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513章 演变

第五百一十三章 演变

齐天林点头:“新的鸦片战争早就开始了,我相信你们一直在搞上合组织严防中亚就是有这个目的,也许也发现了这个苗头,但是没法插手到阿汗富去,我现在就已经在那边了……”

吕少将表情严肃的点点头:“之前你说你在那边带着人做事,为哪一方?不是跟奥尔马有关系么,怎么还收拾了拉达村跟马哈基德?”

齐天林解释:“我现在是隶属于英兰格MI5的外围情报官员,又是MI6的少数族裔特别战斗行动队的指挥官,拉达村和马哈基德是为英兰格人做的,当然马哈基德的情报是奥尔马给我,内部斗争到处都有,所以我不希望我成为内部斗争的牺牲品。”

惊讶不已得已经有点麻木的吕少将听到他现在的真实身份,艰难的考虑一下:“我还是应该把你的行为向最高领导汇报一下?”这样的鼹鼠可以说这些年来真的很少见了,不当成间谍来发展运用简直可惜了。

齐天林摇头:“就当成你的个人业绩吧,再高层次的叛逃都可能产生,您觉得呢?”华国也确实有点不像话,最近十来年,叛逃次数不多,但是位置高得吓人!从驻外国大使到中央委员都有,抖搂出去的国家最高机密实在不少。

吕少将终于摘去了开始那种态度,不可能再端着军方领导的架子了,齐天林逐渐表述出来的东西让他明白自己接触到了什么,有些讪讪的笑了一下:“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耗子屎总会有。”

齐天林胆小:“这不一定都是耗子屎,有对政治失望的,更多还是内部斗争权力斗争的失败者求自保,我们都无法改变这种现状,所以就只能严防死守的保证我们自己的安全,我相信这些东西能帮助您获得不少的利益,也希望这种你个人的利益能换来对我无所保留的掩护,我再次警告吕叔您一次,一旦我被暴露,我一定能报复你,或者说报复别的什么,别把我逼到那一步上去,我们好好的联手,各取所需!”

吕少将笑着摇摇头:“就凭你刚才说的事情,你信不信我就能再添一颗金豆豆?我还得徐徐图之,不要让我显露得太醒目,我现在能理解你那种心态了,以你现在的能量,已经不在乎国家是不是给你什么报酬,纯粹就是一颗想帮助祖国的心思,我终于明白了,上一次跟你谈话之后不明白的东西全部都赫然开朗了,你不用担心我这边,我会用所有的能力把你的事情关乎在我一个人身上,这点你还是相信一个接近四十年军龄的人。”

齐天林才放出最新的消息:“我在阿汗富为自己做的就是击杀了那个美

国驻外应援队,包括那十多名日本军人,这里有张数据卡,是他们携带物品以及所有文件的照片,你可以请人研读一下,看看里面有什么讯息。”

吕少将真的有些兴奋:“我知道,我知道,现在炒得这么热,原来也是你干的!听说那个美国小队很厉害的!”说着就在齐天林的肩膀上重重的拍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之前说到其他东西都没有这么激动,也许对于日本人那种发自内心的厌恶感,对绝大多数华国人来说都是共通的吧。

齐天林笑着承认:“上一次暗杀了阿汗富的内政部长,顺手也杀了十来个禁毒局的人,冀冬阳传递的情报就是那里来的。”

这又一次颠覆了吕少将的认知,正对一个现政府的部长级官员暗杀,还是很少见的:“你……你还真是百无禁忌,什么都敢做,关键是现在还能活蹦乱跳的站在我面前,你,这战斗力也真是非凡了,我看到拉达村的报道,那个领头的杀神就是你吧?”

齐天林点头:“那是英兰格政府配备给我的廓尔喀雇佣兵,这次过来就是打算再招点人……嗯,我想去西边一点把那个老头子解决了,你觉得呢?”

吕少将今天皱眉的次数真的有些太多了:“啊!你还是不要去了,那个跟你之前的事情完全不同,这个有宗教层面的,你就当没看见这坨屎好了,我也不相信他会永生不老,他一死就不用折腾了,等他老不死的时候再说吧,太敏感了。”一边说,还一边破天荒的伸手拉住了齐天林的手臂,好像一个不小心松手,齐天林就要去杀个七进七出,铸下千古大错的。

齐天林也有点悻悻:“看着挺烦人……真不用?”

吕少将肯定的答复:“绝对不用!这个上面有定论的!你以后关于这种事情可以先给我通个气,我也好有一个准备。”

齐天林就是这个目的:“我给你讲这些东西,也就是提醒一下我现在大概能做些什么事情,有相关的需要和想法你可以给我联系,具体的方式你可以再考虑,毕竟现在通讯很发达,再有监听什么的,也不难做出对应的措施。”

吕少将踌躇满志:“我会安排一些参谋人员做假想策划安排的,老实说,你这样的行为模式是我们梦寐以求的,但不受到国家约束的枪容易变质,你自己也要反复的注意这个问题。”

齐天林不否认:“我约谈你们就是这个原因,雇佣军永远都是靠战争吃饭的战狗,谁付钱就为谁卖命,这就是雇佣兵的原则,不问是非,但是我心底始终有那么一根线在权衡,有时候也有很大的心理波动,所以我决定还是要有一

个出发点,一个不受约束的出发点。”

吕少将逐渐平静下来的情绪看着他好一阵:“真的很难得,在外面漂泊了这么久,还能保持这样的心……我以茶代酒,先感谢你这份恒心。”

接下来齐天林就详细的描述了一些过程细节,两人约定了一些联络方式,柳成林才招呼着叫人端进来几个菜,加上一瓶白酒,酒过三巡,吕少将也抽个空说去买包烟,让翁婿俩单独坐一坐,柳成林只字不提齐天林给吕少将说了什么:“孩子我就留在国内,子越要出国就出去,你们好好的生活,万一有什么情况就赶紧回来,毕竟祖国还是足够强大了,要遮挡一下还是可以的。”

齐天林笑着摇摇头:“我唯一的软肋就是家人,但如果没有家人,这样的生活也太无趣了是不是?您几位老人就好好的颐养天年吧,现在经济条件是真好了,我想找您说说话,也就是因为害怕自己越走越偏。”从小父亲去世得早,一个男人没有一个父长的教育指导,什么都得自己跌跌撞撞的摸爬滚打,齐天林还是有些不一样体会的。

柳成林也明白他的心思:“那时候啊……我们蹲在猫耳洞里面,其实大多数时间都是很无聊的,所以战友之间聊天的时间非常多,我跟你爹这种关系好的,就更喜欢天天说自己的家人,说自己以后的生活,也谈自己的孩子,我记得他说过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没有好好陪着你长大……”

齐天林不想演苦情戏,笑着将老丈人的军:“那我就把天骄带到国外去成长?”

柳成林也没个老丈人的样子:“去去去,我因为你下了岗,一天到晚正好在家带孩子,你不是还有外国老婆么?叫她们给你生去!”

还别说,齐天林刚把这边的这一档子事处理好,玛若就打电话来:“有了!我这边有孩子了……”语气说不上多得意或者兴奋,主要是有点新奇。

齐天林就下决断:“那行!我赶紧回去……”本来打算招拉姆图过来顶替自己,然后偷偷去搞个暗杀的,既然老吕都说不用,那也就不多事了,留下亚亚跟拉姆图关注招募廓尔喀新兵的事情,自己就带着蒂雅返回欧洲了。

这样的做法也最符合欧美人的价值观,一个家庭为上的男人似乎更容易获得认可。

虽然齐天林的家庭稍微复杂了一点。

所以听了他的电话,莫森都恭喜他:“先回去尽自己作为父亲跟丈夫的责任吧,反正这个休假还有些日子。”

齐天林随口询问:“这一次行动队的任务完成度,上面满意么?”不管怎么说英兰格这边还是花了好几百

万美元,加上公司的开销,应该过千万了,重要有所得吧?

莫森压低声音:“估计矿藏这边的收入不算少,而且你这一拨人的开销是全额没追加的,比他们自己两百多人的团队花钱实际上要少很多了。”

齐天林继续试探:“廓尔喀那边的收入都还满意吧,比他们在军营里面可高出太多了。”

莫森大大咧咧:“都好几万了,有几个还上了十来万吧,够满足了,有些现役士兵据说都想跳槽去那边了。”

齐天林心里大概有了个底儿,看来马嘉那帮人暂时还没有泄露出围剿美国小队以及自己拿了钱分发封口费的事情。

那就继续慢慢演变这支廓尔喀成为自己的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