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552章 电话

第五百五十二章 电话

回到阿汗富南方的齐天林,整日介就陪着这帮公子哥儿游山玩水,其实南方有些景色还是蛮不错的,作为周游列国的贵族们来说,在这个时期能到阿富汗旅游,回到国内本来就是一种炫耀了。

实际上的轨迹跟之前陪着地质学家的路线差不多,所以也曾经经过了拉胡子的那个神秘地下住宅,齐天林带着亚亚又去了一遍,果然人去屋空什么都没有,而且撤离得非常干净,没有任何值得怀疑的地方,就好像是一个牧羊人偶尔蜗居的山洞,也没有画蛇添足的埋藏地雷引爆器,就好像从来没有存在。

联想到麦克对拉胡子是否活着的态度,这不过就是美国的一个借口而已,现在借口用完了,再随意的抹掉就可以,就算拉胡子再跳出来,也有诸多说法。

坐在那片沙丘山洞前,落日的余晖在右手边静静的洒向这片战乱深重的国土,可能无数个日子,拉胡子也坐在这里感受吧,右手边是伊琅,左手边是巴基坦斯,这里就处在一个三不沾的国境边上,也不知道这位是去了哪里。

不过这个三不管的交界处,也让齐天林想起一件事来,之前自己在电视上看见的华国想通过这个三不管地带把石油管道铺到伊琅去的消息,可不就是要从这一块儿经过?

思考一番,齐天林抓起身边的步枪,摇摇晃晃的起身了,一直守在高点的亚亚才收起自己的望远镜跟着他离开……

等这一趟伴随贵族们的巡视工作做完,把这帮对他有了重新认识的公子哥送上军机回国,齐天林才在军营外购买了一张当地的手机卡,装进一部吕少将托柳子越带给他的很寻常电话里,拨通以后,就静静的等着那边的接听……

还是一家阿汗富南部很寻常的街头小茶馆,电视机里面正在播放巴基坦斯总统刚刚挫败了一起对他的暗杀袭击,自称是一个被取缔的宗教团体报复性行为,却在靠近总统的时候,被擒拿住了,前后有八个人被逮捕。

齐天林看着电视画面上一水儿的当地人长相,看来最后普林顿不得不采用跟上次暗杀前女总理差不多的手法,但是对方显然防备森严,没能得逞,成了个笑话,耳边传来吕少将略微有些惊讶的声音:“哈罗?”

这是两部采用了加密技术的电话,相互之间在手机里面多了一个屏蔽程序,就算被监听也会自动生成一段别的寻常对话,真神奇!

齐天林笑着回答:“是我……我想问一下,关于巴基坦斯南部的石油管道进展如何了。”

吕叔的声音有些苦恼:“不怎么样……你知道我们到索马里海域搞护航的事情吧,

知道背后的目的是什么嘛?”

齐天林猜测:“远洋海军的执行能力训练?”

少将有些苦涩:“训练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通过这样的事件,尽可能不着痕迹的建立一条补给线,从我们南海一直到亚丁湾海域,直到非洲的补给线,算是我们走出国门的尝试,但从马尔代夫政变开始,中间的链条被无情的打断,我们刚要跟马尔代夫建立军舰补给港口啊!包括巴基坦斯现在一系列的事情,都跟这件事有关,巴基坦斯就是我们最稳定的补给点了。”

从正儿八经的专业人物口中说出来这样的话,齐天林才有些恍然,世界格局上的每一件事情背后都是有一定必然联系的:“我知道美国在巴基坦斯的南部有一些活动,如果需要,我也许能够提供一些隐性的支持。”

吕少将显然思考过这个事情:“输油管道的事情肯定非常重要,而且在巴基坦斯的南部港口也对我们极为重要,但这个区域很复杂,不光是美国人,还有塔利班、民族主义等等,输油管道被破坏是很容易的,成本代价太高了,我也不愿意你暴露在这个环节上。”看来是能意识到齐天林的重要性了。

齐天林说出自己的想法:“我想……请塔利班来负责这一带山区的输油管线安全问题。”

吕叔楞了一下,乐了:“有这样的可能?”这真是一个匪夷所思的想法吧。

齐天林解释:“我之前也在那一段感受过,基本就是三不管区域,也是塔利班的原教旨民族分子的传统地点,到处都是荒野地带,便于隐匿,他们有建立一条毒品输送线路就在那一带,既然都在那里活动了,不妨把这件事合二为一,我试着跟他们谈谈,你们就可以推动进程……”

吕少将还是稳重:“你试试吧!官方肯定不能承认这件事,项目推动本身难度不大,伊琅自己也想出口原油,我们有超过万人的工人一直在巴基坦斯进行基础设施建设,关键还是怎么避开美国的破坏。”

齐天林脑子就自己转悠开了,只是挂电话之前,少将顺便询问:“这次暗杀总统是谁干的?”

齐天林顺口:“叫我,没去……美国人,让黑水干的。”

最后叮嘱一声自己要去利亚比了,该做什么请做好准备,少将才心满意足的挂了电话。

齐天林转头就给马克打电话,让他抓紧时间到海湾国家去建立他那个什么外籍军团业务,从根本上跟黑水掐住,现在他隐约觉得黑水似乎也是打的这个主意,在海湾练兵,然后送到巴基坦斯来用。

得从源头上盯住!

内容很简单,就是邀请塔利班促成伊琅的石油外送管道,并提供一定的保护,有偿的……

这个话传过去,过些日子,齐天林再打电话来问问回音,有点原始,但是很安全。

扔掉第二张电话卡,开始给叙亚利打电话,这边就很专业了,中间转接跳板了好几次,最后居然连接的是一个乌兹别克的电话号码,倔老头子的声音有些惊喜:“是您么?”也许他才是正儿八经的对齐天林有些仰慕。

齐天林不敢笑,扮神棍:“最近的压力很大么?”

贾拉尔不讳言:“非常大,总统已经有些顶不住了,感觉对方马上就要发起最后一击了!”

齐天林帮不上忙:“这种事情,你们更擅长,我只能告诉你三个月内会反对派有一批被训练过的专业战斗人员投入到战场上,而且后面是源源不断的。”

叙亚利战场其实就跟当年的利亚比差不多,前期都是没什么战斗力的反政府武装跟政府军磨叽,磨叽到最后,牵制住了主要力量,什么都摸清楚了,搞点国际上的堂而皇之的理由,训练过的反对派掺杂着高级雇佣兵一拥而上,带着大量的叛乱分子席卷全国,搞定收工,贾拉尔倒吸一口气:“确定了?”

齐天林差点说这业务就是我揽的:“规矩还是跟伊克拉一样,随便找个理由就带着联合国的名义来了,所以说,你要做好万一的准备,扛不住就没有必要死扛,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什么时候开始齐天林居然开始跟一国的国防部长这么牛气哄哄的指点教训了。

贾拉尔的声音沉默了一小会儿,有呼吸急促的迹象,估计还是有些被刺激到,定定神才开口:“我们已经开始做准备了,我的精锐部队已经开始逐渐转民,成为地方民兵组织,如果有那样的一天,我会在东部地区,我的家乡附近建立一个不显眼的地方军阀割据状态……”

齐天林提醒他:“你可以开始隐藏了,别忘了,救你走的时候,杀了两个美国将军,美国人一定会找你的,早点把自己隐藏起来,必要的话,我可以让人带你离开。”

倔老头一口就拒绝了:“谢谢您!我要死在这片国土上,我死也不会泄露您的存在,我已经把我的精锐部队交给了我的儿子,还有我的副手,他们已经离开了首都!”

齐天林不感动:“尽量不要死,只有不死,才有机会报仇,才有机会慢慢的翻身,美国人不是一个接一个的推翻了政权么,上台的也不是什么善茬,争取在新政权里面上台,明里暗里给美国人使绊,总比你自己一死了之来得作用大吧?”

齐天林挂电话:“千万记住了,不要硬抗……”

看着手机上萨奇发过来的讯息,十余名打着培训教官旗号的专业人员已经到位,陆陆续续有些携带旅游护照的叙亚利人也以旅游团的形式带到培训中心来报到,紧锣密鼓的外围工作已经展开了。

几年前自己都还是政府军方面的一员,现在鬼使神差的居然又混进了国外反对势力当中,齐天林觉得自己现在的生活是不是太有趣了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