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557章 鸣

第五百五十七章 鸣

天明开始认真寻找,到现在才过去不到两个小时,还没到城市里面吃早饭的时间,沙漠上就已经是一片明晃晃的感觉了,热带阳光的照射似乎要在瞬间就夺走人体身上的水分!

蹲在沙丘上,齐天林只看了一会儿就明白自己为什么除了没有艺术细胞联想到鹰,就是因为刚才自己就是从这堆小沙丘旁边经过,太近,恍若未觉!

那就去看看了,把车停在大沙丘上,跳下车的两人都娴熟的拉起战靴外的沙地护腿,套住战靴跟小腿可以有效保证这细得跟灰尘一般的沙砾不会钻进鞋里去,那就很难受了,因为离开了顶面,在侧面移动的时候,几乎每一脚都要陷到小腿上。

蒂雅还翻出面纱罩在自己头上,带上手套,把自己身上遮得严严实实才下车,齐天林就只有一副墨镜。

塔塔这种没有鞋子的就无所谓,连滚带爬的顺着流沙溜下去,跟在蒂雅的身后……

齐天林空着双手过来的,两百米不到的鹰型沙丘没有多一会儿就到了,踩到顶部直接伸手朝两边拂开沙子……

因为沙漠上的沙丘看起来多如牛毛,各种形态都有,但是都要遵循一个简单的规则……便于风吹,这白天炙热得像烤箱,晚上就经常是沙尘暴跟狂风了,不是长年生活在沙漠地区的人根本无法在没有GPS等工具的帮助下找到路,这些沙丘的形态都是经常改变的,但眼前这个鹰一样的沙丘连接体却稳稳的存在!

整个外形好像鹰一样的沙丘几乎都成了一个平台,只是中间还有些浅浅的沟壑,没点联想力,还真不容易发现,加上跟周围的地带起伏也不大,要不是这个时间段太阳还在侧面,有点阴影的感觉,从空中都无法分辨出这个形状来。

蒂雅想伸手帮忙,被齐天林叫住了:“别跟我一样动,把猴子也抱住,避免流汗脱水!”少女撇撇嘴就只好站在旁边看他忙活。

沙很轻,但是抛开以后又滑回来,很有些事倍功半的感觉,齐天林也不是想发掘什么,这只是看看这个沙丘平台形成的原因,所以才空手这样刨了下去,最后索性脱下自己的衬衫来裹住一包包的沙卸到身边,自己也逐渐的陷下去,大约有一米多深的时候,突然脚下一松,就掉下去了!

旁边的少女吓得魂飞魄散,扔了手里的猴子就要跟着跳下去,却听见齐天林的声音:“不要动!去车上把沙铲拿下来,我靠!太多沙了!”声音很近就在一两米沙面下,然后就看见齐天林居然这么撑手就探出头来,两边因为这个地方垮塌引起的流沙一个劲的朝他身上盖过去!

蒂雅觉得危险

还没有解除,还是吓得不行,有些跌跌撞撞的往回跑,一边跑一边回头看齐天林那个坑!

那些沙都沿着齐天林的肩膀逐渐滑下去填满的感觉,甚至一直从齐天林的腰部往上盖,齐天林的头部本来就低于这个坑,要是这样流下去,说不定就得这么盖在里面了!

齐天林自己能感觉到双手是撑在什么金属钢管上面的,心中没有惊慌,只有狂喜,无论怎么样,总之是接近了什么!

脚下刚才是踩到了什么东西,但因为上面的沙铺天盖地的倒下来,就是怕自己被埋在里面,才双手撑住两边的钢管起来的,慢慢把双脚移到上面,生怕弄断了这似乎有些摇晃的钢管架,用脚踩在两根之上,才勉强把头探出去,高喊:“不要着急,没什么问题的!”那个跟斗连天的姑娘才定下神来。

等蒂雅拿过沙铲,齐天林抓住铲子借点力,跃出沙坑,把使劲的姑娘一下摔个仰面叉,蒂雅却没一点娇滴滴的感觉,翻身就扑过来摸他身上:“你没事吧?”

齐天林撵她带着猴子下去:“看来这里就是我们要找的地方了,不着急……我换个地方挖!”

是得换个地方,刚才他是选的鹰形的中间,猜测如果有名堂就应该遇见什么水泥顶之类的,谁知道却突然这么陷下去了,他自己可明白在陷下去的一瞬间,他明显是听见了很细微的什么知啦一声,那种布帛被撕开的声音!

那么,就得靠着边缘开始铲了!

这一次就是信心百倍的脱了衣服,光着膀子,只戴个墨镜保护眼睛,大铲大铲的把沙子从斜坡推下去,知道大概怎么回事儿了就快捷得多,这个原本是鹰翅膀尖的角落很快就被他用蛮力把沙子清掉了一只角!

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辆土黄色的卡车尾部!

他站的地方,就是卡车顶棚用军用帆布绷起来的地方!

刚才就因为他卸掉了表面的沙子,把所有的人体重量都压到了帆布棚上,原本能担得起人体重量的厚重军用帆布,也许是因为数十年的干燥变脆,负担不起他的重量,塌陷了!

蒂雅从确认齐天林发现了什么开始,就乐呵呵的回到车上去拿下食物篮子,小毯子,还有一张篷布,用几根伸缩钢架轻易的就搭了个小棚!两三平方大,一米多高的小棚!

自己坐在里面倒上茶水看齐天林干力气活儿,偶尔过来献个水擦个汗什么的,现在有些好奇的过来踮着脚伸头看看,然后忍不住就哇呀呀的跳开,扔了手里的水壶盖,面容失色!

站在高处的齐天林刚推开一部分沙,还注意一直踩

着钢管,不让帆布受力,现在看了蒂雅的反应,才跳下来也在侧面撩开一点车尾盖住的帆布一看!

纵然以他的胆色,都感觉自己的心脏抖了一下!

借着强烈的光线,射进那个也许幽闭了几十年的车厢空间里,不少的沙子也顺着还没有完全刨开的高度,顺着他掀开的缝隙滑了进去,齐天林看见的就是一张张栩栩如生的脸!

准确的说是干尸!

身上穿着典型的德国党卫军军服,高高的卷着袖子,说明天气够热,服装有些粉碎,稍微用力就会破,但是身体就变成了好像牛皮糖一样的凝胶状态,依稀能够看出原本的长相!

在这样的气候条件下,死掉以后,人体水分被快速蒸发但空间又很快被密闭,才会偶然的形成这样的干尸!

怪不得手上都有多少条人命的小姑娘才会被吓成那个样子,齐天林撇撇嘴转身:“叫你不要过来嘛……坐到遮阳棚下面去,我来慢慢弄!”

蒂雅其实也就是给惊吓了,原本一直以为这片天地就自己两口子,突然看见那么多或坐或卧的人体,是给吓得够呛,定了定神,也没有一般女孩子的哭哭啼啼,做个鬼脸,就坐到遮阳棚下了,还念叨着把自己的水壶盖洗干净。

齐天林就不贪多,先紧顾着面前的这辆车从四周把沙子都铲掉,下面的就不弄,只把车厢以上的露出来,才开始小心翼翼的查看……

一个个表情惊骇的年轻士兵,这辆车上有十六具尸体!没有任何的枪伤,应该是被毒死的,至于是通过饮食还是毒气弹就不知道了,但他们由于不是在作战区域,枪支都整齐排列的固定在卡车驾驶室的背后,齐天林壮着胆子走在这些干尸中间,也没有发现车厢里面有任何的黄金痕迹!,

很显然,这一片所谓的鹰形沙丘,就是一大群这样的车辆!被刻意的排列成了这样一个形状,安妮是叮嘱过他,隆美尔当初是带着一个车队进去的,中途还有人送过给养,但是最后回去的就只有隆美尔的两部轻型越野车回去!

具体多少人回来就不知道了,这么重要的秘密……看来还是只有死人才是最能守住的!

也所以说,这个秘密才能守至今日,连德国人自己都找不到!

这座巨大的鹰形沙丘,就是所有参与士兵的坟墓!

一个毛骨悚然的坟墓!

大概的估计一下,下面起码有六七十部以上的车辆,齐天林有点犯难……

他的初衷只是两口子来探探,找到地方,拿到点东西确认了就行,然后再根据这个地方和发现的

总量策划相应的方法,谁曾想面前出现的是这样一个局面。

把整个沙丘全部都刨开,凭借自己一人一铲不知道要干到什么时候去了,不刨开,谁知道黄金是不是藏在其中一辆车上呢?

拿着沙铲,看着车厢中间摆放的成箱补给,说明这都已经是要准备往回走的时候,才全部被杀死,那么之前他们来做的事情说明应该已经完成了,那些黄金到底在什么地方呢?

不过想归想,齐天林手上可没停,随手取下包裹了油布的一支步枪,外面的油布都干得成了壳,一掰就粉碎了,步枪拿在手里也有点轻飘飘的感觉,但是这一支带有德国党卫军标识的98K毛瑟步枪还是给人很可靠的感觉!

二战期间最为有名的步枪之一,一共生产了超过一千万支!

拉开依旧光滑的枪栓,看看里面有子弹,推上膛,对着天空响亮的击发!

再拉动枪栓,再击发!

直到把弹仓里的五发子弹都打空!

算是给这些埋藏在坟墓里面几十年,死得也不明不白的军人们鸣枪示意吧!

丧钟为谁鸣!

战争惹的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