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556章 鹰

第五百五十六章 鹰

齐天林把自己的十来个亲卫队跟办事处的十来个熟悉利亚比的PMC配给那些情报人员加侦搜队一起出差,反正美国人都是要算钱给的,确实就如同麦克说的那样,一个来自欧洲的什么文化遗迹研究协会跟他签署了这份合同,其实就是借他的壳跟他熟悉当地的人,撒到全国去找。

齐天林跟蒂雅就留在了培训中心,天天看这些教官操练新兵,买买提等五人被他派去给教官们当培训中心助手,有时候还要客串充当一下翻译,很快就回来给他汇报,这些人应该都是来自东边邻国的反政府武装分子!

所谓的阿拉伯之春一直都在捣鼓,从也门、利亚比、叙亚利到埃及,挨个折腾,按照华国的思路是认为凡是跟他们和俄罗斯有较好关系的中东国家,只要不听美国的话,几乎个个都在遭遇类似的状况,在乌克兰那边还在训练准备投入叙亚利的反叛分子时候,这边已经开始磨刀赫赫向隔壁了。

齐天林无法阻止这种明显带有政治意味的事态,也学着教导买买提等人:“别当成什么政治事件,就专心学习人家的培训技巧,我再说一遍,不经过我的许可,如果你们跟上级部门产生了联系,我立刻就会叫你们全部滚蛋!我这里可是有不少情报部门盯着的!”

买买提态度好:“我们来的时候就交代过了,听您的指挥,我们所有的通讯工具都上交了。”

确实态度好,这几个家伙就成天摆足了东欧那些人的风格,偶尔会提起AK步枪射击练习一下,因为华国的军队训练架构还是来自于俄式,应该也没什么漏洞。

偶尔齐天林也会去客串一下射击或者战术演练的教官,因为这些参加培训的新兵底子太差了,估计蒂雅去教教都没什么问题。

但他们俩的主要事情就是开车在外面转悠!

看起来就好像有点不务正业,又好像有点贪恋美色的感觉,蒂雅经常在培训中心做点小点心什么的,然后跟齐天林一起带着猴子出门野游,距离也不远,大多当天去当天就能回来,偶尔在外面过个夜什么的,有时候不去荒漠腹地,就在海边搭个小帐篷浪漫得很,就好像度假似的!

所以培训教官中间的人观察了他两天也没太注意了……

这天齐天林跟蒂雅就稍微早点起来,趁着骄阳没有那么炙烤就出门,真不知道去什么地方逍遥了……

只有这两口子自己才知道……

前面在周围玩耍都是给今天做铺垫,每次前往的地方都是有目的的,因为这里距离当年隆美尔的非洲军团驻地也仅有两百公里左右,还一直都有路况极

好的海边公路,这边也不是之前政变的主要交火地点,所以往来很方便,齐天林就按照维拉迪家族留下的那个小本,上面是明确阐述了隆美尔从欧洲带着神秘队伍回来就是在这个驻地登陆休整,然后才消失在茫茫的戈壁荒野中的。

其实这些地方齐天林等人上一次来班西加就仔细的推演过,最后一无所获,这一次安妮重新划定了一个区域,两人试探了好几天,发现确实没有人关注他们了,才驾车出发。

离开培训中心就直接一路向南,驾驶一辆很不起眼的丰田越野车,加足马力就在荒漠里面前行!

这一带本来就接近了全球最大的沙漠,向南没有走多远,基本上就是完全的沙漠化地带,根据GPS提供的坐标点,在六十公里外找到之前要求办事处单独藏在外面的一辆掩盖在沙漠毡布下面的卫士越野车,一人驾驶一辆越行越远。

没有别的目的,专用一辆车装载给养油量,卫士纯粹就是在这样的极端地形地貌中给自己留下的一根保险绳,如果没了车,两口子要走出来,那就是件很具体的事情了!

上一次已经在这一带做过一次搜索,但是一无所获,安妮最后根据舒尔曼书房的地图重新测算出了一个地区,这一次略有不同,是一条弧形的轨迹,比起上次的地区来说,还更接近海岸线一些,没有上次要开三天才能到达的那么远。

其实对于熟悉了沙漠驾驶的人来说,掌握好沙地的密度和坍塌方向,驾驶起来速度并不慢,以前每年一度的达喀尔拉力赛都要经过这一带地区,所以蒂雅要做的就是紧紧压住齐天林一两百米外的车轱辘印走就是了。

为了尽量不拖长时间,近千公里的沙漠路程几乎是一口气开过去的,到最后,齐天林发现蒂雅在对讲机里面都明显有些精力不济,没法回应了,才干脆把已经累得昏昏欲睡的姑娘跟同样在卫士上面酣睡的塔塔抱到自己车上,定好坐标点记录,只驾驶丰田车走最后一段,就因为这一部的空调效果更好一些,能让姑娘睡得舒服一点。

这个时候,已经接近第二天凌晨了,齐天林的体力自然还支撑得住,但是也有些疲劳感,不断的印证手中的GPS跟脑海中牢记的那条轨迹,开始放慢速度……

真的是黄沙漫漫啊,就算是还有些清新味道的清晨,依旧让人觉得一种干燥的感觉扑面而来,特意在准确的坐标点上休息了一阵,等到天明才发动汽车的齐天林,就边开车,边把注意力放在周围的景色上。

这条轨迹基本上就是以舒尔曼的圆规在地图上画出来的一根大约有一百公里长

的弧线,安妮计算以后觉得很靠谱,重点规划在这里,但现在望出去,还是那样一片茫茫的沙漠,偶尔开到一个高点看出去,视野所及的范围内,还是类似千篇一律的模样。

沙漠是很壮观也很美丽,但是也就是看个新鲜,像这样在沙漠里面已经前行了近千公里以后,剩下的就只有审美疲劳!

少女终于在齐天林盖在身上的小毯子里面醒过来,有些茫然的看了两眼环境才清醒:“我不是……在开车么?”

齐天林笑着指指中控台上的水袋跟食品:“你再开,就要睡着了滚到沙丘下面了,我把车留下来了,大概有个两百公里的样子,算是个补给点。”胆子还不小。

泼了点水在脸上清洗一下,彻底清醒的蒂雅随便吃了点东西就要求:“我来开吧,你好好休息一下?”

齐天林摇摇头,指指外面:“已经到了目的地了,我得边看边想,我自己都不知道要找个什么……”

少女就不吭声了,弄了一张湿毛巾给齐天林也擦了脸,喂他吃喝点东西,自己就翻到后面去检查给养油料,塔塔还在后面裹着小毯子呼呼大睡呢,她似乎想起了当年两人这么逃出利亚比的情形,在后面自得其乐的咯咯咯笑。

齐天林没工夫回忆,反复的看着两边就好像密密麻麻无穷无尽的大小沙丘,尽量选择在不偏离GPS指定轨迹的前提下,爬上高一点的沙丘去到处看看,车辆一直以三十公里不到的时速前进,两个小时过去了,都一无所获!

终于听见一直哼唱着民族小曲儿的姑娘开口:“前面停一下?我要小便……”

齐天林笑着骂:“都不知道跟她们学得文雅点!”随意的停了车,下来点上一支烟,之前觉得在空调车厢里面抽烟怕熏着蒂雅。

就算是跟齐天林这么亲密了,蒂雅还是有点不好意思的,转到车尾去尿尿,磨蹭了好一会儿才嘻嘻笑着回来上车。

都走了好一会儿,塔塔也醒过来,吱吱叫着爬上蒂雅的肩膀,少女才似乎不经意的看着外面:“刚才小便的时候,蹲在那里,看着面前都是这种小沙丘,就好像一只鹰……这个就有点像塔塔……”

齐天林本来就在四处张望,很端详了一阵,都没觉得那些鼓起来的小沙丘有什么猴子的感觉:“哪里像了?”

蒂雅笑着摇头:“想象嘛,以前我在家没有事可做,就躺在院子里看天上的云有什么样子。”

齐天林嘲讽她:“你看见过鹰么?”

蒂雅认真:“看见过,镇上的老爷有鹰,肩膀很宽的那种,很凶的!刚才

那只鹰真的很像!”北非以及中东地带,有钱人都有驯鹰的爱好,而且在全球来说,这些地方的鹰都是最好的!

几乎是电光火石一般,齐天林脑海中闪过的就只有纳粹的那只鹰!

定定神:“我们倒回去看看!”

这个难度不大,顺着刚才的车轮印就好,十多公里的距离而已,当齐天林终于在一贯光秃秃的车轮印旁边看见几行脚印,跳下车来看见自己扔的烟头时候,蒂雅就拉着他得意:“你看!这个是不是真的很像比那些老爷手臂上蹲着的那种鹰?”

齐天林手里已经拿出了香烟准备叼到嘴上,眼睛按照蒂雅指的方向看过去,还得是姑娘提醒了一下辨认的方向跟角度,这个浑身没有一点艺术细胞的家伙,才勉强发现那一个个连接起来的小沙丘,真的有种鹰一样的外形!

而且越看越像!有点诡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