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512章 国与国

第五百一十二章 国与国

柳成林还是心疼自己的女婿:“老齐当年把儿子交给我,我是想他安安生生在家做个老实孩子的,原以为到军营里面去淬炼一下性格也无所谓,阴差阳错的变成了现在的状况,但我还是相信他血管里面流的是老齐的血,跟他老子一样都有一颗爱国的心!”算是打个圆场。

吕少将一直没有解释过他跟齐楚越的关系,听了老战友的话,闭了一下眼睛,似乎也在调整情绪,睁开眼的时候,态度还是和蔼了一些,看着依旧上身微微前倾,充满攻击性的齐天林,用他们这个年纪应该有的宽容态度:“小……林,撇开工作上的事情,我是你的长辈,你父亲去世的时候,我是他的领导,我不光是把你当成一颗棋子在用,你也是我的子侄辈,你以为我没有为你担当什么非议?政变的事情是有情报部门要彻底清查什么人掺杂在其中,都是我一力承担下来的,压力才这么大,这件事我是从军方独立保密操作的,连老柳被停职都是听了你建议作出的姿态,没有多少人知道为什么!”

齐天林摇头:“不够……如果需要我开诚布公的谈事情,就需要给我更高的保密层次!”

吕少将的眉头再一次紧锁起来:“你想做隐秘战线的工作?”如果说之前他们给齐天林的定位是一个半公开身份的华侨,一个爱国华侨,现在齐天林表述出来的意思就很明显了,他不希望这种关系明朗化,他需要更隐秘!

齐天林点点头:“我希望为祖国效力,为祖国的强大富强效力,但是我也不能受到任何钳制跟威胁,我不要钱,我只爱国,我现在具备了这个条件!”

柳成林不顾领导在场,伸手就拍拍女婿的肩膀:“好!这才对得起你老子的命!”

吕少将考虑的东西显然更宽泛一些:“你说说你大概的思路,我看我能怎么配合你。”

齐天林还是不说具体的东西:“我现在能接触到很多欧美军方的内部情报,但是我不会把着眼点放在情报上,我不是一个情报人员或者间谍,我只做事,做损人利己的事,希望你们能够从中得到好处,我不需要你们的认可,也不需要你们的配合,我只要祖国得到实际的好处!”

吕少将眉头依然纠成一团:“那你不是很危险?我想想……你没有跟国内有什么经济往来,也没有去试图打探什么东西,那么你的动机就不会被质疑?能不能说个具体的事情让我更明了一些。”

齐天林迟疑了一下,脑子里飞快的转过自己那些大逆不道的事情,挑选一个看起来最小最不起眼的:“去年美国在日本冲

绳基地坠毁的鱼鹰军机,是我搞掉的……”

柳成林是端着一杯茶,凝神看着自己女婿跟老上级谈话的,满心的骄傲,突然听见这一句轻轻的话语,一下就把茶杯倒覆在自己的身上,还恍然未觉!

吕少将也好不到哪里去,一下就卡住了所有的动作跟音调,喉头荷荷了两声:“你……这种事情你都敢……敢做?”

非战争时期,针对军事设施破坏,一直都是个超高难度的事情,类似的事情,只在冷战时期有个传说,传说前苏联曾经派人潜入机场调节过美国高空侦察机的高度仪,打下了以前无可奈何的高空侦察机,很是出了一口恶气,但是那都是在一个国家的支持下,多部门多人手合作的结果。

齐天林轻笑一声:“有时候别人不敢想不敢做的事情才最有意义,你们有没有收集到他们怎么定性这件事的。”

吕少将不讳言:“还是定义为事故,这件事确实对美日军事同盟的打击非常大,可以说拉开的伤口至今难以愈合……我有点明白你说的意义了,但是这种事情不可能一而再再而三的做啊。”首先是惊讶,但说不上很兴奋,因为对于这么一个大国家来说,面对的事情方方面面,这种旁门左道的小伎俩,还是有点上不得台面。

齐天林点头:“无数个点滴,合起来就是一杯水,无数杯水合起来就是一盆水了,我自己做自己的,我只希望以后有关的事情先给你通个气,你可以适当的转达给有关部门,但必须要保证我的身份被隐藏起来!”

吕少将干净利落:“这个没有问题,我们也有不少的情报人员在外面,屏蔽从你这边渠道来的就行,而且你又没有其他经济往来的行为,很好隐藏,就当成我个人的信息来源。”

齐天林看着他的眼睛:“说定了?这是用命来担保的事情,如果我的家庭由此产生了任何不测,我追到天涯海角都会找你要个说法?”

吕少将看看齐天林的表情,似乎明白了什么,表情很正式:“你老丈人也在这里,他了解我的一切,我就给你做这个承诺了,所有的事情到我这里为止,不再有人知道你,他做担保人,怎么样?老柳?”这个封锁的难度真不大,毕竟齐天林才刚刚开始有些初步业务往来,要斩断或者虚应形式,都完全可以。

柳成林也郑重:“我叫你一起来,就是信得过我的孩子,也信得过你,才主动把你们拉到一起。”

齐天林才算是彻底认可了这件事,转头对自己老丈人:“爸,那您去外面走走,我给吕叔交个底。”有些事情他还是不想自己的家人承担压力。

吕少将一直不说话的看着关上的门,再转头看齐天林,齐天林手里一直把一杯茶慢慢的转圈把玩,低头沉吟了一会儿,才决定从何说起:“利亚比的前任领导人没有死,是我把他救到国外的……”一边说,一边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工具,在吕少将的身前身后慢慢移动,这种东西很简单,就是个探测电子设备的检测仪,看看有没有什么被录音的可能,这是苏珊经常提醒他的一点。

当头一炮就炸得吕少将昏头转向!只知道抬起手给齐天林随意查看,注意力全在齐天林的声音上,还好除了一部手机没有任何东西,齐天林谨慎的把手机也取出来拆掉电池放在桌上。

齐天林开了头就顺利得多了:“他现在一直隐藏起来在储备实力,接着阿汗富的奥尔马也是被我搭救过一次,东突的事情,我是通过他完成的,顺便说一句,拉胡子没死,前些日子我刚见过,美国人估计是知道的……”

吕叔的身体绷得很紧,很专注的听着齐天林的表述,现在他知道齐天林接触到了什么样的事情,但没有想到还有更骇人听闻的。

齐天林其实也有一种倾诉的渴望:“我在利亚比破坏了整个石油地质系统,现在利亚比现有的石油开采最多还有一年就要枯竭,需要重新勘探,这是个卡菲扎之前就留下的破釜沉舟计划,我能够拿到这个新勘探点,希望你们能从中获利……”

“叙亚利叛逃的国防部长,实际上是被我跟美国特种部队绑架到土其耳,但我又自己把他救回去了,他现在处在政府跟反对派之间充当第三者,根据最后的局势做出调整,你们也可以由此取得一些形势上的判断……”

“以列色的核基地爆炸,是我引爆的,你知道我手里有两颗,用掉了一枚,我跟哈马斯这边也建立了一定的关系,但这件事其实有很大英兰格的影子,是他们在背后促成了巴勒坦斯的入联,他们需要在中东发出自己的声音……”

张大嘴的吕少将有些搔首弄耳,不为别的,齐天林的每一个字他都想记录下来回头好好分析,信息量太大了!

齐天林摇头:“我现在只是给你描述一遍大概,你心里有个印象,回头你可以慢慢的把这些事情清理出来得到一个大的轮廓,必要的细节,可以在别的机会再询问,但是仅限于你,现在你知道我为什么这么谨慎了?”

吕少将的态度不由自主的发生了变化:“我明白了!我用我的生命担保,绝对不会暴露你这个点,我只会以我的信息渠道,尽可能去利用这些东西!”

齐天林才说自己最骇人听闻的:“现在我正在把阿

汗富每年的海洛因产量,逐步转移到美国本土销售,现在每个月能保持一吨左右,还在增长,争取达到年销售上百吨……”口气平淡得好像一个销售业务员在念销售报表。

年纪已经超过五十岁的老军人,倒吸一口气,绷紧的身体仰着脖子看着齐天林,这种事情可以说已经超出了他的想象范畴:“你……这就是,这就是你之前让冀冬阳传递回来那份情报的目的?”

只是从军人的角度来说,更容易把这种事情理解为一场战斗,而不是文学青年一般喜欢纠结在伦理道德层面,国与国之间,从来就没有干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