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576章 凉拌

第五百七十六章 凉拌

拉脱维亚是最接近苏威典的独联体国家,名存实亡的独联体,齐天林从北边以游客的身份过去,显然要不引人注意一点,本能的特工素养让他知道,俄罗斯这个时候一定会严密注视所有从欧洲来的游客,也许乌兹别克或者独联体国家的注意会少一点,特别是对他跟廓尔喀这样典型亚洲长相的,可能更不关注。

当然前提是俄罗斯人没有注意到那个在阿汗富已经逐渐有点名声鹊起的廓尔喀团队。

没有什么阻碍,很顺畅的齐天林转过一次飞机,到达那个乌克兰半岛,在这个靠近黑海舰队驻地港口的地区,这里多半也有俄罗斯人的关注,所以齐天林看看机场大厅外面停车场上,两三辆灰蓝色跟白色的越野车停在短信指定的位置,知道是萨奇让人放在那里,就不着急的坐在候机厅里,等待自己的人手过来。

这种地方机场是有部分区域允许吸烟的,齐天林抽出一支雪茄,靠在角落静静的打量着外面的停机坪以及候机大厅里面来来往往的人,面对北极熊,心里没点忐忑想法是不可能的。

对俄罗斯部队,他其实非常敬佩,打心眼儿里敬佩,当然只是单纯从军人的角度,重犯是俄罗斯人,讲过不少秩事,但不是自吹自夸,很多时候都是喝醉了酒才喃喃自语。

重犯来自信号旗小队,也就是著名的苏联特战双雄之一,在解体以后更迭了很多次,但依旧还在,大齐天林十来岁的重犯除了在军营就是在监狱,就是因为他所在的这个部队,始终秉承了一个原则,军人的枪口绝不对着国人。

二十岁时候还是个信号旗小兵的重犯,亲身经历了那场北极熊解体的巨大变革,在整个错综复杂的更迭中,这些特种作战的部队,无数次被要求攻打某个政治场所,扣押乃至枪毙什么政治人物,无论是编号B小队的信号旗,还是A小队的阿尔法,这两支俄罗斯最有战斗力的部队,都拒绝了……

作为一个军人,一个国家的军人,拒绝来自上峰乃至国家领导人的命令,这需要多大的勇气?堪称伟大!

这些军人只有一个理由,如果他们参与,必将导致流血冲突跟严重伤亡,军队不应该为政治斗争服务,这是一个原则,就跟美国宪法明文规定军队不得参与任何国内任何人任何形式的行动,一个道理。

只要军人介入了本国政治斗争,国家就不可避免的会陷入内战,这是一条铁的准则,可惜总有些人无法记住这一点。

于是胆敢抗命的信号旗跟阿尔法,抵御住了来自各方的要求,最终解体,被后来上台的总统打入冷宫,两百多名精英级军

官愤而离职,重犯也跟随自己的长官离开,以至于后来的生活全部都混杂在犯罪的穷困潦倒跟雇佣作战当中。

那么现在,齐天林脑海里就只担心两件事,首先就期望黑海舰队不要动用什么重武器,搞个“一不小心”的地面轰炸或者飞机失事,把本来就在海边的培训中心直接夷为平地;其次就是不要派这些著名的阿尔法,信号旗来攻打,不是担心对方战斗力强,而是怕对方太强,自己的人打发了性,双方斗得你死我活,打得太疼接下解不开的梁子!

带着这样的思考跟胡思乱想,在机场等待了两个多小时,才看见一个旅行团出来,自己的亲卫队明显分成两拨儿,一堆小黑穿成典型的非洲风格,乐呵呵的四处打量,一群亚洲观光客穿着T恤衬衫的廓尔喀满脸严肃,买买提等人则完全就跟当地人一样,漫不经心的混在当地旅客当中,只有那个阿里躲躲闪闪的在沙迪克江的背后,远远看见齐天林起身,十六个人才散开跟上,借着傍晚时分的暮色,分开爬上都插着钥匙没有锁的越野车,加速离开。

到了道路分岔口,就已经有几名明暗哨在检查了,全都是当地人长相,表面上看没什么武器,因为萨奇说军事俱乐部的规定是武器只能在培训中心,所以这些游动哨兵的枪支都是暗藏。

齐天林照例还是带着买买提等五人,所有人的枪械用自己的C27从美国驻乌克兰空军基地辗转送过来,车上的人都是一副旅行者行头,看着外面穿着迷彩服躲在草丛灌木中不时跳出来检查的暗哨枪手,这几名华国军人还是忍不住开始兴奋起来,只是忍着一声不吭的只看不说。

齐天林看他们憋得辛苦,笑着引导:“我们是雇佣军,是军事承包商,也就是商业公司,就算不是员工之间的同事关系,我跟你们也是老板跟雇员的关系,不用这么拘谨。”

买买提看来军衔可能要高点,代表了:“我们这是要干什么?”他们都是一声令下,装备打包,人都是在巴黎登机的时候,重新买的衣服打扮出发,什么都不知道,当然也是为了避免他们泄密。

齐天林恐吓新人:“马上要跟俄罗斯打仗,我们帮美国人……”搞得后面几个老实战士牙缝里都直吸气!

买买提应该不是害怕,但声音还是有点哆嗦:“这……么,这么大的事情,不跟领导请示?”这对他们来说基本就是一种习惯。

齐天林没组织观念:“打完再说,现在说了万一上面做点什么交易,反而操蛋,打过仗没?害怕么?”

后面几人估计是对看了一下,一起齐声:“不怕!”买

买提还补充:“我们多少也都参加过一些实战的……只是不知道你这次……公司这次的战斗有多大的强度?”

齐天林耸耸肩:“不知道,我们这个培训中心太靠近黑海舰队了,美国人告诉我,俄罗斯人可能要来针对我们动手,原本我们可以把这里窝窝囊囊的送出去,但如果争下来,美国人会更看重我们。”

长相就摆明了来做卧底的一帮人立刻就听懂含义,沉默了,那个当狙击手的阿迪力憋出一句:“我们会努力加油,打出威风来!”

齐天林又恐吓刚累积起来的为国**:“就怕俄罗斯人不耐烦,直接用航空武器或者舰炮打这里!”

买买提看来有接受过一些国际政治学的培训,敢分析:“应该不会,俄罗斯没有美国那么强势的,乌克兰也不是个善茬儿,这个黑海舰队每年都要付一亿美金给乌克兰呢,哪里敢随便扔炸弹?”

齐天林一边开车看见前面那个山与山之间的关卡,一边转眼珠笑:“你们有谁是搞爆破的?”

副驾驶的买买提直接就举手:“我……他们俩也会。”

齐天林的点头:“待会儿到了,熟悉情况以后,你们就让中心的人陪着你们到一些不打紧的地方安放炸药,只要不会伤到人,剂量大一些都可以,阵势越大越好,万一有个什么事情,黄泥巴掉裤裆,都算俄罗斯人的!”

总之就只能期望俄罗斯人只想小范围的震慑热一下,别玩什么大场面。

经过关卡,就看见萨奇站在那个已经基本竣工,本应开始搞内部装修的酒店工地前面迎接他们。

跳下车,这波黑汉子喊一脸的自责:“是我没注意,他们培训教官呼叫了三次空投装备,结果漏了馅。”

齐天林拍他肩膀:“人家指不定就是故意的,那些美国培训师呢?”

萨奇脸抽抽:“看见我的人在集结,他们就请假回空军基地去了……就留下两三个人,还天天一早背着相机到周围游山玩水。”

齐天林不出意外的冷笑两声:“留下看戏呢……你不埋怨我把这个培训中心拖进了美国人的陷阱里面?”

萨奇瞥他两眼:“我埋怨你干嘛,你想做什么我心里还是有点底的,这个时候就得给美国人示好吧,听波波维奇说你们还在利亚比忽悠美国人整了一条飞机跑道,是不是什么时候也打算在这里搞一个?”

一边说一边招呼这些人到里面还完全没有装修的酒店里面:“先住在这边,工人都调回城里去,装备中午就去拉过来放里面了,这里钢筋混凝土的,下面也有防空洞,

培训中心那边全部都是哥萨克跟那些受训者,听说黑海舰队瞄上这里,正在闹腾呢!”亲卫队跟买买提等人,赶紧进去取自己的东西,作战人员就这样,离开自己的武器一会儿就不踏实,阿里也跟着进去,还跟齐天林汇报一声他是玛若要求过来伺候老总的,所以齐天林的装备也是他打包过来的,说完一溜烟就跑了,生怕齐天林不许他留下来。

齐天林笑一下小孩儿,转头对萨奇惊讶:“他们闹腾什么?”

萨奇有点笑脸:“我说是俄罗斯人不乐意培训中心训练叙亚利反对派,我们这个培训中心的费用跟津贴可都来自培训费,这边在俱乐部领了津贴的哥萨克就不乐意了,要反抗俄罗斯人,至于受训者本来就是反对叙亚利政府靠向俄罗斯的,嚷嚷着要战斗呢……”

齐天林瞧不起这些乌合之众:“他们有多大的战斗力?还是把人稍微分散点,万一对方来个什么爆炸,伤亡太重了没必要。”

萨奇征询他的意见:“你想怎么办?”

齐天林心想……凉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