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537章 撒谎

第五百三十七章 撒谎

做一些小动作,这是个齐天林在经过了苏珊对他的情报人员培训,还有MI6的专业特工训练以后,自己总结出来的小技巧。

当在面对审讯或者谈话的时候,小动作通常是泄露自身真实反映的窗口,所以几乎所有的特工教程都要求能够尽量抑制这些东西。

但齐天林不这么认为,他给自己的定位就是一个武夫,需要展现给各方的就是一个武夫,太过严谨的自身控制,反而会传达出他是个训练有素的特工人员真相,所以他现在还刻意增加点小动作。

一方面这些小动作可以迷惑对方的判断,另一方面,小动作确实也有利于排解内心的紧张或者别的什么情绪。

手指继续在桌面上很轻微的跳动敲击,似乎他在做什么心理斗争跟纠结,好一会儿之后,齐天林才有些艰难的开口:“我只是个战斗人员,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正因为之前的误会导致战斗,我才获得了跟您交谈的资格,那么怎样保证我不会被你们清算?而且,您能开到什么价码?最重要的是,我现在在为英兰格人服务,我不愿搞得两头不是人,当然,你们本来就是盟友,只是在利益上肯定要各顾各,我可不想当墙头草!”

这才是一个比较正常的反应,面对美国人的招揽,如果硬犟着脖子不愿被归化,那就只能成为敌人,美国人需要全力消灭掉的敌人,齐天林可不认为美国人会拿自己没辙,现在不过是他们有所顾忌或者在权衡得失而已,一旦美国人决定全力消灭的对象,那就是不计后果的雷霆一击,十拿九稳!

少将点点头,显然也满意他这种回应:“你显然是个聪明人,英兰格人那边……他们就是喜欢搞小动作的,就陪着他们玩玩吧,不碍事,你又不需要到美国本土找间窗明几净的办公室办公……至于价码,你能为美利坚合众国做什么?”说到这个时候,少将的身体有一个半前倾,左手手肘随意的放在了自己左边的膝盖上。

他一直在观察齐天林的行为动作,但是自己其实也在释放讯号,只是不知道他是有意还是无意的了,这种半倾身其实就表达了一种迫切,一种急切或者说希望听到什么内容的专注心态。

齐天林收回了敲击的手指,交叉双手手指,拇指相对的快速习惯性点几下:“目前这个少数民族裔的特别行动队是在英兰格人的要求跟支援下建立的,过多的内容请理解我的职业操守,我就不说了,您知道我们的行业里面人员比较复杂,来自各个国家的都有,我原来呆的那家公司,也有东欧国家的人,我们……在乌克兰建立了一个军事承包商训练中心,可以为你们

在中亚或者东欧地区的工作提供资源。”

这是他在脑海里面快速斟酌以后做出的一个决定,原本只是萨奇为整个团队建立的后进基地,现在他打算化腐朽为神奇,冒个险,直接把这个军事后援基地作为自己给美国人的投名状!

美国人在中东地区确实已经获得了压倒性的绝对优势,还是那句话,只是考虑到成本或者得失,美国人才决定要不要完全把塔利班收拾干净,把伊克拉反政府武装清剿一空,直接把叙亚利政府推翻,美国是完全有这个直接执行的能力的。

但是在中亚跟东欧地区,他们的影响力就相对要弱一些了,毕竟那是传统的华约地区,前苏联控制了好几十年的地方,美国人的渗入一直都比较困难,一样的道理,强行从武力上面解决,肯定也是没有问题的,但人家不都是和平国家么,所以美国人这些年对于那边出了从意识形态上进行所谓的民主自由鼓吹影响,最大的手段还是经济影响,可是最近二十年,经济影响这种以前无往不胜的形式,开始受到牵制了,首先是日本人的经济崛起,但是被美国人搞垮了,接着就是华国人……

在美国方面是有专门分析这个态势的,华国人显然汲取了日本人的经验教训,采取了全球化战略,利用低成本低劳力的低价策略,用低价市场冲击全球经济市场,牢牢的控制住了全球轻工业生产,虽然附加值不高,利润不高,但是这个巨大的国家利用自己的深厚底蕴,彻底富国穷民,已经隐隐的对美国形成了很大的压力,经济手段已经不是拉拢这些地区的最佳手法了。

所以在东欧地区,美国人的进入一直都是小心翼翼的,实在是因为这一带对他们的防备心太高了,但是眼前的这个非美国裔的年轻人呢?

少将的脸上几乎是瞬间,就绽放出了喜悦的表情:“乌克兰?”

齐天林点点头:“我们并不是针对这个国家或者别的原因,只是因为这里拥有一些关系以及这里对军事组织的管理没有那么苛刻。”

少将简直有些迫不及待:“你们做了些什么?”

齐天林耸耸肩:“这个想法其实来自于我们的行动队到美国接受战术培训的深刻感受,如何把一些已经有过战斗经验的老兵捏合成为具有战斗力的军事承包商工作团队,为了不避免政治上的敏感,以及我们在乌克兰的一些关系,就直接在那边成立了一个军事俱乐部,现在有占地大约十六平方公里的样子,正在建设一个配套的酒店,力求降低敏感度,更符合合约公司的形象。”

少将顿了一下:“看来我得调整预期的谈

话内容,我希望能尽快安排到那里进行参观考察……”

齐天林笑笑:“非常荣幸……当然我好奇的问一句,您原本的谈话内容是什么?”

少将不讳言,有些舒适的靠到了椅背上,调整一下坐姿:“我们之前所有的资料显示,你应该是在非洲地区,特别是北非地区有比较好的战斗经验跟战场适应度,所以我们原本是想通过你在利亚比去建立一个……嗯,其实就是你在乌克兰做的这种事情。”

齐天林心中第一次有些狂喜:“那两厢比较,我个人更倾向于在北非做这种事情了,反正都是靠近中东热点地区,北非还方便一些吧?也便于我招收非洲裔的军事承包商。”脸上的希冀表情都没有任何的抑制,直接的展现出来。

少将就笑了:“你还真是个军人……”这是一个相当高的评价了,军人,纯粹的军人,是不热衷于跟政治和商人打交道的,他们是一个独立自傲的团体跟阶层,在各个国家能够做到真正军人的,已经是对自身拥有极高的控制力跟责任感了,因为他们在掌握了每个国家的军事力量,是有别于手无寸铁的民众最大的区别,如何用手中犀利的军事权力捍卫自己的国家跟民族,这才是军人的骄傲,可这样的评价用到一个PMC或者说雇佣军的身上,说明那就是一种纯粹技术上的认可。

认可齐天林作为一个战斗人员,也没有把政治和意识形态放在主要关心的层面,而是专一的关注军事这个范围。

少将接着开口,面色就稍微有点变化:“那么,我们还是按照既定的内容来吧,两边都可以进行,反正也不抵触……首先就是我最应该询问你的,你在利亚比,究竟做了些什么?扮演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这是齐天林在杀掉两个逃出来的同伴以后,仅剩最后的老鹰还没有干掉之前,第一次有人正面的询问他究竟在利亚比干了什么,这是询问那一夜发生了什么,还是在问齐天林这两三年以来,在利亚比干下那些不为人知的逆天大事呢?

在有些科学研究的内容中,人的大脑是分成三个部分运作的,其中有两个部分是很有趣的,一个是边缘系统,一个是新皮层系统,前者是人类还作为一种哺乳类动物所存在的基本本能,后者就是作为人的大脑活动。

举个例子,当人类紧张时候出汗,还有之前苏珊给齐天林灌输的那些思考时候脑子会急速运转发热,这些本能的反应,都是所谓的边缘系统反应,而思考的内容,做出的决定,是撒谎还是隐瞒又或者承认,这些就是人类的新皮层思考内容了。

可以说,

齐天林这一瞬间的两种脑力活动真是在急剧翻滚,要是有个热成像仪对着他的脑袋,肯定会发现有一定程度的温度上升!

但这毕竟是英兰格方面指定的一家律师行,齐天林也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就似乎下意识的把右手放到了自己的耳后颈部挠了挠头:“很艰难……”脸上没有笑容或者别的表情,无喜无悲的样子,抬头看看对方,放下自己的右手,双手互握:“那是我遭遇到最惨的一次围剿,但是……我幸运的活下来了,所以现在在战斗中我格外的卖力,也不想回忆那一段!”

毋庸置疑,齐天林选择了撒谎,在众多掩护下撒谎!

连赌博都谈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