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501章 大鱼

第五百零一章 大鱼

丘陵地带就意味着有高低起伏,马嘉就是带着指挥小队在一个相对的丘陵高点,用高倍望远镜不停观察扫视周围,同时展开在整个阵地两边相隔这么远的两场战斗,让他的思维也跟自己的小队长们差不多,人数多的那边拖住,人数少的那边大干快上,赶紧消灭了好集中火力!

所以左侧发生在C3区域的多人数口袋战,有四五个小队在D队分队长的亲自带领下,不要命的冲向敌人的后方,在第一时间迂回过去扎住了袋口,然后所有的廓尔喀远远围住这群已经逐渐暴露出来的敌人,慢慢的剿杀,而且基本上是发现对方有明确身形出来,才开枪射击,绝大多数的人都先把自己隐藏好,躲在各种掩体跟隐蔽植被中放冷枪。

这些被包围的人,显然很熟悉这些植被,但确实是意想不到居然被这样伏击,廓尔喀又撒得太广,那种到处都有人在零星射击的感觉,让被包围者非常惊慌,一下就以为不知道陷入了多少人的包围圈,特别是第一时间往回逃的人,被暴风骤雨的打回来,整个队形一下就乱了!迅速散开,诡异的安静下来打冷枪!

于是另一边针对那五个人的侦察组战斗反而显得激烈很多,这种情况下,围歼是很容易付出代价的,尽可能的其中两方成左右两列不动,另外两边缓缓的压制,直到每个边都通过通讯器获得对方的位置,谨慎的接上头,慢慢推移,就好像针筒里的活塞推进一样,一直把敌人压制起身往后移动,就会被两侧的人发现,而正面射击的推进人员也不会误伤后面的战友,一旦推进人员接触到两边的人,两边就依次自动加入推进队伍,增加密度……

推移是非常艰难的一件事,廓尔喀们都是拉开几米到十几米一个人的距离,相互照应,你走几步,我就持枪观察你的前方,你到达一个隐蔽点为我做好掩护,我才前行超过你,确认一个范围安全,持枪警戒,你再交替前行……

每个人在前进的时候,周围都有两到三支枪在为他提供警戒保护,这才是专业的做法。

高抬腿,轻压下,这样才能不惊动草丛的沙沙声,脚掌尽量踮着,身体弓着,不踩断枝干,用手轻轻拨开前面的遮挡而不是用身体去倚开,目的就是尽可能的降低自己前进的声音。

这种时候是很紧张的,面前就是茫茫的草丛跟灌木丛,天知道哪里会打出子弹来,看着一望无际空旷的平原,具体到一个小山头小沙丘甚至一丛草,都可能是暗藏杀机的陷阱!

负责后方拦截的两支小队也很紧张,天知道中间的敌人会不会也这样轻

脚轻手的摸过来,还得注意不要把自己人误以为是敌人,右手食指轻轻的弯曲,但指尖放在步枪机匣上……

如果那些被他们包围的侦察兵观察到这个细节,一定会挥手跳出来喊:“不玩了!”

因为这是个很明显的区别!

百分之九十的人初接触枪支,都会把手指不自而然的在紧张时候放到扳机上,这就是所谓军迷们最喜欢嘲笑的金手指,因为人在全神贯注的时候,手指肌肉有些轻微动作是不由自主的,所以这样的手指走火很容易发生。

凡是接受专业军事训练的第一课,大多是要求把食指伸直,轻轻的搭在扳机护圈上,无论手枪还是步枪,都一样,基本上外军都有这个基础要求,人人都注意到了骨子里面。

但是在特种部队里面,是要求手指弯曲做扣动的形状,上移几厘米,用指尖停留在扳机上方的机匣上,因为对于这些精益求精的战士来说,长时间伸直的手指容易导致肌肉僵硬,在突发时间,肌肉的不和谐会让扣动扳机的力量掌握不好轻重,而特种部队都特别强调头几发点射的精度,柔和的手指扣动跟高灵敏性是首先要求的,最近几年的专业人员都流行这种射击待机培训!

一个小小的动作就能区分出对手的不同,可惜双方都看不见。

直到一名小队长刚刚拨开眼前的芦苇丛,就听见低沉的机械撞击声,一串子弹直接打在他的前胸,那种距离过近导致的巨大冲击力,一下就把他撞飞了!

齐天林的士兵,现在都是穿戴防弹背心上阵了,这几乎是PMC的惯例,这种高强度作战的时候,通常都是贴身一件纤维防弹背心当内衣穿,战术背心里面再插上前后各一到两块陶瓷板做硬防护,他反复强调的保命在这个时候救了这一名小队长,那一瞬间他的脑海里面真是千百个念头闪过:“感谢长官!”“我死了!“为什么对方是消声器?”“好像是塔利班从来都不喜欢的短点射吧?”念头太多,复杂得他的脑袋一桶浆糊似的!

因为就算有陶瓷板,那种一柄大锤打在胸口的感觉,也让这名小队长昏头转向,但是专业训练的结果,让他全身立刻自发的躺平收紧,降低自己被射击的截面,右手艰难的把步枪放到身体上,枪口朝着脚面的方向微抬高度,只要对方敢追击射击,就可以还击!

不用了,当他被击倒的时候,几乎是条件反射,射出子弹的那一片灌木丛立刻就成为了周围几米乃至十来米以内的三名廓尔喀射击的中心点,通讯频道里面立刻就有人在低呼:“开火!开火!观察弹着点!注意这个地方的左

右,也许还有敌人!”

搜索包围,怕的就是这样清风雅静的感觉,一旦交火,那就敌我态势立刻明了,一名廓尔喀最先扣动扳机,快速清完一个弹匣,换弹匣的时候,顺手掏出一枚进攻手雷,拉开手柄才用廓尔喀语高喊两声:“手雷!”手上却柔和的用滚保龄球的手势把那枚威力略小的手雷抛过去,喊话的声音提醒了所有廓尔喀都趴下,同时延误了手雷引信的燃烧时间,一进草丛就炸了!

里面明确的传来了闷哼声!

还有人!

听着头上弹片嗖嗖穿过的声音,确认爆炸不会伤害到自己,才起身,顺着刚才闷哼的方向,开始快速的短点射!

密集的短点射,所有人的动作陡然加快,刚才小心翼翼的推进等的就是这个瞬间,不要让局面再变成试探性的推进,那样又会有人中枪,抓住这个对方被发现的时机,强行上攻,用密集的火力射击压制,三名廓尔喀确认草丛后的射击密度已经足够杀死人了,才突然冲进去,除了地面两具尸体 ,后面有明显的血迹跟移动痕迹……

这就足够了,移动的人在这样的局面下就是活靶子!

快速后撤的侦察人员很快被分列两边的廓尔喀们呈外八字剿杀,因为之前有人在通讯频道里面叫喊那个小队长中弹的情况,所以后面的射击很有点含恨的意思。

其实这个时候距离小队长中弹不超过五十秒钟,由安静搜索到突然激起高密度的射击!

对方后撤的人手还朝推进人员这边扔出了一枚烟雾弹跟手雷!

所有趴在地上的廓尔喀根本就来不及思考塔利班怎么会用这种玩意儿,两侧的廓尔喀就依照那些在快速摇摆的灌木丛开枪射击了……

几乎打空了两三个弹匣才在这边唯一的一个分队长叫喊下停火,小心翼翼的派出两个人匍匐上去查看情况,通讯系统里面传来声音:“确认死亡……”

那个小队长已经被扶起来,剧烈的咳了几下,倒是没什么伤害,使劲的甩头清醒头脑:“到底是什么人?不对劲啊……”

相比那边零零星星的射击,这边密集的战斗骤起骤落,在疯狂的攻击以后就立刻结束安静下来,来不及查看战绩,大多数人被要求在各自小队长的带领下过去支援那边,只有这个分队长跟受伤的小队长带着一小队人做最后的尸体检查,谨防诈尸。

五具尸体被拉到一起,立刻就看出问题了,全部一水儿的美式步枪!

身上的阿汗富当地人坎肩和袍子一拉开,里面全都是专业战术背心,赶紧拉掉头上的毡帽跟

头巾,都是欧美人!

分队长跟小队长面面相觑,杀到友军了!

如果是之前,他们也许会直接怀疑长官的情报,现在的第一反应是验证,呼叫马嘉:“那边攻击确认是塔利班么?什么武器?”

那边已经多少有一些战果了,马嘉很明确:“塔利班,AK步枪居多,从年龄来看,其中还有部分领导人员,胡子很大一堆的那种老头都有!怎么了?”

两名基层队长还是知道轻重:“有点情况,已经全歼对手,我们仅有两人轻伤,等战斗结束以后跟你单独汇报。”现在的指挥官通讯频道是所有队长都听着的。

马嘉也没有多想就指挥这边的重头戏:“留下三人警戒打扫战场,其他人投入这边的包围,抓到大鱼了!”他刚刚才把这个消息发给了另一边的天地队,长官冷静的答复让他觉得一定要打出个优良战绩展现出廓尔喀们的风采!

确实是大鱼,齐天林在冰冷刺骨的溪水中也有这样的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