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540章 婴儿兜

第五百四十章 婴儿兜

返回战场,都是在玛若生下小奥塔尔以后的事情了。

是齐天林执意要把自己这第二个儿子取名为奥塔尔的,蒂雅大概知道点原因,经常笑眯眯的抱着打量,观察这个孩子有没有哪些神奇的东西,齐天林也试过,两个儿子都很正常,没什么特别的不同,他倒是不失望,自己的孩子只要身体康健,快乐的成长就好,只是特意赶过来观察的安妮有点揣摩:“不知道我们俩的基因会不会让孩子更漂亮?”愈发有点来兴趣。

是漂亮,混血嘛,还在襁褓里就有点与众不同的长相味道了,放在玛若的旁边,年轻母亲一脸骄傲:“我算是体会到那些当母亲的感觉了……”

这西方女性的独立精神就是强,所以齐天林带队上阵,玛若都不太在意了:“注意安全,早点回来就好,别到时候孩子不认识你,那就是你的损失了。”

柳子越也过来了,因为警报解除了嘛,抱着很有些沉甸甸的齐天骄看弟弟,也有点比较,暗叹混血出长相的理论真不是虚传的。

所以齐天林在机场抱抱大儿子跟孩子他妈就狠狠心,转身走了,现在似乎真有点眷恋家里的感觉了,当父亲了嘛。

安妮抄着手站后面笑眯眯的看,等柳子越转身回来才理一下自己身上的短风衣:“怎么样?暂时就留在伦敦生活一段时间?你一个人带孩子不也麻烦?”

柳子越也独立,摇摇头:“下午我俩就回巴黎去,玛若还是要回岛上去,反正我都住在公司,还有那么多员工呢,孩子接触的环境多一点也开朗一些。”

安妮不挽留,只是驾机送两位母亲回巴黎的时候,就多次转头看两位注意力完全在孩子身上的姑娘,好像有点羡慕……

蒂雅也有点羡慕,坐在客机上跟齐天林小声提这个事情,齐天林嘿嘿笑几声:“最近事情这么多,你不陪在我身边一起去干?”

拿一张浅紫色纱巾围住了脸庞,只露出眼睛的姑娘就是纠结这个:“当然想,可是孩子也挺想,要是可以不怀孕就生下来,多好!”

齐天林乱出主意:“把他们俩当你的孩子嘛,还早……你才多少岁。”

十九岁不到的姑娘一阵撇嘴……

跟着他们的除了马嘉跟亚亚,还有英兰格BCC国家广播公司的三名战地记者,说是跟着这支神秘的特别行动队到最前线去把最真实的情况带给民众。

齐天林是有点不乐意的,战场上就是肮脏而残酷的,哪里有什么人性跟悲悯,这些记者想看到的那种假惺惺的人道主义,只能演戏,那不是耽误事儿么?

哦,原来这就是新闻自由……

等他们辗转从军机屁股的斜板走下来的时候,几名分队长已经全副武装的站在外面这个英军基地等待,五名廓尔喀队长试图跟军队一样整齐的列队敬礼,俩小黑就吊儿郎当的拉住他们,齐天林也笑着挥手:“没必要……客户到没有?”

行动队在休假的人手是比他提前返回的,甚至都已经在周边做了几次小范围的适应性巡逻,因为又补充了一百来名新人,这一次除了一如既往的对塔利班清剿行动,顺带还要帮助几名英兰格商界名人以及高官做VIP护卫,据说就是之前矿业勘探的后续工作,英军已经又撤走了一个营,行动队的PMC来得越多,军队就撤得更多,这就是美国人当初没有把整个特别行动队吃下来的后果,欧洲军队心照不宣的都开始撤军了,但是没有过多宣传,悄悄的用本国的民间PMC公司替代自己的军队,当然也有如英兰格这样,打着PMC的旗号开始给自己寻求利益了。

美国是真有点无可奈何,他们自己就是这么做的,之前有些限制北约军队依样画葫芦,可在他们想杀鸡儆猴没成功的前提下,现在也只能默许这样的状况,但齐天林猜测在美军内部肯定还是有不同声音的,毕竟麦克少将当时带着的那个便装男子就有完全不同的表情,他一直记在心底。

一名廓尔喀分队长立正报告:“昨天到达的,C队分队长已经自己带了三个战术小队护送到了喀布尔,主要是跟政府方面谈判,如果顺利还要到一些矿产地点进行实地确认。”这态度就跟个业务经理汇报销售业绩一样。

其中一名新任的廓尔喀分队长就属于实习阶段,在齐天林带着这些人往营地走的时候,汇报自己带着新的队员们如何进行适应性的训练跟巡逻推进,齐天林没有采用大多数部队以老带新分散新兵队的做法,除了补充人员保证老队满员,新成员全部都是自组新队伍,因为他特别强调战斗成员之间的配合,不停拆散换新可不是什么好事儿,何况每个队伍都会有自己的风格,他现在按照萨奇说的,隐隐有种在打造自己班底的做法了,多成立一些骨干队伍,以后才能带出更多的人。

转换军机的时候,蒂雅就已经摘去了纱巾,露出了下面标准的PMC打扮,有些小巧的脸蛋上戴着一副灰色镜片战术墨镜,头上一顶棒球帽,上身一件黑色长袖T恤,外面罩着一件防弹背心,下面就是一条牛仔裤加黑色战靴,裤腿遮住了高帮,让她乍看上去,就跟那些街头的学生姑娘差不多,可随时东张西望的动作,跟三名记者中的那个女性记者一直保持一米左右的身

后距离,说明她已经进入了上班状态。

记者也开始上班,前后给这群看上去有说有笑的PMC拍照,虽然分队长们也携带了枪支,但是比全副军装的军人刺激性是要低很多,等到达在这个英兰格军队大营中的PMC营地,他们就开始跟齐天林沟通这一次的采访行程。

齐天林的态度很简单,他对待这些非战场人员一贯都是糊弄,准备随意的找几支小队,在周围的什么村庄巡逻一下拍点照片,结果记者居然也知道英兰格几个矿产公司跟官员过来搞开发的事情,希望能够去喀布尔采访一下那些人,最后也可以跟着他们到处走走,齐天林皱皱眉,同意了,并且决定自己亲自陪他们过去。

因为他还要抽空去苏威典的驻外军营去看看那边的PMC队伍,毕竟马克带着人是挂沙漠鹰的名号在那边的,自己也应该去关心一下老丈人的业务,而英军大营在阿汗富的南部,苏威典大营在北部山区,中间正好要经过喀布尔,作为英兰格的全职战地指挥官,算是给自己一个开小差的理由。

所以在这边的军营呆了两天,检阅一下自己三百人左右的队伍,马嘉跟亚亚开始接手指挥各自的人马撒出去到南部山野中以后,齐天林就带了一个小队,陪着三名记者一起驾车前往喀布尔,蒂雅带了两个黑妞也是一道的,商人官员那边,也有一两名女性。

两辆很普通的民用越野车,甚至还有一辆一般型号的丰田轿车,破烂得很,一点没有美军以及美国承包商那种耀武扬威的招摇,越野车的颜色品牌都不一致,就是为了刻意降低被反政府武装注意到的可能性。

齐天林自己驾车在第二部的越野车上,前面是三名小黑的轿车,后面的越野车上有一名男性记者跟三名廓尔喀,他车上人最多,副驾驶是一名男性记者,蒂雅跟女记者在后座,两名黑妞坐在最后面的座位上。

这个时候的PMC在车里就是杀气腾腾了,蒂雅衣服还是那样的T恤加牛仔裤裹防弹衣,胸前却好笑的穿了一个婴儿兜!

看起来就好像是一名带着孩子上街的年轻妈妈,那个襁褓一样的小被子裹着的却是一柄小型单筒四十毫米榴弹发射器,原本应该插上奶瓶拨浪鼓之类东西的小兜里面就插上了两三个步枪弹匣!

坐在后排座位角落的姑娘身材是那么的娇小,戴着墨镜跟棒球帽,随意的靠在那里,大腿上却放着一支折叠托的马萨达步枪,腋下的婴儿兜背带上挂了一支P229手枪快拔套,另一边就是她的最爱,那把三棱枪刺了。

原本在军机上,还跟她有点说话沟通的女

记者,现在才算是见到这个姑娘的真实面目,很有点不知道该怎么接近,车都颠簸了好一阵,才试着进行采访……

可原本不是应该听见一些我也有个家,我是为了生计才来做PMC之类的内心独白么,好不容易被引导开口的蒂雅动不动就是:“就因为爽啊……打爆头啊!你看看这血槽,全都要顺着这个溜下来的!”

让那个颇有人文关怀精神的女记者一次次的受到观念冲击,愈发觉得面前这个看起来人畜无害和颜悦色的少女才是自己采访的中心点。

男记者都听得眉毛乱跳,只有齐天林若无其事的把注意力全部放到路面以及周边的野外环境上,随时用手中的通话器跟两外两部相距两三百米的车保持联系。

要是这个女记者知道这就是欧洲公主从非洲收养回来的那个女孩儿,不就更会惊讶掉下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