烫个热水脚,然后悄无声息的快速钻进单兵帐篷或者睡袋里面睡觉,期待明天能够遇见什么敌人,杀敌是有额外收入的……

齐天林跟蒂雅挤着用一口锅吃完饭,本来少女还想用同一把勺子的,被齐天林啼笑皆非的制止了,快速的用抹布擦擦这口价值五百多美金的高级不粘锅,顺手就塞到自己的3D背包里面,齐天林很赞成这种行为,认为对蒂雅算是半个防弹措施,自己就顺手把两人的睡袋跟寝具铺开来。

因为不是军队,廓尔喀又把他当成了贵族,英兰格军队的贵族带个侍从或者小妾的行为从几百年前就是惯例了,小黑们就更觉得理所当然,跟他们住在一起的时候,蒂雅所有的工作都有黑妞来抢着接替完成,于是蒂雅终于如愿以偿的天天跟齐天林滚睡袋!

这小妞现在有巴不得天天都在外面出任务的势头!

等小姑娘钻进单兵帐篷跟睡袋,在里面摸索着脱下防寒外套,齐天林就自己提着步枪,开始巡逻眼前的分队,检查各处的哨兵,观察驻扎休息的格局是否合理……

那些还没有睡觉的廓尔喀就赶紧跟自己的长官恭恭敬敬的示意,几个月的相处时间,齐天林已经逐渐被这些原本就习惯被领导的廓尔喀接受了。

正要回去自己的帐篷,突然从耳机里面就传来声音:“E队东北角巡逻哨兵发现有战斗人员踪迹!”

分队以上的指挥官包括总领小黑战队的亚亚跟廓尔喀战队的马嘉还有齐天林都是双通讯系统,分队指挥官一个对自己分队,一个对指挥官之间的频道,各个分队采用不同的频道,只有特定的时候才会要求统一频道,这些都是有严格的预先安排和规定的。

夜间休息的时候,齐天林就会关上自己跟所处分队的通讯器,只留下指挥官之间的那部,现在他本来就在E队:“什么状况?”顺手打开另一部通讯器,跳到E队战斗分队的频段,这样的他的耳朵两边就同时接收两处讯息,因为这个时候显然其他六

个分队的指挥官和两名战队指挥官都在关注发生了什么事。

E队一名战术小队廓尔喀队长回应很简单:“夜间发现火光,我们一名哨兵摸近查看是什么情况,发现是地堡……”

齐天林好艰难的控制住自己冲上去战斗的习惯,安排其他分队指挥官收听实况转播,自己就把马格西姆为他新打造的一把马萨达步枪平端在双肘之间,尽量摆出悠闲点的姿态,跟着E队的夜间处理小队靠过去看热闹。

指挥官了,反而不能凡事必躬,必须要学会让自己的人都承担责任了……

E队的队长也过来了,连他都不上去,就看执勤的哨兵小队长跟夜间处理小队长带队处理……

先是喊话,不回应,刚刚掀开地面遮挡物,里面就传来一串枪声射击……

通讯系统里面就跟广播似的传达了一下:“E队正在处理一个地下暗藏武装分子,各队请继续保持警戒跟休息……”

有些廓尔喀就忍不住用啧啧声在通讯系统里面表达了自己的羡慕!

齐天林看着自己的E队六小队的处理,一边跳眉毛,一边有种捡到宝的感觉。

开枪射击没有伤到任何人,因为这些原本就在阿汗富服役过的英兰格退役廓尔喀们熟知这种情况,用枪托拉开遮蔽物的,见里面确实是武装分子,再喊了几次要求放下武器出来投降,这种简单的口号,廓尔喀之前服役的时候都是突击学习过的,里面依旧用枪声回答他们。

后面几名廓尔喀手脚麻利的就把东西准备好了……

拆开一个装弹药的金属盒子,往里面倒了一定的汽油,每天的补给里面都有点,主要是用来烧火做饭烧水的,加上一个火雷管,一个引信点火器绑在外面,一名廓尔喀从自己的后腰取出一枚白磷手榴弹,用胶带快速的把这些东西组合起来缠得死死的,然后拖上一条长长的导爆索点燃以后就扔进去!

这就是军队内部非官方认可的一种爆炸燃烧弹,主要就是用于地堡或者地道攻击,作用就是瞬间高爆燃烧消耗掉狭窄空间里面的空气,造成里面人的窒息,而且就算里面拥有良好的通风系统,也能通过大量浓烟造成呼吸道损伤。

一声闷响!

里面就传来几声惊呼跟临死的嚎叫……

几乎所有的参与者都会感到一种发自内心的愉悦感……

人性就是这样的,对方是敌人,是如果自己不杀死,就会抽冷子出来从背后杀自己的武装分子,必须把对方杀掉,所以在利用自己的科学知识跟技术常识杀死对方的时候,真的有种

小孩子用开水淋蚂蚁洞的快感!

只要在这样的环境呆久了,是个人,就会产生这样的本能感受……

可以说,这种感受,几乎贯穿了人类历史上的所有战斗,勿论正义与否……

齐天林冷冷的不说话,只是抱住自己的步枪看,他的分队长跟其他保持警戒方位的廓尔喀也一脸毫无表情的样子,静静的看着,听着……

直到一名戴上防毒面具的廓尔喀又心疼的扔了一枚进攻手雷进去,沉闷的爆炸以后没有再听见任何声音,才挑选一名全身包裹防弹板的廓尔喀下去,两名同样戴着防毒面具的廓尔喀跟在后面……

拖出四具窒息死亡的尸体跟几支破破烂烂的步枪,还有一些成箱的弹药,步话机里面的通报很简单:“这是一个迫击炮弹跟火箭弹的小型存储点!”

语气有点压抑不住的兴奋……

的确,这就是这种扫荡模式的特点,摊开来,地毯式的慢慢搜索,混迹在这个环境中搜索,就好像一张织得很密的网,一直放在水里,总会捞到点什么,总会有鱼儿撞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