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558章 线索

第五百五十八章 线索

齐天林用抽样的方式,拿着沙铲到整个平台的各个角落都去铲开一点看看,中间部分也看了看,纵然他力气大体力好,折腾到晚上天黑,也才勉强看了个大概。

除了老鹰头部位置是停着两部KFZ B20四驱车以外,其他的都是卡车,其中还有一部分是半履带装甲运输车,也对,在这样的环境中,只有履带运输车才是最稳妥的。

所有的车辆都是在车厢里面躺满了军装尸体,那两部小型四驱车里面更是各坐着四名端端正正的军官!

齐天林终于在这个时候,有点手发痒的从人家腰间的皮带上,连套取下了一支鲁格手枪,二战最佳的纪念精品了!然后就是在摘下手枪的时候,才分辩出这辆看起来毫不起眼的敞篷越野车,居然就是传说中的越野车鼻祖B20。

很多人都以为美国军队二战时期用的jeep牧马人原型willys就是最早的四驱车发明了,其实直到七十年代的路虎才研制出的恒时四驱都已经在这辆车上出现了,相比同时期一般三档波箱先进不知道多少的五进一退、前后轴以及波箱差速锁、四轮独立减震、四轮独立转向、还有现在一级方程式采用的干油池式引擎润滑系统等等,一切顶级车的超前设计全都体现在这辆堪称瑰宝的车身上!

可以想见德国人在制造车辆上的天分有多么惊人,而这种车就是因为成本太高,本来就没有生产多少,还在战争中全都被损毁,存世仅有几部,价值超高……

齐天林也是因为常年在北非厮混,接触过太多的越野车,才听说过这款车,现在真有点动心要不要弄一部回去打理好了开在街头,可不比恩佐更拉风?

不过现在显然不是折腾这种东西的时候,把那支鲁格连同二战德军皮带一起扎在腰上,齐天林才光着膀子在夕阳余晖下回这边的小遮阳棚吃晚饭,蒂雅已经动手弄好了两人的吃食,仰头看看他顺手提回来的几个公文包跟步枪:“晚上还继续做事不?”这两口子都不是凡人,附近这么大一堆干尸,居然都若无其事,还从尸体上搜刮了不少东西,习惯了场景的蒂雅也不跟齐天林一起搀和,自己上车就把露出来的卡车上步枪手枪以及弹药都收集下来,真是鬼大胆。

齐天林回头看看落日下的坟墓轮廓猜测:“要看看,如果不是你发现这个鹰形,说不定就错过了,那么白天晚上都看看,说不定有些细节要晚上才能看见的。”

因为手上摸着死人的东西,吃饭就是蒂雅给他喂食,齐天林头上戴着一盏头灯慢慢翻看那些公文包里面的文件,就为了发掘宝藏,齐天林是大略

的学习了一点点德语的,最后发现跟黄金藏宝没有任何关系,这都是些作战文件,有些上面还有隆美尔的批注,但是更深的东西他也看不出来,有几本日记一样的东西倒是让他饶有兴趣的看了看:“一九四二年九月二十七日 晴(其实天天都是这样)”

“元帅的脸色不是很好,最近看见东西线战场的战事都有些胶着,虽然最高统帅部跟元首都称一切形势大好,但是元帅却私底下认为整体形式堪忧,有些局部的战略思想出了大问题……”

“工程进度很正常,毕竟这是之前计划勘察好的结果,大量的物资都是从外面携带过来的,战士们都盼望能够早日完成重返战场,获得最后的胜利以后跟随元帅一起返回家乡,我……却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因为战士们不知道那些板条箱里面装着什么,我却知道!”

……

“一九四二年十月九日 晴”

“元帅跟我长谈了一夜,只能让尽量少的人活下来,他只能带着几个人活着出去,出去以后,只有莫尔德可以携带魔鬼的召唤到中非等待重启的日子,其他人为了保守秘密也会被他在到达军营之前灭口,很残酷是不是?

元帅很悲观,因为他觉得仅仅一年的时间,我们在西线获得的成果全部被东线吞噬了,我们已经无以为继了,仅仅为了第三帝国的重新崛起,他才决定活下去,不然他也要选择与战士们一同离开。

那么……克林泽,我最爱的儿子,我只能写下这封遗书,一封你也许永远都不能看见的遗书……

我决定画上一个光荣的句号了,你了解你的父亲,我们身上流着同样的血!

对我来说,死没有什么可犹豫的,我们神圣的理想破灭了,随之而去的还有我生命中所理解的美好、伟大、高贵和善良。

我会带领所有的战士跟我一起保守这个秘密,因为让他们离开这里才是一个灾难,如果我亲手把他们从灾难中解脱出来,仁慈的上帝会理解的。

你要活下去,我对你只有一个要求:永远别忘了你是个德国人,永远不要做有损荣誉的事,用你的生命证明我们没有白白死去。

跟我谈话完毕,元帅摘下他的金质党徽并把它戴在我的胸前,我深感幸福和骄傲,愿上帝赐给我力量走好最后的路,我们还有一个心愿:致死效忠,祝愿元帅武运昌隆,这是给我们的恩赐,这是我从来没有忘却的奢望!

人终有一死,与其苟且偷生不如勇敢了断……

我用最真挚、最深切的父爱拥抱你,我亲爱的儿子,为德国而活着

从广义上来讲,这是一个侵略者在临死前的忏悔或者说心路独白,但是撇开他从属的方面,就跟齐天林遇见的那只海豹留下的照片、在日本核基地里面听到的手机留言甚至还有自己那个父亲在临死前跟柳成林说的话,没有什么两样,都是一个军人在为自己的国家付出最后一滴鲜血之前,绽放出的那么一点点人性的光芒!

这是跟正义与否无关的人性,因为站在每个国家的角度来说,都是正义或者不正义的,只有人性才是永远的,无关乎哪一方。

齐天林轻轻的合上文件夹,显然跟宝藏相关的东西都销毁了,就算这个坟墓被发现,也只会以为是一支在茫茫沙漠中迷途的二战德军部队,而不会联想到那个巨大的黄金宝藏上面去!

所以,会不会宝藏根本不在这里,坟墓只是个故布疑阵的幌子呢?

有点叹口气的站起来拿着电筒朝那个巨大的坟墓走过去,蒂雅毫不在意的收拾残汤剩羹,然后就开始考虑睡觉的问题,观察周围的风势风向。

最后齐天林徒劳而归,在那边折腾着看了好久,没有任何夜间可以发现的标注标示,拔出来的战刃在这个时候也没有任何异象,黄芒依旧是静静的出来一阵就变弱消失了,战锤也一样。

所有手机和跟外界通讯的设备都是关闭了的,连GPS都关闭了,齐天林是听腰间的步话机传来姑娘的询问,才失望的回去,蒂雅已经在沙丘顶侧背风的地方停好车,因为推倒的后排座放满油桶跟给养,所以她也决定到车底跟齐天林挤一块儿钻睡袋。

一夜无事,不过齐天林好早就醒过来,天色刚蒙蒙亮,他就钻出睡袋,到坟墓周围开始转悠了。

点上一支雪茄,清晨时分还说不上阳光强烈,蒂雅这姑娘就懒懒的躲在车底睡袋里面看着他,心情好得很。

塔塔在她旁边胡乱挠头找盐分,被暴力姑娘随手一巴掌之后,就屁颠颠的跳着追齐天林去了,最后娴熟的抓着齐天林的多袋裤爬上他的肩膀,煞有其事的也拿爪子撑住脑袋,跟齐天林一起做思考状。

还在步话机里呼叫蒂雅也从高处帮忙看看,有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希望能再借助自己这个小老婆的运气发现点什么,蒂雅裹着一身轻纱,爬上车顶举目远眺了一番,也在步话机里摇头:“实在是没有看见什么……”

齐天林就稍微站远一点在坟墓的周围,做绕场行走,痕迹肯定是别想找什么痕迹的,他只是观察那些被自己刨开的局部车辆跟干尸能不能说明什么,中途还用自己的手表来对应一下东西南北方向,发现这只鹰完全是

没有遵循什么朝着德国的迹象。

这样的测算基本就是站在鹰头正对的方向,越退越远,距离远处的蒂雅和越野车都变成了一个小点,周围都是茫茫的一片戈壁,无论有什么当年留下的迹象,应该都会被风沙慢慢的改变掩埋!

到哪里去找痕迹呢?难道真的要把这一片坟墓全部掘开,就好像寻找公文包一样去每具尸体上面寻找线索?

天上的太阳,已经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高,照射程度也越来越强,他身上都开始滋滋的冒汗了,自带一身皮毛的塔塔就更热了,这小猴子吱吱两声,跳下齐天林的肩膀,左右看看平坦起伏的沙丘,没有任何树木遮阳的样子,最近的就是两三百米外的坟墓车辆,小眼睛转悠一下,围着齐天林附近跑了几圈,就在沙丘斜面上开始掏挖起来!

齐天林转头注意到它的时候,就看见小猴子已经乐淘淘的在沙丘下刨开一点沙子,在一片碎石壁中间找了个露出来的斜面掏个洞把自己蹲在里面了!

碎石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