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511章 矛盾

第五百一十一章 矛盾

晚上因为接近的时区状况,齐天林在酒店给老丈人打了个电话:“有空到边境旅游没有?我想跟您见个面,但是最近不太方便回国。”

柳成林的回应一如既往的干净利落:“好!”

双方约定在边境线上的一个小镇会面就挂了电话,柳成林都没有说自己怀里抱着孙子,正笑得合不拢嘴。

也就是接了齐天林电话,确定他不会近期返回欧洲,自己才回国的柳子越看父亲挂上电话:“是他?”

柳成林表情严肃:“嗯,我要跟他谈点事情。”

柳子越关心地方:“在哪?我想一起去看看,好些日子没有看见了。”

一贯鼓吹女儿跟女婿感情要和睦的老爷子摇头:“真的有事情,他约我到那里必然就说明有问题,所以你这段时间也暂时不要出国,安全起见。”

柳子越撇嘴:“我听他的安排,我现在可是嫁了人,不归你管了!”

柳成林居然还楞了一下,才搂着外孙哈哈大笑:“我就说你们两口子感情一定会好吧!来陪你爸坐坐,说点你们在外面的生活,他都在干些什么?”

柳子越拣自己知道的慢慢描述点:“总之他在外面做事我是不过问的,一开始我就没有参与过,索性就不搀和,那个非洲女孩子最明白,但是什么都不说,具体事情是那个法国的女朋友经手办理,可很多大事情好像又是那个公主在帮忙拿主意……”所以说她的重点就只能是齐天林有个岛上的私人武装,还到英兰格去上了学之类的有点零碎。

柳成林听了大半个小时,都还是觉得云里雾里,第二天就约了个人一起搭乘飞机直奔那个高原的边境而去,可以说是华国最偏远的民用机场之一,不过降落以后,就有一辆军用越野车来迎接了。

齐天林的选择还是没有错,就从首都到边境不过一百多公里的距离,三人租了一辆花里胡哨的当地轿车就出发了,车型还是华国生产的一部熊猫一样的超小型代步车,跟他们一贯都乘坐的那些大型越野车真是有天壤之别。

蒂雅难得主动要求开开车:“还真有点好玩!”对她来说,这种卡通模样的车也就这个优点了。

亚亚蜷坐在后面嘿嘿笑:“其实还是多方便的……估计用公司新的那种越野车压一下就成大饼了!”维拉迪已经把购买的掠夺者交给了沙漠鹰公司,这种好东西玛若自然是却之不恭的收下了,正在酝酿要送到什么地方用,最先就想给阿汗富这边,齐天林却拒绝了,因为那种大玩意儿实在太嚣张了,不适合他们用

,最近行动队里面倒是陆陆续续的开始找了一些华国产的廉价摩托车来作为交通工具,在阿汗富那样的交通条件下,摩托车真的挺方便。

齐天林就只有在前面才能坐得比较直,还比较:“安妮之前也买了一辆这种小车吧?要不要以后回家里给你买个这样的小车?”他对这些车不太熟悉,实在是没法在战场上用啊。

最后还是齐天林来开车的,毕竟这些公路靠近边境线就不太好,坑洼不算少,他有点下意识的担心这种车的质量,但是很让他惊奇,一直到那个边境小镇,都没有任何问题。

正如他说预料的那样,这个尼尔泊跟华国之间的边境口岸,就跟他在东南亚看见的那些边境口岸差不多,没有格外很明显的国境线,因为华国这些年的蓬勃经济发展,大多数口岸都能形成繁荣的边境贸易点,所以这里也有两个毗邻的热闹小镇。

但是最让他惊奇的就是这么一个一条街的地方,居然到处都能看见夜总会招牌!

因为地势的关系,华国在山上,国境这边在山下,三人刚把车停好没一会儿,柳成林的电话就打过来了:“我们到了……”

不出齐天林所料,跟柳成林一起的果然是那个曾经跟他谈过话的吕少将,这里可是高海拔地区,难为这位将军跑这么远,还勉强算是个偷渡行为,笑着就主动伸手过去握一下,柳成林不跟他握手,只专心的看他脸上表情跟精神状态,就好像父亲关心儿子一般,做事不做事另说,现在的精神面貌很让他放心。

亚亚跟蒂雅就散开五六米的距离,若无其事的在周围晃悠,都是那种户外旅行者的打扮,背着一个小背包,亚亚手里拿着一根毫无威胁性的长棍,蒂雅习惯性的装了几个玻璃瓶在背包里,瓶里却是用汽油浸泡的橡胶粒跟面粉,就算在枪支被控制的情况下,他们依旧随手都能变出各种凌厉的武器来。

齐天林穿的也是户外装,看看面前穿着西装的两位长辈:“找个茶楼坐一下?”远远的,也能看见两名身手矫健的便装年轻男子跟在后面。

所以最后他们坐下的那个饭馆包间就被严密的控制了外面,防止有人窃听。

大家都是熟人了,就不浪费时间寒暄,吕少将首先开口:“你关于东突的业务做得非常好,好到我们对这种模式非常感兴趣,但是你在非洲政变中的行为,又让我们非常有压力,你这种完全不受控制的形式,让……有关部门都很挠头。”看来这种情绪也是酝酿了很久了,急于要求齐天林给一个比较明确的回应。

齐天林看着这位将军摇摇头:“我是

个承包商,也就是个雇佣兵,不是属于华国政府的一杆枪,我的行动是按照我的利益来驱动,当然,针对华国的事件我会衡量得失,但还是那句话,政变的事情,我不做,大把的人做,你们的这种行为方式本来就有很大漏洞,就当是我帮你们指出来这个问题,军方不一直都有蓝军这种说法么?”

吕少将的脸颊抽抽:“可是太痛了!我们损失了……”

齐天林没有对对方的军衔有任何尊重,一口截断:“敌人就是这么残酷的,自己没做好,就不要怪敌人心狠手辣,我想知道您目前对我的业务状况还有什么新的看法没有?”

吕少将想想,就停止了之前的抱怨,也许他也不过是在表达一种姿态,谈判的姿态:“其实关于这件事的缘由,我们也有过推论,但确实没有想到可以这么轻易的就被推翻,太迅猛了,算是个教训吧,向左跟冀冬阳都提交过一些关于你们战斗模式的报告,他们是非常倾向于建立这样的战斗队伍的,但具体的形式就要商榷了。”

齐天林直接:“国家大,很多事情都比较谨慎,需要瞻前顾后的考虑后果,我很理解,但是我只提醒一下,每一天每一分钟都在产生很多变化,如果放任这些事情就那么溜过去,损失真的很不划算。”

吕少将有些皱眉:“比如?你举个例子?”

齐天林下猛药:“我这次是带领一个两百多人的团队在阿汗富拼杀,拉达村的事情就是我们做下的,那个英兰格擒杀了马哈基德的战斗,也是我们完成的,欧洲有些国家已经把这种战斗走到了前面,在从中获取利益了。”

两位中老年有些吃惊,禁不住的就把腰板挺直了一些。

齐天林有些提醒的味道:“国家一直强调韬光养晦练积累实力,但是我这么一个小兵都觉得,国家实在是需要发出一些自己的声音,别光是在窝里横……”看对面吕少将的脸色不好看,他也没有住口:“这些年华国的经济发展真的不错,也许有战略思想在里面,全球都要依赖华国的经济,没了华国经济全球经济都要倒退,可是也不能就全掉钱眼里了,一点两点的经济损失,也许还能弥补回来,要是这么一退再退,一旦国家和民族的自豪感被打没了,那可不是轻易就能拿回来的了!”

吕少将更加皱眉:“你在考虑这些东西?”按理说,在对外战线做事的人思维应该越简单越好,特别是在这种大是大非的问题上,容易波动或者有自己想法的人都不可靠。

齐天林直言不讳:“我是着急!”

吕少将干脆:“你究竟还接触到了什么?”

齐天林谨慎:“我不相信你们不会卖我……”

吕少将楞了一下,哈哈大笑:“卖你?凭什么卖你?能卖好价钱?怎么会有人卖你?”

齐天林也哈哈大笑:“九十年代美国那个最高级别的潜伏者是怎么暴露的?”

吕少将一下就闭住了嘴!

那可以说是华国近代历史上最惨痛的一桩间谍案,一名潜伏在CIA担任亚洲情报部长,潜伏了接近半个世纪,一名掌握了所有亚洲地区情报,决定每天给美国总统看什么关于亚洲情报的高级情报长官,改变了抗美援朝进程、华美建交等等巨大事件的潜伏者,被华国一名叛逃高官出卖,惨死在美国人的监牢里。

齐天林可不会相信自己不会在某个政治斗争中被当成一个筹码来出卖,实在是他现在的秘密太多了!

可他又有一颗迫切希望能够为自己祖国做点什么的心!

这才是他现在心底最矛盾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