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508章 长夜漫漫

第五百零八章 长夜漫漫

看着背一支步枪,穿着T恤短裤戴着一副增光墨镜的齐天林,手里还提着一支P226手枪,既然没有第一时间指向他,那个满脸胡子的男人就也没有伸手到旁边抓短突击步枪的意思,就这么用平静中带点惊讶的表情看着齐天林。

但对方惊讶的程度肯定不如齐天林……

齐天林先打量这个类似于挖空了山体的洞穴,随手就把手枪插到后腰上,空着双手看周围,这里的面积不算太大,三四十个平方而已,后面用布帘子遮住了通道,应该里面还别有洞天,但齐天林还是很有礼貌的没有到处转悠,一根明着走在洞壁上的电线头吊着一盏不超过40W的白炽灯,对这个很有点高的空间来说,略微暗淡了一点,就好像华国比较节约用电的农村堂屋,看看眼前铺着厚厚纯羊绒地毯,墙面也有那种阿汗富的高级挂毯环境,憋了好一会儿才来了一句:“这里住着……还方便么?”就好像一个到处找租赁房的民工,有点呆头呆脑的样子。

对方显然也没有针对性的回答他:“你是什么人?”用的是英语,很流利。

齐天林才把四处张望的眼神收敛到面前的人身上,隔着大约五六米的距离,仔细的端详着眼前的这个男人,最近十年来最名声显赫的男人!

无论美国还是华国的国家领导人都换了一拨儿,日本这些小国家更是换了好多茬,眼前的这一位还是一直稳居恐怖分子头把交椅!

齐天林丝毫不怀疑真假,只是有点纳闷:“奥尔马从来都没有跟我说过你活着……”

对方也有点意外的表情,歪了歪头看看齐天林的身后并没有再冒出别的什么人,就随意的指指面前的厚毯,自己原本盘腿的姿势变成了一个斜倚着把手肘放在一卷垫子上的舒适动作:“如果不是来杀我或者抓我的,不着急的话,坐下说?”

齐天林点点头,用步话机通知亚亚:“你到刚才那个热源点给我放哨,我跟人谈点事情。”亚亚干净利落的答应了。

然后摘下步枪,随意的找个地方坐下,稍微离得近了一些,再次打量了一下对方:“你周围都没有点暗哨或者什么的?”这样一位大人物,居然就被他这样轻而易举的走到身边,当然换个人也许会带来些什么动静。

大胡子笑笑,是那种很安详的笑容:“你不觉得有哨兵才是最显眼的么?”

这么一想,自己要不是偶然的搜寻到这里,怎么都不会找过来,好奇的指指头顶的电灯:“电是从哪来的?”

大胡子随意的指一个方向:“我在

河水底部装了一部流水发电机,电量不大,但是应付日常生活是没有问题了……”看看齐天林一脸问号的模样索性自己解释:“有一个人隔三岔五的放牧到这边,就带来粮食,那是我的一个妻子的远房亲戚,从来没有关联,很可靠,这里也没有什么对外联络的通讯工具,所有的事情都是通过口信传出去的,所以……你是什么人,怎么找到这里来的,为什么认识独眼?”

齐天林很想问问面前的男人到底是您娶了独眼的女儿,或者还是反过来独眼娶了眼前男人的女儿,传说很多,不过鉴于面前的情景显然不适合先问这些八卦,就稍微正式一点:“路过,我只是偶然路过,因为你那个要过河的洞口跟羊皮筏子显得有点不正常,所以就好奇的来看看,没有任何情报说明你在这里,当然外面我带了几百名战士,在河对岸,他们不知道我会遇见你。”

对方的表情才真的有点惊奇了:“仅仅就是路过?这难道不是什么真主的旨意?”

齐天林的脑海里面确实有很多问号,但稍微提炼了一下:“你为什么要发动911袭击?”

大胡子还仰头沉思了一下,似乎太过久远的事情让他有些需要回忆了:“我说我是为了钱,你相信么?”

齐天林摇摇头:“我只是个战士,不太理解这些经济上的东西,所以才问问你是怎么看待你跟美国之间的战争的。”口气就好像一个CNN的记者。

大胡子有些浑浊的眼神在齐天林身上移动了一下:“你为谁服务?”

齐天林笑了:“为我自己,或者说为了真主?”

这句话很有点大逆不道,但是大胡子显然没有什么怒气,就这么静静的看着他:“你不抓我去获得悬赏?”他的头颅现在悬赏一个亿!

齐天林用手指指自己的头部:“我现在仅仅是因为偶然看见了你,在离开你的寓所之前,你没有追究我私闯民宅的责任,当然也没有给我奉上一杯热茶,所以我纯粹只是问问,看看你究竟为什么要针对美国干下这样的事件,别说那些大道理……”

大胡子笑了笑,伸手拉身边墙上的一根绳子,拉之前还对齐天林做了个询问的表情,齐天林就伸手请便,随着隐约能听见的铃铛声,一个女人端了一杯茶出来,但显然没有想到还有客人,赶紧单手拉上了自己的面纱,齐天林等对方退下,才给大胡子礼貌的说声谢谢,轻轻的抿一口,继续看着对方等待答案。

大胡子有众多的演讲视频流传在网络上,他本身也是一个极有个人魅力的领袖,所以抬了抬手,可能有点不习惯对着一个人

说这样的话题,试着压低点声音才继续开口,依旧是他那种有点沙哑但是很低沉的声音:“美国人在掠夺阿拉伯世界的一切,只有斗争,才能保住这一切,我们的生活,我们的土地,我们的资源……”

齐天林打断:“我问的是为什么要采取911那样的手段?”

大胡子嘴角泛起一点诡异的笑容:“不然采用什么手段?全球的经济都是为美国人服务的经济,只要危及到美国经济霸主地位的行为都会导致美国人不遗余力的压制,乃至战争,他可以派出军队到我们的国土上面任意的轰炸,我到他的国土上轰炸就是恐怖活动了?这不过是胜利者书写的历史评语罢了……”

齐天林疑惑:“你这么做带来的是美国人更大的报复,你看看伊克拉跟阿汗富,流离失所了多少人?这就是你要带给他们的生活?”

大胡子表情安宁:“我是一个商人,做事情都是要前后权衡的,跟政治家不同,我明白美国的一切其实都是经济为基础的霸权,只有打击美国的金融体系,才能保证动摇,911的目的不过就是为了使美国的金融体系崩溃,很不幸,飞往华尔街的那一架飞机没有完成任务,世贸的那两架不过是幌子跟连带消耗罢了,这才是我最痛心不已的事情。”911当天一共有四架飞机被劫持,两架撞向了双子座的世贸中心,一架撞向了五角大楼,还有一架在宾夕法尼亚坠毁,据调查是要撞华盛顿的国会大厦,看来实际目标应该是华尔街?有点匪夷所思。

不等齐天林说话,大胡子摆了摆手:“打倒美国的霸权主义,这是个有死结的问题,这几乎是各个国家的共识,只是不同的国家,不同的种族采用的手段不一样,看起来你似乎也不是美国人的忠实拥趸,所以我才随口跟你说说,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能够在美国人的一直追杀下活下来?”

在这样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坐在地下跟一位全世界闻名的已经死亡的人谈论这么严肃的话题,齐天林都觉得有些荒谬了,不过联想到自己其实也算是已经死过一次的人,端起茶杯来再喝一口:“谢谢你的茶……我会保持沉默,仅有我一人知道这件事。”就决定起身离开了,因为在他看来,这个人行事还是太过极端,也许大家的目的相同,但是道不同不相以为谋,而且这个目标太大只了,大只到没有任何国家政权能够容纳下他!

大胡子舒适的靠在垫子上:“我当然会换个地方,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看见你就有一种很信任的感觉,你还没跟我说说你怎么认识独眼将军呢?”

齐天林笑笑:“你怎么逃过美军

在巴基坦斯的捕杀的?”

大胡子耸耸肩:“有两个替身或者假住所是很正常的事情好不好,我们是个原始的体系,也不追求个人享受,不一定非要生活在社会当中,你说你是带着几百名战士经过这里?在这样的国度,我很好奇你究竟代表哪一方?当然最重要的是你身上透出来的那股气息,要知道,看见我的人或多或少都不会首先关注住的环境,而是我这个人本身。”也许是在这个穷乡僻壤呆久了,大胡子对齐天林这种漫不经心的造访态度有些感兴趣。

齐天林很西方化的耸了耸肩:“我代表哪一方并不重要,我关注的是利益,碰见你不过是这个出差的夜晚很偶然的遇见一位值得聊天的人物,并不会影响你我之后的行为,不是么?”

大胡子愈发的有点兴致盎然:“长夜漫漫,不再多聊一会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