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518章 马脚

第五百一十八章 马脚

齐天林没有接招,很简单,他不想率领一支八国联军耀武扬威,那样的做法只会招来美国情报机构的强烈注意。

现在的他已经被FBI挂上了号,他自己的脑海里都在考虑怎么理清这根线索,再贸然增加带有雇佣兵性质的外国PMC,比起苏威典那个带有国家性质的团队,容易被人诟病得多。

但他的语言表情都很诚恳:“战斗人员我当然希望能多,能更好的扩大任务范围,但是目前我实在是有些树大招风,为了大家的利益长久,如果您确实有兴趣,很简单,成立一家您本国的防务公司,跟我们建立合作关系,怎么样?”

能拥有一支自己的私军,并到热点地区去战斗获利,现在已经俨然成为欧洲贵族圈子里面很有面儿的一件事,联系齐天林的多半是本国实力相对较弱,需要找个可靠的熟手带着进入这个行业,譬如德国或者法西兰以及中欧北欧的一些国家,就自己安排人去替换本国驻外军队了,一方面赚军费,一方面降低舆论压力,还可以在战争进程中发财,这个时候的贵族们巴不得到处都有战争!

有点前几个世纪欧洲贵族热衷的局面了,这种让贵族们重新焕发活力的感觉真不错,欧洲大陆顶端的那些家族,都有些怀念的蠢蠢欲动起来。

谈完类似的合作,跟安妮在伦敦度过一个周末,看了一场英兰格足球超级联赛,齐天林才自己返回了岛上,三十名体型彪悍的苏威典预备役专业军士已经在这边报到,准备接受一个一周时间的简短职业培训,全部都是集中在PMC非军人身份跟以前作为军人有什么区别的,让这些即将试着开始替代驻阿汗富军队的准PMC们明白自己身份的转换……

其实苏威典是全民皆兵的,连安妮都要到军队去服役,国民更是几乎都要担当预备役成员,随时可以拉出来一大批战斗人员,只是眼前这些,基本都有在特种部队服役的经历,而且都是“刚”退伍不久的。

齐天林坐在城堡墙头上的一张沙滩椅,听同样躺在沙滩椅上的玛若给他讲述这些工作安排,说起来两人是在上班,更像是度假,当然齐天林本来就是回来照看一下孕妇的。

玛若不着急:“陪陪就行,然后早去早回,别错过了孩子出生的时间就好,而且你走了,我也找个理由把苏珊叫回来陪我,还别说,这个时候,我就有些能体会到母亲的感觉。”

齐天林刚柔情的把女朋友抱肩头温存一下,手边小几上的步话机就响了:“保罗……萨奇在找你,三号会议室。”这是那个管家雷斯特,因

为在安妮的指点下,这个城堡就得采用管家负责制,无论玛若还是柳子越的秘书,还是齐天林的战斗队长,上了这个岛都得在管家的全面指挥掌控之下,那叫一个专业,只是因为城堡确实面积不算小,齐天林又不热衷于在办公室书房摆贵族架子,所以雷斯特也不得不多利用小型步话机联络。

萨奇?这个从波黑来的痕迹专家,原本担当新沙漠鹰公司的行动二组主管,带着一帮东欧人主要负责那个华国出逃贪官抓捕行动,顺带在靠近中东的热点地区建立一些小型的办事处,算是给公司的行动提供支援。三组主管马克确实在那一票政变行动中大捞了一笔,把自己的全家都迁到了岛上,半度假半退休的挂名担任教官,真的达到了PMC们的终极目标,算是岛上的军事主管,悠闲自在得很,可比他年龄大一些的萨奇却一直前后到处奔波,不愿停歇下来,随着齐天林的手下主力转向小黑跟廓尔喀,他似乎也在调整自己的人手。

一身休闲打扮的齐天林端着一杯果汁下到室内的会议室,萨奇一脸疲惫的招招手:“我刚去了一趟俄罗斯,我需要扩大二组的规模。”

齐天林不问他细节,笑眯眯的询问:“你为什么不自己单独出去搞一个公司?现在你别说你没钱……”因为有冀冬阳跟着一起,萨奇这边收缴出逃贪官的业绩很客观,就算没有揩到多少油,分成返利也不少,何况那些合同上规定的资产被公司接管以后,他也有提成,要知道那些外逃官员的资金量真的很巨大,而且没有一个笨蛋,大多都不是坐吃山空的主儿,巨额资金在外面滚动产生的利润都不是个小数目。

说起来这些外逃官员把这些资金还管理得挺好的,就是买的房子亏得厉害,谁叫这几年欧美地区的地产价格跌得狠呢。

萨奇摇头笑着喝一口威士忌:“我又不傻,跟着你才找钱,你那些关系以及你现在越来越广泛的业务开发才是最重要的,我能够做的就是运用我原来的人脉,能尽量跟上你扩大的步骤。”

齐天林有点惊讶:“扩大?我没有扩大的意思啊?我现在说起来带了两百多人做事,那都是英兰格政府的合同,还是宙斯盾的业务关系,小黑们都只是借调过去的。”

萨奇摇摇头:“你为什么不能乘着这个机会,把沙漠鹰做大做强呢?本来我们就是合法的商业公司,有英兰格和苏威典的背景,我们有这个机会扩大啊,行业内的那些大公司,哪个不是傍着某个国家壮大起来的?”

齐天林想到苏珊那个有些空荡的办公室,剩下的大多都是情报人员,有些怦然心动:“战斗人

员再填充一些,就逐渐扩大规模?”这个时候有点后悔那些西牙班雇佣军了,要不还是直接拉过来?

萨奇才表述自己的收获:“你知道我们还是属于原来的前苏联阵营,从长辈开始就有一些关联,所以我能有一些俄罗斯的朋友,我想从俄罗斯招收一批作战人员……”

齐天林想起了重犯,有些皱眉:“毛子的战斗力是不错,但是酗酒跟战术体系可不是小问题?”现在的PMC市场基本上都是欧美风格,就算是东欧国家军队,很多都是按照欧美的训练体系来建立了,唯独俄罗斯,依旧坚持自己的战术体系,就跟华国一样,有点跟其他国家的PMC格格不入。

萨奇摇头:“我也不会找一般的俄罗斯军人,我联系的是哥萨克……”

齐天林的眼睛就亮了,这才是和廓尔喀齐名的顶级血战族群,甚至剽悍程度远胜于廓尔喀,只要提到哥萨克,几乎所有人的脑海中,都会出现一群骑在战马背上,手持长长弯刀,人和马都喷着白气,冲杀在雪地中的疯狂战士形象!

萨奇有些得意:“车臣战争那么惨烈,俄罗斯用了多少哥萨克去填平那个尸山血海?!怎么样?他们有对武器天生的热爱跟忠诚的使命感,一定会成为你忠实的走狗!”

齐天林得压抑住有些兴奋的心情,他自己确实没有接触俄罗斯那边的渠道:“你该不会是俄罗斯的探子吧?”这话说得有些玩笑,但是探询的意图却是真实无比。

萨奇的表情就不玩笑:“我是波黑人,不属于任何的情报机构,你在做的事情我是一直看着的,我不知道你有什么目的,只明白你是个有主意的人,但是现在你有个马脚露出来了,所以我猜测你是想做点什么,算上我不吃亏。”

齐天林有些惊讶:“目的?马脚?你在说什么?”

萨奇嘿嘿嘿的笑:“我是个痕迹专家,擅长的就是根据蛛丝马迹推断事情,推理跟心理揣测是我的强项,你是我现在最重要的老板,我肯定要反复思量你在做什么,从我们在叙亚利认识,在加拿大制造血案,再到你跟华国的业务,我知道你不是华国的人,但是你在为华国做什么,总之就是对美国不怎么恭敬,对不对?”

齐天林有点如雷灌顶,脸上尽量平静:“马脚在哪里?”

萨奇依旧还是那副笑嘻嘻的模样:“老板……你已经很小心了,别人是注意不到这些的,我毕竟是跟在你身边一两年的时间了,你最大的问题就在于没有把公司做大,这里有个动机的问题,你为什么不做大?你具备了所有做大的因素,却一直都没有把公司

做大的努力,如果说你个性是没兴趣,但你在战场上又那么努力,这是矛盾的,一个往上钻营、战斗努力、背景深厚的人,却不打理出一份值得相衬的产业,虽然这份产业你出让给了女朋友,这是不是有点不合理?”

齐天林有点牙疼的表情:“堡垒果然是容易在内部被攻破的……”眼睛瞟着萨奇。

这个有点微胖的东欧男人却缩了一下脖子:“你别想着灭口什么的,我早就给你说过,我们是被美国人灭掉的残余分子,现在我找的钱很多都在补贴给那些战友的遗孀和家庭,我还是那句话,如果你要折腾美国人,算上我一份……”

“又能赚钱,还能报仇,这样的好事儿,我真的希望你能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