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496章 拖

第四百九十六章 拖

其实除了携带霰弹枪作为破门武器,所有的军警都不喜欢使用无托霰弹枪作为战斗武器,实在是因为无托的霰弹枪,后座力太大了,绝大多数人的手腕根本无法稳定的实施射击。

就好像那种黑社会打斗喜欢使用的锯掉枪把的五连发都是这个道理,威慑的效果大于实际射击效果。

而且一般也很少人会在阵地作战中使用霰弹枪,道理很简单,这种威力巨大的大口径步枪最多只能容纳七发霰弹,最重要的是,这种步枪的射程在25米以内是最佳,超过五十米,对着一个人扣动扳机,也就一两粒铅弹能命中,散布太大了!

这就意味着使用霰弹枪,基本就是无可奈何的肉搏战了!

但齐天林能够符合所有使用这种奇特武器的条件,何况这还是一支马格西姆为他改造过的半自动军用霰弹枪!

齐天林自己也是浑身充满极度兴奋的感觉!

对于他来说,要在战斗中调动起自己的亢奋情绪,让肾上腺素分泌就是一个比较有学问的事情了,一般平常的战斗对他来说有点小儿科,也许只有这样的近身搏杀,才会让他那种受到奥塔尔影响的本能被激发出来……

因为这种做法对于一般人来说太危险了,有勇气冲入敌阵,身体的亢奋最多也就持续半个小时,无论精神上还是肌肉上的缺氧都会导致极度的疲惫,变成菜板上的肉,更别提还有那么多支步枪在周围随时可能射中他!

齐天林不给这种机会,从四十米开始就左手有节奏的拉动前护木,匀速的把霰弹上膛,然后击发,三四十米外散布基本达到两三个平方的铅弹,呈面状击中敌人!

从这些武装分子看来,这个浑身武装,脸上蒙着骷髅面罩的男人,根本不是他们想象中的大白肉,就好像一头恶狼冲进了羊群!

七发霰弹,在短短二十米的移动距离中就射击完毕,齐天林的左手已经从左边大腿的弹药包里面抓出四五发霰弹并排拿在手里,右手食指把步枪转换到半自动模式,放在扳机上,左手拇指搭在步枪侧面,小指跟食指夹住最前面一粒霰弹两头,从枪身的下方反手送入抛弹口!

这是一种军规的填充方式,绝不是一般人想象的一发一发你这弹尾从上面的抛弹口塞进去,因为那样的左手就会遮挡住瞄准视线,而且眼睛没有看着抛弹口的话,一个不留神由上往下的霰弹,很容易掉在地上……

一个小小的动作细节,就能表现出专业程度的不同,每塞进去一颗,齐天林的扳机就击发一次,原本弹药量极少的

霰弹枪就成了他自己灌装的不间断杀器!

左大腿上的弹药袋内分两格,一包是12号的铅弹威力更大,一包是4号鹿弹,后者的弹丸是30余颗,散布面更密集……

齐天林是一把一把交替使用两种弹药的,就好像天女散花似的把杀伤力颇大的铅弹狠狠的砸过去!

等他抵近对方最近的人到十米以内的时候,一发霰弹正面击中一名端着步枪惊慌失措,不知道该趴下还是用步枪枪托挡住自己脸的武装分子时候,那种多发弹丸一起命中同一个人的冲击力,一下子就把这个倒霉蛋撞得离开地面!

无数个血洞一下就在脸上,身上绽开来!

齐天林的眼睛都不看一下,熟视无睹的继续填充射击!兴奋的情绪支撑着他的视觉触觉以及警觉达到一个最高点,不停的转换射击方向,让可能会对他射击产生威胁的角度被一片片弹丸打得人仰马翻!

从山脊上的廓尔喀看来,他们的长官表现出来那种无以伦比的强悍战斗力,逐渐给他们一种强大的信心,随着战地上的厮杀,他们的耳中似乎就只有霰弹枪那种独特的嘭嘭声和自己手中步枪的枪声!

山脊上不停冒头的武装分子被他们接二连三的击倒在地,翻过山脊的则被齐天林无情的粉碎!他能感到自己似乎被击中过一两次冷枪,但无论是身上还是腿上,对他也就是一点点微不足道的停滞,他只注意尽量不要被击中面部就好了……

和敌人冲得太近,带来另一个后果就是所剩无几的火箭筒手们面对人群中绝大部分都是自己人的状况,多少都会犹豫一下是否要发射,就是这么一点犹豫,就会被山脊上的枪手撩翻在地!

接近二十分钟的鏖战,腿包上的霰弹整整有八十余发,被齐天林这么全部清空,左手反过来往后背直接插在背包缝隙里面,右手拉过步枪开始进行最后的点名,将已经翻过山脊还苟延喘息的敌人挨个击毙,他的身上基本都是血泥了!

一路近身厮杀,好几次步枪都是迫不得已的抵在对方身上头上扣动扳机,溅出来热乎乎的**,直接淋在他的身上,地上到处都是横七竖八的人体,快速移动的他不可避免的经常被绊倒在地,他也不强行躲避,因为突然的滚翻倒地本来就是躲避周围可能射击的最佳方式,只是这来不及观察的到处滚翻,让他几乎就是跟一具具尸体或者稀糊糊的身躯做亲密接触!

这样的结果就是当这一片的战斗接近尾声的时候,他的身上已经基本看不出原来的模样了,裤子好几次被地面的伤者抓住撕扯,破得不成样子,有一次他为

了摆脱地面的伤员抱腿低下枪口射击,反弹起来的颗粒弹甚至打中了自己!

战术背心跟软壳外套上都是厚厚的一层黏糊糊血浆,面罩上的白色骷髅早就被染红了,双手的袖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捋到手肘上,一双奥克利战术手套也腻腻的一握拳就会挤出汗液跟血液的混合体……

双腿也不可避免的在剧烈运动和激素消退以后开始战栗起来,这属于肌肉自身保护的生理反应,跟恐惧的心理没有太大的关系,要是跑步一两个小时,都没有现在这样沉重,因为那种精神上的压力感更甚于肌肉的疲劳感,也让齐天林在尸体横陈的山地间行动显得有点缓慢,也更让他那些在山脊上注视着他周围的廓尔喀们万分紧张,生怕周围还出现什么打黑枪的,尝试着在通讯频道里面呼叫:“长官……是否需要我们过来支援?”

齐天林单手提着步枪甩到身后,他的子弹也打得差不多了,低身拾起一把看起来还完好的AK步枪,顺手摘下弹匣看看有弹,就随意的朝山脊挥挥手表示不用担心,然后就把步枪朝天上砰砰砰的打空了弹匣……

太疲惫了,那种精神上的疲惫就好像一个差点溺水死亡的人刚从水里捞起来一样,他的脑海里面都有点呆呆的不知道在考虑什么,看着周围无数的尸体,就跟在屠宰场看着一具具挂在铁钩上的半扇猪肉一样,看惯了,那种冲击力就完全不知道去了哪里,只会机械的随意捡起能打的步枪,胡乱扣空,借着这种简单的行为,让自己的呼吸跟心跳频率都慢慢恢复……

随着潮水般的敌人在越过山脊就遭到迎头痛击,无数的人在山脊就被打了回去,那一瞬间存活下来的武装分子们,只看见在翻过去无法马上回来的族人中,有一个怪物一样的恶魔在吞噬生命,齐天林越往后身上那种恐怖的造型就越让人印象深刻,恐惧也越发会让人面对他的时候不知所措,连简单的扣动扳机都不会了,扔下武器掉头就跑的不在少数!

所以这一带,现在出奇的安静,除了这样偶尔响起的枪声……

然后廓尔喀们就惊恐的看见自己的长官,歪歪倒倒的就爬上山坡,朝山脊走去,不是他们这边,而是敌人的那边!

有两个廓尔喀终于忍不住,跳出阵地冲下去,毕竟他们刚才的工作只是趴在原地射击,体力消耗没有那么大。

齐天林听见耳机里面的呼叫,转身摆摆手示意自己知道在做什么,手上一边提着一把捡起来的RPG,慢慢的从山脊上露头……

退下去的普什图人们还要退过那个洼地,如果那片洼地是他们今天早上攻击

愤怒的来源,那么山脊背后就是他们现在恐怖的发起地,当看见齐天林从山脊上呈一个小黑点冒头的时候,正在惊恐万分给同伴叙述那边惨状的生还者们几乎是下意识的就转身想跑,没有看到过那边的场景,没有那么恐惧感受的敌人倒是敢端起步枪胡乱射击,只是三四百米外的精度实在不敢恭维。

齐天林也没有傻不愣登的把自己大喇喇的站在山脊上,就那么露出上半身,然后左右手轮流就扣动了火箭筒!

随着呼呼的两声啸叫以及爆炸,他面对的可是成片的敌人,命中率几乎百分之百,又躬身在周围随便捡起一件武器射击!

从恩菲尔德步枪、AK步枪、火箭筒、SVD狙击步枪到手枪,总之捡到什么用什么,就朝着敌人的方向,胡乱射击,把身边能找到的所有武器全部打空!

仅仅一个人,仅仅是好像漫不经心的射击,就让那边的敌人除了躲避,就没有兴起一点反攻的打算!

这种诡异场景让最后爬到他身边的两名廓尔喀一下就屏住了呼吸,最后干脆把长官拖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