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541章 一线间

第五百四十一章 一线间

其实在阿汗富的大马路主干道上,现在针对非军车,还真没那么危险了,人家塔利班的炸弹也是要钱来买的,好钢用在刀刃上的道理人人都明白,齐天林他们之前都还连夜穿插过这一带的公路,所以一路行来基本风平浪静,除了偶尔在一些村庄能看见手持枪支的国民军或者地方武装分子!

通过齐天林的手,奥尔马不但是收拾了自己的局面,把所有反对自己的异己清理掉,也在某种程度上压制了美国人的包围,所以此消彼长,塔利班又在大城市以外的广大农村地区获得了活动区域,总之国民军来他们就撤退,国民军走,他们就当胡汉三,实在是把敌进我退的方针玩儿得娴熟至极。

因为没有长途奔袭那么急切,速度就不算很快,还在坎大哈的一家酒店休息了一晚,第二天下午小车队才到达喀布尔,齐天林通过电话联系上那个已经在喀布尔的护卫队队长,三部车就直接开往一家靠近总统府的大型酒店。

对比齐天林刚跟亚亚一起到阿汗富来的时候,政府军对城市的控制力只能说是略好一点,白天的时候能够比较全面的掌控整个城市,但是到了夜间,还是危机四伏,所以自己也收缩得紧,于是街面上,看上去就有点国泰民安的假象了。

记者赶紧把小型摄像机对着外面进行拍摄,认为这就是第一手的北约军队给阿汗富切实带来新生活的佐证。

齐天林就当是陪着小孩儿过家家,专心开自己的车,只是时刻注意两部车上的两种语言对他的汇报,偶尔提醒前后注意安全,这个时候三部车的距离就稍微近一点了,毕竟在市区,被人加塞儿的可能性就比较大。

也许是要到达最终的目的地,记者之前一直有点紧张的情绪放松了不少,手里的摄像机就朝外面伸出得比较多,有些招摇的在外面晃动镜头,还笑着有些得意的跟女记者说这样实景的抖动效果才能拍出类似《雷斯特雷波》那样的作品来。

两边有些混乱的街区都是那种石棉波纹瓦或者水泥格子砖砌起来的简陋房屋,也许就是为了粉饰太平,看起来整齐一些,甚至还用水泥砖铺了一下路基,这些东西在镜头前面一晃而过,齐天林看着男记者的动作,终于觉得有点不妥,是否太过醒目,正要开口提醒,眼睛突然就看见十多米外的轿车刚刚开过的路基边,一溜水泥砖有点重新铺过的感觉,不是很平直,然后旁边的两层小楼上面有个影子一晃!

如果在华国,看见这样的路基水泥砖太平常不过,那帮闲得没事儿专门把好端端的路基撬烂重新铺装赚钱的市政部门一贯都喜欢把城市里面到处都

搞成这样。

但是在阿汗富,在喀布尔,可没有这么勤快的市政,加上那种纯粹是觉得眼前不顺眼的影子晃动感觉,齐天林下意识的一边猛踩油门,一边在步话机里用阿拉伯语高喊加油!

小黑们听见他的呼叫声,不假思索的就猛轰轿车油门往前窜,手中的枪也开始端起来!

齐天林的越野车在市区本来也就四十码不到的车速,这个急刹车却有那种车头重重往前埋下去的感觉!

根本来不及挂倒档倒车,齐天林的眼睛似乎都看见那片墙砖动起来了,自己只来得及转身就扒拉记者尽力的压在他身上,轰的一声巨响就爆发出来!

强大的冲击波把尘土石块砸在车辆上,挡风玻璃直接就被砸碎了!车身一阵剧烈的摇晃!

齐天林一声叫喊的时候,廓尔喀虽然听不懂阿拉伯语,却能看见刹车灯跟车辆的动作,尾车的反应却截然不同,同样是猛踩刹车,同时却也在踩油门,方向盘一下打到一边的尽头,右手协同拉起手刹,车身带着尖利的轮胎摩擦声,伴随爆炸的声音同时,就在齐天林的车身后来了个就地甩尾,变成两部越野车屁股对屁股的顶着,后排的廓尔喀一下就把记者扑到,副驾驶座的廓尔喀则跳起来坐在车窗上警惕的半探身紧张快速的看着他这一面的状况,步枪已经提到车窗外,有任何人影晃动都会引起射击!

蒂雅也是同时扑在女记者身上的,那个包裹榴弹发射器的襁褓还很好的缓冲了一下她的动作,两名黑妞则是端好枪从两边的侧面后车窗观察外面的情况,随时准备用带着攻击头的枪口砸开车窗玻璃进行射击。

其实爆炸就跟放个鞭炮没什么区别,只是程度大小不同,因为是在市区,不可能挖太大的坑携带杀伤性物质,这种路边炸弹就是纯炸弹,主要针对某辆车开过爆炸点上面的时候剧烈的爆炸带来震荡杀伤,如果没有炸到正在上方的车辆,因为有坑的原因,爆炸力垂直向上释放,带来的石块杀伤就很小了,但只有时刻绷紧弦的人才能把握瞬息之间的讯息做出恰当的反应!

齐天林压住记者,右手已经从胸前拔出一支P226在手,挡风玻璃龟裂了看不清前面的状况,警惕的看着两侧打开的车窗,确定没有连带爆炸才喊:“车尾警戒!”

两名黑妞就推开后面的尾门直接翻出去,跳到地面稍微确认一下,两个黑人姑娘就分开扑向两边的屋檐下墙壁边端着步枪一人看一个方向警戒。

几十米外轿车上的小黑看见后面的动作,才也跳下两个人警戒前方,廓尔喀也跟着照做,那个被放开的

男记者,胆大包天的居然也端着一部摄像机开始拍摄这个场景。

齐天林这个时候才打开车门出来,说老实话,那种迫在眉睫的爆炸被他悬崖勒马的感觉让他身上的寒毛都立起来,却真的如同蒂雅说的一样,有一种三伏天喝冰水的感觉!

他们这种人,还是在战场上在这种生死存亡的一瞬间才最有感觉,伸手真是很爽的拍打两下车身,才单手提着手枪,大摇大摆的过去看那个直径半米多的弹坑!

生死一线天就是现在的真实写照,只要刚才齐天林疏忽了一点点,又或者他的动作慢上那么半拍,越野车就会覆盖到这个弹坑上,估计就要免费享受一次腾云驾雾了!这个炸药量可比当时他跟安妮遇见的那个婚礼炸药量大得多,一车人估计都得报销……

他随意的摆摆手枪指一下右边自己看见晃动过身影的小楼,两名小黑就快速的交替着靠过去了,齐天林还怕力量不够,再指指,两名黑妞也跟着过去了,转过头来,却看见那个始作俑的记者顽强的单手拿着摄像机伸出来拍摄着刚才的一切。

齐天林拉起脖子上的红白格子围巾稍微遮住点脸,才走回去:“你还拍?就是因为你这种高级货色的摄像机,人家才知道这部车不是一般的平民,选择炸我们!”结果走到侧面的车窗边,才看见那名男记者一脸的汗水,脸色苍白,拿着摄像机的手都有些抖动,显然还是给吓住了,只是身为记者的本能,还是抓住这难得的机会继续拍:“刚……刚才,刚才的没有关,都,都拍下来了……”脸上居然还能挤出点得意的笑容。

齐天林就伸手去翻过摄像机,在那个记者的摁动倒退下,看刚才的场面……

专业记者携带的小型高清摄像机都不是凡品,可以拿到全世界的电视台播放的画质里面,确实有细节有看头,很平缓的镜头轻微抖动着伴随车身前进,镜头也拍下了不少旁边的路人,然后就看见一个四十多岁的干瘦男子眼珠明显是定格在摄像机镜头上,拿起手中的手机拨打,然后过了一会儿,就在镜头刚刚看到那栋楼的楼顶坐着一个把双腿垂在外面的少年人,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拿着一个类似摩托车遥控器的小玩意儿!

接着就是地动山摇一般的镜头晃动,甚至还有齐天林的怒吼声跟跳下车的伟岸背影……

笑着扔回摄像机:“祝愿你能得个奖!”

记者有点结结巴巴:“要不要按照这个去抓人?”

齐天林确认他已经关上摄像机,才解下自己的围巾包裹在拳头上,在自己驾驶座那边砸开一个大洞,方便自己驾驶,

就看见四名小黑黑妞鱼贯而出,摇摇头表示一无所获,他就做一个继续前进的动作,只是每部车都有两名枪手把步枪伸出来朝着不同的方向警戒起步。

坐进来从那个大洞观察前面驾驶的齐天林看看身侧眼巴巴还等着自己回答的记者:“抓?你到哪里去抓?我们是军事承包商,任务就是保护你们的安全,抓人是警察的事情,我们没有那个义务,刚才都只是确认是不是还有别的武装分子会趁乱再次袭击。”

这个时候车速就陡然提起来了,远远的能看见街道两头有不少的当地人看热闹的围拢来,显然要是再多耽搁一阵,都要围上来水泄不通的到处摸摸看看了。

齐天林笑着指指前后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人群:“现在你知道为什么有些承包商会不问青红皂白,对平民开枪了吧?你知道这些人中间有谁是拿着枪或者拿着遥控引爆器的?”

对这些一贯喜欢指手划脚,评头论足的记者来说,这真是一个现实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