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502章 狼藉

第五百零二章 狼藉

对禁毒队的攻击信号是由图安发起的,齐天林并不怀疑这些小黑在攻击时机上的把握能力,有时候这些超级猎人的直觉,比专业系统培训出来的军人还敏锐。

所有人都把一只手放在腰间的通讯器开关上,图安的第一枪打响,通讯管制就结束了,一旦养成了在战斗中利用通讯器材沟通,就跟吸毒上瘾一样,战斗中必须用,不然战斗效力就会大打折扣!

齐天林也是第一时间拧开开关,但是他没有跟自己那些战士一样立刻跟着图安开枪,紧靠在路基侧壁上的他,才是距离战场最近的一个人!

ATV虽然说起来就是四轮摩托车,但是柴油发动机还是带来了不小的声音,在靠近这边埋伏圈的时候,齐天林的右手还是情不自禁的抓紧了手中的这支AK47,总会担心在伏击的最后关头出现什么幺蛾子,但图安的枪声总算是打响了!

接下来不需要探头的他,就凭借耳机里面热闹的嘈杂声跟另一边路基上的枪声、爆炸声,在自己脑海里面勾勒出了一幅场景……

图安射击的应该是中后部的人,因为齐天林已经感觉到头顶上经过了好几辆车才开枪,然后火箭弹没有一股脑的全部发射上去,基本遵循一个节奏,一发接一发的轮流发射,这样才能持续产生震撼性的爆炸跟冲击力,让对方的指挥系统跟反击体系一直无法建立,只能不停的躲避爆炸,达到扰乱对方的目的!

射手们才能比较从容的对抱头躲避的敌人进行射击……

这就是采用同样的武器,却比塔利班能够取得截然不同伏击后果的根本原因。

山崖上的伏击组主要负责后方,道路一侧田坎里面的人负责中段,前面图安的人负责用机枪迎头痛击,齐天林在心中暗数爆炸的声音,从这种火箭弹的节奏感就能说明两边的压力不算大,火箭筒手们正在好整以暇的把每人三枚的定量打完,之后才用步枪补充射击,PK机枪的持续火力声音没有间断,说明机枪手没有被对方攻击到……

但是头顶上突然传来叫喊声:“冲出去!冲出去!朝左侧的田地里面冲出去,不然全部都要死在这里!”

两部幸运的没有被打中的ATV吼叫着从齐天林头顶的路面飞腾着冲到田里,颠簸着朝两百多米外的田坎冲过去,上面后座的枪手强行朝这边的伏击组射击,企图压制这边的火力,给路面上减轻压力,抢出一片生天来!

不得不说这个指挥官还是很靠谱的,瞬间做出的决断没有什么错误,横向快速移动的目标对另外两边的伏击者来

说,并不能保证一定击中,而田坎中的伏击组可以说就是整个伏击行动的软肋,放到某些塔利班军事组织中,也许这么一个冲击都会让他们弃枪而逃,只要稳定住一个方位,就算吸引开火力,也可以让道路上的同伴得到反击整顿的机会。

但第四辆ATV飞过去的时候,骑坐在上面用卫星电话报讯的指挥官突然就觉得心中一冷!

因为两百多米的距离,瞬息之间,当先的两部ATV就冲过了一半,指挥官这两部也一半的距离,他居然发现那些伏击者虽然头上戴着当地人的毡帽跟头巾,但是却坚定的一动不动,根本不受这样接近的敌人影响,持续的向道路实施射击跟发射火箭弹!

最重要的是,后方跟侧翼的两个方向,也就是山头跟道路前方的伏击者压根就没有慌乱的调转枪口来射击他们!

也就是说他们这个行动并没有带动对方改变什么,没有掌握到主动,或者说这样的情况就在对方的预计之中!

指挥官的经验真的丰富,快速的掉头,然后他的视野除了那已经爆炸起火,到处都在被子弹打得千疮百孔的路面,就看见绿茵茵的道旁水沟植物中,一个白色长袍灰色坎肩,戴着毡帽的男人,正端起AK步枪瞄准这边!

AK步枪真的用起来,精准度比M4系列差得太远了,有研究表明说是因为后坐力的轴线不在一个平行线上,也就是AK的枪托向下斜着低了点,导致开枪枪口上扬。

但是对一个用惯了枪的人来说,保持良好的射击习惯,就能让每一支枪尽量的提高精度。

齐天林显然就是这样的人,左手很紧的握住步枪护木把整支步枪往自己的肩上拉,而不是像很多用枪者那样喜欢扣住弹匣,让用力的左手跟身体躯干和步枪形成一个稳固的三角形,右手就尽量放松的扣动扳机,还是那种两发点射的扣动!

每当枪口在第一发以后开始上扬一点,第二发刚出,射击就停止被拉回原位第二个双连击又开始,这样的结果就导致他的AK射击,比自己那些小黑们高出太多!

小黑们难得用回最熟悉的AK,要是以往肯定撒欢的狂射,今天有些不同,之前的战斗得到的教训,还是让他们有所收敛,一板一眼的执行那些训练跟准备中的东西,他们的服从性跟执行力都没有问题,只是容易兴奋外加自行发挥,只要稍微抑制一下这方面的东西,这些从小都是猎手的小黑,战斗力非常可观!

齐天林是从最靠近伏击组的ATV开始射击的,背对他的目标,跟子弹同一方向移动,难度真的不大,所以那名指挥

官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两部车在自己举枪向后射击的这么短短瞬间被打倒!

那些小黑显然充分相信自己的天神,理都不理面前开阔地带的ATV,力求把路面上的人消灭干净!

山顶的人已经在叫喊要留下那个腿部中弹的浅色外衣亚洲人的命,图安开始起身,要求上方的人朝某些目标压制射击,检查对方的伤亡情况,他的小组已经准备靠近检查战果了!

伏击这种事,说起来简单做起来难,因为敌人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都要考虑在内,不然一旦被敌人冲破某个缺口,形成僵持,那样的伏击就算是失败了。

随着齐天林毫不在意的等那个指挥官朝自己打了两梭子,才轮到朝他射击,靠在水沟侧面射击的齐天林,比那个站在ATVA后座颠簸射击的指挥官准确了不知道多少倍,打倒在地,侧翻的ATV压住了驾驶员的脚,不等驾驶员跳起来,伏击组的小黑们已经收回枪口开始无情的扫射近处冲过来又被打倒在地的ATV乘员,因为那边图安已经在叫停射击,搞定了!

齐天林叮嘱一句:“检查敌人,全部击毙!”自己终于从那片刺骨寒冷的水里面爬出来,使劲的甩了几下脚上的水,才踩在满是尸体跟残骸的道路上,走过去寻找步话机中呼叫留下的那个日本人,同时举手招呼周围围过来的小黑:“搜身搜身!把能带走的资料枪支和小物件全部带走!”

这个活儿小黑们最喜欢!欢天喜地的就开始搜刮,远处能听见清脆的单发射击声音,应该是抵近观察那些翻车的应援队,发现有活口,就毫不犹豫的枪杀了。

齐天林直接半跪在那个满脸紧张,靠在一块大石头上的日本人面前,用英语发问:“你叫什么名字?”右手就是一拳重重的击打在对方的腹部!

刚刚提气准备开口的伤员,哦的一下剧烈前俯,这一记拳头的时机正好打在他的横膈膜上,非常难受!

齐天林伸手就直接撕开对方的外套,然后是里面的战术背心,还有绒衣跟里面的内衣,动作粗野得好像一个性犯罪分子,让本来痛苦翻腾的伤员更加不解跟惊恐!

笑嘻嘻的小黑们也看着齐天林的动作,居然还有叫好的!

这帮小王八蛋!

齐天林才没什么古怪癖好呢,翻开对方的衣领都查看一下,果然是军方配的内衣,还有日本品牌文字的绒衣,转过头他就拔出战刃抵到对方咽喉处:“你是隶属于哪只部队的成员?”和别的刀不同,稍微用力深陷的刃尖就已经开始压破对方的皮肤见血,再用力就要切进脖子里面了。

齐天林不喜欢跟武士道比划,转头高声:“检查那些亚洲人的尸体上面有任何东西都要带走!”小黑们齐声答应!

身前的俘虏显然听得懂阿拉伯语,眼睛亮了一下,齐天林等着观察呢,笑笑转头用华语:“能听懂我说什么吗?你们在做什么,我们也在做什么……”

俘虏的脸上才真的是惊骇莫名,齐天林觉得满足极了,看见那些小黑已经在尸体上找到了不少东西,自己没有停手的也在对方身上发现了一张日文手写纸条,捡起旁边地上一支对方被踢开的手枪,抵住对方的头部:“用你的魂魄回去告诉你们那些国人,老老实实的呆在岛上做个渔民,只要敢踏出来一步,就给你们全部斩掉!”

砰的一声,额头就被打穿了!

齐天林站起来用在对方身上搜到的一部手机,开始挨个拍照,把整个战斗场景跟死亡场面都拍下来!

两名小黑已经跑步去把两部皮卡车开过来,把东西甩上去,最后检查没有别的什么痕迹,一行人立刻消失在这片山谷中!

让半小时以后掠过飞机,两小时以后的地面救援队只看见一片狼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