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579章 动手

第五百七十九章 动手

齐天林是看过这所有俄罗斯士兵的,包括这些带着K6盔的特种作战士兵,胸前后背的AK步枪全部都扣住了保险片,这一方面表明这些士兵还没有做好作战准备,另一方面也说明,起码对方不会因为一惊吓就乱搂火!

不然他就不敢这么显摆了!

看看这些俄罗斯一般士兵的水准,没准一惊之下,真的会扣扳机的。

这个时候才是典型的满壶水不响,半壶水响叮当,越是战斗力强的军人,在这个时候才越有定力,明白眼前是什么局势,只有那些疏于训练的士兵,才会拿着枪支不知所措!

这也是个极为危险的挑衅行为,按照齐天林的思路,要不是自己需要个翻译,最好就是自己一个人在这里,最烂的结果也就是把这一堆人全部剿杀在此,自己最多落得重伤下场掩人耳目。

可是萨奇显然认为这是个考验自己高级管理人员资格的坎儿,再三要求陪在齐天林身边担任翻译,阿里就不用说了。

所以齐天林还是尽量追求和平解决,他的手还是保持那个伸出去扔茶壶的动作,就那么一直伸着,戴着K6盔的特种作战士兵也全都静静的看着他,看着他的手……

只有连战术背心都没有,作战服也歪歪扭扭的这些海军陆战队士兵慌乱的躲藏,长官的喝斥,乱作一片!

齐天林利用这个时间,仔细的打量了面前的这一群有些与众不同的特种作战士兵,从气质到装备都完全不同的士兵,身上几乎是同样的SPOSN迷彩服,可是外挂的CMEPш战术背心凸显了他们的装备精良,有个最明显的差别就是他们的步枪,和别的木托或者折叠托AK步枪带着实木色彩不同,这帮人全部一水儿的黑色塑料枪托或者护木,这就是基本只在特种部队配发的AK100系列步枪,听起来看上去都跟AK差不多,但区别其实已经很大了,再就更别提这些步枪上面还附带了各种M2、552瞄具,虽然比起国际PMC们来说,要落后几步,但已经比一般俄罗斯士兵超前了很大一截儿。

齐天林看着那个脸色冷峻的特种作战军官,真觉得人家这淡蓝色眸子冰冷,可自己的目光就那么锁定在对方身上,这个看上去跟周围士兵装扮一模一样的军官,不知道自己那些狙击手有没有发现这个人才是关键,但耳机里面倒是传来一个廓尔喀观察手的骂声:“特么的美国人在移动位置,不知道他们有没有携带武器!”

另一把更严厉的声音响起,是E队的分队长:“老板说了!有异动就要摁住!去两个人,把他们给我绑了!”现在可是分毫毕现的紧

张时刻,谁要是在这个时候在中间多扔一个火星子,也许就能爆了一场混战出来!

齐天林静静的听着耳中自己的部属在行动,脸上的表情尽量不要表现出得意,重犯再三说过,俄罗斯军人那种对国家,对民族的骄傲是绝对不容践踏,这些老喝伏特加的毛子,没有绝对的必要,还是不要太刺激。

可眼前的场景还是有点刺激那位军官,右手放在了右腿的马卡洛夫枪套上,手指已经在褐红色的握把上跳动了几下,看着齐天林的动作,突然用英语发问:“然后呢!你还能做什么?”

齐天林的脸色也愈发的冷酷,他很少见的没有戴墨镜,被隐形眼镜变色的琥珀色眼眸就好像死人的眼珠子一样,漠然的看着眼前的一大片军人,嘴角慢慢的拉起一点点嘲弄的表情:“你认为狙击就完了么……”右手依旧平举不动,左手慢慢的弯曲拿起来,动作很慢慢,慢得所有人都看着他的手,从特种战士到那个海军陆战队军官,再到那些被喝令安静下来的士兵,似乎都把注意力放到他身上,萨奇终于拉着阿里,趁所有注意力都在齐天林那里,不着痕迹的慢慢退开,退到十五名彪悍的亲卫队后面……

齐天林的左手慢慢高举,五指分开,突然就收起了拇指!

整个时间似乎都停顿了那么一刹那,然后突然一阵剧烈的震动传来,一声巨响,埋藏在海边过来山坡上的一排炸药被引爆,连带山谷里面巨大的回响,加上剧烈的气流震动跟地面传导,似乎把一百多米外的冲击波如实的传递到了每个人的脚下跟脸上!

那种带着硝烟味儿的气浪齐刷刷的从所有站在这片空地上的人们脸上擦过!

从海边窄窄的海滩到陡峭的山崖上面,如果不绕行,只有眼前这个山谷中间有这么一片山坡可以攀行上来,原本是没有路的,麦克建议是修建一个机械通道,用建筑电梯也可,用缆车也可,建立到海边的训练码头,所以萨奇就只是让人清理了一条人行通道出来,并没有认真修缮,现在这条路的两侧全部炸得面目全非,有两个深坑明显就是C4放多了的结果!

海军陆战队的士兵们面色发白,想着自己刚才就是那样从两边的炸药之间夹道而行,对方只要引爆,就完全死无葬身之地!

特种军官的脸色似乎更白一些,不过也更冷,声音没有丝毫变化,钢丝一般的声音:“你敢炸么?”

齐天林把自己的手掌放低,移到自己的面前朝着这名军官伸过去,就好像一个买东西的小贩,正在给顾客比了四的手势,慢慢的开始弯曲食指,很慢,比刚才用拇指的时

候慢多了,口中不停歇:“几个月之前……我的人在阿汗富击杀了五名美国特种作战群的战斗人员,就因为跟踪我们的战斗轨迹,你觉得我敢不敢杀你们这些在乌克兰国土上面携枪冲进私人商业场所的俄罗斯人?”这句话说完食指也慢慢的扣上!

刚才被他推开的灰白色钢丝网栅栏门上,照例挂着半身大小的警告牌,警告这里为私人军事用地,不得擅闯,否则后果自负,用英、俄、乌克兰语重复在上面,两面,一左一右在这些俄罗斯士兵进来的两侧铁栏上,距离人群大约五六米。

两串急促的机枪点射声回荡在山谷中,准确的在两块警告牌上打出散布不小的弹孔,由于警告牌是挂在铁丝网上的,弹头不可避免的擦挂产生火花跟碎片,似乎还有弹片跳开,那就不是人力能控制的,一名特种士兵很不走运的被击中,闷哼一声,却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弹头的碎片渣无论威力还是杀伤都很小了,但是海军陆战队士兵那边却顿时大乱!

这是两挺机枪从两个不同的角度射来的,站在空地上的军人们能够很清晰的辨析出来,齐天林当然知道这就是上山守护两边狙击小队的掩护小队中的机枪手,用MAG通用机枪加瞄准镜打出来的效果,这种三四百米以上的距离,普通小口径轻机枪的散布要大得多,只有7.62毫米口径的通用机枪,在一名娴熟的射手手中才能打出这样的效果,还得是精度比较高的机枪,大多数俄制机枪就显得粗糙了一点做不到。

有两名很靠近警告牌的海军陆战队士兵似乎被这种压迫性的紧张气氛给震慑住了,下意识的就端起步枪朝机枪大概发射的角度胡乱扫射,因为他们是站在士兵群的后面,倒是没有直接选择齐天林,齐天林脸上嘲讽的意味更浓了:“这就是你们的士兵么?”

特种军官的脸上下颌骨咬紧了一下:“你……这是利用了防守之利,出其不备,利用了我们准备和平解决事情的态度!”

齐天林冷笑:“和平解决事情用得着两三百名武装士兵么,当然这样的士兵在我眼里也不过如此……”右手指了指快速打完一弹匣子弹,还在扣动空仓扳机的士兵,几名班排长已经冲上去摁住了他们,停顿一下:“不过如此的还有指挥官,你了解过我们是什么人吗?就带着自己的士兵来送死?上个月我们在利亚比,两个人,其中一名还是女性,就剿杀了超过八十名成年武装男性,你认为人数就是优势吗?”一边说,齐天林借助自己的语气,开始朝着十来米外的特种军官走过去,左手依旧在身前做着那个三的手势!

“你认为我们会对

这么几百人的士兵就感到畏惧吗?!”语气非常的重,眼角能瞟见那些特种士兵里面能听懂英语的不在少数,脸上的表情有些变化,齐天林的语调也越来越快,似乎跟上了自己脚步的节奏:“两千人!知道最近有两千人死亡的屠杀战斗吗?就是你背后那群人做出来的!战斗就是杀戮,就是杀人,不是端着枪来展示威风的!那是政治!我们是战士!战士就只知道战斗!每时每刻都在战斗,从你们下了登陆艇开始就应该处于一个战斗的状态,你认为我还要先给你敲一遍战鼓告诉我要开始进攻了吗?!”

齐天林这几句话里面的信息量非常大,加上他凛冽的语气跟气场,就好像特种军官上级一样的喝斥口气,加上周围不知道哪里的狙击步枪和机枪的枪口,让这些特种作战士兵的神经不由自主绷得越来越紧,有些怒目圆睁的看着这个大放厥词的西方花白头发男子,那个特种军官两次提气想驳斥什么,却真的底气不足,那双冷峻无情的眼睛里面也开始流露出愤怒的情绪来!

却浑没注意到齐天林借着这样的话语跟手上挥舞的动作,越走越近,十来米的距离瞬息即到,完全走进了一大群特种作战士兵的中间,走到那个一直站在自己士兵中间的军官面前。

也许就是这种被自己人包围的安全感让他们忽略了有些安全也是需要距离的!

齐天林突然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