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538章 货真价实

第五百三十八章 货真价实

最大的掩护就是他看起来似乎不经意的挠头动作!

就跟动物都喜欢舒服的被挠挠后颈窝一样,大多数男人都不能注意到挠头这个动作其实表达就是一种下意识需要安慰的心理。

只有说到某些也许自己都不知道需要安慰的软弱方面,有些为难的男人才会随意的挠挠头,这跟女性喜欢在软弱的时候用手摸摸自己的锁骨窝,是一样的道理。

情报战线或者特工战线的大多数人都受过类似的行为模式观察或者控制训练,齐天林正是通过之前那个敲击桌面的小动作,反过来观察了少将似乎有注意到这种小动作的习惯,这说明对方是喜欢根据这些小动作来帮助他自己做出判断的,接着他就有一系列的小动作表达自己的不加掩饰跟不设防,为的就是万一在对方询问到自己什么关键问题的时候,成为决定性的掩护!

现在就是了!

既然对方已经在寻求他的合作了,就不会只知道他在利亚比干的那些非人的事情,不然早就五百刀斧手冲出来砍死他了,那就摆足了不堪回首的模样吧!

感同身受,一直关注着他的少将自己都有个摸摸下巴的动作,单手支撑上半身靠在一侧:“磨难,才会促使我们成长,只有敌人才会是我们最好的导师!”

齐天林想使劲的鼓掌,说得太对了!可现在他得装着淡淡的模样缓缓点头:“是……也许只有在那样的环境中活出来,我才会有了更深刻的认识,才能放弃之前那种得过且过的混日子心态,全身心投入到战斗中去!”

少将居然倾过了上半身,伸手拍拍他的肩膀:“好!那我就不多说了,这边的事情交给律师来办理,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关于在利亚比跟乌克兰的培训中心计划跟详细的资料,我希望在这个月,就能看到在我的桌面上,这是我的名片,我希望我们有一个良好的合作未来!”

站起身来,跟齐天林握握手,左手在齐天林的右手上臂再拍了几下:“记住那些磨难,才能让你的信念无比的坚定,我,就是这么做的!”然后向后稍退半步,随意的一挺身,那种久经沙场,虽然已经年过六十,但是滚滚的铁血战意就倾泻而出,迎面而来,右手在自己额前做了个巴顿将军式的远距离不正规军礼,**嘴角笑一下,就转身打开门自己出去了!

隔着透明的玻璃,齐天林能看见少将下巴稍微高昂一点,站在会议室外,只是略一停顿,那名女性中校跟西装便服就起身离开了会议室,在门口,略微惊讶的低头交谈了几句,齐天林能感觉到那个西装便服看了他好几次,争辩了两句,但是

少将毋庸置疑的表达了自己的态度,左手整理一下自己的军装跟领带,右手戴上军帽,直接就转身往外走了!

女中校没有什么迟疑,合拢自己手中的文件夹,也点点头就走了,根本就不跟对方的律师代表团打招呼,美国军人真是天下第一等的军队,看人自然也是往下的,也许连自己的人都是,那个带着无边框水晶眼镜的便装中年人,再看了两眼齐天林这边,长出一口气,有些忿忿的转身还是跟着走了!

齐天林坐在原位,停留了十秒钟,似乎在回味刚才跟这位麦克少将交锋的惊心动魄!

名片上的麦克少将,仅仅在姓名跟一部联系电话号码后面,打了一个括弧(MARSOC),这的确是来自于美国海军陆战队,那么不用去查询,就大概能知晓对方是一个什么级别的将领了,也说明美国人对这件事是确实引起了多大的重视。

这就是美国人的特点,当他们认定了一件事情以后,真会竭尽全力,尽可能准确到位的一击而中!

整个海军陆战队的长官,应该是一位上将,而MARSOC也就是美国海军陆战队特种作战司令部的长官,也就是一位少将衔!

无论麦克是不是现任MARSOC的司令,他起码也是跟司令平级的高级指挥官!

司令……

齐天林脑海中浮现出来的是华国早期电影中那些肥头大耳在江岸防线打麻将的国军司令,好遥远的名词,现在又好清晰的出现在自己面前。

什么时候,自己已经开始在跟这种级别的美军将领打交道了,虽然还是浅层次的上下级交流,但是自己已经彻底离开了之前那种游兵散勇的状态了。

也许在麦克看来,他有一个先入为主的态度来面对已经被英兰格人认可的齐天林,他没有过多去考虑关于这个华国人是否跟华国有什么关联的问题,毕竟无论任何情报机构,对齐天林的身份考量都没有任何怀疑他跟华国情报机构有往来的记录,因为齐天林经手的事情,基本上都没有让华国从中得利,反而是气急败坏的损失了一些很重要的东西!

所以关键点就在于齐天林的信仰到底是什么,在西方价值观来说,这很重要,你为什么而战斗?你战斗的源泉在哪里?

如果换一位文职将领来也许还要纠缠一阵,这位已经获得了国会勋章的活死人,只需要寥寥数语就可以判断,很简单,只有在那种生不如死的磨难中出来的军人战士,拥有钢铁一般的意志的战士,才会发自内心的热爱战场,齐天林既然投身了雇佣军行列,那就是拿钱卖命,在不违背个人

信念大前提下,拿钱卖命就是齐天林呈献给麦克的最佳定位……

作为美国海军陆战队特种作战司令部,需要军事承包商来做什么,齐天林还不清楚,但是他明白刚才的过程中,自己是获得了这位军人的信任跟认可的!

惊险的认可,如果自己结结巴巴的描述自己的想法,或者流利而毫无漏洞的展现自己,都有可能引起对方的怀疑,只有面对这枚国会勋章,用感同身受的经历引起共鸣,才是他唯一最便捷的成功之路。

就这么几秒钟,齐天林站起身来出门了,刚才他跟麦克交谈的行为是完全透明展现在外面人的视线中,麦克最后那几个动作充分说明他们获得了一定程度上的和解跟共识,所以,当他再走回会议室的时候,所有人都把视线集中在他的身上。

齐天林看看两边煞有其事的律师团队,也轻轻咳两声:“我跟麦克少将已经达成了战略和解,关于赔偿金额请各位继续,马嘉留下来充当我的代表,我有重要事务对我的董事会汇报……谢谢。”招招手,亚亚那只猴子就跳起来,跟在他后面出去,早就坐得极不耐烦了,只有马嘉,腾的一声站起来,站得笔直,高昂着头目视送齐天林出门,自己才又专心致志的坐下来,不停的重复那句:“根据我的权利,我授权我的律师回答这个问题……”

对他来说,这种枯燥无味中获得的尊严,才是廓尔喀们最渴求的!他们就是在完全没有获得尊严,只能把自己当成一条狗的时候,才会把所有注意力都转移到收入上面。

是齐天林给他们带来了一份尊严,可以跟人平起平坐谈论自己权利的尊严,虽然现在还只是个开始……

已经足够了!

所以马嘉的腰板挺得真是笔直……

齐天林转身出来,亚亚依旧是不声不响有点吊儿郎当的跟在他背后两三米处,就跟两人刚从非洲回到欧洲时候一样,无论情况变成了什么样子,亚亚始终都像是齐天林的弟弟一样,守护着,齐天林也心有所感的回头看看他,轻轻的点点头,亚亚就溜达着到车库去把开过来的那部家里毫不起眼的大众车开出来,等待的时间里,他就给纳尔逊勋爵打了个电话,约定一个会面时间。

其实他自己现在也可以被称为勋爵了,所以当齐天林带着亚亚快步走进一座庄园的时候,穿着黑色西裤跟黑白条纹真丝背心的秃顶老年管家一手拿着灰尘掸子,一边微微的低头:“勋爵先生……欢迎您的光临,主人在办公室等候您……”

齐天林就笑着指指人家的管家给自己的弟弟看,意思是你不是一直自诩

为管家么,看看人家,亚亚居然做个鬼脸,才笑嘻嘻的就那么站着靠在门边看人家管家是怎么做事的。

齐天林还算沉稳的上楼走到一间半开敞的古典书房里,高高的原木雕琢大门,地上光滑的木质镶嵌地板,局部几张颇有些年份的地毯,外加一个木头座子的彩色大型地球仪,十足的英兰格贵族范儿,纳尔逊穿着一件真丝睡袍,手指挟着一支雪茄,端过自己的一个盒子:“来支我私人珍藏的H&U?最适合这个时间段品味了……”

齐天林笑着点头拿过一支,取下自己别在腰带的防卫爪套在食指上,用一个有点花哨的小动作轻松旋掉一个小头,慢慢的用桌面上的大木梗火柴熏烤一下才点着,整个过程,闭口不谈自己过来的目的。

然后轻轻的在齿间滚动一下烟雾,长长的吁出来,很享受的回味一下才开口:“美国人找我去北非……”

真是摆足了英兰格人最喜欢的贵族款!

他现在可是货真价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