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509章 最好的

第五百零九章 最好的

齐天林摇摇头,很难得的没有跟以往一样招揽业务,他也知道大胡子肯定可以成为自己的VIP高级业务,还是收入很高的那种,但是却下意识的拒绝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不是很想跟你产生联系。”

大胡子靠在墙边笑了一下,并没有传说中他患有糖尿病那么的虚弱:“不过就是因为我是美国人的全民公敌嘛,独眼最后都不敢接纳我,但是最终他还是完全站到美国人的对面去,所有人都会站到美国人的对面。”

已经把自己的步枪提起来的齐天林闻言就停滞了一下:“所有人?”

大胡子满脸的嘲讽:“只要加入了美国国籍,就可以享受全世界的资源跟最强有力的国家支持,只要真正爱自己国家和民族的人都会恨美国。”

齐天林没有那么极端:“站在国家的角度,美国是手伸得太长了点,全球掠夺让他们过得太舒服了一点。”

大胡子点头:“只有用暴力行为摧毁美国人的经济体系,才能导致美国的崩塌!”

齐天林不愿意看见世界毁灭:“他们有核武器,崩塌的美国也许就会毁灭整个地球?”

大胡子笑得欢欣:“这些大国都用这一招来吓唬人,苏联崩塌的时候呢?美国崩塌的时候,那些掌管核武器的人还不是一样要生存活命,所以那都是纸老虎!”

齐天林的脑海其实一直在萦绕自己到底要做到什么地步,有什么目标,现在有点跟同行探讨的意思:“但你这种针对平民的做法,就真的很掉份!就真的是恐怖主义活动了!”他一直还是在自己的心底秉承一根底线,不对不相关的平民动手,特别是以大杀伤平民为目的的行为,真的就会沉沦到魔鬼的心绪里面不得翻身了!

大胡子轻蔑的哼笑两下:“平民?和军人有什么区别?他们都是那个国家的组成部分,社会分工不同而已,他们共同打造了那个强权国家,共同享受掠夺带来的好处,既然享受了成果,就必须付出相应的代价!”

齐天林有点瞠目,这样具有煽动性还有点歪理的说法真不愧是这些常年培养死士的组织张口就来的,笑着摆摆手:“观点不同……观点不同……”他没有说是自己跟对方的观点不一样。

大胡子还是轻哼两声:“观点不同?就因为这个观点不同,所有人的心思没有拧成一股绳!才不能尽快的采用暴力解决美国!”

齐天林一边小鼓掌一边就真的告别离开了:“很有趣的会面,你以后还是注意点安全,祝你长命百岁……”嘿嘿嘿的轻笑着就走了,身

后还传来大胡子有礼貌的送别声,但是隐约也能听见那个铃铛的声音,估计是在安排要连夜撤离了,狡兔三窟,不相信任何人也许才是大胡子能够骗过全世界活下来的原因。

齐天林一点都没有自己掌握了全世界都不知道秘密的兴奋,他的心情相反有点沉重,因为他这么决然走掉的原因就是,他发现自己的内心是认同大胡子的说法跟做法的!

当大胡子侃侃而谈的时候,他才突然背上一片冷汗,自己从什么时候,也走到了恐怖主义活动的边缘?

也许这就是他会下意识的抗拒跟大胡子有任何联系的原因,和奥尔马不同,那是个为了自己国家奋斗的宗教或者民族主义领导人,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在很多地方跟大胡子有很多的相似之处,他们都没有在单纯的为自己的祖国战斗,而是为了一个更宽泛的目标,他们都有些不择手段,他们都依托在别的政权下偷偷进行抗击美国的行为,他们都很富有,却毫不在乎那些财产,他们都有不止一个老婆……?

只有他自己才明白过去的三年多时间里面自己做了些什么,那些偷偷摸摸背地里干下的大案,说到底都是采用暴力手段在威胁和警告,只是自己一次次的把这些行为掩盖在了事故或者别的背景之下,只寻求哪怕很微小的一点结果,而不是要诉诸任何政治理念,没有跟这些恐怖组织一样对一件件的大案表示认领。

只是一种程度上的区别而已,本质上来说他突然惊讶的发现,自己跟大胡子完全处在同样的位置上!

作为一个经验丰富的PMC,不停的审视自己的行为,才是保持让自己拥有无尽战斗动力的源泉,不让自己只是为了杀戮而杀戮,最终沉迷在那中间不得自拔。

自己现在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不确定感受?有点混乱的感受?

一直以来文化程度并不高的他,在接触到这些事情的时候,都是把苏珊或者安妮作为自己咨询的对象,毕竟这样的事情不可能随便找个什么心理医生阐述吧,只有自己信任的人才能说一说,但是这个时候,齐天林忽然想跟自己的老丈人谈谈,柳成林也是上过战场杀过人,相比苏珊那有点盲目的报仇心态,带着情报人员对什么事情都理所当然无所谓的态度,安妮又太过特殊,动不动就拉到一个国家领导者的角度,这个老丈人也许才是比较简单现实一点的看法吧?

好吧,这一次的出差任务告一段落以后,真的要回国跟老丈人谈谈,齐天林反复告诫自己只是为了国家,为了民族,但不盲目的制造动乱,手中有枪就是这点烦,随时都要反省这些东西,才能

知道自己的心理界限在哪里,这是没有掌握过力量的人完全无法体会到的东西。

出来看见趴在山丘上的亚亚,齐天林心情好了一些:“走吧……”那种自己还比较在乎亲人的感觉,让他明白自己还没有完全变成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小黑头子不问他看见了谁,立刻就跳起来,黑漆漆的夜色中,只能看见他的白牙晃了晃:“没有任何的踪迹,空中也没有……”然后就端着步枪在齐天林的身前开路。

循着之前留下的那盏低照明灯,两人快步回去,收起东西沿着山洞回去了,依旧还是泅渡回了河岸,这个小队就要呆到整个行动队开拔,才会离开这个有些古怪的哨位。

接下来的日子,地质勘探专家们依旧非常严谨得近似于地毯式的搜索,似乎想把这片土地上的资源全部都找到,有时还有意无意的把那些勘探结果给齐天林汇报一下,谁知道这个没文化的化学周期表都搞不清楚,听见这些东西就不耐烦,敷衍着根本没兴趣。

于是MI6对他的评语又多了一条,真不是华国为了什么战略资源派出来的间谍,除了战斗以外对任何别的情报没有丝毫的兴趣!

真的没有兴趣,齐天林在阿汗富的时间就是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了战斗中去,因为美国人被连咬了两口,北面撤出军队的行为都慢了一些,留下一些装甲部队说是要对阿汗富的国家军事部队进行培训,加强了所有驻外战斗队伍的配备,因为那一场三十多个人全部身亡的战斗,没有留下任何对方的痕迹,说明站出来认领此事的塔利班战斗力已经强到了一个新的水平!

美国人在阿汗富以前的战略战术方针需要调整了!

所以暂时平静的场面就让整个特别行动队完成了勘探和巡查任务,拉回到阿汗富南部的英军军营进行休整,四分之一的人获得休假,齐天林把自己的所有队长都召集起来开会。

齐天林用手机投影到营房墙面:“这张表格就是所有人员的收入报表,你们可以看一下,三个月的时间,收入从五万美金到二十五万,根据各自小队的战斗任务跟成绩不同,但是这张账单是对外保密的,请各位注意……”这笔钱是英兰格政府、宙斯盾公司以及他自己分别掏出来的。

营房里面就一片倒吸一口气的声音,主要是来自那些廓尔喀队长,马嘉的脸上也不停的颤动,小黑们一般都是十万左右的收入,差别不大,廓尔喀中间就差别很大,二十五万的那一拨儿基本上都是参与了围剿那五名美国人的,各种成绩叠加起来,让这以前年收入一万美元不到的廓尔喀们激

动不已。

齐天林就是要用钱砸倒这一部分部属:“钱已经都到账了,在各自的账号上,营房里面有电话可以查询款项,现在要讨论的是哪些人休假……”

亚亚带着的小黑们并不觉得自己赚得比廓尔喀们少,他们是拿双份的,这笔钱是宙斯盾的工资,沙漠鹰那边还有一份,而且那边才是他们的大头,几十名美国人的价钱,分摊下来真不算少,但是齐天林再三提醒苏珊那边要把奥尔马那张卡的钱倒上很多地方才能洗出来,千万不要留下线索,所以他们也要派人把钱带回家乡,更重要的是,再带小黑出来加入打工行列。

亚亚已经习惯了自己的领导地位:“我们已经安排好了十来个人,都是各个部族的……”

齐天林要给廓尔喀们表达的也是这个意思:“你们回头也要去家乡招人,等人员充足多起来,管理的人多了,你们的工资薪水还要上升!”

廓尔喀这边比索马里还是要好一些,起码都是有银行系统的,不像这些小黑回去还得带上现金,这种立马看见的收益,让他们一个个心底的火烧得旺旺的,赶紧点头:“一定招!”

齐天林最后才说:“我跟你们一起去看看,要招最好的战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