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570章 自由和民主

第五百七十章 自由和民主

还好有海边机场这个意外惊喜,不然齐天林真是肠子都悔青了,磨磨蹭蹭骗钱多舒坦的?

麦克反过来还安慰齐天林:“别太当回事儿,这种宝藏的事情,不是每一次都能找得到,前段时间海军陆战队几个退伍深潜队的家伙搞了个海底打捞公司,结果被一股脑的海上风暴全卷走了!命是最重要的,如果我们继续纠缠在这个事情上面,后面的发展就不是我们能掌控的,那就必须要赶紧撒手,别以为强势就可以随心所欲,一定要谨记这一点!”很有点传授经验的感觉。

齐天林心里腹诽那个海上打捞队就该找自己:“多少个亿啊!”一脸继续痛心疾首的样子。

麦克喜欢看他吃瘪的样子,哈哈笑着拍肩膀:“找那么多钱来干嘛?养小老婆?”西方人绝大多数严格信奉一夫一妻的概念,让他对齐天林这种多线操作的形式很瞧不起,也许对齐天林的整体感观也就有点上不得台面,有种自然而然的优越感,但也许正是这种情绪,可以适当的为齐天林做上一层很不经意的伪装。

齐天林嘿嘿笑着把麦克送上过来接他的军机,目送上蓝天,心里恶意揣测模拟一下用地对空肩扛导弹怎么才能打下来,笑眯眯的转身看着两个射击场遮阳蓬下面的C27军机,为了跟美国军方区别,还煞有其事的涂成了红白两色,上面醒目的标明自由号跟民主号,还是阿拉伯语的!

一看就是为了要是被打下来的残骸做准备的!

真恶心!哈哈!

这两架C27也拿到了北约在地中海以及欧洲上空飞行的航空管制军事编号,可以在不太过分的情况下,自行跨越地中海而不受欧洲各国军机的检查,如果拿来走私或者做点别的什么,真不要太方便了。

齐天林没这么着急,小心翼翼到有些神经质的他还防备这是麦克给他下的套呢,全面安排波波维奇跟原来驻利亚比办事处的头头负责北非培训中心的工作,自己就真的也前后脚离开了利亚比,一副没有搞头就不停留的感觉。

买买提等五个人都带走了,自己的小飞机装不下,用C27运输的,把他连带亲卫队一起放在了法西兰的一个军方基地,使用北约军方承包商证件,大摇大摆的携带枪支搭乘公司派过来的车辆离开。

蒂雅坐在宽敞的副驾驶,买买提等五条大汉挤在后面两排,把一辆七人座的沃尔沃XC90挤得满满当当,自从在沙漠上那辆丰田车抛了锚,齐天林就还是觉得欧洲车靠谱一点,虽然沙漠民族们更喜欢日产车,自己可差点没出事儿。

亲卫队就分成两拨儿也装在另

两部XC90里面,从苏威典订购了整整一批做过专业改装的,准备给整个公司全面换装,也算是提升公司档次,承接VIP任务都一水儿的这个车,多有气派?苏珊就好这一口儿,自己都跟着换了一辆,动不动就叫公司的这些车全整整齐齐停在公司楼下,确实有点大公司的感觉了。

齐天林是反复考量过才决定把这五个家伙带走的,留在那个北非培训中心,一旦这五个家伙跟国内产生联系,天晓得会做出什么事情来,他实在是信不过,只要有一次急功近利的做法,他就前功尽弃了,所以一边开车,一边看看后视镜:“你们接下来有什么工作安排?”

买买提等人连装备包都没有,所以也才挤得下:“没有工作安排,我们就是派过来协助您的,听从您的指挥,没有什么国内任务目标。”停顿一下:“我们从各个部队抽调出来以后,独立培训了一段时间,是吕将军主持的一个小型培训班,他请我们转告您,不用有什么顾虑。”

怎么可能没顾虑,齐天林点点头把车拐进停车场,这里还有两三部同样的越野车停在这里,伸手帮蒂雅提过她的装备枪包跳下车,坐在后面车上阿里背着自己的包,吃力的提着齐天林的装备包紧跑几步跟在后面,空着双手的买买提五人,有些羡慕的看着五名小黑跟五名廓尔喀组成的亲卫队也提着各自大小不一的一个装备提包跟上,赶紧上了停泊在小码头边的一艘渔船。

这就是玛若购买的捕虾船了,三十多米长,两百吨排水量的渔船,还有一帮子专业水手一起配备在上面上班,最近除了正儿八经的在地中海打捞捕鱼,就是顺带在海上接收偷渡的小黑,安妮不但不觉得这种行为有什么不对,还叮嘱可以着重救助点小孩子,帮几个算几个,她那边有的是接收能力。

是有四艘交通冲锋快艇的,不过玛若说为了表现迎接大老板,就把泊着的大船拿来迎接了,蒂雅抱着有些怯怯的看着浩瀚大海发愣的沙狐直撇嘴:“她就是故意的,嫌我们在外面呆久了!”塔塔就熟悉这些了,跳上船,到处看看还背着个手,好像个乡镇干部似的。

阿里赶紧跟着跳上去,抱着猴子,找了个折叠帆布椅子给蒂雅安排好,自己溜到厨房去切点水果喂猴子,还要沏茶什么的,好歹这艘船也要开个一两小时才能到达岛上呢。

齐天林笑着不接话,给后面过来的买买提等人介绍:“那边那个酒吧站着一排人的,就是我们的联络点,这边,远远的能看见个小点儿,就是我们公司的大本营迷雾岛,你们几个先到岛上接受一小段职业培训,然后正式注册派到东

欧去呆个一两个月,正儿八经的知道自己来自乌兹别克的什么地方,家乡有什么特点以后,再跟着投入到战斗中去……”

当兵的就想作战,何况还有这么高的价码,几人眼睛有点放光,使劲点头。

齐天林站在船舷边:“之前来过两位,但是太典型的华国脸,我这一个人不打紧,只要周围聚上一帮子华国人,就很难不让人联想到什么,所以他们一直无法进入到核心任务中去,于是才有你们,我都不知道吕叔他们想了这个招儿,也不错,可以试试,你们明白我的苦心就好,真把自己当成乌兹别克人,这样才能……沉下去。”

买买提一个劲点头:“入戏嘛……我们讨论过了,争取改掉说华语的习惯,其实本来我们说民族语言都是第一反应的……您放心,我们一切行动听指挥。”

齐天林不看他看远方:“看远一点,再远一点,别在乎一点点什么好处功劳,沉下心,为祖国打造一支过硬的国际战斗队伍,我想才是你们这几粒种子的最大作用,也许到某一天,祖国需要的时候,我们才会脱去雇佣军的外套,为祖国战斗,那就是我们最大的功劳!”

有些轻微起伏的海面上,十来名亲卫队员满不在乎的随意靠坐在渔船驾驶舱边的甲板上,小黑还好动一点,嬉笑几句,廓尔喀就是沉默不语的靠在角落休憩,这帮人都是从特别行动队里面挑选出来,作战能力强下手狠,但却没什么领导能力的,这种单兵按照齐天林在军事学院学来的理论分析,放到小分队里面不能做小队长兼顾管理,就很容易因为能力突出导致战损,索性收到自己身边做亲卫队,在战斗中跟随自己作为最强力的尖刀。

船员们也跟PMC们熟识,但跟这些满带血腥气息的一帮家伙也不多话,所以海面上随着船体荡漾,就只有唧唧做声的海鸟在周围盘旋,站在船头的买买提等人随着齐天林似乎有些轻言细语又好像是在自言自语的说话,腰板却越来越直,这是齐天林对他们的一种告诫,也是齐天林把自己的心得在进行传授,给这些一贯在军营成长灌输的汉子们指明自己的方向。

也许在某些环节会有不同的认知,但是只要都为了祖国,就请放下所有的小心思,好好的做一名本分的军事承包商,齐天林自己也需要这样一支和自己有共同思维模式的队伍。

齐天林最后转过头:“所以我想让你们尽量减少甚至不要跟国内联系,当然通过各种渠道继续输送你们这样的战士出来,我是欢迎的,前提是一定要隐瞒得妥妥帖帖,这些天你们也看见美国人的做法跟情报特工体系了,任何的

蛛丝马迹,都可能被对方抓住顺藤摸瓜,导致失败,那……是我们最不愿看到的东西!”本来话都到嘴边,齐天林准备冷酷的警告一旦出事,他就会断足自保,却陡然想起麦克说的那些永不放弃战俘的情况,有点自嘲,自己的这种思维跟自己的国家还真是一脉相承,改变还真不是那么容易的!

五名刚刚开始涉足雇佣兵生活的华国汉子齐刷刷的低声应承:“是!”这才是他们所期望的战斗生活,有些战战兢兢的冒险生活,心底的热血在为国家跟自我价值实现中开始沸腾起来。

等到了岛上,被管家雷斯特安排人带领他们进行初步分配以后,热血基本上就是烧得嘟嘟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