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580章 不敢

第五百八十章 不敢

说到近身搏击,齐天林现在真的可以自傲的说,他敢硬撼任何一个人!

非人的力量,娴熟的技巧,最重要的是,他现在有一颗傲视天下的心脏!

有那种勇气跟信心才是敢做任何事情的源泉!

纵然站在四十多名特战队员的人群中,齐天林却觉得无比心安,起码不会被那群无法揣测的海军陆战队兵蛋子突突突了。

因为黑海舰队可以说就是俄罗斯现在几大舰队中最次的一个,无论军舰组合还是人员配备都是最差的,原本俄罗斯的整体军备就差,再到这最差的,要想精兵强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这一点华国跟俄罗斯都是一样的,一个大型国家,士兵动不动就是过百万的规模,任何一个小改动,都需要巨额资金来推动,所以说华国东北那个先军政治的邻国那么小,却拥有百万军队,所以才会那么穷。

于是他就好像一个嚷嚷着教训下属的将军一样,走进了特种作战士兵中间,在周边所有怒目的注视下拉仇恨,让这些人被自己的仇恨烧热了脑子,混不注意他一个人靠近了这名特种作战军官的时候,那个依旧挥舞做着三的左手,突然在军官眼前这么一挥动,就顺着人家的左边滑下去,右手指指点点指另一个方向:“战斗!是随时都可能存在的!”

所有人以为那边山头会突然出现个什么武器攻击的时候,齐天林滑下去的左手一下扣住对方右边大腿上的马卡洛夫手枪套,隐藏在左手手腕袖口里面的战刃顺着滑出来这么轻轻一划拉,尼龙带扣住的手枪尾部就轻巧的被挑出来!

说起来现在北约士兵普遍采用快拔手枪套,就是比这种军队配发的尼龙手枪套好,从警用快拔手枪套演变而来的军用快拔,无论哪个牌子,哪种结构,同样都有一个共性,那就除非使用者本人,任何旁边的人想要拔这支手枪,那个扣住手枪的塑料机关都很不方便,严格按照人机工学来设计的机关,就是防止任何使用者以外的抢夺手枪,这是得到公认的,要不就得从后面死死抱住使用者的腰,模拟使用者的动作拔枪,但只要双手夺枪,从身后抱住夺枪,都很容易被发现意图,这才是快拔枪套现今除了快速拔出之外的最大意义。

当然美军大多都是士兵自己购买快拔枪套,战场上也不是随时都有肉搏战,所以大国家一般都没有花费那么多钱给所有人换快拔,这个特战军官能用上新款的CMEPш战术枪套,就已经很有水平了,但是对一个高超的近身搏击者来说,这种枪套只要把上面的尼龙扣打开,那支手枪就取决于抢夺者对枪支的熟悉程度了。

俄罗斯

的军用手枪不算很发达,因为毛子有最强大的AK步枪嘛,所以手枪一直不太受重视,军队现在普遍配发给军官的就是马卡洛夫手枪,一支类似于瓦尔特PP手枪的小型手枪,起码齐天林觉得比自己用惯的P226小,有点类似华国几十年前的警用手枪六四式,当然很多特战队员都会从各种关系搞到斯捷奇金冲锋手枪,这种重犯说的最爱,只有这种大型手枪才会给人安全感,另外就是这些安全特种部队专有的PSM手枪,一种体型类似六四式般小巧,威力却能打穿防弹衣的特种手枪。

面前这名军官,显然是为了凸显自己的军官身份,才用了一支比自己士兵们小巧的马卡洛夫手枪,这也是齐天林一直有点诟病前苏联体系包括华国军队的地方,总喜欢给不同级别的军官区别出比较小巧的自卫手枪来,难道等级越高,遇见的敌人就更容易杀死么?军人就是军人!在面对敌人的时候,就不应该有区别,别说什么高级军官不会上战场,无数的战争中,将军司令都在第一线!

所以反手抓住马克洛夫手枪的枪把,一入手,那种重量的质感就知道弹匣有弹,但不知道上膛没,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把手枪在对方腰际这么一擦挂,套筒清脆的一声响,一粒黄橙橙的子弹跳出来,另一发已经上膛了,子弹上膛的时候,手枪还是反手在齐天林的左手拇指跟食指指尖,右手原本指向右上方的山体,吸引了所有人注意力的手掌,突然拐弯,锁向特战军官的喉部,跟左手抢枪同时的就是齐天林的右脚,向前半步,别到特战军官身后,右手落下来,正好形成反扣!

真的叫说时迟那时快,整个动作就在一瞬间手脚并用,同时完成也只要一刹那,等这些特战士兵反应过来,齐天林已经把马卡洛夫顶在了军官的头上,自己侧身用右手手肘锁住了对方的颈项,口中还在继续喋喋不休的跟上动手前的那句话:“现在!你已经死了!”

就在一大群特战队员中间,齐天林居然这样单枪匹马,什么枪都没有携带的,直接擒住了对方的首领!

军官彻底爆发了,一张面无表情的脸突然就变成了暴怒,终于七情上脸:“开枪啊!你特么的开枪啊,杀了我啊!你们愣着做什么,开枪!快朝他开枪啊!”愤怒导致他的面孔都在扭曲,大声吼骂着自己的士兵,那些终于也惊慌起来的特战士兵,那些依靠身体本能就可以把步枪滑到手上,或者抽出手枪对着齐天林的士兵!

几十支黑洞洞的枪口就这么对着齐天林!

齐天林嘴上依旧不停,也提高了音量,就好像在跟这名军官吵架一般,比谁的

声音大:“老子的枪全都对着这里,只要你开枪,我所有的人都会开枪,你所有的弟兄都会死在这个地方,是你!是你这个无能的长官带他们落到这个地步的!是你!就是你!是你指引他们毫无意义的死在这片莫名其妙的地方的!你特么的还跟老子装硬汉!你是指挥官!你需要为你所有的弟兄生命负责,你特么的还要你的弟兄开枪打你!?”

也许奥塔尔原来也是个喜欢吼叫着指挥战士战斗的,齐天林的声音出奇的大,而且他从后面锁住了军官的头,可以便利的把自己的嘴一直在对方耳边狂吼,那种冲破耳膜的声音彻底压住了军官:“说啊!说让你的弟兄们都活下去!都转身离开啊!从我们埋满了炸药的小路撤回去啊!让你的弟兄们都活来下来啊!你有没有种!你有种就让别人活下去,就好像我这样,让所有的弟兄都远离危险,只让自己一个人顶在最危险的地方啊!你有没有这个胆量啊,敢死还不敢承担这样的责任么!你这个懦夫!你想我打死你么!你!不!值得!”

军官原本慷慨就义、誓死不降的气势彻底被齐天林吼跨了,原本紧绷的身体在齐天林一字一顿的吼叫不值得的时候,突然一下就松掉了,一张脸涨得通红,喉头一阵翻动:“我……!我……”

齐天林继续大吼:“你错了!你们还没有做好到战场上面来作战的准备,就贸然踏上战场,你以为端着枪支面对几个私酿白酒,偷印假钞的黑社会分子,就叫做特战精英嘛!?你以为端着步枪面对一群山里面的恐怖分子就叫战无不胜吗!?只有到军人的战场上!面对面的厮杀,跟我这样的人战斗,你才称得上是战士!不然!你就连狗屁都不是!”

这个时候的齐天林气势真的到了一个无以复加的地步,手中的马卡洛夫随意的这么一挥就离开了军官的头部,指着周围的士兵继续吼叫:“你们想在战场上活下来吗?!不是天天都有运气只是遇见几个残兵的!”

然后就这么把手上的手枪单手拿住,利用马卡洛夫枪身比较小的特点,虎口卡住手枪握把,左手食指跟中指就好像弹钢琴一样,快速的拨动手枪套筒,一粒粒子弹就这么跳出来,弹跳在地上,直到最后一发!

最后才随手塞进军官腰间的武装带上,整个动作快得无以复加,就好像炫技表演一样,在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的时候,他才开口:“你们真不用开枪,你们现在把我围在中间,任何一支步枪手枪的子弹都可能穿透我的身体击中另一边的战友,这种脑袋锈掉的事情,不应该出现在这样的一支军队里面!你们还差得太远!”

他居然就这么赤手空拳的站在一大群全副武装,长短枪都对着他的枪手中间,但是对方脸上之前的那些愤怒全部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只有惊诧,有几名显然知道身边人不会英语的特战士兵还窃窃私语的把齐天林的话翻译给旁边的人听。

当齐天林周围三百六十度挤满了对方士兵的时候,那些枪真的就不只是对着他了!

所以谁都不敢开枪!

当然,以他的品格,还做不出,满身缠满炸弹威胁对方的做法,那太具有土匪气质了,简直就是在侮辱他这种档次的顶级PMC……

一点都不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