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522章 有权和有必要

第五百二十二章 有权和有必要

最后齐天林是直接到那家美发厅,指指自己的头:“按照时尚流行款,最常见的做!”

然后他就靠在舒适的椅子上打了个盹,中途偶尔眯眼看看镜子没有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发生,就放心任他去。

其实日本的一般理发店反而没有国内美发厅的小店员们那么非主流,统一的简单店服,腰侧挂着工具袋,只是那种习惯性的服务礼貌意识让齐天林每一瞬间都能感觉到是在日本,譬如说即便是给坐在椅子上的顾客介绍有什么发型或者过程,都不是躬身讲解,而是双膝跪地降低高度,这不过是个社区路边的寻常理发厅而已!

所以他的脑子里转悠的都是怎么把自己变得更像一个日本人……

不过最后看见落地镜子里面的男人倒是很有点日本时尚气息,脸上打理得非常干净,但是颌下两腮原来的胡子被精心的修整过,破天荒的给他在上嘴唇留下了两条八字胡!搭配从两鬓一直连接起来直到下唇边的胡须,就是典型的貌似粗犷实则精心装扮的日系风格,就跟日本人那个调调一样,装模作样。

不过确实帅气,头还是被修理得很短,染成深褐色,有一个往中间立起来类似莫西干发型的模样,精神抖擞又没有他原来那种铁血平头的凶狠感觉,让结账出来的齐天林没忍住给自己自拍了张照片,发给家人共赏。

玛若果然属于最喜爱这种风格的花痴类型,嘻嘻哈哈的就打了电话来:“在家的时候怎么没有怎么打理过?一天到晚都是乱糟糟的,记住了,以后都按照这个样式回家!”

安妮跟柳子越就要稳重一些:“还不错……但是记住不能就这样到处去招惹小姑娘!”

蒂雅根本就不在乎:“你单独去执行任务?什么时候能归队?”很不满。

齐天林安抚:“你自己注意安全,按照整个队伍的行动计划来,千万不要把自己置身到危险环境中去。”

蒂雅没精打采:“你不在,他们根本就不允许我上战场,亚亚跟马嘉带头把整个黑妞小队都留在了军营里面!好了好了,早点回来!”

哪里有那么容易早点回去的?

MI6给齐天林定义的就是一击必中的暴力式情报查探,才不是那种外围慢吞吞的讯息搜集,交给他的行动计划书很简单,就是想办法混到福岛地区去,然后伺机靠近那个传说中的福岛核电站,除了一个大概揣摩的海底隧道坐标,剩下的就是自行发挥,希望能够得到什么比较确切的情报资料,便于英兰格政府利用的资料……

东游西荡的一阵,确定没有人跟踪自己,特别是MI6的人没有盯着自己,才直接搭乘新干线列车前往两百多公里外的福岛地区,要从那边再转乘大巴靠近濒海的福岛核电站地区。

新干线其实就类似于华国国内现在的高速动车,很平稳,时间也很快,除了有俩结伴而行的姑娘不时偷偷打量一下帅哥,齐天林也没遇见什么特别的情况,只觉得这个国家的环境保护是真做得好,就跟他在欧洲那些国家一样,尽可能保留了自己国土上的一切美好,把不美好的事情都用到别的国家身上,最后还笑着跟那两名看上去还算漂亮的姑娘点点头,施施然的双手插兜下了车。

本来也是有支线列车可以到达那边的区域,但是显然大巴车更容易靠近或者隐蔽离开一些,所以他决定还是采用大巴车靠近那个著名的三十公里直径范围的核辐射封锁圈,因为从这边的市区到海边也就几十公里。

只是好像很不巧,因为距离转乘大巴的地方不远,他也不想接触更多人,给出租车司机留下也许被问询的印象,就步行过去,刚刚走到街头,就似乎遇见了当地的什么游行祭,相当的热闹,一下就陡然让街头的人流密度非常大,齐天林可没有什么挤来挤去的打算,静静的靠在路边,随意的找了一家小吃摊贩,买了一碟鱼丸,用小叉子一点点往嘴里送,在这个充满热闹的街头,就好像一个完全孤立的旁观者……

以前他没有怎么来过日本,但知道华国人是这片土地上的游客大户,眼前的街道却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基本上都是本地人拥挤在街头,无论穿着打扮还是言谈动作,都表现出这不是一场面对游客的表演性质的活动祭。

首先众多男童穿着蓝色短打民族服装,女童穿着粉红色的短打服装,在一片吆喝声中徐徐的拖着两根彩色绞绳过来,一个个稚气未脱的孩子头上扎着一根白色带红点的带子专心致志的齐心协力,纵然是在冬天,短打坎肩一样的彩色罩服下面都露出大腿,丝毫不觉得冷……

两边的观众市民挤得水泄不通,更加热闹,挥动手里的小圆扇,小灯笼一个劲的加油,配合周围逐渐亮起的店铺灯光,显得是那么喧哗热烈!

接着出现的就是绳子拖拽的一辆游行车,木头结构,周围围满了成年男性,全都是白色短打和服的样式,同样也每个人头上都扎着白色带有日本字样的红点带子,一起大声喊着号子,推动木头大车前进!

车上装着一头纸做的大老虎模型,一头张牙舞爪的老虎,背后还有一座带有日本传统宫城样式的建筑,几人高的老虎里面还点了灯具

,使整个造型格外醒目。

队伍明显很长,后面还有整整齐齐全部都是穿着裤衩跟短打和服的男性跳着单腿指天的舞蹈,成片的这么跳着过来,引得路边的人一起跟着跳,一起叫喊着祈福的语言,虽然不知道民俗如何,但是单单看着这样的场面,齐天林也明白这是这个地方民间自己的拜祭活动。

齐天林不会觉得有什么纸老虎的寓意,只是觉得这是人家的风土人情,乐呵呵的边吃边看,周围的人也丝毫不觉得他这个时髦打扮的年轻男子有什么不一样,也许这就是MI6要求他来出任务的原因吧。

听来听去,主题应该是在这么些受苦受难的日子过后,祈求天公给这片土地带来丰硕的收成,让这一带的老百姓再不要受到惩罚,过上美好的日子……

看着就是一片和和美美的上进模样……

直到队伍里面出现一幅标语,是华语“君子,居必择乡,游必就士”老实说,以齐天林这个初中毕业就去参军的二杆子文化,都不太能体会这句话的含义跟出处,却在异乡看见被一面横幅这样拽着出现,很有点讽刺的味道!

但是日本人这种齐心协力的劲头,却让齐天林觉得很陌生,曾几何时,华国人似乎已经失掉了这种东西,这种对自己国家的集体自豪感,太多的肮脏跟不如意让太多的人纷纷把注意力放到个人层面上,避而不见或者失望的看待那片民族跟国家的荣誉……

有些东西真的已经丢失了!

然后出现在他眼前的就是那面极为熟悉的太阳旗,不是最常见的那种白底红心旗,而是一面带着十六条红色放射线的军旗!

而且还不是那种崭新的军旗,是一面斑驳陈旧甚至中心破烂露出紫黄色底纹,经历过战争磨难感觉的军旗!

在被展开的军旗角落写着“祈武运长久”然后每一条放射的红条或者白条上都同样用黑色毛笔写着人名!

军旗后面就是一名旧式黑色海军高级军官军服的大胡子老头,手中气宇轩昂的拿着一柄雪亮的军刀,在无数高喊的加油声中气势汹汹的走出来!

然后就是一系列穿着白色旧式海军水手服,以及那臭名的皇军黄色军服!

中间甚至还夹杂着一些男童穿着改小的军服,少女带着那种丑陋的皇军军帽,身上斜戴着白底红心的绶带……

特别是在几位走着很肃穆标准军步的年轻人后面,端着的一个牌位,让整个祭祀活动的气氛达到了**,道路两边传来整齐的鼓掌声,还有无数人双手抱拳在胸前低头闭目,祈祷行愿!

看了

半天,原来是这里日本遍地可见的一个神社在进行招魂祈祷仪式,祈求那些为国捐躯的勇士们,佑护这个国家!

这个场景,让手里叉着一小片鱼丸的齐天林有些目瞪口呆,这就是所谓的日本人对下一代的教育么?这就是日本人普遍的价值观么?

这样一个场面长大的孩子,以后会相信“日华友好”“日华亲善”么?

他们崇尚了什么?看看那些穿着旧式军服的成年人,他们的脸上只有没有参与过那场烧杀快感跟刺激的遗憾!

哪里有什么一衣带水的邻居?

那个满脸狰狞跟怀念的老人不过是幻想着用那把军刀在华国再体验屠杀的乐趣!

对这些人!

华国!

真的有必要理直气壮的仇恨!有权这么做!更有必要这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