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510章 丑恶

第五百一十章 丑恶

没有对廓尔喀格外偏心的意思,就因为尼尔泊是挨着华国的,齐天林想不着痕迹的进入华国,现在他的身份不同了,说起来也是MI5的外围情报人员,到华国再也不能那么大大咧咧的随意行动,有些事情能隐秘一点还是隐秘一点的好,不然还要费力的去解释自己为什么要返回华国,有没有跟什么人接头之类的事情。

所以在跟欧洲的家里打过几个电话以后,让马嘉试着全面暂时管理所有的队伍,他就带着亚亚跟蒂雅离开了这个大多数人留下来休整的军营,还有好几十名返乡的廓尔喀一起到尼尔泊进行高山旅行去了!

当然他这样的行动也跟宙斯盾公司联系过,他都是要报请MI6知会自己行动踪迹的,理由说得过去,那边也没意见,还提供了几个英兰格政府招募廓尔喀雇佣军的机构联系方式,可以方便他达成目的,毕竟这些募军机构拥有大量的退伍廓尔喀资料,事半功倍。

齐天林是搭乘军营的运输机到喀布尔转乘几次班机才到达尼尔泊的首都,一下飞机,他就安排廓尔喀们自行离开返回家乡,招募自己的亲族好友来参加十天以后的集中选拔,因为有些偏远山区的廓尔喀甚至要三四天才能通知到或者聚集到一起来。自家三个人摆足了抽空旅游的架势,悠哉游哉的算是好几个月来才第一次接触到文明社会。

直到这个时候,他才有机会关注自己这支行动队造成的后果,酒店的电视,街头的报刊杂志,网络上的网页讯息都在传递着各种各样的声音……

作为巴基坦斯的邻国,关于在拉达村的屠杀事件虽然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但是依旧连篇累牍的还有各种评论消息跟事件解读追踪报道,一些著名的国际评论都把这件事最终定性为武装组织之间的斗争结果,暗示现在的塔利班以及部分基地组织还有盘踞在这一带的民族主义分子中间盘根错节的复杂关系,在欧美联军的打压之下,空间越来越小,争夺各种资源包括军事武器资源都成了关键……

但是很多文章都隐隐约约的指出,除掉这颗毒瘤,可以说是皆大欢喜的事情,最大的获益者就是巴基坦斯政府本身,但是无论从任何消息角度来说,巴基坦斯的军方都没有暴露出任何参与这次军事行动的痕迹,因为对于这样一个小国家来说,要动用数百人的战斗队伍,怎么都不可能一点痕迹都没有,所以有人异想天开的揣测是不是巴基坦斯的永久性盟友华国派出了一支神秘的特种部队帮忙干了这件事?

但是有西方军事专家就言之凿凿的驳斥:“华国军队已经好多年没

有进行这样的奔袭战了,真的怀疑他们是不是能够这么熟练的完成这一次以少打多的经典战役!”

因为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幸存者开始被找到,关于那一晚发生的事情也越来越清晰,大约一个营的攻击兵力,全部都是西方战斗装备,留下的弹头也都是5.56毫米型号,干净利落娴熟的战术手段,让人梦魇的那种冷酷无情的绞杀过程,说明这都是一支极为训练有素的战斗团体!在这个原本就极为复杂的地区,出现这样一支不明来历的队伍,让所有方面都有点投鼠忌器的感觉。

当然几乎所有赶去支援的幸存者都提到了那个杀神一样的男人,所有的描述都显得那么的不靠谱,几乎没有一个重样的!

有说他身高八尺,手臂八尺的,也有说他刀枪不入的,还有说他只需要用眼神就可以杀人的!当然那门被找到的手提式无后坐力炮自动就被安排到了齐天林身上,似乎只有这种大杀器才配得上他那种杀气腾腾的作风!

至于相貌,更是众说纷纭,那张沾满血污的骷髅面具脸是被提及最多的,但双眼似乎能发亮也是很多人强调的一个细节,天知道齐天林那副高级新款的奥克利墨镜的反光率有多高!

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说,只能说明这个男人在战斗中给这些人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原本具体的那些容貌都不重要了,所有人都只会凭借自己的印象和惊骇来主观的回忆,所以根本就没法还原。

于是能还原的战斗过程都显得那么不可信了,并不多的战斗人员阻击了部族武装分子十余次攻击还可以说是战斗能力颇强,但被所有人反复提到的那个杀神,一个人冲进上百人的攻击队伍,采用各种枪支,击杀数十人,毫发无损的全身而退,就成了外界没人愿意相信的胡言乱语!拍吴宇森的电影么?

这一点颇为出乎齐天林的意料,普什图族人对他居然异口同声的表达出一种畏惧的崇拜!

蒂雅跟亚亚坐在房间里面嘿嘿嘿的笑着看电视新闻,杂志都是亚亚在街头收集回来的,齐天林舒适的靠在椅子上,双脚搭在窗台上看报纸,遇见有关自己有趣的描述就念给这俩文盲听,这俩听见他被形容成了无恶不作的大魔头,居然鼓掌!

但齐天林没有念的就是日本政府正式宣布召回所有派出国境执行维和任务的军事人员,国内的压力太大了,加上面临选举,几乎各方面都在这个问题上做文章。

多少年了,日本再没有跟各种军事战争方面的新闻产生联系,这个在二战中几乎消耗了所有男人跟战略资源的国家,似乎已经忘记

了战争给他们带来过什么样的惨痛教训,从来没有思考过他们向外扩张的过程会给自己带来什么样的结果,在政府有意无意的引导下,全国都有一种迫切的扩张感,现在被响亮的抽了一记耳光!

一具具支离破碎的尸体告诉他们,如果还想往外偷偷摸摸的做手脚,这种残酷的现实就会让所有日本人都回忆起那场大半个世纪以前的浩劫!

安安分分的做自己的经济大国不行么?非要去成为一个军事大国?不是一直在强调日美同盟么,把防务全部都交给美国人不就好了?反正美国人在日本的国土上面已经现实的存在那里,一个连自己的国土都无法全部占有的国家还妄图到国外去行使军事力量?

简直就是好笑又可悲!

这样的言论基本上占了日本国内的主流,一直被日本媒体喜欢避而不谈的美日同盟被反复提到,日本要成为军事大国,就必须首先离开美国对日本的实际占领,但这可能么?

所以日本政府关于军事力量的那些做法现在真的让国民感到非常的难以理解和好笑……

齐天林显然没有想到自己偶然斩掉日本人伸出来的触角,却也许会加强美日之间的同盟关系,有点挠头,有种下象棋走一步想两步,但是三四步以后的事情确实就不在控制之中了。

政治啊,还真是个复杂的东西……

一边翻看报刊寻找跟自己部队相关的新闻,一边随意的询问晚餐安排:“是在酒店里面吃还是到外面的食店去?”这种事情都是蒂雅来决定安排的,小吃货现在虽然没有贪吃,但好吃这个特点还是保留下来了。

蒂雅正在当地报刊上艰难的阅读英文寻找美食讯息,亚亚就安静整理三人携带的刀具,枪支都没法携带。

齐天林突然问他:“拉姆图在军营还是回老家了?”这就是那个他的替身,只要戴上手套跟面罩墨镜,遮住皮肤特点,看身形架子跟他蛮接近的。

亚亚熟悉自己的安排:“他在军营,需要我叫他过来么?”

齐天林点点头:“安排他先到欧洲然后偷偷飞回这里来,之后你带着他在我们远处待命,也许需要替代我那么一段时间。”实在是他突然翻看到一段新闻,觉得有必要顺手牵羊,刚才日本人的事情让他有种明悟,他就是个大概能看一两步的棋手,那就做好这一两步,多余的东西,就让那些搞政治的人去头疼吧!

蒂雅终于找到了一个看起来有些特点的特色美食,笑着跳起来给齐天林推荐,好吧,三人稍微整理一下服装,各自把利刃刀具藏到身上,才一起出门。

可明显这个三人组不存在这样的问题,来自非洲的两位小朋友也拥有钢牙铁胃,齐天林就更不用提了,原本打算找家餐馆吃饭的计划在三人走到一处著名的旅游者美食天堂以后,就变成了一路各种美食小吃都品尝一点的路边行为,很惬意。

只有酒店里面齐天林起身以后扔在那张椅子上的报刊被翻到一页“流亡政府酝酿新改革”,一群跳梁小丑的丑恶表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