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507章 靠着

第五百零七章 靠着

在陆续几场战斗中逐渐洗掉游击队风范的小黑们,学着跟廓尔喀一样,专注于自己的职责,没有撒了欢的跳进河水里面游泳,两百多人的队伍,静静的在这一带很宽泛的撒开,高点建立观察哨,低点建立战斗预备部队,其他人才按照各自小队的组合,零散而绝不混乱的开始轮流到河边洗漱取水。

河水也不是随便取用的,就算没有这些专业矿业专家在身边,卫生兵都能用身上携带的试纸条检测水样,采用不同的净化剂对饮水进行过滤。

但总的来说,是最近一段时间难得比较休憩有点田园悠闲气息的时刻。

齐天林还是抱着自己的步枪远远的看着那些专家在几名小黑的帮助下进行自己的化验采样,女性PMC们在水边用篷布简单的就建立了一间浴室,轮番洗澡。

亚亚用通讯器跟自己的分队长们沟通完各种防御扎营事项,蹲在河岸边少数的缓坡处,仔细的端详那些被前面的侦察手发现的取水痕迹,越看越是皱眉,转到指挥官频道给齐天林通报了一声:“您来看看?”

齐天林蹲下来的时候,亚亚指着地面角落上的脚印:“这不是来取水的痕迹……”

亚亚他们属于土生土长的猎人成长经验,和萨奇那种痕迹专业行家不同,有点靠第六感,齐天林笑笑递给他一支烟:“嗯,然后呢?”

亚亚接过来,先帮齐天林点上,自己才用香烟当教鞭指着地上那个不算很清晰的鞋印:“两三天前的脚印,是从水面那边过来的,看起来好像是取了水往回走,但是您看这个脚印的后面有个坑,这几只脚印都有这个坑……”

齐天林观察一下点头:“对啊?说明什么?”

亚亚笑起来:“这是从水里走出来的痕迹,淌着水走上岸的痕迹,衣服或者鞋跟里面的水集在这里慢慢干了以后的样子,有人从对面过来的……”

齐天林叼着烟虚着眼睛看对岸那很有点垂直错落的河谷壁:“不太不可能啊……难道从对面跳水再游过来?还不脱鞋子?”有十多米的河谷高度呢,这一带都看上去是裂谷的形式,河岸垂直落到水面,只有这边这个很少见的小缓坡被行动队选择作为扎营的地方,何况河岸那边就是靠近巴基坦斯和伊琅三国交界线的一带,一般意义上是没有人居住的。

亚亚指着有点深的鞋印:“我们一路过来看见当地人不是穿凉鞋、拖鞋就是橡胶布鞋,几乎没有这样的花纹哦?”准确的说,这个鞋印有点类似皮鞋,但是当地人穿的皮鞋都太破旧了,不会这么清晰,只有专心看

这个脚印才会觉得有点与众不同。

齐天林问他的主意:“你打算干嘛?”

亚亚小心:“过去看看?万一那边藏了什么人在河对岸突然对我们开枪,也不好应对?”

齐天林喜欢这种局面:“对嘛,就应该学着这样会安排了,你去安排,我不参与……”

亚亚就真的调了一个战术小队,泅渡过去,几十米的河谷宽度难度不算太大,但立刻就从那边传来有些惊讶的报告:“河谷壁中有个被岩壁遮挡住的山洞,只有游到这边来才能看见,洞口放着一艘羊皮筏子!”

亚亚可能觉得剿杀那个塔利班马哈基德的战斗,自己的人没能派上用场,只是帮这边打掩护,有点积极的憋着想做点什么,所以派出去的这个小队使用了一个单独的通讯频道,没有打搅其他人,转头他就把这个消息报告给了齐天林,两人都有点来兴趣,但是看看散开的廓尔喀还有那些摸不清来路的专家,齐天林想想:“叫他们就守住洞口,不要进去,晚上天黑了我们俩过去看看……”

因为对面有洞穴,反正都是黑乎乎的,还不如晚上过去,拥有夜视仪或者成像仪更方便一些,既然有船就说明有人,有点偷偷摸摸的人。

不漏声色的两人吃过晚饭,看天幕都慢慢降临暗淡下来,齐天林才躲在自己的帐篷里面把身上的东西尽量简单的摘下来,蒂雅一边帮忙一边询问:“要不要我陪着?”

齐天林摇摇头:“就是好奇去看看,就我跟亚亚去,还要游过去,你就装着我在这边的样子就好,主要是防着那些专家。”

真的是轻装,背着一支步枪,腰间一把手枪,多余的弹药都没有带,就把夜视仪跟热成像仪用防水袋封好装在背袋里,站在岸边好像洗脚一样,两人轻轻的就滑进了水里,那个煞有其事的河对岸警戒小队点亮了一盏低照度的指示灯,齐天林跟亚亚就无声的游了过去,齐天林还技痒的用战锤把自己拖到水底感受了一下,深深的河水下面格外冰冷,让他赶紧浮起来。

上岸以后在一片岩壁斜坡的背后,看起来似乎有点自然风化的片状岩层后面,一个一米来宽,接近十米高的瘦长型洞口完全被遮住了,就在洞口,一只长方形的羊皮筏子就靠在侧面,上面有两支桨,亚亚凑上去用荧光棒照明仔细观察一下:“嗯,用的频率不算高,但是最近有用过。”

齐天林把身上的衣服脱掉,换上用防水袋装着的T恤跟短裤,取出干爽的鞋袜穿上,虽然不太冷,但是湿漉漉的感觉总不好受,把步枪紧紧的背在背上,拔出手枪,翻下头上的夜视仪

,就进去了!

亚亚差不多的打扮,就是在身上斜着挎了一卷绳索,也戴着夜视仪跟在后面,叮嘱这个小队把守好洞口……

但是出乎意料,两人钻进这个显然是天然生成的夹缝式的山洞里面,并没有太多的弯弯绕绕,不到三十分钟,就从另一头出去了!

在山洞里面他们的动作非常小心谨慎,唯恐前面什么地方有埋伏,可是直到这个洞口出现,他们才明白,这个山洞以及外面的筏子都不过是一个把这里跟外界隔绝开来的交通要道而已。

这样不显眼的一个天然口子,加上大河谷在这一带的横跨封锁,就让这一带成为几乎没有人迹到来的区域。

山洞的出口感觉就是在山脊的另一边,半山腰上,趴在这个洞口极目远眺,黑茫茫的一片,就算夜视仪看出去,也没有任何的灯光。

但是用热成像仪就能发现远处的某个地方似乎有点温度略高的样子,留下一个红外线发射器标明这个洞口的位置,两人就慢慢的顺着山腰旁边隐约的小路痕迹,静悄悄的走过去……

总的来说,这里好像是个洼地,比外面看起来的荒野略低一些的洼地,亚亚已经摘下身上的绳索放在了门口,小心的把步枪移到身前端着帮齐天林警戒远处,相比在洞内使用手枪就足够防守,开阔地带还是步枪稳妥一些。

齐天林一边低姿前进,一边在脑海里面胡思乱想会不会突然几盏雪亮的大灯唰的打开照在这两人身上,那还不如就带着自己数百人的队伍直接冲杀过来了。

但是面前的场景明显有点诡异,谁会不着天不着地的住在这样一个地方?如果说是极为稀少的当地游牧人群,可亚亚一边走,就一边用脚轻轻的在小路边拨开沙石,能看见一根手指粗PVC的水管浅埋在路边,可能就是接到刚才那个山洞里面取水的!

晚上出发前,闲着没事,齐天林也用GPS查看过这一带的卫星照片,都是一模一样的沙石化荒野,没有任何建筑或者住人的迹象,所以才会越发的好奇。

步行了大约五百米,没有任何动静,两人靠近了那个热源点,齐天林给亚亚做个手势,让他呆在这个山脊一样的略高点警戒,自己就挥动战刃朝着那个十多米外的热源点摸过去,轻若灵猫的动作让他摸到热源点一看,又是一根PVC的管道,但是粗很多!

碗口大的管道被遮挡在一块石头下面,挡风遮雨,齐天林把手伸到管道口上一感觉就明白了,轻微向上的暖风说明这是个地下通风管道!自己能发现的热源正是这些略高于周围温度的暖风!

这是一个斜坡地带,齐天林刚顺着刚才那个高点跃进了十多米,就被眼前的结构惊讶了!

其实很简单,在一个坡面上,就好像用什么不规则的刀具剜掉一块,就形成一个简单的平台,靠着斜坡高位这边垂直的还能形成门窗墙面,剜掉的这一块地面上依旧是跟周围完全相同的沙石植被,从空中看就没有任何有人烟痕迹的感觉!

叼着战刃,手中紧握P226的齐天林慢慢的爬到缺口处,在看起来散乱无章的石头堆积后面,巧妙的形成一个仅能容一人进入的门径,他才算是真的艺高人胆大,毫不顾忌的就一头扎进去,拐过几道弯,就好像在山洞里面一样,但是周围的墙面痕迹告诉他这绝对是人工打造的,然后就在地面以下的一片昏暗的灯光中,赫然看见一个头上缠着白布,下巴满满一把银灰色胡须的阿拉伯男子,靠坐在石壁上……

身边的墙角靠着一支折叠托的AK74U短突击步枪!

就跟他在利亚比荒原上突围时用的那支一个型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