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550章 浑水

第五百五十章 浑水

齐天林真的是义正言辞的把普林顿给拒绝了,纵然对方最后暗示酬金过百万,他都还是毫不动心。

百万?当时帮奥尔马干掉一个内政部长都收了两百万美元,还没有那么多啰里啰嗦的事情,多轻松。

帮美国政府干掉巴基坦斯的政府官员,价码还得是超过百万美元的?掰着手指头也知道是部长级以上的了。

齐天林回到自己的房间,把那份普林顿最后嘟嘟囔囔签署的和解备忘录扔给自己的C队队长,这件事就算了结了,队长乐呵呵的出去以后,蒂雅才摘了面纱过来帮他揉肩膀:“我算不算是给你惹了个麻烦?”口气也没多小心翼翼的。

齐天林摇头:“他们找麻烦才是真的,伤害到你那就活该了。”他是上午才到,普林顿也是下午才赶过来,两人几乎是连夜开始磋商,现在都快九十点钟接近睡觉时间了。

这姑娘就是被他宠着了,嘿嘿嘿的笑着,手上用点劲,齐天林随手打开电视机,新闻正在播报巴基坦斯寻求华国政府的帮助,援助他们建立从伊琅南部直接连接到巴基坦斯国内的石油管道,之前几年签署的伊琅石油出口管道是有一部分经过了阿汗富国境的,因为阿汗富的战事一直不得停歇,所以现在新的线路耗费更高,巴基坦斯就寻求华国援助……

属于西方媒体的新闻评述就集中在这条管道实际上就是华国人修建的,这条管线将成为华国的能源新动脉云云……

一边看着这样的报道,齐天林脑海中还是一边在转悠着刚才的谈话,指指小几上的电话,蒂雅就伸手给他抓过来,然后继续在他头顶上用力,电话是打给刚出去那个队长的:“你那边有那三个死者的随身物品么?都拿过来。”在他跟普林顿谈话以前,两边都还是对峙着的,刚才才把那两个剩下的人放回去,但是为了保险,在所有人离开喀布尔以前,对方的证件物品什么都不交回去,离开的时候才会交给酒店。

队长很快就过来了,一小包东西摊开在桌面,齐天林低头翻看:“你那边有没有攀登器械什么的?”

队长满脸喜色:“有攀登绳,您要用么?”

齐天林点点头:“我打算晚上摸到他们那边去做个贼……”随身物品里面没有任何可以获得讯息的东西,除了几个人的姓名跟PMC编号,齐天林把这一组五个人的编号全部发给苏珊,让丈母娘帮忙查一下,自己就跟分队长出门了,蒂雅留在房间等苏珊的回音。

他们本来就是包了一个楼层,现在自然也是明了对方在什么楼层什么房间,分队长汇报:“十三个人,有三个是

那个副总裁一起的,他们住在这边行政套房,这几个就是有死者的,住这边的普通双人间,现在大门口跟楼梯口都有我们的人轮流在看着,他们也留了人手防着我们的。”

主要是防动静,怕被偷袭,倒是不会格外小心的防盗窃。

齐天林看看手绘的平面图就表示明白,分队长也不询问他怎么解决破窗而入的问题,就整理出攀爬绳和滚轮做准备,顺便报告客户消息:“跟鹌鹑似的,吓得今天一整天都乖乖的呆在房间里,也不说要去风流了。”

齐天林没表情的嘿嘿两声,这些人就是叶公好龙,没来战场的时候说得挺带劲,来了还要耀武扬威,真的看见什么场景就吓得尿裤子,每天都能看见这种人充斥在商贸团跟雇佣兵里面,见惯了。

确认好普林顿的房间以后,齐天林才从对应的楼上房间,让廓尔喀们给他挂好钢丝,戴上一副防割战术手套,身上就是一件灰色T恤加灰色运动裤跟一双登山鞋就翻出窗外……

两组专业DMM绳降滑轮是英兰格军方采用的标准型号,廓尔喀们的维护做得非常好,在轴承上涂满腻腻的黄油一点转动的声音都没有,齐天林戴着手套扣住粗粗的攀登绳,利用两组8字滑轮的交叉减力慢慢的放着自己滑下去!

夜间的喀布尔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城市灯光,虽然夹杂着偶尔的枪声跟救护车声音,但总归还是个城市,还是一个国家的首都,但五星级酒店就要低调得多,没有其他国家酒店那么光彩耀目,所以贴在灰色墙面上的齐天林不起眼。

他现在就仅仅是为着对方要对巴基坦斯下手,为着华国的利益来看看有什么值得关注的讯息没。

身体几乎是垂直于墙面在行走,双手握住绳子,用好像走下去的方式,接近了低于三层楼的普林顿房间外,把滑轮上的固定锁扣住,身体吊着蹲在窗户上方,慢慢的倒挂着探头去看房间内的场景。

没有一般职员那种色欲熏心,左搂右抱的荒**场面,作为一家年营业额超过几个亿的大型防务公司副总裁,普林顿穿着衬衫,把袖口卷到手肘之上,还坐在一台笔记本电脑前面工作!

能看见似乎是打开了一个视频通话软件,正在同别人争论什么,笔记本旁边却有一只好像麦克风一样的东西架着指向别的地方!

接受过特工训练的齐天林当然认得那是一只大型声波反馈采样器,也就是防止窃听录音的设备,比他携带的那种一支笔大小的精度好很多。

齐天林拔出战刃轻轻的伸到窗户玻璃上面,就好像切黄油一样,无声的拉开一

道口子!然后从自己的兜里掏出一根透明导管,卡在口子上,另一头,有个耳塞,塞进自己的耳朵里,房间里的声音就清晰的传过来了。

只要不用什么电子采样设备录音,这样最原始的空气导管传音就不会被发现……

声音没有任何的损失,就好像自己站在房间里面一样,普林顿正在表情严肃的传递讯息给另一边的人:“不管怎么样!必须马上给我找一个狙击小组过来,难道还要跟上一次一样,采用摩托车手的自杀袭击么?不能再用同样的手法了!塔利班现在已经有一个精度很高的狙击手,完全可以按到这个人头上去!”

齐天林有点诧异,那个塔利班的高精度狙击手是说的自己么?上次狙杀了那个阿汗富的内政部长,看来在美军内部还是形成了一定的判断,对塔利班的战术评估也达到了一个新的标准,自己得想办法保住奥尔马的性命,毕竟这个独眼是知道自己跟特别行动队有关的。

但这个关系显然没有被美军掌握,电脑那边的声音很苦恼:“我有什么办法?这本来就是极为重要的任务,他们在这种时候还想着随便搞点什么女人去放松,这不是自找麻烦么,能找到的几个狙击小组全都联系过了,不是在叙亚利就是在利亚比,本土的都是警队出来的,根本不适合你这样的要求,而且这次的任务这么重大,哪里敢找不了解背景的?”

普林顿有点抓狂:“这是联合特种作战司令部的单子!你难道要我明天带着人去突突突,就跟杀掉他那个老婆一样么?!”

齐天林脑海中顿时就明白了自己的目标是什么,在巴基坦斯,女人被暗杀掉的情况极为少见,还是被这么高端的专业人士去暗杀掉的,几乎就只有那么一位,著名的前任女性总理贝托布!

而现任总统正是在自己妻子被所谓的塔利班分子骑着摩托车用AK步枪扫射身亡以后,才步入政坛的,关于这起暗杀袭击,众说纷纭,但巴基坦斯前陆军参谋长确实也曾怀疑过是美国人在背后动手,没想到居然是通过黑水去干的!

这一潭水还真是黑啊!

里面的话题一直都围绕这件事展开,普林顿那边的助手最后还是无奈的提出一个建议:“您再去找找那个保罗,他们现在才是在阿汗富跟巴基坦斯之间往来最便利,最能保证这件事顺利完成的公司,毕竟所有军方人员都不可能去干这件事,而且他们也是……我这边有个新消息,他们跟海军陆战队特种作战司令部已经搭上了线,算是自己人,你开诚布公的给他们谈谈。”

看来天下真是没有不透风的墙,齐天林

刚刚跟麦克达成了合作协议,美军内部消息灵通的人士也许就知道之前他们在伦敦律师事务所达成的和解跟后来的联系。

看看黑水曾经主要是跟国防部打交道,现在主要面对次一些的联合特种作战司令部都有点心急火燎的样子,估计他们的业务单子确实不太多了,也许都集中在这样一些见不得人的黑暗业务上面吧?

看着里面关上的视频通话,齐天林轻轻拉出卡在缝隙里面的导管,摁动手边的步话机PTT,他的身体立刻就开始往上升!

上面有四五名廓尔喀在拉绳子呢!

不用进去偷查什么资料了,仅仅这一次运气上好偷听的对方谈话,就足以让他了解到自己需要知道的东西,足够了。

他是坚决不会去蹚这一滩黑漆漆的浑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