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506章 取水

第五百零六章 取水

对于国家的政策,日本这个民族总是能很团结的支持……

但还是那个道理,国家是国家,民众是民众,国家政治是站在高于民众的层面来看待事情的,一心一意希望突破海外派兵法案的日本政府一直都在心照不宣的做这样的事情,但老百姓大多数时候都是看着自己的一家一户跟吃穿生活的。

可这一次,太痛了!

简直没有办法掩盖的,就让所有的照片暴露在全国人民的面前!

是谁派了这些人出去的,是哪个部门,哪个机构,必须有人站起来为这件事负责!

所以说所谓的民主社会,这些欧美国家标榜的民主还是有弊端的,在这样涉及到国家大政方针的事情上面,国家的着眼点跟民众不同是很正常,可民众这么闹起来,民选政府还是很头疼的!

必须要作出交代!

接着更多的内幕被爆出来,也许是接近国内大选,党派之间的斗争让某些细节在这件被称为“异国兵损案”的事件中泄露出来,日本在最近的一系列国外热点地区,都或多或少的派了这样的军事承包商队伍混在其中!

完全违背了现行宪法的做法,让现任首相跟防卫厅长官受到了一系列质询……

闹得天翻地覆!

美国人现在没有管自己的小弟,他们的国内虽然没有这么大的压力,但是二十来名美国人一起丧生,还是让他们仿佛被狠狠的抽了一记耳光,他们一直在强调自己去阿汗富就是为了反击恐怖分子,在帮助阿汗富人民稳定了国家局势以后,实则建立了自己有话语权的政权以后,才开始陆陆续续的撤离这个国家,现在的实际情况,说明他们在阿汗富的控制力根本不是他们描绘的那么回事儿!

所以现在他们急切的想在阿汗富做点什么!

无法随意上网,也没有跟家里联系的齐天林,当然是不知道这些事情的,他只是在推测,推测自己的下一步行动应该怎样才能不踩到美国的尾巴上,现在激怒这只大老虎可不是什么明智的事情。

因为就连MI6也悄悄的有提醒他,注意保持跟美国人的关系,必要的话,可以把整支队伍拉回英军基地休整一段时间避避风头,毕竟对于他们来说,在这支特别行动队身上也投资了上百万美元,而且也立刻见到了效果,但是触怒美国是英兰格人怎么都不愿意做的事情,所以稍微收敛一点是比较明智的做法。

齐天林从善如流,他也不愿意莫名其妙的给英兰格人当替罪羊,答应在外面再溜达一段时间,肃清南部省份

的流窜塔利班分子,就回军营休憩。

可就是这么一溜达,齐天林就真觉得是命中注定天该有的事情。

阿汗富南部地区无论植被还是地理特征都跟北部有很大的区别,为了避免被美国人再缀上,整个行动队化整为零,按照分队的人数数量进行多点开花的行动模式,不再是以前那种强调整体队形的平推扫荡形式了。

就是先派一个侦察小队乃至分队到达一个地区,然后整个行动队分头进入这个区域,各自负责一片,天天上山下乡摸排情况,两百多人在一个地区撒开来就跟游击队似的,相互远远的也能照应,所以很有点远足游览的感觉,也给自己的雇主摆足了专心做事的模样。

但是这样的行动只持续了不到一周时间,负责补给的军方空投运输机就换了直升机过来,放下了好几个大活人补充给他们。

齐天林有点莫名其妙,暗忖难道是又派了些什么人来监视他的行动?还是保持足够的态度过去迎接,结果来的人自报家门,他们是负责矿产资源勘探的专家,被调过来跟随这支特别行动队顺便做矿产勘探!

和齐天林以为的一无所有不同,这些专家给他一介绍,他才知道这个国家是个矿产极为丰富的地带,因为有板块碰撞的特殊地质结构,这里也许有超过数万亿美元的非能源性矿产!

看齐天林一脸的茫然,矿产专家解释:“非能源性就是指石油天然气以外的,阿汗富的天然气也很丰富,不过都在北面,大多已经被前苏联勘探出来,现在重点就是非能源性的战略矿产……”应该是把齐天林当做了自己人,毕竟他现在可是一线的军事指挥官,这位专家就言无不尽了:“理论上来说,阿汗富应该拥有全世界第三大的铜矿跟第五大的铁矿,非能源性矿产资源总量在已经确认的国家中排名第五!”

齐天林这大老粗看看周围的荒山野岭,是真没想到,撇撇嘴点点头:“需要我们做什么?”

带头的矿产专家态度非常好:“不需要特别做什么,我们就跟着你们钻山沟,到处勘察,有些设备稍微帮忙运输一下就行。”

齐天林回头看看自己那些当骡子当惯了的下属,点点头:“给钱就成……”

对方有点惊讶,齐天林指指周围人的穿着:“我们不是军队,是承包商,拿钱做事的军事承包商,没什么是免费的……”

的确是,无论廓尔喀还是小黑,在野外生存那都是一把好手,在良好的补给条件之下,这样的野外生活对他们可能比住在营房还舒适一些,专家们刚开始慢吞吞的搭建自己帐篷,

就看见几个黑妞三下五除二把一顶更大的军用帐篷搭建起来,又娴熟的开始筑灶生火做饭了。

所以等一些小黑厚着脸皮上去帮忙以后,熟练的用大拇指搓食指中指,远远观察的齐天林就笑得哈哈哈的打跌。

蒂雅只观察他在看什么:“不怎么漂亮吧?”这一拨的矿产专家里面有个白人女性,其实以齐天林的审美观来说觉得还不错,可能是在这样的战地呆久了。

齐天林笑着转身就在她屁股上打了一巴掌:“说不定都是情报人员,来观察我们的,你可得让那些小黑妞自己嘴巴严实点。”

蒂雅把十来个人的女子队管得严谨,撇撇嘴:“没人会乱说的,她们平时还喜欢去逗逗那几个情报人员套个话呢。”

但这五名矿产专家是真不多话,也没有表现出对战斗队伍的关注,各自有各自的勘察方向,带着一些小型探测分析设备,总之就这么跟着了。

齐天林就故意带着走一些比较偏远的山区沟壑,看看对方的反应,结果这些专家喜不自禁,还要求可以更偏远一点,估计是真的搞矿产的,也许英兰格人也打算在这个资源丰富的国家分一杯羹吧。

齐天林尽量保持一个军事指挥官的态度,不多跟这些专业人员接触,只是远远的看着他们行动,偶尔照顾对方的体力,稍微减缓一点行动速度。

但是随着对方偶尔指出一些方向的要求,在经过南部一个山区的时候,他们就比原定计划偏移了大约六十公里,不属于英军或者外国联军曾经活动过的区域,基本算是当地人的一个很自治化的荒凉山区。

连英军的空中给养投送飞机都提前预告自己没有关于那个区域的地理情况坐标图,请特别行动队自己携带这几天的给养。

这样的事情也不是没有发生过,毕竟有些区域是不太适合随便空投的,所以多携带一点给养,整个行动队就进去了……

两天时间,艰难跋涉在起伏不平荒凉地带的行动队已经离开整个阿汗富南部著名的赫尔曼德河,开始朝着那边的边境线,逐渐靠近那个三国交界的地方,眼前的景色让齐天林都不觉得是在阿汗富了……

当他们翻越那种黑灰色的丘陵荒漠地带,举目远眺到处都是漫漫尘沙的时候,越过一个山脊,突然就在面前看见一个裂谷一样的河**,蓝得好像瑰丽宝石一样的河水呈现在眼前!

那种在荒漠之间行走了太长时间,突然看见这样青翠欲滴的河谷水面,真的让人有种海市蜃楼的感觉,连齐天林都禁不住揉了几下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看见的景色。

跟地质矿业专家们欢呼着跑向河岸边不同,几乎所有周围散开的PMC都下意识看自己的队长,队长看上级,上级看齐天林……

这就是军事组织的纪律性,齐天林很满意,要求各分队拉开距离散布接近河谷边扎营,因为那些专家已经要求在这里进行一系列科研勘察了,这种出人意料的蓝色,一般就说明周围有什么矿物质。

但是齐天林在接近这片大多地方都是数十米高水边悬崖,很少地方才有可以接近水边的缓坡时候,习惯于在水源边捕捉猎物,熟识饮水痕迹的小黑们很快就反馈回来消息:“这里是有人过来水边取水的……”

周围看上去,根本没有住人的痕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