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581章 口吻

第五百八十一章 口吻

看看对方士兵有收起步枪保险,手枪揣回枪套,打算围上来揍自己一顿的举动,齐天林食指交叉反手活动几下:“不用枪,我们来试试看么?”其实是趁着这个动作把战刃给滑回到小臂上的包扎松紧带里面固定好。

四五十条俄罗斯大汉呢!齐天林一米八还差一公分的个子站在中间是一点不起眼,山上的狙击手,要不是身在高处,估计都要失去对老板的观察盯梢了,但是看那些高大的俄罗斯人纷纷收起了自己的枪支,其实紧张得屏住呼吸的狙击手观察手们才感觉到背上一片冷汗浸透了军用内衣。

四名满脸迷彩色的廓尔喀把两名人高马大的美国特工死死压在地面上一动不动,倒是没有去关闭他们的高清摄像机,口中只能断断续续的说两句英语:“NO UP!NO!”还把狗腿刀拿出来凉丝丝的挂在人家脖子边比划……

美帝国主义分子一般是没有那么视死如归的,工作嘛,挣扎几下发现也没有更多的动作就不挣扎了,伸长脖子远远看着下面。

主要是防止这俩打冷枪,至于别的,这些天的上山训练,把周围都仔仔细细的清了个干净,除了那几个俄罗斯的探子,今天都没有别人出现了。

说起来,军队里面动手,那可是硬碰硬的,两名特战士兵瞟一眼自己的长官,没有看见什么阻挡的意思,就摘下K6头盔,把步枪递给旁边的战友,一扑身就冲上来!

齐天林看看这俩身材超过一米九零的毛子大汉,脑海里面顿时忽闪过老子也是新时代的霍元甲,拳打俄罗斯大力士,手脚就迎面而上了!

这场以一对多的打斗,就真没什么说的了,齐天林还力求公平,尽量不仗着自己力气大,只是利用自己格外灵活的手脚,严谨的按照军人格斗术的那些技巧,快速而凌厉的把对方击倒,从开始一对二逐渐发展到五六个甚至更多!

终于在被他打倒七八个的时候,那个因为愤怒涨红了脸的特战军官,终于恢复了白皙的脸色,一直站在那里观察了齐天林好一阵,才叫住了自己的士兵:“你到底是什么人?!你想表达什么意思?”

齐天林搞这么一大摊子的武力威吓,就是要换来这么一个平等说话的权力,指指远处那块哥萨克格言的广告牌:“宁愿受伤,决不被征服!我是尽量不想杀伤你们每一个人,大家可以心平气和的说话……”看对方又有提气儿的动作,齐天林冷冷的表情摇了摇头:“你们真打不过我!无论你们的战斗,还是跟我的格斗,都不如我的战士!看清楚这个现实,当然你们可以说用舰炮和导弹直接轰掉我这个培训中心

,那叫耍赖,有种去轰美国人的航空母舰,跟我这么一个轻兵器训练中心叫什么劲?我就是个商人!”

军官深吸一口气,态度确实平和了一些:“有你这样的商人?”

齐天林理一下刚才打斗中弄乱的衣服,顺便从兜里掏出一张名片:“科巴斯.保罗,这家乌克兰安全培训中心的老板,我在阿汗富、伊克拉以及利亚比都有武装承包商团队,为英兰格、美国、苏威典、华国以及德国的客户服务,当然也不排除为俄罗斯人服务。”不知不觉之间,齐天林真不是那个在荒野上醒过来一无所有的褴褛佣兵了,他已经拥有了自己都觉得吃惊的规模跟底气。

军官再深吸一口气,接过那张名片:“Private Military Companies(私营军事公司)?”

齐天林点点头:“PMC,也可以理解为Private Military Contractor(私人军事承包商),都是一个意思,我们承接从国家防务、军事训练到高级人员、指定人员的安全保卫工作,既有上得了台面的保安业务,又有不曝光的军事行动。”

军官终于在脸上露出一丝鄙夷的表情:“国家防务?”不说之前巨无霸一样的苏联,就是俄罗斯也具有全球第一大国面积的国家防务,是个私营军事公司可以承担得起的?

齐天林笑起来:“俄罗斯当然不需要,但是巴掌大的小国家当然可以。”

军官看着他:“你们有什么可倚仗的?”

齐天林站直了身体,指指培训中心的方向带路:“来看看吧……”刚才打斗都刻意挑选这个方向的士兵挑衅,现在往这边走,呼啦啦的就让出一条道儿来,能打的人就是有说服力。

齐天林有些自豪的指一指自己这边的办公区:“我拥有两家这样的培训中心,能够为上千人同时提供高水平的单兵以及小团队战斗训练……这些最强的战士都是在阿汗富以及伊克拉接受过无数次实战存活下来的菁英,嗯,左边那五个是新手,还在学习!”主要是一眼看过去,买买提五人就没有那种血战出来的气质,这帮亲卫队的铁血味儿太重了!

军官有个转头挥手的动作,那个海军陆战队的军官正站在一名通讯兵旁边用电台回应什么,估计是刚才的爆炸声引起舰艇上面的询问,手上也跟这名特战军官回应了一下,其他士兵都全部留在了这边,只有那四十多名特战士兵重新整理自己身上的装备,有几个实在被齐天林打得有些重的家伙,一瘸一拐的跟在后面坚持站直了身体列队,基本素质是真高出了那些一

般士兵多少倍。

这个时候萨奇就让自己人让开了道儿,齐天林带着这群俄罗斯士兵就开始游园,一路上挨个儿介绍都有些什么靶场,都怎么训练的,不过这些东西人家也没少经历,看得很随意,只是接近一千米的训练场中心干道走下来,气氛融洽了不少,齐天林随手掏出两支雪茄,递给那名军官点燃,阿里在萨奇的怂恿之下,壮着胆儿拿了好几条香烟过来,腆着个脸穿行在俄罗斯士兵中间散发,也就是看他是个穿着运动服的少年,俄罗斯大汉们也不是很在意的接过去了。

直到走到最后一片大型场地,逐渐接近这个用水泥跟原木垒起来的高墙时候,就能听见里面传来的高低腾跃的叫喊声,再稍微近点就能听见那种用消音器控制住的实弹射击声,几乎全队人的注意力都被关注到这边来了,军人嘛,听见枪声总是敏感的。

关于消音器这个问题,俄罗斯这个体系也跟世界上很多体系不同,欧美等国的消音器很多都是采用多气室的干式消音器,也就是基本全金属制造,为了降低金属的重量,大量采用昂贵金属跟精密加工,而俄罗斯这边很多都是用橡皮皮碗等方式的湿式消音器,成本低廉,但是过段时间效果就要下降,需要更换配件。

齐天林摘下训练场地外的喊话器跟里面联系了一下,一名廓尔喀才打开了训练场的铁门,这些都是硬性规定,任何一个训练场不是随随便便可以走进去的。

展现在齐天林跟俄罗斯军人面前的就是一块巨大的实战场地,面积非常大,左边是水泥砌就的房屋废墟,右边是广阔的丘陵平原,十多名廓尔喀分为两个队,快速的在两种地形上交替往前进,不停的有用电动和红外线感应控制的人头靶突然从什么地方翻起来,无论是匍匐前进还是交替倚墙而进的廓尔喀都在快速行进中敏捷的不停开枪,那些人头大的钢靶在六七十米的距离范围内,快速的被击中翻倒……

训练的模式没有什么独特的,关键是人,这些廓尔喀的体型都非常瘦小,一般欧美士兵用起来很小巧跟个玩具似的马萨达在他们手中也就跟周仓扛着关二爷的大刀似的,但是纵然枪支有点大,这些廓尔喀却非常灵活的抱着枪支匍匐、腾跃、交替行进、相互掩护,甚至还扔手雷!

用实弹就算了,这样的训练还扔实弹手雷?

这一方面说明这些训练是完全遵照实战演练,另一方面还真是不心疼训练设施啊。

齐天林介绍:“美国人用这里培训初级战斗人员,每人每天是八十七美元的费用,包含了弹药费跟食宿餐饮费的一揽子费用,但不

包含训练中产生的伤害医疗以及保险费。”

这个军官终于嘴角还是**起来,手指挟着雪茄,不由自主的把手肘放在了自己肩挎平挂在身侧的AK步枪枪身上:“这……么便宜啊……”

那可不是?

这流水线一般的培训中心,一天可以容纳超过五百名训练者,一个成年男子进来十天半个月就可以基本操枪射击,懂得基本的战术动作跟战术要求,知道怎么遵循军事指挥官的命令,有个别能力突出的,还可以通过高一级的培训获得更强的战斗力,也就是说花上一百万美元,就可以培养一千来名娴熟的政府颠覆者,送回某个国家去搞得天翻地覆,齐天林当然没有说自己另一边的基地还可以空投枪支弹药进去支援。

这就是成本……

搞什么反政府斗争,说到底就还是齐天林所指的这样,他就是个商人,商人就可以把这些事情分解成一个个业务来做,必要的时候,眼前这些高价人手就好像业务经理一般,还可以亲自上阵,一锤定音,就好像他们在非洲某个小国做的那样。

拍拍特战军官的肩膀,顺便帮他把雪茄头上僵住的烟灰抖掉:“我是合法的商人,这里的一切都是合法的,你们如果在国际上抗议,大不了我这里关门换到那边山头去开一家,美国人或者换个国家,换个承包商来进行培训,不会改变这个事实……”

看军官有些呐呐的转头看他,齐天林才说出自己最终的那句话:“有空来做做培训吧!我给你带的人打八折,你还有回扣!”

活脱脱的高级业务员口吻!