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516章 腔调

第五百一十六章 腔调

回到岛上就更是万夫莫敌了,要想在这个有上百名合法PMC的私人岛屿上进行抓捕,非得动用特战队员泅渡潜入,那就不是一般的难度,也要做好承受相应后果的心理准备,这里可是专业人员扎堆,高档武器扎堆的地方……所以,还是走标准渠道吧。

莫森打电话给齐天林的时候嘻嘻哈哈没个正形:“你居然吓唬了人家FBI的人?”

齐天林问自己的上级:“你们不会把我这么扔出去吧?我看他们气势汹汹的,恨不得马上就把我抓走。”

莫森嘿嘿笑:“我们是一条裤子,同一个碗里吃饭的,美国人……哼哼,你不知道英兰格人跟美国人始终有心结么?”

等过了几天,齐天林真的到伦敦去接受正式问询,才见识了什么叫心结。

是安妮开飞机来接的,玛若跟蒂雅就留在岛上,毕竟这边的确比较安全,承诺很快就回来,齐天林才跟安妮一起飞上蓝天。

安妮的表情还是似笑非笑:“这次露了什么马脚,居然被FBI盯上了?”

齐天林摇摇头:“应该是无妄之灾,也好,总比真的出事再跟他们打交道好,现在这样也不是敌对关系,更容易沟通一些。”

安妮做个惊讶的表情看他:“你难道还打算到美国去谋一份职业?我可刚在伦敦搞出点名堂。”

齐天林笑了:“我可没想这么多,也不能总是跳来跳去的,给人不忠诚的感觉。”

安妮就说正事:“那我父亲叫你去谈谈,估计也是有相关的事情,你做不做?”

齐天林不犹豫:“做……为什么不做,这个还是不一样的,苏威典从结构上来说跟英兰格什么的都没有抵触的方面。”

安妮轻笑:“准确的说,是跟华国没有抵触吧?”

齐天林不否认:“对自己的祖国我肯定是有点帮助的心理,但是没有为政权卖命的想法,做自己喜欢做的吧。”

安妮看着前面一望无际的海面跟天空,轻轻点头:“嗯,我陪你一起……蛮有挑战性和冒险感觉的……”

齐天林笑着不做声了。

结果他没想到这个陪着一起的含义,也包含了安妮以亲属身份陪着齐天林到MI6的一个对外大楼做问询,搞得MI6的接待水准都有相应的提升,英兰格人嘛,最喜欢遵循这些老规矩的。

MI6真的给齐天林找了个律师陪他出席调查问询,那个沙克计划的领导者威尔逊勋爵笑眯眯的低声给齐天林透个底:“王子知道安妮要来看,就派了皇家御

用律师来坐镇,你待会儿就看他表演好了。”

齐天林本来就理直气壮,点点头笑眯眯的进去,安妮优雅的跟勋爵等几位老头子坐在外面聊天喝下午茶,通透的玻璃隔间里面能看见所有场景,只是隔绝了声音。

一开始的声音不大,就跟个会议室一样,齐天林跟一直脸上都没什么笑容的皇家大律师坐在一起,他的侧面是莫森跟MI6的一名情报主管,律师的另一边是他的两名助手。

对方的问询一开始就直奔主题:“十一月二十七日在阿汗富南部地区的易乌德镇外六十公里处发生的一场战斗,是你带领的?”

齐天林正面回应:“是……”

“能否描述一下这场战斗?”

齐天林摊开手:“可以……不过这里有详细的文字报告,是我们战斗结束以后呈交给公司的事件报告,您需要我念一遍么?”一名助手就把文件也分发到对面。

对面显然也在别的渠道看过:“你们的目的除了协助英军清剿塔利班武装分子,还有什么?”

齐天林看律师,律师没表情:“这个可以拒绝回答,因为涉及到英兰格政府的利益。”带着那种很浓重的伦敦地方口音。

对方一水儿的调查官员,没有律师,不太适应这种风格:“英兰格政府的利益应该和美国政府的利益是一致的,我们希望能够清晰的明白我们的盟友在做什么……”

律师开始热身:“我们也希望清晰的明白我们的盟友到底在调查什么?”

对方两名主要开口问询者目光相对的看了看,回应:“我们有一个战术小队就在那场战斗发生的时候,在那附近失去了踪迹,那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战术小队,我们必须要搞清楚原委。”

律师看齐天林:“你们确认这个伏击地点以后上报没?”

齐天林简单明了:“只汇报给莫森备案……”

律师看莫森,莫森是战略指挥官,跟现场的齐天林身份不同,所以皱眉反问:“这份战前情报,我们只跟阿汗富联军司令部做了报备,但是没有具体的战术地点,你们的战术小队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我们的情报人员跟作战人员花了几个月的铺垫,十三天的追踪跟埋伏才确定了那个作战场地……”从他的角度,就是指责美军如果真有这个小队,就是在跟踪行动队,并在必要的时候准备抢功,要不就是子虚乌有的一个小队,就是要找个理由来收拾齐天林的行动队,收拾跟美军特种小队抢业绩的行动队,这种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从打伊克拉开始,容易出风头拣便宜的好任务都是

美军去完成,难啃的骨头甩给英兰格军队去做,说起来都憋火,比如巴士拉!

对方扭转话题:“我们现在是在调查关于美军战术小队的失踪事件,不是探讨情报跟战术的项目,那是军方的事情。”

律师根本就不问齐天林:“不知道!战斗中没有表露在报告上的,都是涉及英兰格国家利益的事情,不用一一奉告。”

对方那个看起来气势颇足的调查官有些意外:“我可不喜欢你们这种腔调!”来自美国人面对英兰格人特有的那种带着调侃气息的漫不经心。

律师正式上场:“不喜欢这种腔调?这就是英兰格人的腔调,英兰格佬是什么?我就应该戴着假发?英兰格茶跟松脆饼?我可不是那个来自大本钟和高帽子警察的英兰格,不是来自有着小杯垫和黄瓜三明治的英兰格!”站起来的他身材不算高,但陡然一下就爆发出一种气势,对方的调查官们都有些愣住。

律师岔开自己的右手虎口,摸摸自己的胡须:“我是来自到处都充满足球流氓的英兰格,以及有着开膛手杰克的英兰格!这个英兰格不会唯唯诺诺,做事也不会很正大光明、公平行事,也永不停步!”

连齐天林在内,都忍不住一起开始小鼓掌,律师居然还很有贵族范儿的回礼致敬,英兰格人有时候对着美国人真的有些太窝火了。

在他们眼里,美国人都是靠着石油跟战争发财的暴发户,正是因为美国的观望看准时机,才在世界大战中既挫伤了所有竞争对手,又获取了自己的最大利益,现在真有些无奈,只能跟随美国人,被美国人当条狗一样使唤咬人,但万事万物都是在变化,也不可能一直都俯首帖耳!

好不容易有一支独立行动队在那边捞到了业绩,美国人就一点不放过的要来钳制,真是士可忍孰不可忍啊!

这种心结贯穿了很多政界跟军界的英兰格人,也许就这样一个王室律师才敢用这样非正式的语调狠狠发泄一下。

所以接下来的问询当中,只要涉及到细节,律师一概耍赖:“这事儿当时太混乱,不知道!”

调查官只要质询军方行动怎么能不经过联军指挥部统一协调,律师就指使莫森上场:“我们是非军方的承包商,没有义务跟联军指挥部做汇报,我们承接的也只是为英军驻地扫清周围隐患的防御任务,并没有主动出击扰乱联军整体部署的行为,所以您不用这样指责我们。”停顿一下莫森也忍不住:“你可以查一下,2011年南部地区一次巡逻任务中,我们遭到空中袭击,贵方的军机也说是由某家承包商公司承包维护

,他们承认是他们的错,不是军方的错……”一口气被炸死了一装甲车的英军士兵啊,当时可被噎得不轻,现在终于能照样还回去,真过瘾!

齐天林完全就是个配角,被调来坐在桌边提供道具作用,律师显然之前是得到过不知道什么方面的叮嘱,熟练的掌控整体氛围,稍微有些过火就拉回来轻言细语的说一下,一旦对方以势压人,他就带头反弹,总之就是搅和得对方只能一板一眼的按照规程问话,没法胡搅蛮缠的强行问出结果。

齐天林的发言全部都是官方性质,还有很多可能、也许、大概之类模凌两可的词。

最后美国方面的调查组几乎是悻悻而归,律师才依旧面无表情的跟齐天林告别:“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你那边所有的手脚都要做得干干净净,王储托我转告你,大英帝国的勋章是在等着颁发给为国家作出巨大贡献人士的,你很有希望!”然后终于在跟安妮道别的时候露出点笑容,齐天林觉得就好像是个屠夫的笑容。

印象很深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