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549章 官方说法

第五百四十九章 官方说法

齐天林也是用这种态度来面对桌子对面这个穿着西装的白人男子的……

黑水公司其实在业内的名声一直都不算好,这家公司一直都属于典型的政府编外特种队伍型PMC公司,但是和宙斯盾、EO、德阳甚至齐天林血海深仇的PMRI这些公司不同,它太高调了!

PMC公司说到底就是雇佣兵,就是拿钱卖命,战争在现今社会永远都不是个美好的事情,所以所有的PMC公司都采用低调做事的宗旨,大多数PMC也喜欢从穿着装备到交通工具以低调作为第一要旨,齐天林从加入这个行业开始,迄今为止都是把自己沉淀低调到只有一个极小范围能够知道他地步,几乎同行们都是这么做的……

偏偏就是这家黑水公司,完全是逆流而上,所有的公司经营理念都跟一般的世界知名大公司一样,到处宣传,相当的浮夸,一开始就走上一条用名气来打造全球第一PMC公司的道路。

的确,这家公司是靠着一起校园枪击案以后,赶紧在全国做广告,推广自己的警员培训计划等等名声大噪,走上扩大之路尝到了甜头的,但是针对民间的业务,这么做无可厚非,等黑水开始大量接触军方业务以后,依旧这么唯恐天下不知道自己就不合时宜了。

于是从费卢杰四名黑水员工被当地反政府武装抓住枪杀,烧成黑炭开始,这家公司几乎所有出名的消息都是负面的,很多其他PMC公司枪杀平民,缺乏管束横行霸道的劣迹也都被按到最有名的这家PMC公司身上,谁叫它最有名呢?其实黑水的规模远远不如之前那几家公司,所以最后不得不更改公司名称叫XE,可2010年伊克拉政府还是全面关停了所有黑水公司的业务,要求其离境……

现在就没有律师了,战地上对PMC就是没有法律约束的,也许欧美国家为了保证自己的PMC能干脏活累活,刻意的没有这方面的约束条规,所以PMC出了事情当地政府不能管,北约联军不能管,公司所在国家不能管,出事人所属国也不能管,典型的无头案!最多回国提起民事诉讼案。

而且这还是PMC之间的战斗,当地政府连参与的兴趣都没有,所以正在阿汗富跑高层业务的XE副总裁就这么坐在了齐天林的面前,一脸的愤怒!

齐天林换了一身舒适点的运动服便装,摇晃着靠在椅背里面:“别跟我扯什么生命、赔偿之类的事情,参与枪杀的三名员工已经被我们开除了,都是我公司雇佣的非洲籍临时工,素质低下是正常的,何况还是你的人先动手,没有给你全部杀完就已经手下留情了。”

齐天林稍微认真点:“三个人嘛……你们这种事情出了多少次?刚才我随便找人查了一下,三百多起!误伤平民以及同行的事情!你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说过分?!”他才是觉得对方有些过分的拍了一下桌子,不过力量不大,免得把手震疼了。

副总裁的眉头皱得很紧:“你们宙斯盾什么时候……攻击性这么高?我们是美国国防部授权的……”

齐天林一口打断:“停!别给我说你们什么业务,不关我的事!”最后几个字一字一顿:“发生枪战械斗的时候,就是人对人,都没有跟业务本身有什么关系,同样我的人也是在执行英兰格情报部门的工作!”

黑水一贯都是沾着美国国务院跟国防部起家的,这是一个背后有着典型美式政治富二代加官二代的共和党背景公司,只是随着最近几年民主党总统上台,有点走下坡路而已。

但是招收前政府反恐战线高官作为公司主管的做法,还是让黑水拥有广泛深厚的人脉,实际上的公司创始人普林顿有些嗤笑,曾经的海豹突击队员,无论心态还是身体,都高于一般人,不是一个一般意义上的商人或者老板:“你认为这就是你的倚仗?你认为你们为英兰格办事,就可以无所忌惮了?!”

齐天林笑着摇头:“恰恰相反……,我们的人一直都很小心,一贯的行事低调,之前也很少发生误伤平民的事件,所以这次的事情才说明我们是偶尔犯错。”这里有个概念不同,宙斯盾公司规模整体是要大不少,接到的任务很多都是大任务,而齐天林的队伍现在经常执行进攻任务,进攻当中,所有面前阻挡的人都是敌人,都是武装分子,可黑水这段时间还是VIP业务比较多,防守业务中,周围看到更多是平民,也更容易误杀。

普林顿用手指重重的戳桌面:“我们是在为美国政府服务!”这是他们最喜欢强调的一点,什么都把美国政府拉上一起为虎作伥,连他们的培训中心最近都更名叫美国训练中心!

齐天林大笑起来:“你这是要拼背景么?我们不但为英兰格政府以及情报机构服务,我们也在为美国政府服务……”还是忍住了没有嘲笑对方现在开始去开发阿联酋政府业务,这就明显是在美国国内上面没人,有些揽不住业务的无奈之举了。

普林顿有些语塞,齐天林和颜悦色:“我来跟你谈,就是说这件事到此为止,赔偿是没有的,如果你非要到民事法庭闹这件事,我也只能奉陪,要求你们也赔偿我们女性PMC的精神损失费,性骚扰赔偿起来比命还贵吧,我们也请得起顶级大律师……”

这一招也是学的他,2004年那四名员工在伊克拉被烧成焦炭以后,家属提起赔偿,他居然反诉一千万的赔偿,找了一群顶级律师,其中甚至还包括扳倒克林顿的那个前检察官,硬生生的压住了平头百姓获得胜利。

此一时彼一时!

齐天林推过一份和解备忘录:“签了吧,三条命嘛……对你来说也是临时工,不用太在意的!”

普林顿有些爆发:“那是我的高级部门主管!”

齐天林不怜悯:“主管么?也就是从几万美元跳到十几万美元的损失嘛,特种部队里面大把的退役人员,再去招啊……好了好了,不用纠缠在这种小事情上面了。”他现在兵强马壮,来源广阔,当然说起来轻松得很。

普林顿看着他,一脸的纠结,中间目光还游离了一阵,手指不停敲打桌面似乎在思考什么,好一阵才说话:“科巴斯.保罗?拉达村的事情是你们做的?”

齐天林耸耸肩膀:“我不会承认……”但也没否认,这个时候,适当的展示自己的实力是有需要的。

普林顿却犹豫了一下:“你们在巴基坦斯有比较好的战斗基础?”

齐天林依旧不承认不否认:“能生存下来。”一支没有番号的部队可以明目张胆的在另一个主权国家生存下来,这就已经很不简单了。

普林顿的手指再敲敲桌面:“我知道你……之前就知道你,本打算招聘你到我们公司做行动主管的。”

齐天林笑了:“那可真是感谢您的抬举。”只要不对抗,聊聊天倒是无所谓。

普林顿正视他:“我有一个高级员工是从德阳跳槽过来的,本来这次他推荐我找你,但是我一打听,你现在居然已经是宙斯盾的高级主管兼小股东,自己还有家规模不小的公司,就只能作罢了。”

德阳?齐天林就只能想起马克找自己做的那个赏金任务,跟三名德阳员工一起那次,点点头:“你有什么需要跟合作的,我也不反对,只是最近我比较忙,要离开阿汗富了。”

普林顿似乎下定了决心:“被枪杀的三个员工当中,有两人是美国我现在能找到最顶级的狙击小组,现在任务迫在眉睫,只有一天的时间,我没有办法再从美国本土寻找顶级狙击小组以及进行相应的培训还有资格审查,我希望你能替代这个任务,作为对我们的补偿,当然你的酬劳还是照旧……”迟疑了一下:“很丰厚。”没有说具体的价钱。

齐天林就再刻意的问一下:“具体多少钱?”

普林顿还是摇摇头:“很丰厚……”

普林顿不惊讶他的反应:“为什么……拉达村的事情比这个黑暗多了吧?”那可是几千条命!

齐天林依旧摇头:“我认为不一样。”

普林顿终于有点惊讶:“改变一个腐败的政府,改变民主进程,这才是最有意义的事情,比屠杀数千名平民在道义上也要轻松了吧?”真是一个冠冕堂皇而肮脏的官方说法!

齐天林看向他:“他们不是平民,是制造贩卖枪支制造动乱的毒瘤,而那个政府腐败或者民主与否是人家国家政治的事情,不需要我去指手画脚,我只执行战术类工作,不参与政治类业务!”

当然这也是他的官方说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