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551章 简单化

第五百五十一章 简单化

苏珊传递过来的讯息说明普林斯在这几人身份上面确实没有说谎,都是美军退役的特种作战成员,其中被黑妞们击毙的一名后来者更是美军海军陆战队的退役一级枪炮军士长(MGySgt)!

这是一个军龄超过十五年,五级以上专业技术等级的超级狙击手!

这样的高人,在战争中的狙杀数字动不动都要过百,在退役以前,都会是营团级以上长官才能调动的杀手锏,可现在呢?

就在他并不擅长的贴身近战中,被几发手枪弹轻易的就击毙了!虽然已经退役了,但这种人永远都是PMC市场上面最抢手的人才啊,就因为花天酒地一下,就被很不光彩的击毙了,真倒霉!

齐天林刚刚听蒂雅把苏珊这段电话录音放给自己听完删除掉,就听见手边的步话机传来那个队长的声音:“对方的长官希望能见您一面……”估计普林顿就在旁边,说话比较文雅。

齐天林让已经被“开除”的非洲妞到房间里面去躲一下,自己就到套间的客厅等着,普林顿的表情并不急促,很友好的样子:“我回去思考了一下,觉得还是有必要跟您谈谈……”拿手指指周围,指指自己手里拿着的小包,意思是防备窃听。

齐天林摊开手:“我这边没问题的。”普林顿就拿出那个刚刚齐天林还看见过的反窃听器放在两人之间的茶几上打开,才开始说事儿:“我必须要获得你的支持。”

齐天林失笑:“不至于我的人只是不小心杀掉你两三个主管,就咬着我不松口吧,你还换招式来软的了!”

确实是来软的,普林顿直言不讳:“我这是一个得到了联合特种作战司令部授权的行动,但你也知道,这样的授权是没有任何证明的,现在的情况就是这样,你们干掉了我的狙击手,我没有办法去完成这样一个任务!所以……”

齐天林截断:“所以我也不会去完成!我们自己这种摸不着头脑的任务都不敢随意做,还要从你那边转一道手,更不敢做了,抱歉……”

普林顿要讲述任务内容:“这件事情真的很重大,需要在明天下午……”

齐天林又一口挡住:“不要说!什么内容情报的,我不知道!也没兴趣知道!”

普林顿咬牙:“原定的一百二十万美元行动费用,我们再追加八十万,是我们公司追加的,这就算是倒贴钱做这个事儿了,实在是必须要完成!”这官方的价格比起市场价似乎还要低一点,真到总统那个级别,人家奥尔马都开到三五百万美元的档次了。

齐天林还是一口就拒绝了:“您别怪

我,我不敢做!您说得越重要,我越不敢做,心里不稳妥。”

普林顿估计是真找不到人了,开始威胁:“这可是联合特种作战司令部的命令,你不补救的话,你跟海军陆战队特种作战司令部拉上的线就会断了!”那就不要脸的要把责任推到齐天林这边来!

齐天林气得笑了:“那就把所有视频拿给别人看,看你是准备了些什么人来完成一百二十万美国政府掏钱行动的!”

总之就是无论软磨硬泡,齐天林都咬定不插手,也不跟黑水合作,最后普林顿简直就是气急败坏,恨恨的出门!

齐天林才打电话给苏珊讲述了自己听见和交涉的消息,老情报人员不惊讶但是很兴奋:“这种东西卖出去都值钱的!可惜我现在已经过了卖情报的那个阶段了……当是个秘闻吧,如果我有机会写回忆录的话……他说的暗杀这件事应该不会有假,你的态度也是对的,这中间的政治因素太大了,你最好不要去搀和,不光是涉及到华国利益,甚至还牵涉到美国人自己内部。”

齐天林跟丈母娘打听:“怎么回事?”

苏珊好整以暇的让齐天林换了个加编码的保密电话才讲故事:“阿汗富战争总体来说就是上一届的共和党政府捣鼓出来的事情,但主导的是文官体系,有些武官对这次战争有点不以为然,但是真的开始以后换了民主党政府,换了思路,又是文官体系迎合总统的意思,提出赶快撤军,武官中间却认为既然进去了,就要达到目的才能走,所以现在美军在阿汗富撤离的事情上面拖沓犹豫得很,之前驻阿汗富最高司令官被免职就是这件事的由头,他曾经就做过联合特种作战司令部的司令,应该就是黑水之前合作过的长官,现在这件事,说不定……嘿嘿,跟美国政府发出来的声音是不一样的。”

齐天林有些惊讶:“美军内部还有这种事情?”在他的理解里面,美国军队还是比较完整的忠实于国会或者政府,毕竟延续了两三百年的历史上,美国人还是用法律把军队跟政府的关系处理得比较清晰明确的。

苏珊鄙夷:“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美军太庞大了,军队系统又非常多,别的不用多说,这个特种作战司令部就可以搞晕人的脑袋!”

齐天林是听说过的:“麦克是海军陆战队特种作战司令部的嘛,平级的还有陆海空三军各一个司令部,对吧?”

苏珊科普:“这四家司令部都是隶属于特种作战司令部的,但是还有第五个下属司令部,就是黑水打交道的那个联合特种作战司令部,说起来是下属的一个部,但是这个部才是权

利最大的,因为在具体操作的时候,前面四个兵种部要由这个联合司令部来统一整合,所有那些不被美国政府表面认可的特种部队,表面上陆军的三角洲部队、海军的海豹、海军陆战队的SAD都属于联合特种作战司令部的强力部队,这个司令部是不需要经过国会批准就可以独立执行军事行动的,权力极大,说是只对总统负责,甚至他们干的事情连国务院都不知道!”

齐天林有点瞠目,苏珊提醒他:“所以我再一次提醒你,防着那个麦克,他应该也是属于这个司令部体系的,这些人都是极为复杂的人,他们联合CIA在巴基坦斯暗杀跟关押的人数都是公开数目的好多倍。”

齐天林就怕复杂:“好了!谢谢您,我大概知道了,我会小心谨慎的……”挂了电话居然觉得脑子有点胀!

自己是天生要跟美国人抬杠的命么,这事儿真不是自己有意干的,却硬生生的捣乱了美军的重要计划。

于是第二天一早,当他带着这帮小队护卫着商贸团和记者出发返回阿汗富南部的时候,麦克就打电话过来找到他:“你跟黑水公司发生了冲突?”

齐天林无辜:“发生冲突的时候,我人还在从边境返回喀布尔的路上!”

麦克征询的要点是:“你为什么不同意跟黑水公司协作的行动?”

齐天林简单明了:“我给您表述过,我只是个作战人员,不参与政治,也尽量只针对军事目标行动,这一次他说的价值两百万美元的政府官员,巴基坦斯还拿不出几个来,我大概也能猜到,太醒目了,我可没有黑水公司那么胆大妄为,什么事情都敢做。”

麦克沉吟了一阵:“你暂时不要离开阿汗富吧,这件事,总是有人要把责任推到你的身上来,普林顿家族还是有些关系的。”这就是个权衡的东西了,什么都敢做的枪很好用,但是也很容易伤到自己,有点分寸始终还是要保险一些。

齐天林这才真的无辜了:“我又不是军人,又跟他没合同,还有逼着我去干事儿的?什么事情总有个你情我愿吧,事件非常明了,明明是他们的人错误在先嘛……好吧,就这样,我这段时间都呆在阿汗富!”

有点气冲冲的挂了电话,转头就看见蒂雅的表情,这部车上就他们俩,因为估计这回去的一路上多少都会接点电话,所以特别找了部车就他们俩,把卫星电话递给姑娘:“你别在意……有些话有些事是说给别人听的。”他也不排除自己有些做戏的成分。

蒂雅接过电话装到自己战术背心上的小包包里,这样的电话她都带了三部,分别

应对来自不同方向的讯息:“现在好像比以前我们面对的事情要复杂多了哦?”有些不太理解的探询。

齐天林点点头,继续驾驶排在十来辆车队中间的越野车:“只要我们还在战场上战斗,事态就不会一成不变,总要试着去接受这些改变的。”

少女摸摸自己靠在车门边的步枪:“我还是喜欢跟你在一起简简单单的那些日子。”

齐天林似乎也想起来有点类似现在这个样子的曾经,笑着伸手摸摸蒂雅的头:“我也喜欢……喏,我们就当做没有那些复杂的事情,简单的处理好我们面前的战斗跟敌人就是了,你也不需要操心这些,只要注意安全,做你喜欢做的就好!”

尽量把自己面前面对的复杂状况简单化,这就是齐天林现在让自己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