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536章 需要

第五百三十六章 需要

其实英兰格人是有询问过齐天林那些防空导弹是哪里来的,齐天林直言不讳的承认是自己从苏威典倒手过来的,理由也很简单,自己已经三番五次的得到了警告美国人也许会对自己动手,还不做点准备简直就是傻子了。

于是在等齐天林派了一位会计师过去跟宙斯盾签订了股权转让合同以后,由宙斯盾为他掏钱聘请的一个欧洲律师团就正式在他的授权之下,分别在国际法庭、公司所在的伦敦地方法庭以及美国联邦法院同时发起向美国国防部的民事诉讼,要求索赔十二点七亿美元,对在由美国挑起的这场莫名其妙的内斗中牺牲和受伤的战士进行善后补偿!

平均每个战士要求对方赔偿三千万美元,一百余名受伤的战士也大小不等,总之就是狮子开口列出洋洋洒洒的一张单子给对方,要求对方应诉,国际法庭就不指望了,那基本上就是个政治的坑,就在两边的地方法院申请开庭。

这种天价索赔案子在美国进行了十多年反恐战争以来还是第一次,立刻就引起了各国媒体的关注,总统对这件事的认错在先,现在人家受害者开口要赔偿了,需要真金白银拿出来摆平此事了,到底会怎么样?

西方法律是有一个先例原则的,也就是说只要有类似的案件审理得到了判决,以后的案件就可以申请按照同样的方式结果进行审理,这次的案件无疑是具有一定的标杆意义,一旦判决美国国防部败诉,需要按照某个金额进行赔偿,那一系列多少件被美国军队“误伤”的案件都可以提起类似的民事诉讼,要求赔偿!

那……恐怕是个天文数字吧?

所以按照惯例,这种事情都是高调起诉,低调调解,法院最后是不会做出判决的,齐天林终于跟自己的两个总队长一起,坐在了伦敦一家著名律师事务所的会议厅里,身边一溜顺的坐着五位每小时收费单价超过两千英镑的高级大律师,比卖命的PMC赚钱多了!

对方的律师价格显然也不便宜:“我们要求反诉讼对方造成美国海军陆战队五名士兵失踪事件的发生!”

这边的律师安泰祥和:“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这些士兵的失踪跟宙斯盾公司PMC们有关系。”

齐天林三人也就是当做当事人坐在桌边的,基本不用开口,遇见对方针对他们任何询问,都可以重复同一句话:“根据我的权利,我授权我的律师回答这个问题……”

真简单!

可是齐天林偶然的转头看了一下自己的两个部下,居然就看见亚亚这王八蛋居然坐在桌边玩耍

自己手腕上的一块海豹特战队手表!

那次收拾了五人小队以后,那些附着在尸体身上的小战利品都被这帮小黑瓜分了,他们从来不会介意是从什么地方来的,只会把这些彰显自己战绩的东西得意洋洋的挂在身上!

看着对方因为迟到还没有到来的三位军方人员,齐天林简直有些万幸的感觉,对着自己的弟弟一阵虎眼,亚亚咧嘴笑着就偷偷卸下那块表,献宝似的从桌子下面递给齐天林,他还以为齐天林要呢。

跟亚亚吊儿郎当的不同,马嘉就一本正经的穿着西装衬衫,绷直了背脊满脸严肃的坐在那里,自从得到消息他可以跟着齐天林一起出席这次为自己战友争取赔偿的调解,这个接受了接近十年英兰格军队培训的基层军官就没睡好觉!

十年的军事生涯,他永远都是战场上的枪杆子,从来没有自己掌握过自己的生命,也从来没有为自己的同胞争取过什么利益,而且整个廓尔喀PMC团队都沸腾了,他们跟随不同的国家跟团体作战超过百年的历史,什么时候,谁把他们当人看了?死了就是一堆尸骨,最多有点抚恤金,大多数时候分文不得,甚至尸骨无存,最便宜的佣兵机器名声不是白来的,所以他们才会在战斗中竭尽全力的争取胜利,期望获得胜利能给自己带来一点尊严,可是一次又一次的被愚弄,已经变得有些麻木的廓尔喀们,现在居然获得了一个可以平等的权利!

所以早早的开始打理自己的代理人,要让自己的代理人也能以一个严肃的面貌出现在外界面前,于是马嘉这个代表了所有人尊严跟权利的家伙来的时候就有太重的责任感,非常认真,竭尽全力的绞尽脑汁希望听懂每一句快速交谈的语言,双唇都在不停的默念,齐天林觉得他可能是在尽量背诵这些对话,好回去复述给自己的战友听。

齐天林也不好劝他不认真,收缴了亚亚的手表揣进裤兜里面,再打量一下亚亚身上没有别的漏洞,自己跟他都是比较正式的样子,但是两人实在是没有那种白领的感觉,反而相互都很不习惯,一个劲的都喜欢去拉脖子口的领带结。

对方的军方代表终于到来,当先的少将一身戎装,后面是一位年过四旬的女性中校,还有一名穿着西装的中年男子,表情肃穆的坐下以后,稍微解释因为伦敦交通原因耽搁了从军用机场过来的时间,就加入到这场看起来有点旷日持久的拉锯调解中来,那位坐在长长会议桌尽头的职业调解人一声不吭,只是作为一个见证人在那里观看,齐天林除了在进来的时候,听他宣布不得录音并让人检查了所有人的电子设备以后,就一

声不吭了。

带队的少将开始也是一言不发,听由律师团按照之前的既定方针进行争辩,自己的主要注意力都放在观察齐天林的身上,深褐色的眼珠不停的转来转去,就好像一台高精度扫描仪一般把齐天林整个扫了无数遍,偶尔转头低声跟身边的女中校耳语,典型的白人高傲气质风格,花白的头发,高高的鼻梁,刮得铁青的下巴上只留下了些许的胡茬,整个过程双手都是交叉手指放在桌面上一动不动,眼睛也是那种眯着的表情看着齐天林,齐天林也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就把注意力放到对方军装的勋略表上。

美军常服左胸的勋略表放在熟悉这些东西的人眼中,就好像一本词典,解释穿着这件军装的人经历过或者获得过什么,每一横列分为四片,说明这可能是来自海军陆战队的一位少将,其中从越战到沙漠风暴还有伊战都历历在目,服役部队更是从中东到欧洲亚洲部队都有,当先第一枚就是号称活死人的国会名誉勋章,理论上来说,获得这枚勋章的基本上都是死人,属于美军内部的最高荣誉,这位能获得……那就得是在越战期间起码被囚禁过七年以上,折磨得死去活来还拒不投降的那种死硬派了!

然后在律师们唇枪舌战的一个间隙,将军突然开口:“我希望能跟保罗先生有一个单独谈话的机会?”

齐天林看看自己的律师,不等回答:“很荣幸……”

律师也不反对,只是对他点点头,做一个食指跟中指横向并拢一划的动作,就好像拉链拉上的动作,意思是慎言,齐天林笑着点头回应。

另外打开的一间带着玻璃隔断小洽谈室中,坐下的将军把双手放到自己的小腹部交叉:“从什么时候开始你变成了跟我们屡屡作对的?”这才叫开门见山!

齐天林都差点冲口而出你怎么知道了,借着把右手放在身侧小桌上用手指敲打的小动作:“我没有针对美利坚合众国的意图跟想法,相反,我在跟美军同僚共事的阶段非常愉快,但是阴差阳错,每一次都是贵方的决策者做出了跟我斗争的决定……”

将军显然注意到他手上的小动作,笑一笑:“我曾经调阅了跟你有关的所有情报资料,发现混迹其中更多的都是平庸、冷淡、斗志跟意志力都一般这样的评语,但是不知道从哪个具体的节点开始,所有关于你的情报都是完全脱胎换骨的另一个人,专业技能超越绝大多数战士,勇敢跟顽强无数次出现在与你共事过的评价者口中,你的整个战斗层面也完全脱离了原来那种很不上档次的阶段,频频出现在各种高级战斗中,我得说……之前对你的评

价看走了眼。”

之前的评价?

那就只可能是老鹰或者宝宝给自己做出的评价吧?想到自己在战队似乎唯一的好友居然给自己做出这样的评价,齐天林真有些无奈的笑了笑,和刚才那个敲击桌面的动作带有表演性不同,现在这丝苦笑真的发自内心,发自内心的就要掩饰,所以齐天林有一个低头欠身的动作以后才抬头:“我就是个佣兵,拿钱做事的佣兵,现在我隶属于宙斯盾防务公司,所有的军事行动安排是公司或者别的方面做出的,从我的感觉来说,你们才是有点针对我。”

将军的态度还是直接:“既然是之前的评价和判断有些偏差,才导致我们在各个层面上产生了不必要的误会,不知道你有没有握手言和的可能性?我们的行动也需要你这样的战士!”

那就是收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