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569章 老狐狸

第五百六十九章 老狐狸

齐天林和麦克是坐在他经常待的那个屋顶遮阳棚下面,一边是长长的培训场地排开,另一面就是浩瀚的地中海,借着落日的余晖,还有海面传来的带着微微咸味的海风,褪掉了那种阳光直射的酷热,周围能看见的一切都似乎被镀上了金黄,看上去是分外美丽,端上手边的一大杯冰啤酒或者一小杯威士忌,显然都是难以抵御的享受……

二十年陈酿加上沙漠地区珍贵的冰块,让麦克喝得有点高兴:“我也难得这么放松,不是在军营就是在华府……但我有坚定的信仰,我一切奋斗的源泉,就是我在河内希尔顿酒店得到的最大收获……”齐天林在金三角呆过,知道河内希尔顿是越战时期,美国人对那个传说中极为残酷的美国战俘山西集中营的别称,看来自己之前判断老麦克是个在越战中的归来战俘,没有判断错,

点点头:“我也被……丢失过,但是国家没有把我找回去……”和麦克这样拥有被俘经历却最后成为中流砥柱不同,华国的战俘从来都只是一个污点。

麦克自豪的举起酒杯:“其实我更倾向于认为这是一种东西方的文化不同,毕竟我在河内也呆了那么长的时间,东方人一贯都有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决然心态,日本人是把这种心理发挥到极致的民族,但西方的普遍价值观是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只有拥有生命才拥有别的一切,我们每一个深陷敌营的战士都知道国家不会忘记我们,会不遗余力的营救我们,只要我们活着,就能回到家人的身边,而东方么?”哼哼的笑两声……

齐天林真有点默然了,从建国强攻老蒋海战失败,到抗美援朝,再到抗美援越以及对越自卫反击,哪一次不是丢失了大量的战士,国家从来都只字不提,除了秘而不宣的交换战俘,什么都不做,至于隐蔽战线就更加残酷,一旦出事立刻撒手不管的事情比比皆是,以至于自己这样在缉毒战线失踪的人都会把这种行为视为奇耻大辱,甚至无法返回到那个国家跟社会中去,那时的自己真难以接受自己是个被敌人俘虏过的战士,看看眼前这位当战俘当得理直气壮豪情万丈的样子,更别提美国国内总是大张旗鼓的宣传营救被俘士兵了。

麦克愈发的得意:“能够在那么艰难的环境下活下来的,就是精英,你去看看美军内部的任何一本教材,都有关于生存的课程,每个美国士兵都要被教授如何在被俘或者失散的情况下活下来,怎么躲避、抵抗直至获得安全,细化到什么可以交代什么可以视情况而定,什么必须坚守都是清清楚楚摆在那里……”

齐天林开不了口,军队不光是比战斗力,是从

每个细节上比较的,可以说美军内部最高级别的勋章就是给予那些成为战俘却坚持下来成就重大胜利的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麦克说得真没错,那么多人都死掉了,还能活下来的,真就是人中龙凤了,华国是不会给士兵灌输这些东西的,所以一旦出事,各种情况层出不穷,就算洁身自好能够艰难返回,却总是被排除在主流之外。

麦克挥挥手谈兴正浓:“所以这就是观念不同导致的差距,回到你刚才那个政权扶持的问题,这是也是观念不同的问题,以前是喜欢跟苏联比着相互扶持自己的傀儡,现在不一样了,美国已经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强国,没有必要去跟别人争什么表现什么,什么都是可以唾手可得,这个时候应该怎么做?”

齐天林学着这种转换思维的方式:“就好比我已经是公司大股东,就是防止别人收购我的股份?”

麦克哈哈大笑:“就是这个道理,只要防止第二第三来争第一就行了,多简单?不是每一个小股东的股票都要去自己收购,只要不让第二第三收到就行了,对不对?”

齐天林若有所思,麦克顺着这个道理解释:“扶持反对派上台,总之就是动荡,只要动荡就有机可乘,你信不信,现任阿汗富跟伊克拉政府,有必要的话,可以比叙亚利现政府更容易被推翻更迭,不一定非要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只要造成动荡,这个点就无法为俄罗斯或者别的什么国家服务,那就足够了!至于从属于这个大思想下的战略战术都是细枝末节,只有保证美国第一强国的地位,才有一切。”

典型的哪管天下腥风血雨,只要自身云淡风轻的论调。

齐天林小鼓掌:“大概能明了了……”现在所处的邻国是俄罗斯跟华国多少年比较稳定的非洲盟友,看来也是这种思想的结果,叙亚利就更不用说了,那是俄罗斯唯一一个海外驻军港口基地所在国,一旦动荡更迭,自然就无法存在。

真是治大国如烹小鲜啊……受教了。

只是侦搜队这边就愈发的难起来,各种谣言传说让情报人员头大如斗,光是甄别就耗尽心思,还要派出侦搜人员去实地执行,那就更复杂了,跑空的次数越来越多,最重要的是,跟那些地方军阀跟武装民众交火的情况越来越多!

齐天林已经反复跟自己的武装人员强调避免战斗,可这些携带枪支的外乡人还是不可避免的在好几处跟随处可见的带枪民众交战,实在是PMC对那种武装人员监视自己的行为如芒在背,完全不敢放松警惕,稍微有不对就开枪。

至于当地人跟国外其他寻金者之间

的战斗就更多了,以至于现政府不得不匆匆出台法规,要求所有发现的黄金都属于现政府所有,强调政府军将会到各地进行加强寻金管理,但显然各地都没有把这个没有什么约束力的法规放在心里,寻金大潮愈演愈烈,麦克很是皱眉的查看了整理出来的情报结论,有些摇头:“这个寻找黄金的行动需要做调整了,现在这已经不是暗自寻找,而是明目张胆的演变成了全国性的公众事件,这样就不是CIA可以插手的事情,原本以为是顺手牵羊,我得申请取消这项行动。”沉吟一下:“我请策略专家考虑能不能利用这个事件获得什么别的利益,我们要找到黄金已经不太可能了,保罗留下一个组负责继续查探这个事情,其他侦搜队全面停止!”

什么叫拿得起放得下,麦克三天不到的时间就把侦搜队的人全部调走,他对齐天林没有任何怀疑,齐天林包括他的部下,从头到尾根本就没有去触动过那些只有情报人员才知道的东西,就算要泄密也无从做起,所以整个重心完全转移到培训中心这边来,跟那些特工侦搜队换防的全部是培训教官,从情报培训到战斗技能还有暗杀、爆破,什么都培训,总之就是随时准备颠覆邻国!

在寻找黄金上面花费了超过四百万美元,就这样干干脆脆的放弃了,让齐天林自己也有些吃惊,对这个麦克老头也有了更高的评价!

当然他的脸上有一种没有掩饰的失望表情!

齐天林是真的很失望!按照他的本意是要把美国人拖下水的,不然他留在这边做什么?

因为阿里和小黑交给他的那个小本儿不是有关黄金的,而是前领袖卡菲扎的一个已经逐渐布置起来的新政治同盟网络情报表,被阿里击杀的是卡菲扎新势力中的人!

躲到外国去的领袖这两年时间,除了核弹爆炸的时候发出过一次声音,基本上就销声匿迹,原来通过这个小本儿上,齐天林了解到这头老狮子居然不死心,还想重新翻身!

对这个事情,齐天林是有点难以理解的,且不说一个人有多么眷恋权势,美国已经做到了这种地步,领袖还想走上台面应该是很不明智的事情,死掉三个儿子跟女儿,还要权势来做什么?当然他自己也不认为这个领袖之前的统治有多么开明,起码独裁还是说得上的,很有点不以为然。

但是处于相互关系的原因,他还是打了个电话过去提醒这个事情,提醒他暗地里政治网络有可能暴露的事情,领袖有些惊讶,因为根据他的判断跟了解,几个欧美国家现在除了经济能源领域,并没有过多的在政治方面纠缠,这才是他敢试探着

重返政坛的原因。

齐天林不评述对方的执政理念,说完就准备挂电话的,顺口问了一句:“听说你们前政府遗留了一百多吨黄金?”

领袖讥笑一声:“那些豺狼就想咬我一口血肉,好早以前这些黄金都转移到边境上,事情一爆发就运过来了,我的项链上就有这些黄金的钥匙……”

原来这边做的就是无用功?齐天林讶异之下沉吟:“美国人在找……要不要让他们暴露出来丢个脸?”

领袖简直就是咬着牙吸气:“行!能怎么做?”

所以一块块儿黄金才是从领袖的人手那边偷偷摆出来,阿里跟买买提他们也被齐天林派出去放过一次东西……

这些东西就好像一个个的饵,诱使美国人越来越投入这件事里面,也越来越难,要是真的把这只钩吞深了,再由领袖的人佯装地方武装,全面击杀一部分美国侦搜队,该有多愉快?

麦克这老狐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