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575章 万能

第五百七十五章 万能

齐天林先打电话给萨奇叮嘱了几句,才皱着眉头过来坐下,顺口把刚才这个消息说给即将成为自己合作者的两位富豪,算是开诚布公展示自己的情况。

两人也都有些讶异的对看一眼,分别摸出一部电话,起身轻言细语的联系自己的渠道。

维拉迪先回来坐下:“欧洲联合作战司令部也有类似的情报,说他们最近也是突然注意到这个地方有几次空中投放,但是查询以后都是具备北约空勤编号的美国军机,所以就没有太过在意,以为是他们在乌克兰境内那个小型的空军基地飞行任务。”

乌克兰还真是个比较奇特的国家,南面黑海半岛上,距离萨奇的培训中心以西不到两百公里,就有俄罗斯黑海舰队的驻扎港口,这是前苏联分崩瓦解之前,在这里驻扎了好几十年的历史,现在俄罗斯好不容易才达成租用港口合同,乌克兰很不情愿,周围无论俄罗斯自己的港口还是格鲁吉亚的港口或多或少都有点不合适。

同时乌克兰也有一个很小的美国空军基地,不多的战机更像是象征意义。

本来齐天林他们就是看中这种有点玄妙的地方打擦边球,搞个不沾边的培训中心或者说哥萨克PMC集结点。

谁知道后来搭上了美国人的线,现在还演变出越来越重的美国味,似乎就有点不合适,有点撩拨那只北极熊的意思了,这可不是齐天林的本意!

洛克啰嗦了好一阵才过来,表情有点怪:“我们有个地缘政治研究员最近就在关注这边的细节,毕竟越过土其耳就是叙亚利,谁都知道叙亚利的事情下面就是美国跟俄罗斯在分别斗法,我打听到这个消息打电话去询问了他一下,他下意识的反应就是美国人是故意的!”

故意的?

维拉迪脸上的表情也精彩起来,端过手边的一杯红酒轻轻的荡一下,是他提议用罗马红酒搭配手中的雪茄,洛克就贡献了一瓶自己拍得的四万多美元的康帝酒庄二十年陈酿,一瓶也就能倒个六杯!

看着红酒在玻璃杯上带着颜色擦过晃动,好一会儿,维拉迪才有点啧啧的开口:“美国人在试探或者考察你……”

齐天林虚心:“为什么考察我?我已经跟他们合作了好几次了。”说到这种阴谋诡计的东西,他确实不如这些沉浸在里面的世家子。

洛克更明白:“考察你的用心,你为什么要到那里去建立这个培训中心!”

维拉迪对洛克树个大拇指:“很明显,你这个培训中心的意义太大了,为什么要设在那里,当然你可以有很多解释,但是美国人在这种敏感地区

做手脚的时候,是非常谨慎的,他们在这个地方空投说明白一点就是在挑衅或者故意暴露这个与他们有关系的点。”

齐天林顺着他们的推测:“用来考察我的执行力或者试探俄罗斯人的承受底线?”

洛克点头:“要不就完全认同你的培训中心,然后就完全把你当做他们的承包商,对你来说损失一个培训中心不过是生意,只要试探有了反应,美国人甚至会补偿你,只要你对他们有用,总比他们用自己的军事目标去试探,那样太明显也太危险……”

齐天林有点郁闷的喝一口酒:“看来还是那句话,承包商就是背黑锅的,他们这是打算坑我一把,还打电话给我先提醒,估计也是要看看我的反应吧……”说完就咕嘟咕嘟的把剩下几千美金倒进肚子里站起来。

洛克忍不住就可惜:“品啊……你这跟喝可乐有什么区别?”

维拉迪哈哈笑着举杯:“你要干嘛?”

齐天林傲然:“老子这就过去!带着人过去,准备打个防御战!”

俩一贯都是在商场上叱咤风云的富豪终究还是想起他的身份,但下巴都快掉了:“君子不立危墙,那不过才多少钱的投资,你没有必要拿自己的命去搏吧?”

齐天林不说自己要做给美国人看,这可是实打实的表忠心,只摇摇头:“你们擅长的是操作,我擅长的就是战斗,不多说了,生意上的事情就拜托您二位,按照我们商量的三方合作,当然你们也可以等等看我的消息,不过那时候,我的股份可就要高一点了哦,哈哈!”随手拍拍两位的肩膀,就豪气漫天的出门了。

这就是给两位欧洲投资者一个买他输赢的机会,如果相信他,在那边出事之前就开始运作,那就没什么说的,大概比例均分,如果等他过去搞了一把,彻底跟美国人或者俄罗斯搞点什么,手里筹码更多以后,选择就更多,底气也更足了。

至于这两位私下商量什么,他就真懒得关心了,他要的只是一个半军工企业,能够让自己转型扩大的真实企业。

一直到登上骑士号,齐天林都一直在打电话,给玛若打,让已经返回迷雾岛的她安排自己的亲卫队和买买提五人直奔乌克兰,还得把蒂雅那熊孩子调到巴黎去执行什么子虚乌有的任务保护柳子越,这一次,危险程度真的很高,他还是有私心的不想小老婆参战。

万一人家搞个什么飞机失事砸过来一架战机,真是哭都哭不出来了。

安妮静静的看着飞机仪表,等待地勤人员加油充电检查飞机,偶尔平静的看看,听齐天林吩咐马嘉

调个廓尔喀分队从乌兹别克这边绕道去乌克兰,当然装备跟枪械是不用带的,都以游客的身份进去,早就过去的那个断手廓尔喀小队长甘玛已经带着十来个伤残廓尔喀在那边做后勤工作,会去迎接他们。

直到这边挂上电话,她才拉动操纵杆滑行起飞,等骑士号升空平稳飞行,轻轻开口:“一定要注意安全……我等你平安归来。”有点妻子的味道了,就算知道齐天林似乎有种神奇的力量,但是爱恋总归让她还是个女人,挂念爱人的女人。

齐天林点点头:“我擅长的事情,你不用担心,其实难度关键就是掌握这个度,我是想满足美国人,但又不能太过得罪俄罗斯人,看菜下单吧,看俄罗斯人能做到什么地步……”

已经入夜,借着操控台上的小灯,看安妮好看的浅褐色眉毛有点轻轻皱住还想说什么,齐天林笑着伸手过去帮忙抚平:“不用担心的,把我放在拉脱维亚,你就自己回伦敦去,要说的话,我才是担心你的安全更多一点,真想一直陪着你我才心安。”

安妮终于笑了:“以后要多说点这样的话……我喜欢听……”

齐天林总归还是没那么花言巧语:“洛克跟维拉迪以前很熟?我让他们俩跟我一起合作,有问题没?”刚才跟苏珊打电话,她说已经接到洛克跟维拉迪两边公司的正式公函,会有会计师跟律师履行法律和资金手续,人家已经下注筹码了,也许根本不在乎这点钱。

据说是总资金八位数的企业,都很淡定。

安妮终于被岔开了心思,娓娓道来:“二战期间,瓦伦家族才是苏威典最大的几个获利者之一,因为你寻找黄金的行为,我自然也把苏威典能收集到的二战黄金文献都偷偷的查看了一遍,苏威典接收和归还的德国黄金都很多,总数接近一百吨……”

齐天林得意:“我们有五百吨……”

安妮轻轻拍他一下头:“别打岔,整个二战期间,苏威典接收了不少的德国资产,特别是二战临近结束的时候,很多德国的军用物资都是从苏威典辗转购买的,甚至通过苏威典向美国购买,很嘲讽的事情对不对?你给我说过那个隆美尔的后备物资计划,提到那个马丁.伯尔曼相当有名,这是个极为神秘的家伙,二战结束以后对他是缺席审判,他不见了!可就是他安排所有帝国的后事,我原来也知道一点,就是极为有名的火场计划,他在最后十个月组织抛售国内财产,到中立国,也就是苏威典这样的国家购买大量的公司跟资产,光是在苏威典就有233家,你就可以知道这个计划有多么疯狂了!其中在美国本土的

商业资产都接近十亿美元!”

齐天林对世界金融理解不深刻:“嗯,世界大同嘛……纳粹的资产洒向全球,但是最大一粒被我们拣到了!”

安妮也忍不住点头笑:“之前你说图林根那个据估计也不过只占了20%的黄金,沙漠这个确实是大头,所以你说要搞个机场借点飞行员我就大概知道怎么回事了。”

齐天林还是老实:“我没那么深谋远虑,只是想合理的建小型机场往来个一两年,都习惯了这种行为的时候,再开始偷偷的回运,谁知道他们也有这种需求就给了俩架大的。”

安妮有计划:“你走了,我先抽空去学这种C27的驾驶技巧,我本来就有这个档中型运输机的驾照……这种事情还是只能我们自己做,你当搬运工倒是刚刚好!”齐天林只能表达自己的仰慕之情。

不是家家都能找到这样万能型的未婚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