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498章 行动

第四百九十八章 行动

所谓的拉达惨案对于齐天林来说,就是一场用来初步凝聚自己部队的餐前甜点,用于在那个沙克计划的外衣下,达到自己整合军队的目的!

没有马上休息,齐天林就带着一身的脏污跟硝烟味分别给廓尔喀跟小黑训话,让他们总结各自在这场战斗中的得失,特别是小黑,相比之下,昨天的表现他们真的有些对不起齐天林这些日子的悉心教导,相比正规军事化训练出来的廓尔喀,小黑们的短板就有点明显了。

看看人家零死亡的结果,还被齐天林留下来陪伴战斗到最后,小黑第一次感到一种莫名的压力,亚亚更是觉得极为丢脸,之前就跟几个分队长小队长到处破口大骂,自诩为齐天林最忠诚战狗的他们,现在居然沦为打扫战场的地步,这些家伙真的有点窝火。

齐天林反复给他们强调问题就出在指挥服从性,不是不服从他,而是对战术细节的服从,那些平常训练的东西,拿到战斗时候,头脑一发热就乱来,最后齐天林的话甚至说得很重:“如果永远是这样,你们永远就只配在海边像叫花子一样等待过路船只给你们一点施舍,只配去当那种衣不遮体食不果腹的海盗!对不起我一直把你们当成自己的亲人看待!”

这一次,一贯都把战斗玩乐化的小黑们,脸上终于开始紧绷起来,呲着牙一声不吭,有些特别爱脑子发抽的家伙开始低头反思自己做错了什么……

对廓尔喀就是要鼓励:“这一次的战绩全部都记清楚,现在钱已经到账,公司正在分发到每个人的账户上,等大家回到基地,就会有丰厚的收入,好好的作战,跟着我一起吃肉喝汤!”

廓尔喀们只会一个个握起自己的弯刀表示对长官的爱戴,实在是那些回来叙述最后战斗经历的廓尔喀把他描绘得太像天神了!

直到齐天林转身出了临时帐篷,他们就又开始扎堆搞故事会,实在是有太多让廓尔喀惊叹的细节了!

天神走进自己的小帐篷,迎接他的自然是小妻子同样崇拜的目光:“你真棒!”

齐天林才有些疲惫,这种指挥官层面的心机是他以前真不怎么接触的,不说话,摇摇头一屁股坐到充当凳子的石头上,蒂雅赶紧帮他拆下身上的战术背心、背包和各种枪支,口中轻声叙述这边的情况:“直升机把尸体跟伤员都带走了,食品淡水还有弹药补充都完成了,已经在这边建立了第七个补给点,补给官都不知道,那三个黑人情报员被小妞们盯着,没有任何外联通讯工具,但是廓尔喀那边就不好监视了,只能尽量观察,他们倒是不遮

掩……”

现实总是这样,局面一片大好,但是需要费心的细节还是很多,廓尔喀中间肯定有英兰格的死忠分子在监视自己的行为,派来的英兰格人更是不能相信,这样的战斗他最大的软肋就是补给,建立一定的补给储藏几乎是一开始就在做的准备,事情千头万绪,还好有这样的贴心人,十八岁的姑娘已经尽力的在学会承担能承担的事情,齐天林一声不吭的听着,偶尔举起双手方便姑娘动手,蒂雅脱掉他的衣服裤子,用折叠水桶里面的毛巾给他擦身子,最后还顺便洗头洗脸,总算把那些汗渍血污洗掉,衣服就用脏水随便漂洗一下晾在外面,等姑娘转身回去,就看见**的齐天林已经倒在单兵防潮垫上呼呼大睡,从昨天发起战斗开始,其实一直都没有休息合眼的他,确实是在小女朋友这样悉心的照料下,陡然放松了心态,一下就疲倦的入睡了。

齐天林这支刚回来的十来个人休息的两三个小时,就是整个宿营地撤离打包的阶段,一些尖兵小队已经撒开先期离开,自从两名想来报告行动的分队长,被蒂雅带着在帐篷口,看见那个睡得无比香甜的长官,讯息被飞快的传递下去,每个小队都悄无声息的动作,生怕惊醒了刚刚开始打盹的齐天林。

最后还是手腕上的电子表带来的蜂鸣声叫醒了他,看看跪坐在自己身边正在给弹匣压子弹的蒂雅,齐天林只是轻轻笑笑就起身,在姑娘的帮助下穿上干爽的服装跟战术背心,挎上擦拭一新的枪支,几个小黑扑过来,飞快的拆掉这边的帐篷,最后两个分队才开始一齐开拔。

新一轮的到处机动开始了……

齐天林身上的两部卫星电话倒是不停接收各种讯息,MI6指示他尽快脱离这个区域,到别的地方去收拾塔利班,第一步成果已经得到认可,但是针对塔利班的行为才是MI6能够正面拿得出手的公开成绩。

奥尔马则提供另外一条路径,让他去接近美军特种小队……

齐天林都信不过,反复研究路线,不停的把整个PMC战队撒开成网状,以各个小队为单位,但是相互距离都不超过一公里,以很大面积却不密集的形式迅速朝阿汗富西南方向进发,这完全迥异MI6要求的东北部山区,也不同于奥尔马指点的正西方美军小队活动区域。

其实从拉达村到国境线也不过六十公里左右的距离,而一旦跨过国境线,距离阿汗富首都就只有一百六十公里的距离,齐天林不认为接近西北方向的首都对自己有什么好处,迅速远离那里把自己隐藏到茫茫山野当中才是最有利的,他在电话里直接拒绝了到东北方

向去拦截那个所谓塔利班会议的安排,因为奥尔马已经亲口证实了那不过是一个烟雾弹,用来吸引美国特种小队,降低他在西面实际活动区域的压力。

MI6现在对他也有点矛盾,具体作战指挥权是说好放给他的,如果断了补给自然可以威胁齐天林,但是要真的断了补给,这支部队也就彻底失去了联络,就跟断了线的风筝一样,所以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的道理,各国都是明白的,MI6也不能过于质疑前线指挥官的判断,于是补给还是没有断,只是补给的单位变成了驻扎在阿汗富南部赫尔曼德省的英兰格空军,这样的行为,就更加隐秘了,因为阿汗富南边一直都是英军主力驻扎的区域,美军都不能完全严密的监控友军的行为,所以出于这样的原因,MI6最后还是同意了齐天林的移动要求。

但是齐天林在第三天的时候,却接到一个极为意外的电话,是亨瑞王子:“要不要我来给你送给养?”

齐天林惊讶:“您也在阿汗富?”

王子平易近人:“我在赫尔曼德省直升机中队,第二次过来服役了……”上一次他是作为一个装甲侦察排的排长指挥十一名士兵跟四辆战车。

齐天林打听到他现在是作为直升机火力攻击手,哈哈大笑的揶揄自己的朋友:“我可是指挥了两百多人呢……”

王子显然很喜欢这种熟人之间没有架子的关系:“有点羡慕你们,我必须服从于制度跟身份,你们之前的事情我也听说了,真带劲!”在他们的眼里,都是着眼于整体看待某件事情,那样的惨案,对于实际上也还是个年轻人的王子来说,确实是有点够劲爆。

齐天林也摆足了狐朋狗友的身份吹嘘:“我还扛了一门无后坐力炮袭击呢!”

王子啧啧称奇,两人交流了好一阵,王子才说出中心思想:“因为你的行动是我作为保荐人的,MI6想通过我找你问问你的打算,你知道那些机构里面总有不同的声音。”

齐天林笑着轻松回应:“其实很简单,我是想避免跟美军那些特种小队碰头,我在那边呆过不少日子,山区那边因为种植罂粟比较多,禁毒队或者特战队就太多了,在东北部地区到处都有,我这么大的摊子一旦碰上,很容易误伤,毕竟我这边是没有什么正式名头进来的,打起来麻烦得很,所以我打算现在这边平原区休整一下,打点业绩出来,等拉达的事情完全风平浪静,我再去东北部,你可以给他们说说,请多关注点美军特种小队的情报,尽量避免我跟他们碰头。”

英兰格方面肯定是不会跟美国对抗,他们可以

说是永远的盟友,比欧洲更亲的盟友,齐天林也是在踩这根钢丝,试图慢慢在两者之间利用英兰格人喜欢搞小动作的习性找到点自己的活动地带。

王子很满意他的答案,寒暄两句,邀请他有空到英军大本营那边做客,就挂上电话了。

齐天林挂上以后,就坐在一棵树下慢慢思考,不远处的小队已经开始逐渐聚到一起开始准备宿营地接收空降补给了。

最近五六天的拉练行进没有战损,除了收养二三十个当地小孩跟着一起行动,没有任何变化,但是齐天林能够感觉到,那种战斗之后积蓄起来的战意越来越浓,无论是廓尔喀还是小黑……

于是接下来的两天时间,他把整支队伍拉得更散,自己宿营因为蒂雅的原因,都是在小黑地队的局面,也被所有人熟悉了。

才开始正儿八经的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