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523章 前进

第五百二十三章 前进

齐天林是神态自若的端着小吃看这场丑陋表演的,中途还找店家加了点酱油,对他来说,这无非就是一个丑陋民族生存于一个不安定环境下的自卑情绪表现,他们那句居必择乡,无论是用来形容这些军国主义亡魂休养的地方,还是为他们掠夺大陆土地寻找借口,都是狗屁!

这个国家最习惯用一些文质彬彬的东西掩盖他们暗地里的那些肮脏跟龌龊,说到这里美国人都没有他们来得诡诈,当然美国人也许是信奉强力大棒吧。

狗屁不通的东西他就当看热闹了,和那些华国国内的愤青不同,他绝对不会去做什么针对靖国神社还是面前这些军国主义分子的行为,因为这种敌对普世价值观的东西,除了泄愤,就只能帮助敌人增加凝聚力,一同抗争来自国外的压力,把这一切当做是侵略,于是这个惯有被虐待心理的国家,就会更加急于好战,他们是不会审视为什么别人会这么对待他们,只会更加的希望能够摆脱目前的狭小国土跟尴尬境地,寻求更大规模的生存空间……

所以……还是做些实际的事情吧。

就跟逛夜市一样,在夜幕刚刚降临,又恢复人流如织的街道边买了一只这个地区很常见的核辐射探测仪,民用版本的,托日本人勤于钻研的福,这么一个小东西都做得蛮精致跟准确的,和华国生产的山寨产品还是有一定区别。

溜达着找到大巴车站,其实在这个没多大面积的国土上,就是类似于乡村交通班车的地方,只是检票的时候例行检查到他没有辐射区通行证:“先生你不是本地人吧?”实在是外观太有当地人的感觉了,毕竟这些周边地区的年轻人都是以东京的潮流打扮来作为风向标的。

齐天林笑着稍微含糊一点口音:“嗯,我是从东京过来游览的……”反正也不查护照证件的。

对方就好心的提醒:“到了距离这里十六公里外的封锁线,就必须要有通行证才能进入了,如果是私家车就要求即时返回,并且马上到市区任何一个警署报到说明返回了,但是搭乘大巴的就会被封锁线的警车送回来哦……”

齐天林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点头:“原来是这样……谢谢了……我就去远远的看看吧,我有个大学同学在那边呢。”被警车送回来就说不定要检查证件什么的了,总归有点麻烦,也没必要偷车或者步行,在这个表面安定的国土上,任何不和谐的小动作很容易被发现的。

所以他还是决定乘坐最平常的交通工具尽量接近封锁圈。

只是,刚刚坐上大巴车,检查一下

自己随身的皮包里面有些吃食跟饮料,齐天林就诧异的看见自己座位隔着中间的走道,另一边坐着的正是在新干线上遇见的那两个日本姑娘,对方也在笑着给他点头,心中就一片哀嚎:“我特么的为什么要打理得这么帅啊!”

真是不要脸!

作为特工人员来说,这就是最忌讳的事情了,在不特定的环境中成为一个特定因素,被别人注意到,这是最不走运的事情,所以说大多数特工反而都是那种看上去扔进人堆里面就找不到影子,事后再三回忆脑海里面都没法想起什么样子的那种。

不过齐天林毕竟是战斗人员出身,没打算在间谍特工这个行业发扬光大,也不考虑后果了,点点头,就自己靠在椅背上,借着车厢里面微弱的灯光,看看手里的车票上站点,判断自己应该在封锁线前面的站主动下车。

也许是两位姑娘一起,相互鼓励一下,就主动搭讪:“那么……你是到広野的么?”那是终点站。

齐天林笑着摇摇头:“不……我到小野町。”过了那个镇几百米外就是封锁线了,自卫队跟警署的人员也是依托那个镇建立封锁线维持的。

两位姑娘却一脸欣喜:“刚好我们也是到小野町的!”

齐天林头疼,难道自己说到任何一个站点她们都会说刚好也是去那里么?脸上却挂着点怪怪的笑容:“你们是小野町当地人?”

对方明显有一位是主打,居然带点娇嗔的口气:“你听我们的口音也不是小野町啊……我们是过来找朋友的,不过她在封锁区里面一点点,我们没有通行证只有明天早上她才能来接我们进去。”

齐天林听得出个屁的口音,脑子里飞快的转圈:“里面有朋友就可以不需要通行证么?”

另一位姑娘点头:“对啊,因为办理通行证的其实都是记者媒体或者志愿者,当地人凭身份证件就可以进出,探访亲友的情况就只需要朋友担保就行了。”

齐天林抵御了一下沾这俩姑娘的光混进去的诱惑,因为那样多半今晚自己还得卖身,自从有了女朋友跟老婆,他可真是洁身自好了,嘿嘿笑两声:“那就祝你们旅途愉快了……”然后自己坐好开始闭目养神。

两名日本姑娘显然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就变得冷淡起来,也许觉得他有点怪怪的吧,窃窃低语一路,没再找他搭腔了。

夜间行驶的车辆外面,随着路程的接近,窗外能看见的灯光也越来越少!

在福岛的时候齐天林就有一个明确的感受,街头的市民除了那个游行祭的时候,其他地方人出奇的稀

少,开始他还以为是所有人都集中到了那个游行祭上,现在看来那个城市就剩下那么点人了,现在过来的路面上,除了偶尔看见的巡逻车辆,几乎没有看见一辆民用车在行驶,路过的几个站点小镇也都是灯火稀少,行人寥寥的样子,看来核辐射的威胁还是真切的影响到了这一带的生存环境。

其实车上也就六七名乘客,据说到达终点站的就一个人,真有点想象那种一辆大巴行驶在黑漆漆的地震核爆过后的沉寂土地上,只有一名司机跟乘客的场面,好像很容易拍个惊悚片的样子。

齐天林一边胡思乱想的轻笑着,一边悄悄摸出那个核辐射检测仪,在自己身侧轻轻的打开检测,数值很低,零点三左右,说明这辆车的保护做得还不错,但是他在福岛购买时候打开检测已经有0.6左右的每小时辐射量了,简单的说超过500,身体白血球细胞就会减少,一千到两千以内,红血球减少,食欲不振开始有问题的脱发,两千到四千骨骼就遭到放射性污染,开始内出血呕吐等等,超过四千就嗝屁!

服用碘化钾片基本已经成为这里人最常见的行为,齐天林也就着水给自己吃了一片,他不知道自己自身的自动恢复能力能不能深入到这个层面,总要试试不是?对他来说,也是一种难得的冒险经历了,何况,他难得的坚信这件事有百利而无一害,最多害自己。

果然,等他跳下大巴车的时候,检测器上的数值就突然跳到了0.94,这已经是东京的二十倍了,这个该死的核污染国家,天知道这样乱七八糟的国度怎么还把心思全放在对外争斗上,也许正是这种没有纵深小国土的焦虑感才让他们孜孜以求的想对外发展吧。

更该死的还有那两名明显有点多管闲事的日本姑娘,因为就他们仨在这个空荡荡的街道上下了车,对方好心的提醒他,这镇子上只有一处还在营业的旅馆,不然就只有到警署去住,所以齐天林不得不跟对方一起到了那家旅馆!

他的本意是既然到了边缘,再严格的封锁线也封锁不了他,只要在夜色中偷偷的摸过去,就算是进入了无人之境,面对里面寥寥的核工作人员,简直轻松得就好像回自己家一样。

可是现在呢,被人注意到的结果就是,如果他不去住店,那他去了什么地方?这个荒郊野岭的地方,连住户都没有!

就只有寥寥的两家超市商店跟志愿者集中地,然后就是旅社跟警署了,这在街面上简直都是一目了然的!

人家可以先担心后怀疑,然后就报警提高警戒层次了!

齐天林真是怀念自己那帮

无法无天的老战队战友们,之前宙斯盾跟他在东京寻花问柳的那个小组也不错,起码可以满足这两个春心荡漾的姑娘!

所以当他跟那两名姑娘走进旅社被心领神会的大婶告知只有一个房间的时候,齐天林简直有种想撞墙的感觉!

日本人特别是现代的年轻人有一种迥异于大多数国家青年的性观念,他们不是性自由或者性开放,而是不太把这件事当成个事,有些过于单纯的追求这种事情本身的生理快感了,这让正在试着追求真实家庭情感的齐天林很有点不适应!

最后他完全是在对方诧异的眼神中,要求自己就随便找个地方蜷一宿,因为自己只是个无聊的城市青年,只是来随意看看这片被核污染废掉的地方!

摆出一副死人脸拒绝任何艳遇的行为,然后在人家瞧不起的低声咒骂后,趁着凌晨天亮前,就大摇大摆的出门顺着晨雾中的山野往着东面三十余公里外的福岛核电站前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