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497章 整齐

第四百九十七章 整齐

从两百多人到六十人,再到十个人,然后是五个人,最后两个人,一步一步缩小见证齐天林奇迹和悍勇的人数……

齐天林退下山脊就挣脱了自己的下属,歪歪扭扭的调整了几步,逐渐恢复正常,那种心理上的空茫落差消失以后,他的身体就没有任何不适,开始加紧撤离,高声叫喊:“带上我们所有的枪支,不要给敌人留下什么讯息,无法判断我们的来路!”

山脊上的三名廓尔喀手忙脚乱的收拾好自己面前的所有马萨达步枪,那些弹匣就不管了,北约军队通用的M16弹匣,就留给这些普什图族人去增加对美国人的仇恨吧。

六个人七手八脚爬上最后一辆皮卡车,齐天林本来想开车,一名廓尔喀抢着坐上驾驶座,齐天林能理解这种发自内心的尊重,笑笑坐上副驾驶座,只觉得浑身似乎都在挤出血渍……

经过已经是一片废墟的村庄时候,那五名廓尔喀也跳出来,等齐天林的车辆开过,他们才又拉上最后的一些绊发雷压发雷以及各种机关,最后退到另一边的村口开上自己的皮卡车,接上最后撤离下来的这边那支小黑观察哨小队,十多个人就快速顺着崎岖颠簸的山路离开了,等会儿还有不少的山路要步行,所有人都在抓紧时间恢复体力。

但是直到他们弃车步行为止,都没有听见身后传来期待中的轰隆声……

敌人确实是被吓破了胆!

足足等了一天,才试探着慢吞吞的爬上山脊,越过一片片尸骸,那些刚刚聚集过来的普什图人才相信之前发生了什么,不少人仅仅在这个阶段,已经不敢往前推进了,但还是有胆大的,关系密切的,冒死终于开始接近村庄……

这个时候才引发的轰隆声,吓得他们又耽搁了大半天才开始明确的了解发生了什么事情……

整个三四千人的村庄,迄今还没有从这个方向发现任何的活口,只有一些从后面逃掉迂回找到了城市里面,结结巴巴的叙述了那个恐怖的夜晚,那些从天而降的部队,那些血洗了整个村庄的恶魔!

这已经不是一个简单的军事行动了,所有普什图人都明白这已经超出了他们的能力范围,不是他们能抵抗的军事力量,也不是之前跟他们一起躲猫猫的那种特战小队了,第一次,这些普什图人终于懂得利用政治手段来寻求解决之道,终于懂得把这样的惨状完全暴露在全世界的面前,看看那些在别人国土上肆无忌惮的外国军队做了什么!

当然这种事情无可争议的定位在美国军队上,无论阿汗富还是巴基坦斯政

府都异口同声的不点名要求那些外国军队给出一个交代!

美国也有点气急败坏,这算是真的有口也说不清,除了一声不吭的欧洲国家,几乎全世界都默认这件事是美国人做的,谁叫他们在这一带最横行无忌呢?

当他们私下里寻找英兰格政府要一个解释的时候,英兰格一片为难的表情:“这是某个军事承包商队伍的私人行为,跟我们政府无关……”这个说辞也是美国人用得最熟练的。

英兰格人就是这样,他们的哲学是当好千年老二,大事情都跟在最强者的背后,但是在有获取自己利益的时候,从来不介意做小动作,交出齐天林的队伍都可以,但那不过是万不得已的最后一步棋了。

但无论怎样,死亡超过两千人的拉达惨案,无数的图像都被蜂拥而至的新闻记者展示在全世界电视跟网络上,英兰格媒体甚至是这其中的宣传主力,他们似乎有些谁都找不到的渠道,得到一些非比寻常的资料。

巴基坦斯一边暗喜自己在西边最头疼的极端民族主义堡垒被打开一个缝隙,一边满脸沉痛的表示要求所有外国军队的基地都必须撤离巴基坦斯的国土!

特别是美国的……

然后派出大量的军队进入以前从来不容易进入的普什图族自治区,美其名曰帮助他们抵抗外国军队的袭击,加强防备,遭受重大袭击的普什图人真的有点怕了,勉强接受这种局面。

美国一直能掌控的这一带局势,在这件突发事件以后,突然发现自己的控制力出了问题,这是航母跟导弹不能解决的问题,还是要界定在特种作战的领域……

既然英兰格人把事情推得一干二净,美国人就打算在这个区域给他们一个教训,既然不认这支部队,那么就……打掉这支部队吧!

齐天林自然是不知道这些讯息的,他带着十多个人在步行两个小时以后,才到达那个已经聚集了所有七个分队的宿营地。

得到他回来的消息,几乎所有的战士全部涌到了外面,尽量整齐的站在两边,迎接自己的指挥官回来,迎接这个把自己放在最后为大家断后的指挥官!

齐天林这个时候的造型就是故意留着的,浑身的血污加上空空如也的弹药袋,衣衫褴褛的作战服,都能说明他经历了什么……

那个越来越少见证他战斗场面的漏斗,现在反过来成为一个喇叭状的局面,一传十十传百的把他干下的事情添油加醋的传递给自己的战友,那些没有亲眼见证的战友!

这就是齐天林为什么要让人一点点撤离到最后才自己动手的原

因,在战斗心理学当中,讯息传播就是有这种特征,口耳相传的东西是会被逐渐放大,而且也会在士兵中间形成一种阶梯状的心理优越感,那种曾经陪伴长官战斗过的优越感,逐级递增,不同的优越感才会在士兵中间形成攀比心理,逐渐建立起对自己强烈的依附感和拥戴……

这些东西都是他在指挥课程中半课堂半自学到的东西,毕竟他明白自己有太多跟别人不同的优势,如果不好好利用这些优势,真是白瞎了奥塔尔的信任了。

眼前的结果显然让他很满意,小黑们对他的感情是毋庸置疑的,现在廓尔喀们也能有一个质的变化,但是还需要加把火,他慢慢的循着一个稍微高一点的地方站上去,只是一个轻轻的转身,原本有些激动的士兵立刻就寂静下来,连风声飘过似乎都能被耳朵捕捉到,这就是从心理上不由自主的一种敬仰感,在期待,在等待着他说什么。

齐天林没什么笑容,皱着眉等了一会儿,让几乎所有人都有些忐忑的时候才开口:“昨晚到现在的战斗,我有满意的地方,也有很不满意的地方……”重重的又皱一下眉头:“我们站在这里,这不是我们的国家,这是我们用鲜血跟子弹在搏杀的地方……”挥动手里的步枪指着自己面前黑压压的战士:“我面前站着的,是最骁勇善战的战士!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雇佣兵!一群要跟着我充当斗士的雇佣兵,而不是打算混日子等养老金的乌合之众!”声音有些严厉,让这些还没有怎么见识过他严厉的部属有些紧张的看着他。

但注意力是高度集中,集中在齐天林有些亢奋的喝骂声中!

“对,也许我们当中有人会给我说‘保罗先生,我只是想加入您的部队获得一份工资一个工作,去养活我的家人,他们要活命’对,你们说得太对了,活命是第一重要的事情,我也一直都在给你们强调要保住自己的性命才能更好的工作,但是还有什么东西比生命更重要?你们想过没有?”

停顿一下,才用更大的声音对自己的部下们吼叫:“尊严!你们想想你们离开家乡以后得到过的歧视,别人是怎么看你们的?是来自廓尔喀的乡巴佬,还是来自索马里的海贼?休假的时候,走到街上有没有被别人用轻蔑的眼神瞧不起?有没有被那些自认为高贵的体面人撵出他们的餐厅跟商店?”

作为来自最穷困国家的部下们,的确有一种一直避而不想的东西似乎在心底被拨动,除了在自己的队伍之外,都被轻蔑的视作下等人的实际状况,让他们原本就被杀戮撩拨成了泄愤途径的心态开始发生变化!

齐天林继

续烧火:“对这些东西逆来顺受,是最没骨气的表现!我们只有用枪炮声,用我们手中的刀跟子弹让别人颤抖,让别人恐惧!”

对齐天林来说,这是他过来一路上步行酝酿的讲话,他在力图给这支部队逐渐打上自己的烙印,让这支部队的两个来自不同体系的杀胚们逐渐变成自己的坚实臂膀,让这些人源源不断的成为自己的骨干!

这番讲话对他来说不停的要跳换在阿拉伯语跟廓尔喀语之间,才能让自己这些私兵都明白自己表达的情绪跟意志……

在指挥官课程中学习的语言表达本来就是用来煽动部属士气的,齐天林运用得显然不错,士兵们从开始的紧张心情逐渐被调动起了情绪,加重的呼吸声,随着齐天林的声调越来越激烈,有些人就不由自主开始呼应,当齐天林开始挥动自己的步枪:“让我们一起去为共同理想战斗,让我们去战胜所有挡在面前敌人……”时候,士兵们都开始呼叫了!

声音越来越大,也越来越整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