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517章 一杯羹

第五百一十七章 一杯羹

没有一个英兰格人问齐天林是不是真的遇见过那五个倒霉的战术小队成员,齐天林也不主动说。

最后是威尔逊勋爵肯定了特别行动队前段时间的成绩,要求齐天林在处理好家务以后,尽快投入到新的战斗当中去。

家务之一就是安妮立刻带着齐天林直飞苏威典,皇阿玛要召见他。

国王的事情很简单,苏威典也要从阿汗富撤军,他们没必要去蹚浑水,国内舆论压力也不小,提供一部分退伍军人的人手给齐天林,齐天林自己再找些人,组成一定的战斗力量,去逐渐替代苏威典军队的防区,这个单子是承包给沙漠鹰公司的,目前沙漠鹰正在跟宙斯盾合作参与阿汗富英兰格方面计划的承包合同很有说服力,苏威典国内自己还没有这样专业化有资质的成熟公司,要求齐天林要带出这样一个队伍跟公司来。

这事儿算是叠加,没什么难度,而且苏威典的巡防区域在北部地区,和英兰格的南部相差甚远,正好给了他两边跑,也就可以跨越阿汗富全境的借口,直接就跟国防大臣这边签署了一份合同,很快就有数十人先到岛上进行初期培训,然后跟他一起返回阿汗富。

正事谈完就是私事,古斯夫塔国王在王宫开了个家宴,王储玛丽公主跟丈夫维特拉,哦,现在要称呼维特拉为丹尼尔亲王了,仅仅就是直系家属一起坐下来共进晚餐。

国王只要不在公众场合跟聚光灯下,就显得非常平易近人,闲聊式的打听阿汗富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状况:“曾经有机会可以去那边做一个慈善性的访问,但国会觉得危险系数太大,还是取消了。”

齐天林描述了一下那边的情况:“安妮去过,她有发言权,这次我们还是收留了二十多名当地贫困少年带回欧洲,以后的发展看他们自己的意愿了,英兰格方面倒是有发展少数族裔情报人员的想法。”

曾经不过是个健身教练的亲王也好奇:“你现在居然进了英兰格的特工部门,有没有什么007一样的传奇故事?”玛丽公主轻笑,看上去两人的感情不错,据说现在也在考虑孩子的出生时间,毕竟公主已经三十四岁了。

齐天林多次跟随安妮出入各种场合,还是有了一些进步,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习惯动作:“一般来说,跟那些士兵做的事情差不多,而且由于热兵器远程射击的原因,混迹在士兵中间,越不显眼越好,不然很容易成为狙击手的目标。”

亲王看来没有落下本质工作,打量一下齐天林点头:“你看上去健康状况很好,没有因为在那些艰

苦条件下造成什么后遗症。”

安妮就略微有些得意的掩饰:“体质好……非常好,希望能够延续到下一代的身上。”这其实有点试探的意思。

国王眉毛抬了抬,不接话,继续跟俩女婿聊别的,不过也不问齐天林离婚没……

王后一般不说话,只是斯条慢理的在旁边观察齐天林,不时低声给安妮说点什么,直到晚宴结束,齐天林才有机会询问安妮:“你妈给你嘀咕啥?难道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爱?”

安妮没鄙夷他的那些坏习惯,乐呵:“说你穿得不咋地,认为我没有给你打理好,有批评呢……”

齐天林低头看看自己身上的高档行头:“还不错吧?”

安妮顺手指了指齐天林上千美元的休闲装:“你现在已经基本得到王室级别的认可,也就是上流社会的认可,这个时候你的穿着打扮就必须要遵循一定的规矩,才是对别人的尊重,皇额娘说这次是跟家里人一起吃饭就算了,不能再有下次,嗯,当然,错误在我!”

回了伦敦,安妮果然就拖着齐天林开始捣鼓这件事,因为他被美国人搞回来问询,在贵族圈子里面已经传遍了,笑着邀请他去现身说法的PARTY实在是不少。

老牌欧洲贵族们对美国富豪真的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情绪……

齐天林现在隐隐就有点要顾着苏威典王室的面子了,他自己觉得还不错的衣服被安妮一教育,就简直跟乞丐装差不多,这个圈子在这些东西上面是没有标新立异的,老牌的的意思就是传承福萌了好几代的那种富贵家族跟阶层。

定制服装是起码的门槛,但一般的定制不过是用钱可以买到的奢侈服务,在现在这个顶级的档次,还得看资格,伦敦萨维尔街排行榜上的各种定制服装顶级店里面,只有寥寥几家有资格能给王室做,安妮那一般情况都众生平等的言论,在这个时候,也不经意的说了一句:“D&S那种还承接阿拉伯王室的店,就不用去掉份了……”

于是齐天林在安妮的引领下,到安妮难得看上的一家店,找到唯一一名师傅,给齐天林啰里啰嗦的做了超过两小时的量身测度,精确到小齐天林喜欢在左裤腿还是右裤腿,都是有严格标注的!

三套三件套,分别因为面料的不同,需要十二周到二十四周的订货时间,也就说齐天林再回去溜达一圈战地回来,衣服都还没做好!

顺带搭配的从绸帕到衬衫还有袜子,无一不是指定品牌,只是安妮原本要打上苏威典王室的圆体字母刺绣徽记,被齐天林拒绝了:“我就是穿

个衣服衬衬你,别给我打上记号。”难得有兴趣逛高档货的姑娘笑着就同意了。

然后他那块军款多功能手表又被安妮摘掉了:“军表是不能戴的,一般那些所谓的豪华表都不用带,什么百达翡丽都是暴发户和后来者用的,我上个月就参加一个拍卖会给你拍了一支老AHCI限量定制作品,还指定磨损了一下,你就戴这个……”

齐天林看着这块隐约有点发黄的珐琅壳表面布满“时光的伤痕”,忍不住就想翻白眼:“我知道新不如旧是个原则,可这……也太旧了吧,还只有三根针,我可是习惯了要看世界时间,海拔高度跟气压判断的!”以他这种长年在野外生存的熟手来说,看看气压数值的变化,结合周围的天气,大概都能当个合格的天气预报员了。

安妮伸出细长的食指掂他的下巴:“这些东西就是你回家来用的,以后还可以传给孩子!”

至于一般潮流者喜欢关注的腰带领带之类的,反而是不屑一顾:“越低调越好,这些东西就那几个牌子能用……好了接下来去圣詹姆斯街,定制皮鞋……”

又是一两小时的折腾,齐天林真觉得这些工匠是煞有其事的在无限拉长测量时间,显得他们专注专业,用个三维立体扫描不就好了?非得用那些上百年历史的皮尺跟纸簿用铅笔来记录,据说还要照着他的脚做一双鞋楦,以后就没有这么麻烦了,当然这双鞋楦模子现在是有资格放在那个到处都标注着名人模子的架子上了。

一般来说,齐天林对姑娘们对自己的安排还是言听计从的,毕竟都是一份心思,可这一次,在持续到第四次严格测量的时候,他终于有点耐不住性子了,安妮一路上就跟哄孩子一样,最后为了应付最近的聚会,买了件带有做旧风格的Barbour,而不是奢侈品牌里面人手一件的巴宝莉,总之前前后后折腾了一天,齐天林就当是陪着她过瘾了,晚上才人模狗样的一起出现在贵族聚会上……

安妮没有说错,真正的贵族是不会有瞧不起人的举动,永远都是彬彬有礼,但是真正要获得他们尊重,外表打扮还真的是要占一部分,当然齐天林最近的行为举动也配得上,所以找他寒暄的贵族也格外多。

但是齐天林是真的没有想到,就是这样的几次聚会,很快就把他的业务又扩展开来,因为这边他遇见了另一位欧洲王子,相互对雇佣兵话题很深入的谈了起来。

主题就是他是否愿意接手保留一个西牙班外籍军团退伍小队在自己的公司里面……

世界上最有名的外籍军团当然是法西兰外籍军团,连公

司在穆尼的办公地都是因为靠近外籍军团在那边的一个驻地,也就是这样才在法西兰的南部地区形成了一个暗地里比较兴旺的雇佣兵市场。

但是,在行业内部的口碑来说,成建制的外籍军团,最有战斗力的是西牙班外籍军团,这几乎是毋庸置疑的!

西牙班这个国家现在似乎除了足球就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地方,但是在这个曾经诞生过国际纵队的国家,拥有一支臭名昭著的外籍军团,也就是历史上血腥镇压了国际纵队的外籍军团,是现在西牙班每一次参加国际维和任务的必备部队,战斗经验跟出勤率非常的高!

道理也很简单,这些贵族通过自己的圈子,或多或少的都能够拉来一些战斗力可观的退伍军人,就跟英兰格这边利用退伍廓尔喀再搞一把榨干点一个道理,他们也希望能在新的热点战区分一杯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