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五百七十八章 应声

五百七十八章 应声

安妮是携带黄金跟齐天林一起到苏威典的,送走了齐天林,把黄金早就交给了国内王室相关的人处理,她也就直接驾机返回了伦敦,真有点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那种感觉。

公主的事情,做起来自然是极快的,两百七十三万美元挂零的款项很快就按照她的要求进行操作,最后几乎无损还略有盈余的挂在了足球俱乐部的账上。

这段时间的伦敦总是阴雨绵绵的,连带足球俱乐部的训练也总是在雨中进行,这都不是重要的,关键她这心情就老是没法集中精力到以往自己感兴趣的那些新奇事物上,总是会不自而然的把注意力放到黑海附近的新闻搜索上面。

可公共网络的新闻能有多大的深度跟广度?还不都是八卦消息以及政府糊弄民众的,真实的东西都隐藏在雨水跟海水中,让她愈发有点焦躁,一边怀疑自己是不是更年期到了,二十二岁的索菲娅公主,还是一边拿起了电话给玛若打过去。

说起来四位姑娘平时是不多联系的,玛若跟柳子越稍微好点,类似的学历跟生活背景让这两个其实相互比较欣赏的姑娘偶尔走得近一点,但实际上除了泛泛而谈的儿子话题之外,也注意不过多交错相互的生活,似乎这样也可以避免各自的男朋友跟丈夫重叠太多,至于安妮跟蒂雅就一个太高,一个太低,完全没法融入到一起。

所以看见是安妮的电话,玛若还有点小受宠若惊的感觉:“什么……事情?”

安妮略微有点吞吐:“他这趟的事情,你那边有没有什么消息?”都走了快一周了,一般情况下她还是不主动打电话过去询问的。

玛若比她还不了解:“不是从你那边过去的么,我只知道他从公司调动了人手过去帮忙,怎么有什么讯息?”

安妮觉得不用打搅这个当母亲的:“没事儿,就是问问……孩子还好么……”顺口客套了几句,玛若也忙着去照看儿子,挂上电话的时候,看着淅淅沥沥的办公室落地玻璃窗,自己都问自己,难道真的挂念他到了这个地步?自嘲的笑笑,自己还是那个高傲得无以复加,就跟只白天鹅一样孤傲的公主么?

如果有个孩子是不是不会这么老是依恋着他呢?还真有些想念吧……

被她想念的齐天林这个时候在干嘛呢?他自己觉得自己就好像是抗日剧中的地保村长,就差戴个瓜皮帽了。

他跟萨奇关于对方的行动模式有过很认真的探讨,鉴于对方已经尝试用登陆艇靠近过这里,估计就会用战斗人员上岸来清查一番。

毕竟这还是乌克兰的国土,作为外租人家基

地的俄罗斯军队还没有美国人那么横,没头没脑打过来的情况真不一定有,最关键是,齐天林跟萨奇似乎都没有跟俄罗斯人做对头的打算,毛子一般情况下不惹人,惹毛了真不是人。

所以他们就制定了一个白天和晚上两种不同应对方案的计划,现在看来白天大摇大摆上岸来的俄罗斯士兵,倒也不用直接反应过激的拿子弹招呼。

齐天林主动打开这边的钢丝栅栏门,一般情况下需要三四个成年男子才能抬着打开的五米多长铁栅栏门,他一个人就打开了,眼角瞟着远处山上的美国特工,似乎在用摄像机拍摄自己?

不管他!

萨奇就用俄语大声开口招呼:“有什么需要帮助么?”

几十米外端着步枪过来的俄罗斯士兵主动就把步枪背到了背上!

齐天林一边觉得有门儿,一边对目前俄罗斯士兵的战备状况打了很大的一个问号!

不管怎么说,面前这些看着有些歪歪扭扭的士兵战斗力真的堪忧,这还是之前二战中前赴后继冲击德军的那支著名红军么?

跟华国一样好久没有打仗的部队,确实距离天天枕戈待旦的北约军队差出好几条街了,萨奇顺手从兜里掏出几包香烟开始散发,还真有俄罗斯士兵伸手过来接的,带着那种漫不经心的表情。

齐天林因为到苏威典王宫觐见,是收拾得干干净净过去的,除了头发还是染成花白,带了一对变色隐形眼镜呈现琥珀色的眼珠之外,现在就只有同样花白的胡茬儿能稍微掩盖一下他的华国人血统,不过他现在的打扮完全西化,就是典型的户外打扮,热情的不说话,只是招呼这些士兵走上山坡。

阿里原本是被要求跟着买买提等人的,可这个有些倔强的少年说雷斯特叫他一定要服侍好老板,所以齐天林也把他留下来,现在提着一个大茶壶和一摞纸杯给人家倒水,搞得这三人好像来支前慰问一样,只是说少年略微有些颤抖拿着水壶的手才能透露出一点点他的心情。

齐天林一直看着眼前这些也不跟他打招呼,有烟拿烟,没烟端水,闷声往培训中心里面走的俄罗斯士兵,脸上挂着点笑容也不阻挡,直到眼前的士兵突然一变,头盔从那种类似华国85军盔的海军陆战队样式突然变成了如雷贯耳的K6盔!

这种非常特殊的头盔样式就好像华国的摩托车头盔的感觉,是俄罗斯特种部队专用的K6头盔!

自己带队展现出来的强大战斗力,完全迥异于一般反政府武装的水平,还是让俄罗斯方面的情报人员反馈给决策者做出了一定的调整,如

果俄罗斯人敢用一般的海军陆战队士兵来骚扰攻打这个培训中心,只会换来难以言表的伤亡之痛!

所以耽搁了几天,就肯定是调来了一部分具备较强战斗力的特种人员!

只是对方选择大白天登陆,就没有夜间过来那种袭击的感觉,齐天林才会摆足了这样待客的样子,不然早就让买买提等人引爆埋在这海边登山到培训中心中间埋藏炸弹了!

穿过铁丝网以及空旷地带,眼见着就要走进那些木板平房组成的办公区跟住宿区了,一名波黑组员带着十五名亲卫队从长廊上列队站开,冷冷的摇头阻挡:“这里是在乌克兰正式注册的‘热爱家园’哥萨克军事俱乐部培训中心,所有场地都属于私人地产,未经许可不得进入……”

和齐天林三人一身休闲打扮,没有一点武装不同。

这十五个人就几乎是武装到牙齿的模样!

无论小黑还是廓尔喀都是多袋裤加T恤,绷得紧梆梆的样子,外面的战术背心显然都加了防弹片,撑得也是鼓鼓囊囊,浑身披挂的弹匣、手雷、通讯器材、长短不一的枪支,无一不体现出一种身经百战的感觉,脸上戴着的黑色墨镜,更是掩盖住了所有的眼神,不知道他们是不是会真的开枪。

虽然普遍身高矮不少,却比这些松垮垮的俄罗斯士兵看上去彪悍多了!

特别是那几个廓尔喀伸左手习惯性按住自己左胸弯刀的动作,真的让这些尔罗斯士兵顿住了脚步,回头看自己的长官……

这让站在另一头的买买提等人都忍不住有些轻微摇头,他们的打扮也差不多,但是气势真要差一些,可也能明白眼前的这些俄罗斯水兵真上战场的话,就是炮灰!

自从二十年前一分裂,北极熊的强大军力一降再降,已经落到无以复加的地步,就算最近几年搭着石油资源的东风重整军备,但看来要走的路还长得很!

齐天林也有点摇头,不过他没有任何的动作,好几支狙击小组的观察镜都一瞬不眨的看着他,只要他做出什么攻击指令,那些廓尔喀狙击手是真的会毫不犹豫按照通讯频道里面分配的各自瞄准目标开枪的。

齐天林的耳道耳塞里面就完全能听见这种调度:“E7队已经锁定目标,E3队重点攻击对方中后部位置……”下面看起来多达两三百名俄罗斯士兵,早在通讯频道被山上那些单兵工事里面的廓尔喀锁定了,这些天爬上山惊跑了观察者以后,挖下的工事把个子矮小的廓尔喀们藏得严严实实。

视线的焦点集中在一个穿着少校服装的军官身上,这名军官却把目

光又转向戴着K6头盔人中间一人的身上……

齐天林又心下摇头,这名军官是真没有担当,朝萨奇点点头,痕迹专家自然也知道找谁,笑着就伸过香烟给那位最后的焦点:“不知道我们能为你们提供什么样的帮助?”

那名看起来跟周围同伴没有什么区别的特种作战人员,块头相当高大,那种典型的俄罗斯人极其方正的下巴,白皙的冷峻面部皮肤衬托着淡蓝色眼眸更加冰冷,推开萨奇手中的香烟:“我们不允许任何军事组织出现在黑海舰队的附近范围!”口气相当横蛮!

萨奇笑笑收起香烟放到自己兜里:“请您出示相关的国际法规……”这可是国与国之间的事情,哪有这么跟个城管似的牛哄哄。

蛮横的淡蓝眼眸冷哼一声,上前一步,他身后的K6盔们表现出完全高于一般俄罗斯水兵们的纪律性,整齐的随着他就一往无前的向亲卫队的阻挡线走过去……

齐天林伸手招一下,阿里屁颠颠的把那个脑袋大的陶瓷茶壶提过去给他,齐天林大声喊一句哈罗,把几乎所有人的目光吸引到自己身上,连那些K6盔都转过来,就这么把茶壶用力朝着空旷的山谷扔过去!

一声极为清脆的枪声回荡在山间……

茶壶在空中应声炸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