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539章 哆嗦

第五百三十九章 哆嗦

纳尔逊勋爵显然一点都不吃惊美国人的做法,倒是齐天林的开诚布公让他比较满意:“美国人是喜欢把所有的鸡蛋都捡到自己的篮子里面去的……但不是每一颗鸡蛋都能孵出小鸡的,不是吗?”算是提醒齐天林这颗蛋就没必要太孵成一只大公鸡了。

拜托这些英兰格人能不能说话别这样绕着弯儿,齐天林一边眯上眼睛用享受雪茄来掩饰自己的白眼,一边笑:“我们都没有管诉讼的事情了,那就让律师们自行发挥?我来带着勤劳的战士们回到战场上去了,我还真不习惯这么闲着。”原定去北非的事情,看来可以在美国人的北非计划中掩盖住,那就更好了,所以齐天林现在不如对英兰格人表现得更熟络一些。

纳尔逊就很满意了:“那是最好……在阿汗富的势头不错,如果能够撇除了美国人的敌意,我相信你们能够获得更大的收获!”

三言两语说完正事儿,两人就靠在古旧的书房边,用两支雪茄消磨了一个下午的时间,话题主要集中在阿汗富的高山羊绒跟非洲的发黄旧象牙……

贵族存在的意义就是消耗跟享受,做事不过是为了证明存在感的道具而已。

最后坐在亚亚开着的大众车上,后座的齐天林觉得自己就好像一个刚到大烟馆抽完鸦片的王爷!

回到玛若在伦敦购置的那个独栋别墅里面,马嘉正有些颇不习惯的挺直了坐在客厅沙发上,玛若笑眯眯的躺在后院沙滩椅上晒太阳,蒂雅穿梭在房间里面快速的做清洁,只是每次经过马嘉旁边的时候,这名廓尔喀就条件反射的噌一下站得笔直!

自从齐天林把他跟亚亚带着回了伦敦的家应对法律诉讼,这家伙在这里就紧张得这个样子。

家里有足够的客房,所以齐天林就让自己的两名直属队长住在家里,顺便也可以增加防卫能力,可马嘉从坐到一张桌子上跟一大家子吃饭就有些激动,等发现其中一位就是名声大噪的欧洲公主以后,就愈发绷得紧梆梆,要不是齐天林要求他随意点,估计他会找根扫帚棍站到门口去站岗!

亚亚比他随便得多,进来顺手挂上车钥匙在门边,就笑嘻嘻的接过蒂雅的那些工具,蒂雅又溜厨房去看看,安妮现在偶尔要动手做点饭菜了,还不许人看,所以齐天林跟马嘉招呼一声,自己也去厨房。

紧张的队长还是坐不住,最后看安妮跟蒂雅笑嘻嘻的从厨房出来,就直接跳到厨房边汇报今天的成绩:“对方答应赔偿了,但是金额降低了很多,但是也很大一笔钱了!”最后的初步结论是大约有五百多万美元,由此产生的诉讼费用也都是由

美国人负担,齐天林去之前就提醒过马嘉,这件事主要就是表明个姿态,能拿到多少算多少,不用太计较,但是马嘉是真的没想到自己的人居然还能死后要钱,已经很满足了。

齐天林卷着袖子在弄牛肉,指指旁边的一堆佐料:“洗个手,帮我把这些香料全部碾碎了,味道好吃一些。”

马嘉就巴不得让他做点什么,又不敢随便做什么,如获至宝的把那一堆香料捧过来,看看泛着油光的高级梨木面橱柜餐台,想一想,干脆在旁边扯了一张大的餐巾铺在玛瑙石拼就的地面上,也不敢去拿那些看起来五花八门精致得要命的工具来操作,直接从自己的西装里面掏出那把著名的戈戈里弯刀!

然后就蹲在地上哼哧哼哧的使劲用力拿刀背碾压了……

齐天林其实自己也在用战刃切牛肉,有这么锋利的刀为嘛不用?所以回头看看也不稀奇:“钱多钱少都不重要,重点是要他们赔了,回头你就把钱拿一半给阵亡的弟兄,剩下再分一半给残疾的,最后剩下的才给受伤的平分。”

马嘉瓮声瓮气的嗯一声,愈发用力的碾压。

把切成块的牛肉丢进锅里的齐天林想想:“我们在乌克兰建立了一个培训中心,你挑十来个人,就是还想赚钱,但是在战场上已经有点打不动的那种,派甘玛带着他们到培训中心去做教官,收入也很高的,另外这次你们从家乡新招的两百人,就先送到那边去集训……他们先领基本津贴,你到时候以战斗长官的身份过去检查一下,不要让他们吃穿用度差了……”甘玛就是那个在拉达村战斗中,被打断了手腕,还拼命咬住敌人的攻击部队不松口的侦察小队长,齐天林让他伤势痊愈了以后就跟着自己做卫兵,可这个家伙居然觉得自己残了一只手,不能为齐天林效命,躲在医院不愿来,又舍不得回家乡去,矛盾得很。

马嘉这两天的情绪本来就有点激动,低着头双手摁着刀,没忍住,眼泪突然滴下来,一直滴到香料里面,这个在战场上被弹片直接拉开肌肉都没有流过泪的矮脚汉子,这一刻却真的有点忍不住自己的泪水!

齐天林不知道,还在盘算自己的人马:“亚亚那边的伤残人员我就先放在岛上了,但是以后会更多……你们几个队长也想想办法,我们的自己人,还是要搞全药品保障,除了保险之外,还要照顾好这些弟兄……”

全药品保障其实是个行业内的用语,就是说从头包到尾,伤了、残了、死了都有抚恤金,一般是把这个转嫁给保险公司的,但是苏珊现在颇有些财大气粗的状况,所以基本都是公司自己来保,

毕竟PMC的保险费也不便宜。

但这次倒是开了一个先河,找政府要赔偿……嘿嘿!

自己盘算价钱的齐天林直到身边蹲着的队长都有些哭得稀里哗啦了才发现,吃惊:“你干嘛!”

马嘉没有不好意思,先把刀挟到腋下,才小心的牵住餐巾的四个角提起已经压得粉碎的一包香料站起来,有些抽抽:“弟兄们……廓尔喀……我们……”换了好几个称呼都没有确切的表达出自己的定位,最后索性:“所有在您麾下的弯刀战士们,会永远都跟在您的身边!”咬咬牙开口:“死掉的二十一个弟兄中间,有三个人其实是英兰格佬留下的心腹!我……我,我们就顺便跟着杀掉了!是我跟其他五位分队长共同商议的结果!”

齐天林猜测自己的廓尔喀中间肯定有英兰格人的探子,但没有想到马嘉这帮队长,居然下手这么狠!但更没想到的是这帮人居然用这种方式对自己表达忠诚。

有点头疼的揉揉太阳穴:“我们不是一直在给英兰格人做事么,为什么要杀掉?”廓尔喀应该是不知道他做的那些事情吧?

马嘉的答案非常简单:“因为他们三个在弟兄中间散布要听大英帝国的,不能只听命于您的言论……我们讨论过,这样下去会影响这支军队的战斗力,而且他们总是偷偷的给英兰格人打电话反映我们的具体情况跟地点,不管为什么,只能服从于您!”他甚至怀疑那些被引来的美国兵就是跟这些人有关!才促使他下了狠手。

在一起大概有四五个月时间了吧,一次次战斗跟艰难的跋涉,齐天林从来没有把自己当成一个高高在上的指挥官,总是站在最危险的地方,走最多的路,也许他的这种做法在英美军队中,反而不容易服众,但是在普遍没有文化程度的廓尔喀中间,在这些一贯都是以服从为天职,绝大多数时间都是默不作声只会静静忍耐的廓尔喀中间,齐天林终于赢得了他们最珍贵的信任!

因为他给予廓尔喀的是他们一直都已经失去了希望的尊严!

同甘共苦的尊严……

齐天林没这么煽情,就好像亚亚他们的普勒图族人一样,他从来都是将心比心的对待对方,获得了对方的认可,伸手拍拍一脸严肃的马嘉肩膀:“其实都死了,英兰格人会不会以为我们想彻底摆脱他们的监控?”

那张木讷得好像从来不会出现什么表情的脸上,这时候居然出现了那么一丝的狡黠跟不好意思:“我们让三个小队长顶替了他们的任务……结果每个月还有三百美元的津贴!三个该死的叛徒!”

齐天林真

的是愣了一下才哈哈大笑:“这些事情你们……就这么做,也行,战斗力才是最重要的,记得要甄别新来的战士,不要再出现这种叛徒的事情。”

听见他笑声,经过的安妮伸头好奇的进来看看:“什么事情这么开心……咦?你个大男人哭什么哭?还把刀夹在腋下干什么?”

马嘉赶紧放下香料,把刀藏回去,恭恭敬敬的面对公主殿下敬个礼,才一言不发的跑了。

安妮来自社会观念极为开放的北欧,进来端详一下齐天林,多认真的询问:“他……向你示爱,你拒绝了?”声音还压得小小的,生怕让失败的求爱者听见,伤害到人家。

齐天林手一哆嗦,一大块牛肉就掉进锅里了!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